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喻叶】情敌 [改]


    黄少天飞快地拖动着鼠标,一目十行地浏览着他半小时前刚匿名发表的名为“我最好的两个朋友变成情敌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急急急急急急急在线等”的帖子的回复,不管是刷经验的打酱油的围观的还是真心帮忙的,都没有一个是有建设性意义的。

    他关掉了帖子,论坛里最顶端那个用红字标出来的置顶帖的题目让他更加郁闷了——八一八苏沐橙和叶修不是情侣的十个证据。

    换做是平时,他一定会很开心地进去回复一句“他俩肯定不是情侣肯定不是叶修这种家伙怎么可能有女朋友你们都被他的成绩骗了那家伙就是个无耻不要脸没下限的家伙!”

    但是他今天真的没心情了。

    黄少天是叶修的学弟,两个人一个系的,平时关系就不错,苏沐橙和她的好闺蜜楚云秀出去逛街看电影的时候叶修就会来投靠他。不过毕竟不是一级的,黄少天大多数时候还是和死党喻文州待一块儿的,叶修来也是和他俩一起厮混,久而久之叶修和喻文州也熟了。

    这不最近黄少天和喻文州要考研,有资源不用白不用啊!黄少天就把学霸叶修拉来当私人辅导了,反正苏沐橙有楚云秀陪着,也不会寂寞啥的。于是这段时间,叶修黄少天和喻文州除了睡其他时候基本上都待在一块儿了

    叶修倒是没所谓,反正和黄少天在一起也不怕尴尬,时不时还可以和喻文州讨论讨论题目。但是苏沐橙不满意了,这天叶修他们仨在吃饭,黄少天的电话愉快地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苏沐橙,黄少天直接就把手机递给叶修了。

    叶修嘴里还咬着东西,含含糊糊地对那头说了句:“我和少天文州在一起呀。”

    然后那边的苏沐橙就爆发了:“就算他俩要考研也不用天天和他俩待在一起呀!”接着怒摔了电话。

    叶修满脸复杂地把手机递回给黄少天,黄少天刚想嘲笑嘲笑叶修,对面喻文州就说话了。好朋友说话,当然要给面子不打断了,反正等下吐槽也是一样的。黄少天心想,继续低头吃饭。

    结果就听到对面喻文州来了句:“前辈,我喜欢苏沐橙。”

  “噗——!!!!”黄少天一口米饭就喷出来了。

    叶修倒是淡定,道:“哟手残,要喜欢我家沐橙也不先问问我的意见?” 

    喻文州笑道:“这不是告诉前辈一声嘛。” 

火药味呢?!你俩来点火药味啊!这么淡定是怎么回事让旁观者情何以堪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黄少天在心一旁腹诽道。

其实他十分想拍桌大喊:“叶修你几个意思就你这样你这脸你这身材人沐橙妹子指不定就把你甩了跟了我们队长呢!” 但是不行啊!黄少天还是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的。

    结果最后就只有他一个局外人纠结了半天。

    如果不是那天午饭之后,叶修开始反省自己最近是不是真的冷落了苏沐橙而抽时间陪她然后喻文州也跟了上去的话,黄少天一定会觉得自己那天是幻听了。

    现在的情景就是,苏沐橙和叶修如胶似漆,后面跟个大灯泡喻文州笑眯眯。

    留他黄少天和楚云秀在十米开外面面相觑。

  “这啥情况啊?”楚云秀问。

  “还能啥情况啊!他俩成情敌了呀你知道情敌什么概念吗就是他们俩是敌人了!敌人敌人敌人敌人!我最好的两个朋友变成情敌了!最好的两个朋友啊最好的最好的最好的你知道我有多么的心塞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黄少天嚷嚷。

    楚云秀顿时特别后悔主动向黄少天搭了话。

    不过反正她不搭话黄少天迟早也会耐不住寂寞开始叽叽喳喳的。

    相比起黄少天,叶修就淡定多了。苏沐橙当大众女神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没理由喻文州一定喜欢,但喜欢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苏沐橙有段时间被追求者弄的烦了,朝叶修抱怨,叶修干脆就当起了护花使者,扮起了苏沐橙的男友——其实只是在面对着“你和苏沐橙是不是一对”一类问题的时候回答地含糊点儿罢了。反正他和苏沐橙基本如影随形的,误会的人本来就不少。 至于那些坚信苏沐橙是单身的追求者们信不信,那在叶修的考虑范围内吗?反正他就是摆明了告诉别人这妹子是哥的你们信也滚不信你能拿哥怎么滴还得一样滚。 这边喻文州表达了心意,叶修那边转告了一下,苏沐橙表示没兴趣,叶修就这头对喻文州说了。 

   “文州啊,我想了想还是不能把沐橙让给你个手残。” 

    喻文州表示呵呵。 他喻文州是明眼人,自然看得出来叶修和苏沐橙根本没啥了。

    于是叶修每天就若无旁人地和苏沐橙卿卿我我,喻文州也没说什么,只是整天笑着跟在他俩后面。

    要说苏沐橙和叶修到底是不是情侣,这是A大的老话题了,不过目前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俩是一对了,毕竟叶修要么天天拎着外卖在女生宿舍外边等,要么就站在苏沐橙教室门口等苏沐橙下课一起去外面吃饭。

    不是情侣说得过去么?

    喻文州本来也是跟着大众舆论走的,不过跟叶修熟了,他就开始怀疑舆论的真实性了。

    这几天天天跟着苏沐橙和叶修,喻文州更是坚定了“苏沐橙和叶修不是情侣”的观点。

    如果说是因为他喻文州在,叶修和苏沐橙不敢亲亲抱抱就算了,总不至于一点接触都没吧?就偶尔苏沐橙会抱着叶修的胳膊拽着他去买吃的,或者叶修宠溺地揉揉苏沐橙的头,就没再进一步了。

    比起情侣,更像兄妹。

    喻文州眯起眼看向给叶修带上路边地摊卖的猫耳朵然后掏出手机拍来拍去的苏沐橙,然后把目光转向了一脸无奈却又笑得无比温柔的叶修身上。

    他没告诉任何人,他喜欢叶修。

    很喜欢。

喜欢到有时候喻文州都忍不住有要把叶修软禁起来,让叶修的世界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想法。

每当自己冒出这种略有点可怕的想法,喻文州都会甩甩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

但他还是没忍住找了个理由接近了苏沐橙和叶修。

其实他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不想叶修和苏沐橙两人单独待在一起罢了——当个电灯泡,自己不能跟叶修单独待在一块儿,也就不让叶修和别人单独待在一块儿。

当然,有时候难免冒出来的希望苏沐橙和叶修吵点架,能让自己乘虚而入这样的小心思,喻文州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

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

如果以后叶修和苏沐橙真的要走上婚姻的殿堂,喻文州再不乐意,他也还是会送上祝福的。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叶修并不喜欢苏沐橙,苏沐橙也不喜欢叶修,他们俩不是情侣。

发觉了这一事实的喻文州兴奋不已,急不可耐地就想直接冲上去对叶修告白。

但他还是按下了心情的澎湃,思考了起来。

横冲直撞不是他喻文州的风格,他还是更适合走战术。

    记得有一次在黄少天的声波攻击下,叶修承认了他有喜欢的人。黄少天在一旁问是苏沐橙吗是吗是吗是吗,叶修只是呵呵,不否认也不承认。 

    喻文州觉得叶修在这方面是不会骗人的,因为他无所谓,有和没有对他来说都一个样。

    如果叶修喜欢的不是苏沐橙,那是谁?这种迷茫的感觉让喻文州很压抑,敌人躲在暗处潜伏着,他连敌人的影子都捕捉不到,更别提怎么去击溃了。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苏沐橙和叶修一定是有点什么的。

于是这天告别了叶修和苏沐橙,喻文州一回到宿舍就登论坛搜帖子去了。

论坛是个好地方,人多嘴杂,能找到很多平时忽略的东西。

    喻文州搜的关键字是叶修和苏沐橙这两个名字, 他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关于叶修和苏沐橙的事,至少让他知道从何下手。

    找了一晚上,终于有了新收获。

    喻文州看到一个帖子叫做“叶修和苏沐秋那些不得不说的基情。”


 


    这个帖子很老了,好几年前的,大概是叶修还是大一时候的贴了。而现在叶修都考完博士了。 

    帖子的内容主要是说叶修和一个叫苏沐秋的男生的关系多好多好多好,一定是基佬无误。回复的人不怎么多,或许是因为叶修那时还远不如现在有名,又或许是因为楼主没发几次就坑了,理由是苏沐秋出国去了,基情看不到了。

    帖子还配了几张图,图里的叶修笑得很开心,坐在他旁边的男生与苏沐橙有七分相似,正笑着揉叶修的头发。

    隔着显示屏,隔着照片,隔着这么多年流逝的时光,喻文州还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空气中泛滥的爱心泡泡。 

    幸福的不像话,甜蜜地仿佛快要溢出糖浆。

    喻文州在电脑前沉默了很久。


    这晚上喻文州睡得不怎么好,六点多就醒来了,同宿舍的黄少天趴在桌上睡着了。这几天要考研了,黄少天正闭关恶补,所以叶修最近才有大把的时间陪苏沐橙。喻文州倒是对考研无压力,黄少天是爆发型的,临时抱佛脚对他来说效率极高,而喻文州则是平时一点点累积的,考前反而轻松。

    他梳洗了一番,走到了图书馆。按道理来说,这个点图书馆是还未开放的,不过喻文州是学生会会长,是有钥匙的。朝放考研的书那块走去,喻文州看到叶修正拿着本书坐在靠墙角的沙发上看书,阳光透过百叶窗洒在叶修身上,看得让人暖洋洋的。叶修是上一届学生会会长,有钥匙也不奇怪了。

    喻文州拿着书走过去。

    叶修抬头看他。“哟文州,起这么早捉虫子吃啊?”然后又低头继续看书了。

   “难得前辈起这么早。”喻文州说。

   “睡不着就来了。”叶修答,白皙修长的手指划过米黄色的书页。

   “为什么睡不着呢?”喻文州坐到叶修旁边。

   “想多了就睡不着呗。”叶修答。

   “想什么?苏沐秋吗?”喻文州笑着问,盯着叶修的脸。

   叶修的瞳孔猛地缩小,但很快又恢复了原状。 “哟,哪知道的沐秋的事?”叶修笑着问。

   喻文州也笑。

   “还没有放下吗前辈?眼睛最深处动摇了呢。”

   虽然只是一瞬,但喻文州还是捕捉到了。在听到苏沐秋这三个字的时候,一颗石子落入了叶修的眼睛里,在最深的眼底溅起了一阵涟漪。 

   “呵。”叶修轻笑,“有些事情是不可能完全放下的。”他合上书,看向喻文州。“不过不代表这事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

   “我对苏沐秋前辈有点兴趣呢,好像喜欢上了,不知道叶修前辈愿不愿意给我联系方式呢?”喻文州贴近叶修,在他耳边呢喃道。

    叶修微侧过脸,面对着喻文州,鼻尖蹭着他的鼻尖。

   “文州啊,你到底想做什么?专挑我的软肋玩。” 叶修轻笑着问,声音一如既往的懒洋洋,眼神却冷森森的。 

    一切光和热都从叶修的眼睛里消失了,那双眼睛像结了冰一样盯着喻文州,冰渣蹦到了喻文州的眼睛里,刺进了他的眼球。

喻文州的笑凝在了脸上。

他在那双深邃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冰冷的防备。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心和身体都随着叶修的语调一起结冰了, 浸入骨髓的冰凉仿佛要把身体的所有温暖都抽去,只留下如干絮般散漫的冷一团一团的塞在胸肺间。 仿佛他的世界只剩下冰川,无边的冰雪拥簇着他。

    叶修推开喻文州,走了。 

    只留下喻文州还在原地冷得发抖。 

    那天早晨的谈话仿佛只是闹剧,叶修再也没提起过,喻文州不敢再提。

    他和黄少天考研结束了,叶修和他俩待在一起的时间急剧减少,大多时候都和苏沐橙待在一起。 

    虽然喻文州还是会跟在苏沐橙和叶修后面。

    虽然他俩还是会笑眯眯地待在一起聊聊题目。 

    但叶修那双眼睛扫过他时总是让喻文州禁不住打一个寒颤。 

    他颤抖着手想将叶修心里某堆叫“喻文州”的碎片拼起来,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碎片从他手里滑落,锋利的棱角一次次划伤他的手。 

    喻文州一天天笑不出来了。 

    有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咯咯笑着,那声音轻轻地说: 

    聪明反被聪明误。 


    喻文州在学校树林里的一颗大榕树下找到了叶修,他正靠着树吸烟,灰白色的烟灰徐徐飘上天,模糊了叶修的脸。 

    喻文州走近他。 

    叶修抬头看了看他,算是打招呼。 

   “前辈……”喻文州扯出一个笑容。“在做什么呢?”

   “我在思考人生。”叶修吸了口烟,没看喻文州。 

    沉默良久。

    叶修吐了口烟圈,把烟掐灭了,抱着双臂抬头看向喻文州。 

   “说吧,你到底在闹啥呢。”

   “……苏沐秋……是谁?”喻文州轻声问。

   苏沐秋是谁,你为何如此在意他。

   “给我一个告诉你哥不怎么愿意提起的事的理由。”叶修答。 

   喻文州没回答,只是靠近叶修,一点点接近,小心翼翼地低头把下巴搭在叶修肩上。 

   叶修没有推开,喻文州便抬手环住了叶修的腰。 

   “喻文州你到底想干嘛啊……”叶修的声音有点无奈。 

   回答叶修的是一滴滴落在叶修脖颈的温热液体。

   叶修愣了会,将手放到了喻文州背上。 

   “前辈……叶修,我喜欢你。”喻文州闷闷地说。 

   叶修原本轻抚着喻文州的背的手停住了。 

   感受到了叶修的停顿,喻文州抱的更紧了。 

   叶修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叶修……我只是想……只是……”

 “我知道了。”叶修打断他,“苏沐秋是哥的初恋,后来不幸死大马路上了,他就是哥那什么部位的疤,虽然已经不疼了,哥有时候还会回忆一下,但伤口还是不想给别人看的。”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说:“我不知道他去世了。”

   叶修嗯了声,然后开口道:“可以放开我了吗手残大大,你勒的我肾疼。” 

   喻文州却没放开,反而抱得更紧了,他将额头抵在叶修的鬓角上轻轻厮磨着。

  “啧啧,原来你也会撒娇啊。”叶修笑,“不过文州你怎么不早说你喜欢我呢?早说咱俩孩子都有了。” 

  喻文州一愣,推开叶修。 

  “什么意思?”喻文州问,他是聪明人,自然嗅到了叶修话里的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叶修答。

  喻文州眨眨眼,而后笑了。

  不同于往常的温文尔雅,反而是明媚的,似有一缕阳光在他的嘴角绽开。 

  “肯定没人告诉过你你真正笑起来的时候比平时苏多了,手残大大。”叶修主动靠向喻文州,吻了吻他的嘴角。

   喻文州再次环住叶修的腰,把叶修揽到怀里,含住叶修的唇轻轻吮吸。 

 “说吧,哪知道沐秋的事?”叶修的唇还抵在喻文州的唇上,一张一合蹭的喻文州痒痒的。

 “论坛,说苏沐秋前辈和叶修前辈一定是基佬。不过最后说苏沐秋前辈出国了。”喻文州答。 

 “别人说啥你就信啥,不仅手残还脑残啊文州。” 

 “没办法,爱情里的人都是白痴嘛。”喻文州轻咬叶修的下嘴唇。“谁让我这么爱前辈呢?” 

 “啧啧,真肉麻啊。”叶修咂舌道。

 “不过难怪前辈和苏沐橙关系那么好……明明不是情侣。害我猜了好久你俩的关系。”喻文州说。 

 “为了刺探敌情所以才天天跟着我俩啊,心真脏啊文州。”叶修鄙夷地说,“不过哥后来也看出来你不是真喜欢沐橙了,不然怎么会任你跟在我的宝贝妹妹旁边。” 

 “那前辈看出来我喜欢前辈了吗?”喻文州的手不安分地钻进叶修的衣服里,摩挲着叶修的腰。 

 “这还真没看出来,我本来以为你把我当情敌。”叶修捉住了喻文州的爪子。“手残安分点。” 

   喻文州笑笑,把叶修摁在了树干上。 

 “你爱你自己吗,前辈?”喻文州问。 

 “爱啊。”叶修答。 

 “那我俩的确是情敌啊。”喻文州吻上叶修。 

 “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叶修。” 


Fin


 


 


评论(18)
热度(770)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