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噬骨[1].[2]

 * 以肉为主,剧情为辅。

 

1 戳 这这这这这


2

 

    兴欣是家茶馆——白天是茶馆,晚上过了八点,这儿就会变成一座武道馆。


    兴许是受了斗神影响的缘故,嘉世城的人多多少少都会点武功,好比那卖糖葫芦的小贩儿能将糖葫芦抛到空中,再用竹签儿一个个接住,针针穿过那葫芦的正中央,连糖浆都一滴不洒地完整附在葫芦上。


    而兴欣这地方离嘉世宫颇近,也就成为了嘉世城武功好手的一个固定聚集地,来比武的人数不胜数。


    同时近也成为了叶修踏进这座茶馆的原因。


  “你真的一点都不会?”陈果此刻正惊奇地看着面前这位懒洋洋地靠在墙上的俊秀青年。


    "是啊。”叶修答。


  “身为男子却不会武功你好意思待在这城里吗?”陈果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男子一定要会武功。”叶修表示无法理解这等歪理。


  “这需要原因吗!”陈果不屑地送叶修一个白眼。“斗神在上!我们怎么可以不会武功!没听那斗神叶秋说过,人生在世不习武,天下趣事灰如土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么没品位的话……叶修在心里腹诽着。


    那边陈果还在向叶修灌输“叶秋即是正义,当然苏沐橙是高于叶修的正义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不学武功你对得起苍天大地吗”的思想:


  “……习武那是一种荣耀!”陈果慷慨激昂。

 

  “对。”叶修打断他,“而我深爱这种荣耀,所以老板娘,你到底让不让哥来这儿打工?”叶修一脸的你丫不同意哥就走了的表情问。


    卧槽到底谁有求于谁啊!“老娘刚好缺人!勉强就你吧……对了,你叫什么来着?”陈果道。


  “……我啊,嗯……我叫叶修。”叶修眨了眨眼,回答道。


    陈果觉得自己被被叶修脸上那看了让人十分不爽的笑容闪瞎了眼。

 

    叶修不能打武,自然是没法干看场子之类的事情的,只能在白天的时候擦擦桌子倒倒茶,没客人的时候抽抽烟,弄得整个茶馆乌烟瘴气的。


  “你就不能不抽烟吗?!”陈果被熏得直咳嗽。


  “这是生命的粮食。”叶修吸了口烟。他的新烟斗是路边买的,特别粗制滥造,不知道是质量太差还是叶修太能抽,才没几天烟口就被熏黑了。


  “你薪水都拿去买烟了,像什么样子!”陈果愤然。


  “这不是包吃包住嘛,放心吧老板娘,朕……哥饿不死的。”叶修对陈果体恤下属的精神表示欣赏。


    气得陈果当天晚上就断了他的口粮。


    结果叶修就啥也不说,到饭店就灰溜溜地站在门口,一双眼睛幽怨地盯着陈果的背影。

    陈果吃个饭被他弄的浑身不舒服,但是一转头那货的眼神立马就往天花板上瞟,一边瞟还一边妆模作样的唉声叹气。

    装!你再装!陈果气呼呼地转回来继续吃饭。

    结果叶修干脆就坐到她旁边了,盯着她的侧脸看。

    陈果忍无可忍,筷子往桌上一拍,转头看向叶修。

    那厮已经把眼睛移开了,盯着桌上的饭菜看,眼神那叫一个充满希望。

  “你干嘛呢!”陈果吼他。

  “没饭吃看看还不行么?”叶修语气十分心酸。

    陈果被气得吃不下饭了,拿了个空碗把饭菜倒进去递给叶修。

  “拿去!老娘减肥!”

  “诶,谢老板娘隆恩。”叶修十分恭敬地接过。见他态度还行,陈果哼了一声刚想原谅他——

  “不过老板娘,从我来的那天你就天天说着要减肥了,这么多天下来还是没什么效果嘛,该厚的地方照样厚啊。”叶修打量了陈果一番,“肥而不腻,不错。”

    陈果正要发作,叶修已经拿着碗迅速滚出陈果视线了。

    平时怎么不见这家伙动作这么利索!

  “你洗碗!”陈果冲着叶修吼道。

 

    这天叶修正给客人倒茶,就听到邻桌的客官在那儿闲谈:“……这叶秋真不是个东西!竟就这么不辞而别了……”

    叶修听了,手上的动作一顿,想道:这刘皓才真不是个东西,把哥整成这鬼样子,现在哥都走了,还不放过呢?

    这几天他也闲,有大把的事情进行思考。这毒定是噬骨无误了,可噬骨是传说之物,为何刘皓会有呢?且刘皓也喝了那茶,为何没事?

    叶修对毒只是略知一二,这种深入的东西他还真不了解,要知道估计得去问问王杰希……问题是叶修自己没法动身去,到微草城肯定要马车,可是他又没有钱……寄信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人看到收信人那栏歪七扭八地写着“微草城主王杰希”几个字就二话不说给他退回来了还附加一个滚字。

    只能庆幸自己人品好,这几日毒都没再发作了,不然可就麻烦了,看来得巴结巴结老板娘,要点银子,尽快赶往微草才是。

    叶修这边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讨好陈果,却不知那边已经乱套了。多少人为了找他找得焦头烂额!这叶修突然不辞而别,刘皓没所谓,其他几个大人物早就急疯了。他们不知道叶修被下了毒武功尽废,也想不到叶修会被下毒,只知道这么多天了,压根探不到叶修的气息和痕迹,不知是出了什么变故。

    都说关心则乱,轮回王周泽楷仗着轮回和嘉世近,把手头急事处理了,剩余的推给江波涛,就风风火火地亲自赶来了嘉世城找人了。

    这周泽楷不像叶修,叶修留给世人的多是他“斗神”辉煌的战绩和一个拿着长矛的潇洒背影,而周泽楷呢?他不仅仅是枪王,还是大家闺秀的梦中情人,画店里他的画像多了去了,他可没法像叶修那样大摇大摆地脱了龙袍就往外跑。

    所以他只好白天在嘉世宫外面徘徊,晚上再到处寻,试图寻找那个懒洋洋的背影和一丝丝他的痕迹。

    等了好多天,终于在这天让周泽楷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叶修是去倒垃圾的。其实这活本来就是他该干的,但去那垃圾场必须途经嘉世大门,绕远路也在那嘉世门卫的视野范围内,虽然门卫十有八九是没那个眼力看到他的,但是叶修不想多走点路。

    总之就是因为懒。

    只是他这几天得巴结陈果拔款让他去微草,只好乖乖听话。

    结果倒垃圾倒出了个周泽楷来。

    此时是正午,热得很,茶馆一个人都没有,叶修的烟飘满了整个屋子。

    陈果气冲冲地把叶修嘴里的烟斗摘了下来,叶修正要抢回来就被门外冲进来的人紧紧抱住了。

    陈果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来人,更是吓得连烟斗都掉在了地上,大叫了一声:

  “周、周、周周周泽楷?!”

    叶修一边心疼自己掉地上的烟斗,一边拍了拍周泽楷示意他放开:“那啥……小周啊,你先……”

  “前辈过分……!”周泽楷难得一次打断叶修,“擅自离开……一声不吭……过分!”他放开叶修,皱着眉看他。

    ……小周都用了俩四字词语了,看来是急坏了啊。叶修的心里有了那么一丢丢丢丢丢丢负罪感。

  “小周啊……哥还是会回去的嘛,只是没时间告诉你们嘛。”叶修摊手。

    周泽楷抿了抿唇,看了眼旁边石化的陈果,大概是觉得这地方不好说话,于是一把抱起叶修道:“去轮回。”

    然后就施展轻功出去了。

    叶修一句“卧槽”都还没说完就消失在了陈果的视野里。

    叶修一路挣扎,不过周泽楷直接无视他,后来叶修也不说话了。

    大概是怕叶修跑了,周泽楷抱着他跑了很远,直到他俩到了轮回境内的树林里,周泽楷才把叶修放下来。

    叶修二话不说开始扶着树猛吐。

    开什么玩笑,他现在一介凡人,以周泽楷的轻功的速度……

    叶修觉得世界都颠倒了,天旋地转的。

    周泽楷吓了一跳,赶紧帮叶修拍背。

    刚才抱的时候走得急,没注意,现在一碰到叶修,周泽楷就觉得不对劲。他是什么人?愣了几秒,就反应过来了。

  “前辈!?”周泽楷大惊。

    叶修不理他,继续吐。

    周泽楷将身上绑着的水袋递给叶修。

    叶修接过,漱了漱口,站在原地匀了匀气:“中毒了,武功尽废……好晕……”他的声音气若游丝。

    周泽楷皱着眉看着他,从怀里掏出个哨子,放嘴边吹了吹,立马有几个暗影从天而降。

    这便是躲在这树林里戍边的轮回暗卫了。

  “叫辆马车来。”周泽楷道。

    叶修还晕着,所以马车不得不慢悠悠地开,等到了轮回殿,已是暮色暗淡,残阳如血之时了。

    叶修被带到了周泽楷房里,周泽楷将他安顿好,便去处理事务了。这几日他人不在,江波涛身为副城主,本身事也是很多的,还要帮周泽楷处理事物,现在都快虚脱了。

    不像刘皓,由于叶修的身份不同于其他几王,叶修是圣上,所以刘皓这副城主的名字基本上是有名无实的。

    可能这也是刘皓恨他的其中一个原因吧。叶修想到。

    他随随便便地洗了个澡,就滚到床上睡去了。

 

 

    周泽楷觉得,一定是他这几日守在嘉世等叶修的心意打动了老天爷,才会让他一走进屋子就看到自己心爱的前辈红着脸,嘴里还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在床上难耐地扭动着。

    叶修是在睡着的时候发.情的。

    他梦见自己正将腿缠在邱非的腰上,用大腿内侧轻轻地着邱非的腰间,惹来邱非一阵更猛烈的撞击。

    他张开嘴想叫邱非慢点,却只能发出淫.荡的浪.叫。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坐到床边,手指轻抚着叶修的脖子。 

    叶修轻轻一颤,睁开眼睛。

    他的眼睛泛着水光,仿佛一泓清泉在他眼里盈盈涌动着,在对上周泽楷的眼睛后,起了一阵波澜。

我是肉


评论(53)
热度(421)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