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噬骨 3

*以肉为主,剧情为辅。

*本章王叶

*改了改,原本的太渣orz


    叶修坐在马车上,揉着腰呲牙咧嘴。

    昨夜周泽楷愣是把叶修做昏过去了才停下。今儿一大早,叶修就以情况紧急要尽快去找王大眼为理由扶着腰颤抖着大腿逃一般地离开了轮回。

    见他要走,周泽楷还很好心地帮他在坐垫上多放了几层丝绸。

    既然心疼哥就别那么用力啊。叶修揉着腰想到。

    从轮回前往微草,还是要些日子的。叶修的烟斗没了,周泽楷又吩咐了随行的人不能给叶修烟,整的叶修跟没毒吸的瘾君子似的颓废不已,只好看风景已转移注意力。

    马车穿行在林间,此时正值清晨,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打在小道上,没蹄的草翠绿翠绿的,一眼望不到尽头。

    路边红艳艳的草莓果玛瑙似的,叶修顺手摘了颗,确认没毒就往嘴里扔,不料是没熟的,嘴里一片干涩。

    他呸呸了几口,示意车夫停下,下车摘了片树叶,喝光了上边的露水。

    隐隐能远处有剑刺破空气的声音传来。

    此刻已到微草境内了,再往前不久便是城,有人在这郊外的树林里练功也不奇怪了。

    叶修好奇,往声源处走去。微长的衣摆扫过带着露水的青草,把青碧色的绸缎染深了。

    沾衣未觉。

    乔一帆每天一早都会在此地练功。他虽是微草的一员,却不是队里的核心,甚至连主力都算不上。无奈好友是堂主未来的接班人,总被微草堂主王杰希带去亲自钦点,无暇陪他,他只好自己默默努力着,对着满树林的苍天大树拳打脚踢。

    打着打着,旁边慢悠悠地走来一位较他略微年长的青年,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青年身后驶来一辆华丽的马车。

    乔一帆料那许是哪户人家习文不习武的大少爷,看他在这练武颇为好奇,才一直这么盯着他看,便也不甚在意,继续练自己的。

    却不料那人开口问他道:“练刺客的吧?”那人的声音懒洋洋的,尾音有点儿上扬,明明是问句,从他那勾着的嘴角边儿冒出来硬是变成了陈述句。

    乔一帆一愣,想不到此人还挺有眼力。他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叶修拱手道:“是的,兄台好眼力,在下乔一帆,是习刺客的,名号灰月。不知兄台是……?”

  “我就是个路过的。”叶修笑了笑,道。

  “哈哈,看兄台眼力这般好,想必也是对武功有所了解吧!”乔一帆笑道。

    叶修点了点头:“了解的可透彻,比你们微草堂堂主还透彻。”

    乔一帆生性老实腼腆,见叶修这么说的这么坦然,不好意思伤人自尊,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刺客练得不顺吧?是不是常做不到出其不意,总被发现行踪?”那边叶修倒是先说话了,“你大局观强,观察事物细致,对周围环境总会多留个心眼,这是好的。只不过刺客注重的是一击必杀,你的大局观反而会害了你,何不试试鬼剑呢?”不等乔一帆答,他就自顾自地继续说了起来,像是不需要乔一帆的回答也能料到他肯定会答“是”似的。

    乔一帆心下一惊。

    叶修说的句句属实,乔一帆的确是经常被发现行踪,且他也是知道自己大局观强的。只是此人不过寥寥几眼,竟能将这些一一点出,着实是造诣极深,甚至微草堂主王杰希都不一定有这等眼力。

    眼前这位究竟是何方神圣!

    乔一帆赶紧向叶修微微鞠了个躬,道:“前辈究竟是什么人,恕我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前辈,能否劳烦前辈报上名号!”

    叶修笑了笑,答:“说了你也不认识,无名小卒而已,你继续练你的吧,我赶路。”说罢,不等乔一帆回答就转身踏上马车走了。

    见人走远了,乔一帆便继续练功,只是一想到叶修就有点心烦意乱,练了没多久就回去了。


    中草堂是微草皇宫的名字,说是皇宫,不如说是个巨大的药房。

    而此刻叶修正被挡在药房门外。

  “笑话!你若是叶秋!那我岂不是拳皇韩文清了!”门卫没好气地道。

  “我真是叶秋,不信你叫王大眼下来,好证明一下。”叶修嘴里叼着根草,心道:这小周心忒脏,怎么也不告诉王大眼一声自己要来。

    委屈了周泽楷,叶修明显就是以前找人从不用信鸽,都是自己施展那轻功,没两天就到目的地了,不知道信鸽送信是远比他马车送人慢的。

   “大胆!侮辱堂主!堂主怎是你这等下民可以见的!”另一个门卫吼道。

    此刻乔一帆正好回来,大老远就听到门卫的怒吼,到了地方看到叶修在那儿一脸无所谓地掏着耳朵,愣在了原地。叶修看到他,倒是没什么惊讶的,只是嚼了嚼草根,道:“原来你是微草的啊。”

    叶修嘴里的微草可不同于常人嘴里的微草。不同于嘉世,微草的皇宫是有两个大门的,一个是往中草堂的,另一个,也就是眼前这个。虽也是进中草堂,只不过进的地方高端多了,那是给微草军队和王杰希住的地方,非微草战队不得入内。

    此刻乔一帆出现在这,也不外乎他的身份了。

  “诶,小兄弟,你叫啥来着?”叶修问他。

  “我叫乔一帆。”乔一帆答。

  “嗯嗯,一帆啊,你知道王大眼住哪的吧。”叶修对他勾勾手,示意他走近。

    乔一帆点点头表示知道,稍微靠近了一点,顺道在内心里为王大眼这个称呼抹了把汗。

  “那你帮我给王杰希传个音呗,很近的,微草的人总不至于这点距离的传音都做不到?”叶修道。

    那俩门卫哼了声,只是乔一帆都没答话,他俩也不好开口。

    只听叶修继续道:“你就帮我和他说,有个叫叶……叶修的人找他。就当做报答我指导你之恩。”

    乔一帆闻言黑线,心道这人也太不谦逊了,当被他指导是多么荣幸似的。他本想拒绝,不过想到方在这人几眼就道出了那么多,指不定真是堂主哪位高人朋友呢,便帮他传了。

  “堂主,我是一帆,门外有个叫叶修的人说要见您……”您字都还没说完,王杰希就出现在了微草门口,一把将叶修拉到了怀里。

    吓门卫一跳,更是吓了乔一帆一跳,这轻功得有多高超才能瞬间就出现在此啊!

    只有叶修一个人十分淡定,咬着草根含糊不清地对来人道:“诶大眼儿,你这门卫太没见识了,哥都来过多少次了,还不知道哥是叶秋啊。”

    王杰希抱了一会儿,也冷静下来,推开他理了理衣襟道:“谁让你每次都直接往我房里闯,从来不走大门的,没点身为圣上的样子。”

    没等叶修回话,冷静下来的王杰希突然反应过来刚才抱着叶修时微微的异样是怎么回事,瞪大了大小眼对叶修道:“你!”

    叶修打断他:“大眼儿乖,咱回房说。”

    王杰希皱皱眉,抱起叶修几步就跳回了房间。

    门口两位门卫面面相觑,沉默良久,其中一个颤抖着声音开口:“……那……那……那位真是圣上……叶……叶……叶秋……?”

    乔一帆彻底石化了。

 

  “总之哥沦为名器了。”叶修的草根被王杰希拿走了,嘴里没个东西叼着十分空虚。“大眼,给我个烟斗。”

  “少抽点烟。”王杰希的眉头皱的更深。“噬骨是传说之物,刘皓怎么会有?”

  “我怎么知道,那日我和他饮的是同一壶茶,我见他的碗见底了我才饮下我那杯的,他还没在我面前动手脚的本事。”说到正事,叶修也皱起了眉。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王杰希问,“不如说,嘉世怎么办?”他又补充了一句。

    叶修默了。

    刘皓是有很多不知道的事的。

    这些诸侯王,哪个不是英雄好汉,哪个不想要拿下这江山?嘉世这几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又有谁没打过嘉世的主意呢?只是于公,战乱受害的是百姓;于私,大多人服的是斗神叶秋,而不是嘉世,既然是叶秋在位,大家自然安安分分。

    刘皓这步棋走的十分不妙,赶走了叶修,不知道多少人顿时就对嘉世动了坏心思,打起鬼主意了。

    王杰希也是动了坏心思的其中之一,只是他于百姓胜野心,自然是希望天下大同,家家户户和乐融融的好。

    不得不说,他为了他的微草牺牲了很多。

    可叶修为嘉世牺牲的就比王杰希少吗?见叶修不答话,王杰希虽心知他不好受,但还是开口对他道:“你要知道,你一走,我不贪战,不会反;韩文清不在乎江山,只想一如既往地冲在战场上,不会反;周泽楷有武力,江波涛却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好军师,他心有顾忌,也暂时不会轻举妄动,何况他心心念念都想的是你;但是,还是有人的野心是不可忽视的,比方说……”

  “喻文州。”叶修打断他,“我知道,文州一直想反,只是碍于他与我好说歹说也有不少情分,少天又向着我,局势也不利,造反不但可能成不了,反而会让蓝雨被众人所唾弃为带来战争的叛徒……他向来冷静,心机又重,从来不急功近利,这事对他来说是个绝好的机会。”

  “估计他等这一天也等的久了,喻文州的脑子同你一样,天生就是帝王的脑子,可惜造化弄人,非赐他一双习不了武的废手,纵然黄少天是把利刃,但这剑终归不是长在自己身上的,否则你俩还真指不定谁笑到最后。”王杰希道。

  “过几日我再去蓝雨看看吧,找文州谈谈。”叶修道。

    王杰希点点头,这事他也不好插足,得叶修自己解决,于是对叶修说了句“你自便”,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叶修自然是不会和王杰希客气的,抓了王杰希的袍子就去洗澡。

    别人沐浴都是撒花瓣的,王杰希这儿洒的全是药草,叶修洗了一会,觉得自己快要变成慢火细炖的人参果子了,觉得怪渗人的,就湿哒哒地出来了,套上王杰希的衣服大大咧咧地就往微草堂主床上躺。

    王杰希的被子也全是草药味,闻着让人安心极了,这几日在车上也睡不好觉,叶修蹭了蹭软绵绵的被子,眼皮都在打架,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叶修醒来,窗外已经是黄昏了。

    一醒来就对上了一双魔性的大小眼,大小眼的主人正坐在床边看他。

    叶修那是什么脸皮,坦荡荡地就盯回去了。

  “咋了啊大眼儿,看着哥干啥呢?”叶修刚睡醒,声音十分慵懒。

    王杰希面不改色道:“等你发.情。”

    难得叶修无语了一回。

  “你等哥发情干什么?”叶修道。

  “收集资料,不然怎么帮你治?”王杰希道。

    叶修发现王杰希果然是仅次于四大战术师的人,胡扯起来也是理直气壮的。

  “我可以口述给你听。”叶修道。“就是突然很热,很痒,很想被上。”

    王杰希挑挑眉,问他:“第一次怎么解决的?”

  “邱非,不然我在嘉世还能找谁?”叶修道。

    王杰希点点头,又问:“那周泽楷呢?”

    叶修啧了一声,明显不想回忆。

    王杰希的大眼更大了点,二话不说摸上叶修。

  “我靠王大眼你干什么。”叶修按住他的手。

  “看看发情可不可以由外界因素引起。”王杰希躲开叶修的爪子,继续在叶修身上乱摸。

    手不安分地摸上了叶修的大腿,明目张胆地滑到了叶修两腿中间开始轻轻抚摸起来。

    以目前叶修身体的反应来看,发.情明显可以由外界因素引起。


    我又是肉

TBC.


评论(33)
热度(385)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