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噬骨[4]

*以肉为主,剧情为辅。

*霸图F4要给谁吃肉好呢……好纠结啊……


    王杰希将叶修抱到床上,小心翼翼地把他身上的水擦干。叶修许是累了,刚才洗澡时就已经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现在已经沉沉地睡去了。

    将毛巾叠好放在床头,王杰希也上了床,侧躺在叶修旁边,手指轻抚着叶修颈后的青紫痕迹。

    这道痕迹不是王杰希留下的,它的颜色更深,留下已有好几天了。叶修不是爱打扮之人,只要仪表得体他就满意了,大老爷们也不爱对着镜子看,自然是不会看到这一块明显不同于周围肤色的青紫的。

    但是在外人看来,这痕迹却是极为明显的,落在白皙的皮肤上,明晃晃地刺着王杰希的眼,像是在向他宣告所有权。

    想不到周泽楷也对叶修抱有这番心思。

    王杰希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眼前这人的,或许是很久以前,那人一矛将他打翻在地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那时候叶修还不是斗神,他也还不是魔术师,只是锋芒初露,年少轻狂的他那时远不如现在这么冷静沉著,只想一举成名天下皆知,不自量力地向最厉害的前辈挑战。

    最后被叶修虐的体无完肤。

    他狼狈的在地上躺着轻轻喘气,正午的阳光灿烂得让他睁不开眼,最厉害的前辈俯下身,挡住了原本洒落在他脸上的阳光。

    由于背着光,他的五官明灭在阴影里,乌黑的眼睛里闪着些亮晶晶的东西,咧着嘴角,用有点儿戏谑却又带点儿俏皮的声音对躺在地上的王杰希道:

  “嘿,就你还想揍哥啊,毛都没长齐呢,再练练吧!”

    说完,其实毛刚长齐也没多久的前辈就哼着小曲儿扛着战矛走了。

    留下王杰希一个人躺着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后来,等王杰希的毛长齐了的时候,最厉害的前辈多了个“斗神”的名号。被称为斗神的前辈声音里的原本那一丝俏皮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时不时从喉咙里滚出的轻笑,慵懒的语调,和偶尔懒得说话时发出的黏腻的鼻音。

    再后来,当他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号“魔术师”时,当他和那人的关系已不能用“前辈”来称呼时,已经是天下太平的时候了。离开了战场,斗神看上去十分无所事事,常常裹着皱巴巴的龙袍,站没站相地靠在墙上,修长的手指夹着个玉烟斗,勾着嘴角吞云吐雾,懒洋洋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唯有不变的是,那双变得更加深邃的眼睛里那些亮晶晶的东西,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那是王杰希心里永远都不会熄灭的光。

    王杰希一边想着,一边俯下身吻了吻熟睡之人的眼角。

    被吻的人抖了抖睫毛,翻了个身,洁白的后颈正对着王杰希。

    王杰希将嘴唇向下移了几分,含住那块带有青紫痕迹的软肉吮吸了起来,很快,那道青紫就被新的红痕覆盖了。


    叶修被悉悉索索的衣物摩擦声吵醒了,他睁开眼,睡眼惺忪地看向麻利地穿着衣服的王杰希。

  “早啊大眼儿。”叶修打了个哈欠,说。“春宵过后,不温存一番么?”

    王杰希将腰带系好,对他道:“你想再来一发也不是不可以。”

    叶修撇撇嘴,道:“哥觉得,哥年纪也不小了,应该适当纵欲。”

    王杰希将衣领和袖口理好,答道:“发情的时候不忍就可以了。我有事要办,你乖乖呆着,不要跑出去惹是生非。”说罢,就出门去了。

    叶修看着他关上门,又缩回被子里去了。

    良久,他从被子里发出一声叹息。

  “非得给人上么……”他像是抱怨地嘟囔了一句,揉着腰坐了起来。

    他又沉默了一会,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突然自言自语道:“啧,不管了,都是熟人,互帮互助互帮互助……”语罢他起身,抓了件衣服随意穿上,也出去了。

 

    叶修穿着王杰希的衣服大摇大摆地在微草里闲逛,自己都不知道逛到了什么地方,正打算随便往草丛里扔颗石子砸个暗卫出来问路,就被不远处传来的声响吸引了。

    叶修的耳力极好,听出那是有人正在练功,脚步声一拍不落地传进了叶修的耳朵里。

    那是最基本的步法,可练功人却踩得略有些杂乱。

    这是直属微草战队的地方,按理来说该是高手云集,怎会有人连最基础的步都踏不好?

    叶修好奇地朝声源走去。

    走到声源处一看,原来是乔一帆。叶修心下了然,他这是在练鬼剑士呢,多年习惯了刺客,要改也不是件容易事。

    乔一帆练功练的入神,没注意到叶修来了。这会练到一半,做了一个转身的动作,结果恰好直接对上叶修的眼,吓了他一跳。

    慌张地停下动作,乔一帆红着脸朝叶修鞠了个躬:“叶……叶秋前辈,昨日冒犯您了,抱歉!”

  “没事,我现在叫叶修了。练什么呢?”叶修明知故问道。

    这一问,乔一帆脸更红了,支支吾吾地开口:“恩……试了试,好像挺上手的,才练了一会就有感觉了……”

  “嗯,加油啊年轻人。”叶修难得没有嘲讽人,拍了拍乔一帆的肩。乔一帆被他的鼓励弄得热血沸腾,正打算大声地喊一句:“是”,就被叶修弄愣了。

  “为了报答我的教导之恩,要不要考虑离开微草跟着我啊?”叶修说道。

  “诶……?可是前辈你不是已经被嘉世……呃……你懂的……”乔一帆小小声地说,生怕戳到叶修伤心事。

    叶修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道:“是啊,所以我只好自己再找一批人马把我的天下杀回来了,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哥不行了。”

    乔一帆汗,不知道叶修是开玩笑的还是认真的。

  “来吧来吧,我的指点可比王大眼的还值钱呢,况且他也不常指点你,是吧?”叶修还在那继续说着。

  “呃……话虽这么说,可是……”乔一帆挠着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叶修。

  “真的,哥很认真的邀请你,这地方除了我俩没别人了,你来我这没人会知道的,来吧。”叶修说。

    草丛里的暗卫闻言抹了把汗。

    乔一帆哭笑不得,正要开口,就听叶修又道:“我不过提点你两句,你就能一大早来这练习,说明也是有进取之心的。我是看你刻苦,才对你提议的。你是要一辈子碌碌无为在这沾所谓微草豪门背景的光,让此生平平淡淡地过去,还是跟着我自己闯出一番事业来,你自己选吧。”

    听完这番话,乔一帆沉默了。叶修说的句句在理。他在微草,虽不是什么名人,但好歹也是属微草战队的。这是多少人一生都达不到的高度啊!但有时,看着好友高英杰被王杰希单独指点,他也并不是不羡慕的。虽然常言道知足常乐,乔一帆也常安慰自己能在这个地方有一小块地立足已经是万幸儿,但是心里总有那么一点……不甘心。

    如今被叶修这么一说,不得不承认,他动摇了。

    叶修见他不答话,伸手揉了揉乔一帆的脑袋,说了句“好好考虑吧。”就转身走了。

 

    叶修走回王杰希房里时,王杰希正坐在桌旁拿着瓶瓶罐罐捣弄着什么,见叶修进来,看了他一眼,道:“叫你别乱跑。”

    叶修没回答,走进一看,发现王杰希是在搅拌东西——一碗深褐色的中药,不知加了多少味药方,一看就特别苦。

  “解药?”叶修问。

    王杰希点点头,停下手中的动作,将那碗东西递给叶修。

    叶修看也没看,直接仰头灌下去了,喝完舔了舔嘴唇道:“比我想象的还苦。”

    王杰希拿了张纸擦了擦叶修的嘴角,叶修又说道:“没啥感觉啊,大眼你给错药了吧。”

  “慢性的,我算了一下,再有半个年头就可以完全恢复了。”王杰希顿了顿,“前提是你得护好身子。”

    叶修眨眨眼,对王杰希道:“诶,大眼,除了滚床单真的没别的办法缓解毒性了?”

  “那毒就是让你和人滚床单的,当然没有别的办法。”王杰希淡淡地答。

    叶修撇撇嘴,没说话。

    只见王杰希拿起桌上的一个长条盒子,递给叶修道:“我知道你不愿意,这个给你,如若实在找不到可信赖之人合欢,就用这个。”

    叶修拿过,打开来一看,一字一顿地朝王杰希“呵、呵”了声。

    盒子里的东西,赫然是条两指粗的软玉。

  “收着,万一发情的时候没有熟人,你真要随便找个人交欢不成?这东西,不需要我教你怎么用吧。”王杰希的语调很平淡。

  “呵呵,那哥以后都用这东西自己解决,也是可以的咯?”叶修问道。

    王杰希摇摇头说:“不行,这东西是迫不得已时才用的。”说完,又拿了颗拇指大的丹药给叶修。

  “这是百毒丹,解百毒。噬骨毒太烈,这丹解不了,不过待你武功大约恢复到五成时,噬骨毒便也散的差不多了,再将这粒丹药吃下,不出两天,你的武功就可以完全恢复了。”

  “百毒丹这世上仅此一颗,丢了我也没法再救你了。且刚才你喝的那碗汤药,也不是什么良物,只是我用它来以毒攻毒罢了。待你功力恢复到五成,那汤药的毒也差不多尽发了,你若不吃这百毒丹,别说恢复武功,小命都难保。”

    叶修听罢,将那颗丹药仔细收好,对王杰希道:“哥想好了,我先去蓝雨找文州讨论讨论,实在不行,我就自己再白手起家一次,组个队杀回来。”

    王杰希点点头,说:“拭目以待。”

 

    既然毒的问题解决了,叶修便也不那么着急了,干脆就不要马车,自己动身往遥远的蓝雨去了。王杰希本来有点担心,但看叶修狠了心不要他派人跟着,塞给他一大堆银子,也就随他去了。

    一离开微草,叶修就飞快地跑向路边的地摊,买了个烟斗,又去店家买了一大盒烟丝,迫不及待地点起烟斗抽了起来。

    从轮回出发到现在,叶修都不想数自己几天没抽烟了,都快精神萎靡了。

    一路走马观花,王杰希的药方果然有效,没几天,叶修就感到自己的体内多了股久违的真气,在血管内轻轻流动着。

    他跳了跳,发现自己可以略微施展些轻功了,于是便加快了脚步。

    这几日沿途的风景越来越眼熟,大概是到了霸图境内了。

    叶修正想着要不要也去找张新杰商量商量,就没看路,差点一脚踏进泥潭里。

    迅速收回脚,叶修松了口气,这不是泥潭,是沼泽,要是不小心陷进去了,就叶修现在的身手,还真不一定出的来。

    绕过沼泽地,叶修来到了一片清澈的湖边。叶修认得这湖,叫什么他不知道,不过看到这湖,说明霸图堡不远了。

    突然有什么东西从湖里冒出来,带起一阵水花,叶修一看,竟是一名女子在洗澡,这不,衣服就放在岸边呢。

    叶修心里哎呀一声,刚想说哪家大姑娘这么不害臊,光天化日之下在野湖里洗澡,就发现这姑娘真是精壮的很。

    精壮的姑娘也看到了叶修,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叶修思索了一下,开口道:

  “张佳乐,你掉泥潭里了?”

  “滚!”精壮的姑娘怒了。


TBC


霸图到底要给谁吃呢ヾ(。`Д´。)



评论(80)
热度(383)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