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养猫专业户[2]

   * 前文请戳:1. 

     黄少天穿上衣服就出去了,而叶修认为自己需要洗个澡冷静一下。

    他站在莲蓬头下,任冰凉的水自上而下冲洗着身子。

    叶修深呼吸了几口,关上水穿上衣服走出去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正坐在床边。叶修觉得刚才他洗澡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黄少天绝对不会这么安静。

    见他出来,黑发青年——肯定就是喻文州没跑了,笑眯眯地对叶修说:“洗完澡要擦干身子才行。”

    叶修没有回答,站在浴室门口远远地看着他俩道:“解释一下。”

  “靠靠靠靠靠这有什么好解释的!要不是叶修你这么丧心病狂没有人性要带我去结扎我会吓到以至于变回人形吗这一切都……怪……你……”黄少天的声音在喻文州带着笑意的注视下越来越小。

  “叶修,这很难解释。”喻文州接过话,“但事实的确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我们两是可以变成人的,我们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呃,相信你也可以理解我们瞒着你的原因。”

    叶修听了,眯起眼,走向床头。见他靠近,喻文州的眼睛看上去亮了些许。不过看到叶修只是拿起一根烟点着,站在床头边上依旧不愿意靠近他俩时,他眼里的光立马黯淡了。

    只见叶修叼着烟,深吸一口,目光在喻文州和黄少天身上扫了几圈道:“这已经超出我的理解范围了,我要怎么相信你俩不会害我?”

  “如果要害你的话,我们早就可以动手了。”喻文州说道,手不自觉地抓紧了床单。

    叶修没有再回话,只是静静地抽着烟。

    沉默良久,黄少天弱弱地开口道:“叶修叶修叶修叶修……你你你你不会把我们俩扔掉吧,不要好不好……我们俩不是怪物……我错了真的……我再也不乱撒尿了……你不要把我们扔掉……”

  “黄少天。”叶修打断他,“是不是只要你是人形,你就能控制住你调皮的膀胱?”

    黄少天拼命点头。

  “很好,在你该死的发春结束前都不许变回猫。”叶修吐了口烟,说。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然后一爪子抓过叶修将他压倒在床上乱蹭起来,嘴里嘟囔着叶修叶修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喻文州也松了口气,抓紧床单的手松开了。

    他本来以为叶修的个性是很轻易就能接受这件事的……但是看着叶修站在浴室门口一脸防备地不愿靠近他俩的样子……

    他都已经开始思考被赶出去后要怎么活下来了。

    看着旁边被黄少天一边压着一边挣扎的叶修,喻文州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少天,放开叶修,烟要烧坏被子了。”

    幸好,叶修是这样温柔的一个人。

-

 

    叶修是个死宅,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连工作都是在家里就可以完成的——翻译。他是个全语言系精通的翻译,在行里挺有名气,每天找他翻译的人数不胜数,报酬也都挺丰厚,所以叶修的小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前不久买了套带着个大大阳台的两房一厅——其中一房被改成了书房,用来工作。一人两猫住的十分舒服,宽敞的阳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猫爬架,地板上放满了彩色塑料球,软软的坐垫,几个猫抓板,还有一个大大的懒人沙发。

    平时黄少天最喜欢在阳台上玩了。

    但是现在——

  “嗷!!!!叶修叶修叶修快放我出去!!!!!!!!”黄少天嚷嚷着。

    变成人的黄少天甚至比他是猫的时候还要吵,烦得叶修把他关到了阳台外面。

  “你这个形态,关几个小时死不了的。”叶修直接屏蔽他的嚎叫,淡定地锁上了阳台的门,走到书房里去了。

    已经变成猫的喻文州隔着玻璃对外面的黄少天喵了几声以示安慰,也跟着叶修进书房了。

  “喵——”喻文州叫了一声,跳上了叶修的大腿。

    叶修摸了摸他的脑袋,喻文州微微抬起头蹭了蹭叶修的掌心。

  “文州啊,”叶修改用手挠喻文州的下巴,“今儿中午发生的事太匪夷所思了,我到现在还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喻文州听了,有点儿着急地喵了几声,微微晃了晃尾巴尖儿。

    叶修捏了捏他的耳朵,捧起他的脸,俯下身在他的脑门儿上轻轻啾了一口。

  “放心啦,不会扔掉你们俩的。”

    喻文州舒服地呼噜了起来。

 -

 

  “喵——喵——”喻文州轻轻咬了咬叶修的鼻尖,叶修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地看着他:“唔,文州怎么了?”

    喻文州用尾巴指了指桌上振动的手机。

    叶修伸手拿来,看着手机屏幕上大大的“张新杰”三个字,睡意顿时没了。

    叶修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犯病的张新杰。

    无奈地按下接听键,就听见张新杰的死板的声音从电话里头传来:

  “如果你不来了,应该提前告诉我一声。”

  “我一忙就给忘了嘛,抱歉哈。”叶修说。

  “失约是非常没有礼貌的行为。”张新杰说。

  “恩恩,我错了,你说得对。”叶修敷衍道。

  “什么时候带你的猫来结扎?”

  “哦,不用了,不结扎了。”

  “哦。”电话里传来笔划过纸的声音,大概是将给叶修的猫结扎这一项从记事本里划掉了。

  “那挂了,拜拜。”叶修说着,挂掉了电话,一看时间,都六点半了。

    刚才干活干到一半,想着眯一小会儿,结果一眯就是一下午。

 

    伸了个懒腰,抱起喻文州走出书房,叶修就去把阳台的门打开了。黄少天很听话地没有变成猫,黄发青年窝在原本属于叶修的懒人沙发里睡着了。

  “喂,少天,起来吃饭了。”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脸。

 -

  “你把我关在外面关了一下午,我起来了你就给我吃这个?!!!?!!卧槽这还不是吃的,这是喝的啊喂,你有没有良心啊!爱呢!”黄少天拿着一盒伊x纯牛奶对叶修嚷嚷道。

  “叫什么,你不是最喜欢喝牛奶了么。”叶修哧溜着泡面回答。

  “能一样吗!能吗能吗!!!我现在是人!!是人!!!!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一点!!!!是我以前的十倍大都不止!!!喝这个能行吗!!!够吗够吗!!!!”黄少天继续吵。

    叶修捧起碗,将泡面汤喝下,慢悠悠地拿纸擦了擦嘴,道:“那你就变成猫,吃完了再变回来。”

    黄少天嗷了一声,委屈地撇了撇嘴,嘭地一下变成了肥肥的虎斑猫,凑到喻文州旁边啃起了猫粮。

    喻文州舔了舔黄少天脑袋上的毛,又用鼻子蹭了蹭黄少天的耳朵,轻轻地对他叫了两声:

  “喵喵。”活该。

    黄少天摇了摇尾巴以示不满。

TBC.

 

番外 - 暖冬·初识

 

    昨天下了第一场雪,冬天真的来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这么冷的天,食物的保质期长了不是一天两天,垃圾桶里越来越找不到吃的了。

    千辛万苦找到的食物,大部分也喂给跟在他身后的小奶猫了。

    喻文州已经骨瘦如柴了,前爪子也跛了,小奶猫也不好受,没有母乳,根本摄取不到营养。

    别说变成人了,他们俩已经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原本吵吵闹闹的小家伙此刻也累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太冷了,太饿了,每一个夜晚都有可能是最后一个。

    但这些都不是眼下需要担心的。

    喻文州焦急地喵喵了起来。

-

 

    叶修赶翻译赶了一个晚上,抬起头来的时候天都亮了。辛苦了一晚上的他决定犒劳一下自己的肚子,抓起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就下楼买早餐去了。

 

    买完了热腾腾的早餐回家的路上,叶修听到了一阵阵虚弱地,却又有点撕心裂肺的猫叫声。

    他停下脚步想了想,随后转身朝声源走去。

 

    纯灰色的小猫眼睛一蓝一绿,此刻正焦急地拖着受伤的爪子在原地打转,喵叫声听上去快哭了。

    雪地上有几个七八岁大的孩子,正将一只巴掌大的虎斑猫高高举起,再狠狠摔到地上。

    叶修跑过去,赶走了那群小屁孩。

 “滚滚滚,再让哥看到,看到一次摔你一次啊。”叶修冲着跑开的小孩嚷道。

    小灰猫脚受伤了,奋力地往叶修这儿跑来。

    叶修将雪地里的小虎斑猫捧了起来,抖掉了他身上的雪。

    昨天的雪还算大,雪松软松软的,小猫没有受伤,只是缩成一个小团在叶修手心里瑟瑟发抖着。

    叶修将小虎斑猫轻轻放进口袋里,又将跑来的小灰猫一手抱了起来。

 “带你俩去个温暖的地方。”

 

-

 

     将两只小猫放在沙发上,叶修拿了条小毛毯给他俩盖上,又往毯子里塞了个热水袋,才跑去厨房给两只猫咪鼓捣食物。

    用小碟子装了牛奶放在地上,将两只猫放在地上,小虎斑猫疯了一样地扑向牛奶,整只猫都要泡到牛奶里去了。

    小灰猫却没喝,只是在一旁给小虎斑猫舔着耳朵。

    叶修见了,转身去厨房重新冲了一包牛奶。

    再拿着牛奶出来时,小虎斑已经喝完了,窝在碟子旁边睡着了,小灰猫正将小虎斑喝牛奶时不小心沾到毛发上的牛奶舔干净。

    叶修走过去,将牛奶放下,又把小奶猫抱到沙发上塞回毯子里。

    然后蹲下摸了摸小灰猫的脑袋,说道:

  “全是你的啦。”

    小灰猫抖了抖耳朵,埋头使劲儿舔着温热的牛奶,不一会儿,小碟子就见底了。

    叶修将小灰猫抱到沙发上,小灰猫打了个饱嗝,自己钻进了被子里,用尾巴卷着小奶猫,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叶修替他俩掖好毯子,走进书房里去了。

-

 

    喻文州醒来时,黄少天还在睡。他从暖烘烘的毛毯里探出脑袋,叶修正坐在他俩旁边啃着他早上买回来的面包。

    看到喻文州醒了,叶修两口解决掉了手里的东西,将喻文州抱到怀里。

  “我得给你洗个澡。”叶修说。

    喻文州摇了摇尾巴,看来不是很愿意。

    叶修讶然,他知道猫咪讨厌水,但是这小家伙竟然听懂他在说什么了?

    叶修捏了捏喻文州的脸,道:“以后要住在这里,要干净点才行。”

    喻文州瞪大了眼睛瞪向叶修,然后拼命地眨起了眼。

    在猫咪的世界里,眨眼睛是爱你的表现,不知道叶修知不知道呢?喻文州边眨眼边想着。

-

 

    虽然有家是好事,但是对水的恐惧是天性。此刻喻文州正窝在叶修怀里轻轻颤抖着,任叶修白皙的手在他的毛发间穿梭,一边用吹风机呼呼地朝他吹着热风。

    直到他的毛被吹得蓬蓬松松的,叶修才停下,抱下他走到客厅。

    轻轻掀开毛毯,小奶猫都嗜睡,所以黄少天还没醒。

  “让他睡会吧。”叶修对怀里的喻文州说,“我带你出去一趟。”

    喻文州软软地叫了一声。

  “喵。”好。

-

 

    在叶修的怀里一点儿也不冷,喻文州好奇地到处乱看着,最后看到叶修带他走到一家装修精致的宠物店外停下。

    宠物店外坐着一只大狼狗,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一哆嗦,将脑袋埋到了叶修臂弯里。

    叶修对大狼狗道:“老韩啊,你走开点,吓到我的猫了。”

    大狼狗低低地吼了几声,吓得喻文州使劲往叶修怀里钻。

    叶修揉了揉他的脑袋,抱着他走进了宠物店。

    柜台那儿坐着一位白大褂,见叶修进来对他打了声招呼。

    叶修将喻文州递给白大褂,说:“新杰,你帮他看看,他的腿受伤了。”

    张新杰点点头,接过喻文州,带着他走进了门上挂着“医务室”的房间里。

    叶修则在店里逛了起来。

    韩文清走了进来,宠物店里原本嗷嗷叫的猫狗们立马都闭嘴了,凑成团缩到角落里,不敢看韩文清。

    叶修左手拿着灰色的垫子,右手拿着蓝色的垫子,对走到他旁边的韩文清道:“老韩,你觉得哪个好看?”

    韩文清哼哼两声,用鼻子指了指灰色的那个。

  “好的,那我就买蓝色的这个了。”叶修说着,将灰色的放了回去。

    韩文清不满地用尾巴甩了甩叶修的腿。

-

    最后叶修买下了宠物店里所有韩文清没看上的东西,抱着爪子缠着白色的绷带的喻文州回家去了。

    回到家时,黄少天已经醒了。大概是因为没看到喻文州,着急地在沙发上打转。

    一进家门,喻文州就从叶修的怀里跳了出来,艰难地跳上了沙发,安抚地舔了舔黄少天的耳朵。

    黄少天一看到喻文州,就滔滔不绝地喵了起来。

    叶修将袋子里的两个小碗拿出来,一个黄色,一个蓝色,放在地上,又掏出了奶糕拆开,两个小碗各一半。

    看到吃的,黄少天叫的更欢了,迫不及待地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到黄色的小碗边吃了起来。

    喻文州则小心翼翼地跳了下来,看了看吃的正欢黄少天,走到了蓝色的小碗旁边。

 

    将买回来的各种猫用品放好,叶修就摇摇晃晃地进房间睡觉了,开玩笑,他从昨晚开始就没睡呢。

    吃饱喝足的喻文州看了看叶修紧关着的房门,用尾巴戳了戳一旁抱着叶修买回来的小球玩的正欢的黄少天,示意他跟着自己,然后起身走向书房去了。

-

 

     而睡了一个好觉的叶修再次醒来坐到书房里翻起他前天从图书馆借来的翻译工具书时,在里面发现了一张小纸条。

    大概是上一个借书的人不小心放进去的吧,叶修想。

    纸条是两种字迹写的两个名字。

    工整一点的,写着喻文州。

    潦草一点的,写着黄少天。

    叶修转头看向一旁窝在一起睡得正香的一灰一花两只猫。

    拿来给他俩当名字吧。叶修想着,收起了纸条。

 

Fin .

一群熊孩子摔小猫是真事,我家猫就是我从那群小屁孩手里救回来的,救回来的时候才巴掌大呢。

讨厌熊孩子,不解释。

 

评论(62)
热度(778)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