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养猫专业户[3]

   * 前文请戳:1. 2.

     由于叶修家只有两个房间,且其中一个被改成了书房,而漫长的夜晚又恰好是发情中的黄少天的膀胱最调皮的时候,所以叶修衡量再三,只好勉为其难地和人形黄少天睡一起了。

    于是每天晚上,黄少天抱着叶修,叶修抱着喻文州。如果忽视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夜前长谈的话,画面还是很温馨的。

    但喻文州不怎么开心。

    大概是因为八爪鱼一样的黄少天睡着睡着就把被子连带叶修一起卷到怀里去了,喻文州倒是不怕没被子,就是怕没叶修。

    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觉得自己这两天烦躁极了,就连黄少天抱着叶修摸几把,喻文州都会感到十分地不满意。

    其实这没什么,以前两家伙都还是猫的时候,由于黄少天总是吵吵闹闹的,所以总是能吸引叶修的大部分注意力——俗话说爱闹的小孩有糖吃,黄少天就是典型的例子。

    试想一下,两只猫,一只安安静静窝在你脚边用歪着耳朵蹭蹭你的脚腕,另一只吵吵闹闹地对你撒娇卖萌,你会更关注谁?大多数人——包括叶修,都选择了吵吵闹闹的黄少天,把他抱起来,然后亲昵地用鼻子蹭蹭黄少天的耳朵,用带着宠溺的慵懒嗓音说道:

  “吵死了,蠢猫。”

    而喻文州总是窝在脚边,抬着脖子,有那么点小羡慕地看着被叶修抱在怀里的黄少天。

    相比起来,现在黄少天几乎都是以人形存在的,叶修只能抱着自己,比起以前有时候叶修不经意的忽视,已经好太多了。

    但是却总是没来由地因为一些小事觉得烦躁。

    好烦啊……喻文州轻轻地摇了摇尾巴。莫名地烦躁让它睡不好觉,阳光透过叶修没拉紧的窗帘撒在了喻文州脸上,喻文州正打算睁开眼睛,就感到阳光被什么人挡住了。

    叶修很喜欢在他和黄少天睡着的时候盯着他俩看,然后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耳朵上,落下几个轻巧的吻。

    于是喻文州又闭紧了眼睛。

    他已经能感受到那人越靠越近的呼吸,可是等了许久,期待的亲吻却还是没有落下。

    喻文州悄悄地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黄少天放大数倍的脸占据了喻文州的整个视野。

    喻文州一爪子呼上黄少天的脸。

  “嗷————!!!!!!”

 

-

 

    叶修接过创口贴和烟,向店员道了声谢,一边走出便利店一边把创口贴贴在了黄少天的鼻子上,再轻轻抚平。

  “你做了什么让文州生气了?”叶修点起一根烟,问。

  “我什么也没做呀,我就是想看看他有没有睡着嘛,没睡着就叫他起来吃早饭了,他就生气了,本少帅气的脸啊!”黄少天委屈道,“你又抽烟!你天天都在抽烟!不许抽烟!再抽你就挂了!!”说着黄少天就要去抢叶修手上的烟。

    叶修躲过,远离黄少天,黄少天追上,不一会儿就把没跑几步就气喘吁吁的叶修逼到了墙角。

  “哇哈哈,老叶,比体力你怎么比的过本少呢!本少那么小的时候,只有那么小的时候!就可以满小区乱窜了!现在这点小路更是难不倒本少了!快点放弃抵抗乖乖束手就擒交出你身上所有的烟!”黄少天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

    亏得黄少天话多,叶修趁机匀了气又想溜,被黄少天一把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放开我,烟都烧没了,浪费。”叶修动了动被黄少天抓住按在墙上的手腕,道。

  “没了就没了!不许再抽烟了!每天家里都被你搞得满是烟味!难闻死了!你再抽烟本少就离家出走了!到时候你不要哭!”黄少天将叶修手指里夹着的烟抽出来,掐灭了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

  “啧,我说警告你啊,你再抢我的烟,今晚就不让你上我床了啊……”叶修道,尾音还没说完,就被旁边一道男声打断了。

  “一起睡?”

    黄少天和叶修同时转头。

    他俩刚才打闹的时候跑到小巷子的角落里了,进来后就一直在斗嘴,压根没注意什么时候有人也走进了这小巷子里。

    颇为英俊的高大青年站在叶修和黄少天不远处,表情看上去有点受伤。

    叶修隐隐觉得来人有点眼熟,他想了想,道:“……小周?”

    周泽楷点点头,稍微靠近了叶修一点,低下头,有点紧张地抓了抓衣角。

  “前、前辈。”

    如果不是叶修看错的话,英俊的后辈好像脸红了,腼腆的样子让叶修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

    因周泽楷的到来而被叶修推开的黄少天难得沉默地站在一旁,眼眸不知何时变成了猫眼状,瞳孔眯成一条细线,不满地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并没有注意到黄少天的视线,叶修的触碰让他傻乎乎地勾起了嘴角,笑容顿时照亮了幽暗的小巷。

  “在这做什么?”叶修问,叶修向来喜欢这个后辈——大概是叶修喜欢动物的原因,在大学时就对这个平时沉默寡言,一见到自己就像只大型犬一样的后辈颇有好感。

  “以为……嗯……他,欺负你。”周泽楷想了想,指向一旁的黄少天说。

    黄少天的眸子一瞬间就变回了人类的样子,一把揽过叶修,道:“我怎么可能欺负老叶呢!我们俩关系那么好,再说了我们打闹关你啥事,告诉你啊同学,有时候不要老是多管闲事的啊,会招麻烦的你知道么!”

    叶修瞥了黄少天一眼,让他闭嘴,然后对周泽楷说道:

  “小周啊,我是不会被这个蠢蛋欺负的,不用担心啦,没事的话我们就先回去了哈。”

    周泽楷在听到“回去”这两个字的时候,勾起的嘴角突然就耷拉了,吓了叶修一跳。

  “住……一起?”周泽楷问。

    叶修被周泽楷情绪的突然转变弄得有点愣神,所以被黄少天抢先回答:

  “是啊,就是住一起啊,不仅住一起,还睡一……嗷,叶修叶修叶修你干嘛痛死啦!”黄少天捂着被叶修戳疼的腰,抱怨到。

  “这是朋友,暂时住在我家而已。没事的话我就先走啦小周,拜拜。”说完,叶修就拉着黄少天转身走了。

    周泽楷默默站在原地,看着叶修拽着叽叽喳喳的黄少天离开小巷,他四处看了看,确认没人之后,眨了眨眼。

    一阵白烟,一只漂亮到不像话的雪白萨摩耶代替周泽楷出现在了原地。

  “泽楷,去哪啦!”中年男人的声音在小巷外响起,那是社委会主席冯宪君。

    周泽楷摇了摇尾巴,朝声源跑去。

 

-

 

  “干嘛戳我,疼死我了,嘶——你还碰!要是有什么青啊紫啊的!我我我我!我就乱撒尿!”黄少天边走边气哼哼地对叶修嚷嚷。

    其实平时黄少天脾气还是很好的,还是猫的时候,无论叶修怎么逗他,抱着他装作要把他放进水里,或者拉着他的前爪让他站起来跳华尔兹,黄少天再不愿意(因为旁边喻文州看着而且表面看上去很淡定但是黄少天知道这个心脏的喵内心里早就笑翻了)都不会生气。

    所以面对着突如其来的闹脾气的黄少天,叶修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哄了。

    不过现在眼前的又不是萌萌的小猫,而是一和叶修差不多高的大老爷们,叶修才没兴趣去哄。

  “说睡一起,别人会误会的,白痴。”叶修解释道。

  “那就让他误会!怕什么!一看他那样就不怀好意!”黄少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哼了一声。

    叶修有些无奈地轻笑了声:“你哪看出来的,你这就叫脑洞大,脑洞多了就成了脑坑,我看你离脑子有坑也不远了。”

    黄少天哼了声,竟然没有回答,快步朝家的方向走去。

    叶修有些莫名其妙地在原地站了一会,才慢吞吞地走起来。

 

-

 

    黄少天到后来都是以接近跑的速度跑回家的了,叶修早就被他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到家了才想起来钥匙在叶修那,他轻轻喘着气,靠在阳台上。

    平时都那么聪明!怎么这时候就笨!那那那那那家伙一看就是对你有意思嘛!爱心泡泡都快淹死人了好吗!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还还还去揉他头!!

    黄少天在心里抱怨道,郁闷地挠起了门。

    结果门却突然开了,喻文州穿着拖鞋,右手拿着杯水,左手拉着门把看向黄少天。

  “怎么了少天,叶修呢?”喻文州问道。

  “诶?”黄少天有点惊讶,关上门甩掉鞋,跟在喻文州后面就开始滔滔不绝:“诶诶诶,为什么变成了人形呀?倒水?不舒服吗?对了对了对了你看我的鼻子,嗷嗷嗷你是不是该剪指甲了呀?抓的我好痛!本少要是破相了你不伤心吗!我可是你辛辛苦苦叼回来的呢!叶修在后面啊,过一会就回来了,我和你说,气死本少啦,叶修的情商真是低,超级低,低到奶奶家去了……”

  “少天,安静点。”喻文州走进叶修的房间,转身对紧跟其后也想进房间的黄少天说道,然后一把关上了门。

    黄少天站在门外,挠了挠头,跑到叶修的书房里去了。

-

 

    黄少天本来想等叶修回来的时候再冷战他一小会儿,等叶修来给他顺顺毛,就一下下,他可不是傲娇,就顺一下下的毛他就扑倒叶修乱蹭。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叶修还没回来。

    黄少天有点急了,在他身后,差不多也早就该回来了呀,去哪了?虽然也就慢了二十分钟不到,可是黄少天急的不是叶修被拐走,万一刚才那个图谋不轨的家伙又来找叶修了呢,然后把叶修骗去咖啡馆……然后,然后把叶修那个战五渣强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修说的没错,黄少天就是脑洞大。

    脑洞大的黄少天此时已经联想到叶修带着帅帅的青年对他和喻文州说“以后我们家就要住进一位新的成员了,呵呵。”的场景了,他实在忍不住了,穿上鞋打开门——

    叶修正叼着烟掏出钥匙准备打开门。

  “哟,这么有默契。”叶修挑挑眉。

    黄少天嗷地一声抱住叶修。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你去哪了你是不是和小白脸鬼混去了怎么才回来!”

    叶修举起手上拎着的塑料袋子。

  “买菜。”

    黄少天看着塑料带里的鱼,眼睛都直了。

 

 

-

 

 

    叶修做饭的手艺谈不上好不好,想要色相,就没了味和香,想要味和香,就没了色相。

    不过至少看上去还不会让人没有食欲,而且味道那的确是不错。

    黄少天吃了好几碗饭,盘子里的鱼几乎被他一个人吃光了,不过叶修无所谓,反正他不爱吃鱼。

    倒是喻文州,叶修特地给他买了几条小鱼,清蒸了给它吃,结果喻文州没吃几口就窝到旁边去了。

    黄少天吃完了桌上的鱼,眼巴巴地盯着喻文州碗里的小鱼,又看了看每次几口的喻文州,陷入了纠结之中。

    叶修放下碗,走到一旁抱起喻文州。

    喻文州耷拉着耳朵,蹭了蹭叶修,喵了声。

  “不吃了?”叶修问。

  “喵喵。”喻文州缓缓摇了摇头。

  “不饿?”叶修又问。

  “喵喵。”再次摇头。

    叶修点点头,看了看一旁的黄少天,然后抱着喻文州走进了房间。

    再出来的时候,变成猫咪吃完了喻文州的晚餐的黄少天正卷着尾巴打饱嗝儿。

    叶修弯下腰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

  “猫的时候比人可爱多了。”

    黄少天不满地嗷了声,用尾巴指了指房间门。

  “睡着了,可能心情不好,让它睡吧,这几天都很烦躁的样子。”叶修对黄少天说,“还会担心嘛,挺有良心啊,呵呵?”

  “喵喵——”黄少天装模作样地弓了弓背,示威似的朝叶修低吼了几声。

-

 

    今晚是叶修洗碗的,黄少天中途进来捣乱,打碎了盘子,被叶修勒令今晚睡在书房的沙发上。

    于是喻文州难得高兴了点,在叶修怀里呼噜噜地轻轻打着呼噜,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叶修估计是看着喻文州睡得太惬意,困是会传染的,他本来只是躺着,却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灯也忘了关。

 

    没睡多久——好像也挺久的,叶修没注意时间,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非常困。

    他是被人抱到醒的。

    抬起头,暖黄的灯光照亮了身旁人的脸。睡前还被他抱在怀里的小灰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人,皱着眉头紧紧抱着叶修,难受地呜咽着。

    叶修艰难地将手臂从喻文州的禁锢中抽出,想去揉揉喻文州的头发,却摸到了奇怪的东西。

    叶修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双灰色的猫耳,变成人后,猫耳的颜色更深了些,因为过度紧张而紧紧帖子喻文州黑色的头发上,叶修刚才没发现罢了。

  “文州?文州?醒醒,做恶梦了?”叶修从喻文州的怀抱里挣脱开,轻轻摇着喻文州。

    喻文州不知梦见了什么,眉头锁得紧紧的,一滴滴汗珠凝结在额角,顺着高挑的鼻梁滑下。

  “文州!”叶修大声叫了声。

    喻文州猛地睁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叶修,深邃地像一潭不见底的湖水。

TBC.

最近发现,文州猫的原型有新杰病。不管是床、沙发、桌子、椅子、还是地板上的瓷砖、甚至是书,只要文州猫的原型要坐着或躺着,他都一定要让自己位于正中央,并且令他所待的地方的对称轴把他自己也刚好地割成两半。总之就是一定要待着对称轴上!语文不好不会表达!ヾ(。`Д´。)!

相比起来,少天猫的原型就随性多了,只要是待在我身上他就开心。

不过文州猫的原型实在是醋坛子,一看到我和少天猫玩就不开心……

好萌啊[x

评论(43)
热度(664)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