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翔叶]遗产纠纷 [伪兄弟梗 亲生翔x领养叶]

* all叶向

* 伪兄弟梗 亲生翔x领养叶



    孙翔将钥匙对准了钥匙孔儿,插了好几次都没有插进去。他本来就心烦意乱,这下子更焦躁了,干脆把钥匙往旁边一扔,砸起门来。一边砸,还一边用手指不停地戳着门铃。


    又按又拍好一会儿,门还是没有要被打开的迹象。


    孙翔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弯腰捡起刚才被他扔在地上的钥匙,再次对准了钥匙孔用力一插,再一扭,门终于是开了。


    偌大的客厅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的。


    孙翔暴躁地扯掉了脖子上的领带,包往沙发上一扔,鞋也没拖就臭着脸地走向了门上贴着张写着“荣耀”两大字海报的房间走去。


    房间是昏暗的,只有一丝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照进这不大的空间里,让孙翔可以勉强看清房间里的东西。


    果然不出他所料,某人正十分没有睡相地躺在床上,被子被踢到了一边,睡衣皱巴巴地卷了一个角,露出白嫩的肚皮,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孙翔走到一旁刷地拉开了窗帘。


    床上的人立马一声哀嚎,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脸。


  “叶、修!”孙翔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蹦出这两个字,“已经12点了,你还睡!!”他一边朝床上的人吼道,一边去扯那人遮住脸的被子。


    被唤作叶修的人十分不情愿地露出了一个脑袋,睡眼惺忪地看了看孙翔,打了个呵欠,道:“唔,二翔不要吵,哥早上八点才睡……好困……”


    孙翔翻了个白眼,说道:“谁让你通宵玩游戏的,起来做饭,我饿了。”


    说罢,他哼了声,踹了踹床,走出了房间。


    床上的人慢吞吞地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又挠了挠乱七八糟的头发,才慢悠悠地从床上爬下,懒洋洋地走进了浴室。


    相比起悠哉悠哉的叶修,孙翔明显焦躁多了。他坐在沙发上不住地抖腿,皱着眉头盯着正冒着白烟的热水壶。


    他很烦躁。


    那大概是他七岁时候的事了……还是六岁?反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爸爸突然给他带了个哥哥回来,说是领养的儿子。那时候小孩子心态,总觉得这个哥哥抢了本来属于他的家、父爱还有母爱,于是他对这个哥哥就没有过好态度。只要是这个哥哥喜欢的,他就一一抢走……也不是没想过整他,但是几乎没有成功过。欺负叶修不成反被欺负的黑历史太多孙翔不想回忆,但扪心自问一下,自己的确是对叶修干过不少渣事儿。


    所以现在是报应来了吗!


    他爸爸最近竟然纠结起遗产——也就是孙翔家的公司——要继承给叶修还是孙翔。

    孙翔简直要吐血。


    他承认!他承认叶修的确是什么都略胜他一筹!但就只是一点点而已!一点点!而且不是他不好,根本就是叶修太变态了好吗!


    就算不是这样遗产也应该继承给亲儿子啊!!!!!


    孙翔在心里咆哮。


 

    而让孙翔郁闷不已的罪魁祸首叶修刷了个牙洗了把脸,神清气爽地去厨房拿了两盒泡面,扔了其中一包给孙翔。可惜孙翔正在发呆,没接住,泡面正好砸到了心情极差孙翔的头上。


  “靠!你瞎啊!”孙翔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捡起砸中他的不明物体,看了两眼后朝叶修站的方向扔了回去:“我不吃泡面!”


    叶修朝旁边一躲,泡面没砸到他,啪地一声拍到了墙上,落在叶修脚边。


  “只有这个了。”叶修捡起泡面,走到孙翔旁边坐下。


  “我家把你养到大,你现在几岁了还白住我家,给我做顿饭会死吗?”孙翔没好气道。


    叶修有点儿莫名其妙地看了孙翔一眼,道:“我本来是住外面的,不是你死缠烂打要哥住回来的吗?”


  “我——我什么时候死缠烂打了!我是觉得你住外面浪费我爸辛辛苦苦赚的钱!”孙翔红着脸大声回答道。


  “我又不是用爸的钱,”叶修将泡面盖子撕开,将调料包倒进去,“那是哥自己的工资好吗?”


  “哼!”孙翔语塞,沉默了一会,等叶修把烧开的水倒进泡面桶里,又小心翼翼地将盖子压好后,才开口道:


  “你和我爸说了什么,让他想把公司给你?”


    叶修听了,愣了愣,随即挑眉问到:“他要把公司给我?”


  “只是想想而已!你你你你别太不要脸了,从小到大都是我爸花钱把你养大的!现在你还不知足,想把他的心血都拿走是吧!”孙翔激动地站起来,居高临下地对叶修说道。


    听了这话,叶修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


  “你说话注意点,你去和爸说,我不要,让他别纠结了。”


    孙翔没有回答,只是一把抄起沙发上的包,气冲冲地开门出去了。


    关门的时候还是用脚踹的,嘭地一声,震耳欲聋。


    叶修坐在沙发上呵了声,大概是习惯了孙翔突如其来的暴躁举动,他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就掀起泡面盖子哧溜哧溜地吃起面来了。


-

 

    孙翔一边走,一边咒骂着,走着走着,不知走了多久,反应过来时都不知道走到哪了。


    肚子发出了咕咕的叫声,他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


    正当他打算仰天长啸以发泄自己悲愤的心情时,旁边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


  “小兄弟,算命不?”


    就在孙翔不远处的灌木丛旁,只见一和尚穿着袈裟,手上还抓着串念珠,在地上摆了个算命摊,正微微抬头看着孙翔。


    孙翔本来打算无视他掉头走人的,想了想,又停下了脚步,对着算命的和尚道:


  “光头,你说我爸会把公司给我还是我哥?”


    那和尚听了,说了句“阿弥陀佛”,转了转手上的念珠,半晌才答道:


  “不管你爸将公司给你还是给你哥,最后都会是你哥的,阿弥陀佛。”


    孙翔气结。

 

    气饱了的孙翔最后选择了叫的士,花了五十大洋打的回到了家门口。


    一下车就看到一位长发飘飘的美女站在她家门口,踮着脚正在看他家的门牌。


    看到孙翔走近,美女的脸上多了一丝疑惑。


  “有什么事吗?”孙翔问。


    美女盯着孙翔看了一会,眨了眨眼,道:“没事没事,我好像找错地方了,抱歉。”说罢,她就急匆匆地跑开了。


    孙翔看着美女离去的背影,站在门口若有所思。


    莫非……她是暗恋我来偷看我的?


    孙翔想着,傻乎乎地笑了一会,才掏出钥匙打开门。


    同中午回来时一样,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不同的是,餐桌上多了几盘简单的菜。


    孙翔哼了声,走过去坐下,饭菜还没有完全凉,他饿坏了,几口就扒完了。


    正当吃饱喝足的孙翔坐到沙发上打算看看电视舒缓一下心情时,叶修从房间里走出来了。


    看到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的孙翔,他愣了愣。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叶修问。


  “刚刚。”孙翔答。


  “吃饭了吧,哥的手艺挺好吧。话说你有看见谁在外面吗?”叶修从衬衫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又问。


  “啥?”孙翔答道,转头看向叶修。


    然后孙翔就唰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你你干嘛!”孙翔怒。


    叶修有点莫名其妙,叼着烟摊摊手转了一圈,问:“哥有哪里不对吗?”


    叶修只穿了一件衬衫,衣摆正巧盖住杏仁豆腐一般的大腿。看着叶修摊着手在他面前转了个圈,孙翔的脸更红了。


  “你像什么样子!把裤子穿上!”孙翔吼道。


    叶修嫌弃地看了孙翔一眼,点上嘴里的烟,走到沙发上坐下。


  “怕什么,又不是没见过,二翔你忘了我们裸体相对互相搓背的事儿了?”


  “那是多小的时候的事情了!”孙翔坐到叶修旁边,拿了个枕头放在叶修的大腿上。


    叶修动了动腿,将枕头夹在大腿中间,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


    孙翔觉得他的大脑有点发热,撇过头不去看叶修。


  “对了二翔,”叶修吸了口烟,说。“爸说晚上出去吃饭。”


    孙翔红着脸哦了声,没再答话。


    叶修将嘴里的烟缓缓吐出,隔着烟雾眯着眼看着孙翔,若有所思。

 

 

-

 

 

    孙翔一脸骄傲地盯着副驾驶座上的叶修,可惜叶修正对着车窗朝外吐烟圈,压根不理他。


  “喂!”孙翔喊他。


    叶修动了动眼珠,瞟了孙翔一眼,“嗯?”了声。


  “我爸还是把公司给我了。”孙翔的语气里满是骄傲。 


    叶修看傻逼似的瞥了瞥孙翔,道:“这不是废话么,他当然是给你。”


    半小时前,孙翔爸语重心长地夸奖了一番叶修的才能,最后用一句“但是毕竟孙翔才是亲生的,所以叶修你就当总经理吧,好好帮孙翔弟弟当好他的董事长。”结束了晚餐。


    叶修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了,一点也不惊讶。


  “哈哈,看你用尽阴谋诡计,最后还不是给我了。”孙翔笑着说到,愉悦地哼起了小曲儿。


    叶修闭上眼睛假寐,直接无视了孙翔白痴一样的炫耀。

 

-

 

    孙翔自认为是个严谨的人——他一直把那天算命的人的话记在心上,每天都像护蛋的老母鸡一样保护着董事长的位置,俨然把叶修当成了一只偷蛋的蛇。他巴不得叶修24小时都在他的视线范围内,这样他才能精确地掌握到叶修的动向,以防这个心脏的家伙趁自己不注意干什么坏事。

 

    由于孙翔和叶修的关系不好,他俩的朋友基本就没几个知道其实他俩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兄弟,甚至都不知道他们俩是认识的。所以,叶修和孙翔的朋友圈向来是不沾边的,大约就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的相处模式。


    所以孙翔压根都不知道原来叶修已经有女朋友了。


    那天中午,叶修一反常态地没有窝在办公室吃泡面,孙翔本着“叶修是重点监视对象一定要好好看着”的原则偷偷地跟在了叶修的后面——不过在孙翔发现要跟着叶修就必须要和他坐同一辆电梯后他就改成了光明正大地跟踪——发现叶修走到了公司门口然后就停下来抽烟了。


    一边抽还一边疑惑地看着满脸“我只是路过绝对不是有意站在你旁边”的孙翔,问道:


  “干嘛?”


  “又不是你的公司,你管我站在哪?”孙翔十分骄傲地答道。


    叶修“呵呵”了声,便不再搭理孙翔,继续站在原地抽烟。


    没一会儿,孙翔就受不了叶修的吞云吐雾,往旁边挪了十米不止。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公司门口,一个抽烟一个发呆,就在孙翔的耐心快要磨光准备先上去时,远远地跑来了一个长发女生。


    孙翔认出那是那天站在他家门口的漂亮女生。


    漂亮女生拎着个可爱的袋子径直走向叶修,快到叶修面前时又将袋子藏在了身后。


  “嘻嘻~”漂亮女生对叶修笑了笑。


    孙翔不动声色地朝叶修那动了动,试图听清他们的对话。


  “叫我下来干嘛?”叶修叼着烟,揉了揉漂亮女生的头发。


    漂亮女生躲开叶修的手,抱怨到:“都乱啦!你又抽烟,把烟掐了!”她皱了皱眉。


    叶修立马掐灭了烟。


    平时自己叫几十次这家伙都不会灭掉他的烟!孙翔想。


    只见漂亮女生眨了眨眼睛,将藏在背后的袋子拿了出来,递给了叶修。


  “不许吃泡面啦!好啦,我该回去啦~”孙翔听见漂亮女生这么说着。


    叶修打开袋子往里看了看,又将袋子绑好,用手指帮漂亮女生把刚才被他揉乱的头发梳好,叮嘱了句“过马路小心点儿。”


    漂亮女生点点头,一蹦一跳地跑了,边跑还边回头朝叶修挥手。


    叶修有点无奈地笑了笑,朝漂亮女生喊了句“小心点”,就拎着袋子转身走进了公司大门。


    孙翔快步跟上。


  “什么东西?”孙翔问。


  “爱心便当。”叶修答道,他一边走一边又从口袋里顺出一根烟,看到电梯旁边的禁止吸烟标志后又塞回了口袋里。


    孙翔睁大了眼睛,看着叶修。


    叶修坦荡荡地看了回来,还挑了挑眉。


  “怎么?”叶修问。


  “女朋友?”孙翔的声音听上去有点闷。


  “呵呵。”叶修走进电梯,孙翔跟在他身后也走了进去。电梯里有个小职员,看到叶修和孙翔后正义凛然地喊了句“领导好!”然后就缩到角落里玩手机去了。


    孙翔瞪着叶修,半晌,叶修才不紧不慢地答到:


  “你猜啊?”


    要不是电梯里有个小职员,孙翔一定当场把叶修打死。


 

    为了方便监视叶修,孙翔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隔出了一块位置,拿来给叶修用,而此刻叶修正坐在那个位置上,愉悦地吃着他的爱心便当。


    其实孙翔本来打算刚才下去顺便到外面吃的,但不知怎的就又跟着叶修上来了。


    算了,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胃口。


    叶修吃到一半,停下动作看了看孙翔,嘴里还含着东西就对着孙翔道:


  “不吃?”


    孙翔哼了声,答非所问:“那是不是你女朋友?”


  “你猜?”叶修呵呵一笑,答道。


    孙翔翻了个白眼,不再理叶修。


-

 

    这个下午过得十分之漫长,孙翔不知抬头看了多少次的时间。


    他烦躁地用手指敲打着桌子,时钟上的秒针仿佛是以往常三倍慢的速度在行走着。


    叶修下午请假了,说是出去有事。


    他一个人待在大大的办公室里,快无聊爆了。


    看不到犯困揉眼睛的叶修,看不到累了打呵欠的叶修,看不到懒懒地靠在椅子上的叶修,看不到因为无聊不停地刷新着桌面的叶修,看不到借口上厕所偷偷摸摸带着烟去抽的叶修……


    这个下午实在是太无聊了!!!孙翔拿起笔在本子上胡乱画起来。


    画着画着,不知怎么就画出了个叼着烟的火柴人。


    孙翔盯着那个火柴人看了许久,最后用笔将他涂掉了。


-

 

    下班回到家,家里黑不溜秋的,显然叶修还没有回来。


    叶修没手机,也不知道要在外面玩到几点。一想到这个,孙翔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躁,去厨房抓了碗泡面,随便解决了晚餐,就趟沙发上看电影了。


    电影是孙翔随便选的,十分无聊,讲革命的,看到最后,孙翔困得眼泪都出来了。


    叶修打开门看到的就是孙翔一边看电影一边擦眼泪的样子。


  “我去,什么电影这么感人?”叶修惊讶道。


  “我只是困了而已!”孙翔反驳道,“你怎么才回来……恩?”


    苏沐橙站在叶修后面,笑着朝孙翔挥了挥手。


    孙翔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


  “今天晚上哥就勉为其难和你挤一挤了,沐橙的钥匙忘带了,同居的妹子又回老家去了。”叶修解释道。


    孙翔哦哦两声,就继续坐下来看电视了。


    叶修这是第一次带人回家,好像也是第一次这么不忌讳别人知道他俩住在一起这事。


    看来这个妹子是叶修关系很很很好的人啊。


    不过既然不一起睡,看来不是情侣了。


    想到这个,孙翔嘿嘿嘿地傻笑了起来。


    不过没等他乐多久,叶修就告诉他还是算了,他今天和苏沐橙,哦,也就是那个漂亮女生睡一间。


    孙翔的脸瞬间就黑了,十分不高兴地走进自己的房间,狠狠地摔上门。


    苏沐橙从叶修的房间里探出脑袋来。


  “怎么啦?”她问。


  “没事,间接性羊癫疯,习惯就好。”叶修说着,走进了房间轻轻关上门。


-

 

  “你这个弟弟还真是讨人厌诶。”苏沐橙抱着枕头靠在叶修身上说到。

 

  “也还好吧。”叶修伸手拿了件外套盖在苏沐橙身上,指了指电脑屏幕。“为什么一定要半夜看鬼片?”

 

  “因为很刺激呀。”苏沐橙眨了眨眼,“早就想试试看了,可是云秀怕鬼,从来都不陪我。”

 

  “本来不怕鬼的女生就很少吧,是你特殊。”叶修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捏了捏苏沐橙的鼻子。

 

    苏沐橙嘿嘿两声,说道:

 

  “要是哥哥也在就好了呢。”

 

    叶修没有答话,只是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


    沉默半晌,他轻轻叹了口气。

 

  “是啊。”

 

-

 

    叶修和苏沐橙在这头悠哉悠哉地看鬼片,隔壁的孙翔可就没这么好受了。

  

    他睁大眼睛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怎么都睡不着。

 

    叶修,叶修,叶修……叼着烟的小人在孙翔脑海里穿梭着。

 

    他和叶修的关系是很奇怪的。

 

    明明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兄弟,关系却奇差——当然,大部分原因要归咎到孙翔几乎抢走了叶修喜欢的所有东西。不论是书还是玩具,总之只要叶修表现出了“喜欢”的情绪,孙翔就会立即抢过来。

 

    到后来年纪大点儿了,没什么东西可以抢了,孙翔就开始想着法子办法整叶修了。(虽然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孙翔从来都没有告诉别人叶修是他的哥哥,而显然,叶修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孙翔是他的弟弟。

 

    同一个小学,初中,高中。虽然不是同一个年级,但终归在一个学校,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多少次在走廊上偶遇,叶修总是能目不斜视地从他身旁走过去。

 

    反倒是孙翔,每次都忍不住多看叶修几眼。

 

    白天是陌生人,晚上却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这样的相处模式却让孙翔有点小开心。

 

    怎么说呢,那种感觉就像是他和叶修共同守着什么秘密,只有他俩知道的秘密。而这秘密的内容是:孙翔和叶修其实是很亲近的,他们住在一起,生活与对方息息相关。

  

    不过这个模式在叶修高三的时候被打破了——叶修选择了住宿,理由是方便学习。

  

    于是孙翔和叶修的相处时间只有周末了,而且少的可怜。如果不是孙翔时不时乱生气或无理取闹要叶修做这做那,孙翔觉得,叶修肯定不愿意踏出他的房间半步。

 

    而没过多久,最后这一点点的相处时间也被剥夺了。

 

    叶修大了孙翔一岁,先一年去了大学。

 

    明明大学就在这个城市,他却选择了住校!

 

    没错!他竟然选了住宿!住宿!!而且经常周末都不回家!!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孙翔也高三了,自己都忙得团团转,好不容易叶修回次家,他都没空耍脾气。

 

    那一整年,除了寒假过节外见过几次,叶修竟然再没和孙翔见过面。

 

    所以在孙翔高考完填志愿的时候,孙翔咬牙切齿地填上了叶修所在的大学,叶修所在的系。

 

    哼!就不信见不到你!孙翔一边写一边想着。

  

    事实证明孙翔没错,大学的课松,俩人又在同一个系,的确是非常容易碰见的。

  

    但在他看到叶修的那一刻,他宁愿不要碰见了。

 

    他和叶修,这么久以来,的确是交集太少了。

 

    所以,他都不知道那个一张嘴就能气死人的家伙,人缘原来是这么好的。

 

    他有很多朋友。

 

    叶修被围在人群中间,懒洋洋地叼着烟,不知说了什么,把他旁边一个喋喋不休的家伙气得跳脚。

 

    然后另一个笑眯眯的人伸手摘下了叶修嘴里的烟,叶修试图抢回来,可惜没成功。他抱怨了几句什么,接着转头与另一个人斗起了嘴。

 

    再然后,就这样,叶修被簇拥着从孙翔面前走了过去。

 

    甚至他没看到孙翔,因为孙翔被挡在人群之外。

 

    原来叶修的生活,是可以完全没有孙翔的。

 

    孙翔呢?他回忆了一下。

 

    小学,他的生活就是抢走叶修喜欢的东西。


    初中,他的生活就是想办法整叶修。

 

    高中,他的生活就是期待每天回家和叶修独处的时刻,一起守着秘密的时光,还有努力学习,考上叶修在的大学。

 

    孙翔觉得很生气,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总之就是觉得生气,生气,生气。


    烦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到这,孙翔愤怒地锤了锤床头,然后吃痛地收回了手。

 

    不知道隔壁那两个在干嘛呢……叶修这个骗子!还说不是女朋友……不是女朋友能睡在一起吗!气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孙翔抱着被子在床上郁闷地打滚,一不小心滚地太用力,差点掉下床,他赶紧稳了稳身子,滚回床中央。

 

    好容易等叶修大学毕业了,爸妈也搬到国外去了,好几个月才回来一次。孙翔立马以“你有义务照顾我作为报答”为理由,把在外和同事合租小公寓的叶修同志抓回了家。

 

    然后各种一波三折,他俩就在同一个办公室里工作了。

 

    一起上班下班,一起生活,形影不离。

 

    竟然还让他找到了女朋友!!!明明我都天天盯着了!!!!什么时候有的!!!!!

 

    好烦啊啊啊啊这家伙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啊!孙翔烦躁地想到,然后撇撇嘴,又有点儿委屈地蹭了蹭枕头。

 

  “明明我都天天盯着了……”他嘟囔道。

  

-

 

    孙翔昨夜不知道辗转到几点才睡,第二天起来都快12点了。、

 

    走出房间,玄关处的高跟鞋已经不见了,看来叶修和苏沐橙早就走了。

 

    叶修竟然没有叫醒他去上班!孙翔想着,气冲冲地朝浴室走去。

 

    手还没搭上浴室的门把,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叶修打着呵欠出现在孙翔的视野里。

 

    看到对方,两人都是一愣。

 

  “你怎么才起来?”异口同声。

 

-

 

    孙翔强打着精神开着车,副驾上的叶修已经靠在车窗上睡着了。孙翔瞥了他一眼,开口问道:“你怎么没和那女的一起走?……喂,叶修,我和你说话呢……喂!”

 

    叶修哼哼了两声,眼睛也没睁开,答道:“可能她觉得昨天折腾我到太晚了,想着要我多睡会儿,就没叫我吧……我去,你干嘛?”

 

    孙翔突然一个急刹车,后面的车吓了一跳,按了好几下喇叭,孙翔赶紧发动车子。

 

  “你……你要不要脸啊!”过了一会儿,孙翔才红着脸说到。

 

    叶修愣了一会儿,有点无奈地答道:“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我和她什么都没做啊。二翔你这是思春期到了啊,要不要哥给你一些资源?”

 

    孙翔哼了声,没回答,心想谁知道你俩做了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闹到三更半夜!还能干什么!

 

    他气愤地继续开车,叶修则继续闭目养神。

 

-

 

    孙翔本来以为,不会有比“叶修和他的女朋友睡在一起而且折腾到半夜”更糟糕的事情了,现在想想,他真是太天真了。

 

    十天了!整整十天了!孙翔掰着手指数着。

 

    这十天,那个女人每天都来找叶修!一有空就来!送饭送茶!叶修前天还十分温柔地给苏沐橙披了件外套,叮嘱她小心着凉,然后今天苏沐橙给洗好了还来了。

 

    现在全公司都知道苏沐橙和叶修是一对这事了!版本各种各样,天马行空,唯一不变的元素就是:“叶总经理有女朋友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烦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孙翔在内心咆哮,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拿了包雀巢咖啡走向茶水间。

 

    茶水间角落还有几个女职员,凑在一起偷懒聊天,没看到孙翔进来。

 

    孙翔烦的半死,也懒得管他们了。

 

  “我昨天看到了,真的是个好漂亮的女生啊!配得上咱总经理。”

 

  “可是我昨天听叶经理和别人说那不是女朋友啊。”

 

  “诶,别人说啥你都信啊,我看是经理不好意思说,你看这样,不是情侣说得过去吗?”


  “是啊,说不定以后经理还会在咱们公司外边求婚呢……啊!怎么了!”

 

    玻璃掉在地上碎裂的声音吓了说话的女职员一跳,她们几个纷纷转头。

 

    孙翔看了眼地上碎掉的咖啡杯和自己被滚烫的咖啡烫红的手,抬头看向那几个女职员,一字一顿地道:

 

  “闭、嘴。”

 

    然后他也没管地上的狼藉,就气冲冲地走出茶水间了。

 

 

    叶修拿着苏沐橙送来的盒饭回到办公室,就看到孙翔拿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冰块在敷手。

 

  “手咋了?”叶修问。

 

  “要你管!”孙翔没好气地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啧了声,走到孙翔旁边,强行抓起孙翔的手。

 

  “这是给烫到了啊,这么不小心,你真是比哥想象的还要笨啊。来,小弟弟,哥哥给你吹吹啊。”说着叶修就对着孙翔手上被烫红的地方吹了口气。

 

    孙翔动作夸张地收回了手,红着脸反驳道:“你才傻!你、你干嘛待着啊,和你的女朋友约会去!”


  “都说了不是女朋友了。”叶修答道。

 

  “不是?你骗谁啊?真不明白怎么会有女生看上你这家伙,你有什么好的?嘲讽还虚胖,身材也不好!我看是你是沾了我家的光,人家女生看上你家,哦不对,是我家有钱吧。”孙翔阴阳怪气道。

 

    叶修一开始还一脸无所谓,在听到最后的一句的时候脸色就有点不好了,他微微皱着眉看向孙翔,再一次说道:“她不是我女朋友。”

 

    叶修很少生气,孙翔也不是第一次拿自己家收留叶修这事搪塞叶修了,这是叶修第一次生气,孙翔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但一想到叶修生气大概是因为自己拐着弯说了苏沐橙不好,孙翔就气的不打一处来。

 

  “我没说错啊,谁会喜欢你,我看她和你迟早分,她就是看上你有……”


  “呵呵。”孙翔的话被叶修打断了,“哥就实话和你说吧,她不是我女朋友,因为我是基佬。我喜欢男人,不糟蹋人家妹子。懂?”说完,他就拿起桌上的饭盒站起身走向办公室的门。

 

    走到门口,叶修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下脚步看向还在因为巨大信息量发呆的孙翔。

 

  “我今天下午心情不好,不想上班,请个假。至于假条嘛,我自己给自己批了,就这样,再见。”

 

    说罢,就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了。

 

    气氛凝固在这一秒,空气中仿佛还带着一点叶修身上总是萦绕着的烟味,不一会儿也消散了。

 

    孙翔呆呆地坐在位置上,揉了揉自己被烫红的手。

 

-

 

    下班回到家时,叶修还没有回来。孙翔呆滞地开门开灯换鞋,僵硬地走到了沙发旁坐下,开始发呆。


    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叶修回来时孙翔还保持着刚回家时候的姿势在发呆。叶修走过去,用手指戳了戳孙翔,刚想开口问孙翔怎么了,结果话到嘴边就被孙翔夸张的动作噎回去了。

 

    孙翔极其夸张地躲开了叶修的手指,紧张地道:“别、别碰我。”

 

    叶修的手指悬在空中好一会儿才放下来,他站在沙发旁边,和沙发上姿势怪异的孙翔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然后耸了耸肩,进房间去了。

 

    留孙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不知在想什么。

 

-

 

    孙翔觉得,叶修不愧是叶修。不管什么事,只要一晚上,叶修就可以像被外星人绑架消除记忆了一样,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地一切如旧,一如既往地和孙翔相处。

 

    不过孙翔觉得,还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还是一有空就看叶修,不同的事,他在看叶修的时候总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

 

    叶修竟然是个gay,他以前都没发现!他交过男朋友吗?一个大男人,有什么能吸引另一个男人的?孙翔一边想一边盯着叶修的脸。

 

    就这样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能吸引男人的?!

 

    你看,这家伙的眼睛,没什么特别的啊,挺大的就是了,不过他大多数时候都半眯着眼睛,黑的深邃的瞳孔藏匿在长而密的睫毛里。对,叶修的睫毛很长,上班的时候经常因为困不住地煽动着。还有鼻子,恩,鼻梁挺高的,他平时就是用这东西发出一声声黏腻的懒懒鼻音的,仿佛动动声带发出声音都会浪费多少力气似的。还有,还有叶修的嘴巴,嘴唇薄薄的,唇角总是似有若无地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叼着烟的,一张口就能把孙翔气死。哦对了,不得不说的是叶修的皮肤可白了,估计是太宅了,不是必要叶修绝不出去晒太阳,难以想象他的肤色从头到脚都是一样的,一样的白。说到白,孙翔想到了上次叶修穿的那件白衬衫……叶修在家很喜欢穿宽大的衣服,一弯腰,总是不经意地露出精致的锁骨。衣摆刚巧到大腿儿根,大腿的主人总是懒洋洋地将修长的手指搭在衣角,漫不经心地在大腿上敲打着……

 

    ……好吧,其实好像也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吸引人的。孙翔看着一旁伸出舌尖舔湿了干燥的嘴唇的叶修,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

 

    带着打量的目光盯着叶修看了好几天,孙翔不得不承认——虽然他很不想承认,叶修的确是很吸引人……嗯,很诱人的。

 

    是对基佬来说!不是对我来说!孙翔被自己用“诱人”这两个字形容叶修的行为吓到了,忙在心里提醒自己。

 

    我怎么可能觉得叶修诱人呢!我只是打量打量!他对自己说。

 

    直到他这天起来,盯着自己湿濡的床单,再回忆了一下刚才出现在他梦里的人,他才发觉事情好像变得有些糟糕。

 

    偷偷摸摸地洗了床单,孙翔一整天都是心虚的,不敢看叶修,也不敢和叶修说话,生怕被叶修发现什么似的。

 

    于是这小心翼翼做贼心虚的举动换来了叶修一个看傻比的眼神。

 

    没想到孙翔竟然脸红了。

 

  “你瞒着哥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叶修叼着烟道。

 

  “才!才没有!”孙翔红着脸,眼神躲闪着,不敢看叶修。

 

    叶修无语,过了一会儿才道:“好吧,我今晚要出去吃饭,晚餐你自己解决吧。”

 

    听到这话,孙翔这才看向叶修:“你去哪儿?”

 

  “你猜啊,呵呵?”叶修对着孙翔吐了个烟圈。

 

  “咳咳咳,唔,滚!”孙翔怒。

 

-

 

    回到家随便一碗泡面解决了晚饭,孙翔在柜子里翻出了一张封面是某穿着暴露的性感金发美女的碟片放进了DVD里。他觉得自己需要看些什么东西来恢复正常了。

  

    看着看着,穿着暴露的美女就被变态杀人狂砍成了好多块,还放进微波炉里煮了一下。

 

    孙翔吓了一跳,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现在的恐怖片都这么喜欢拿黄图来做封面吗啊啊啊啊啊啊!他捂着眼睛摸出了遥控器,把电视给关了。

 

    刚关上,门铃就响了,估计是叶修回来了。孙翔看了看墙上的钟。

 

    都12点了才回来!孙翔皱着眉头,从沙发上起来,去把门打开了。

 

    一开门,孙翔还以为来人就是恐怖片里的杀人魔,差点吓晕过去。

 

    不过在看到那人怀里睡的正香的叶修时,恐惧立马就被另外一种说不上来的、酸酸的心情取代了。

 

  “唔,到啦?”叶修蹭了蹭抱着他的人,那人将叶修放下,叶修立马像滩泥似的倒在了那人身上。

 

    那人皱着眉头看了看孙翔,沉声对叶修道:“解释一下?”

 

    叶修明显喝醉了,看上去有点恍惚,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才道:“那是我弟……老韩你想什么呢……唔,快抱我进去,好冷……”

 

    韩文清哦了声,然后用眼神示意孙翔让一让,便扶着叶修进屋了。

 

  “他怎么了?”孙翔关上门,问道。

 

  “被掺了酒精的果汁弄醉了。”韩文清解释道,将醉如烂泥的叶修扔到了沙发上。

 

  “唔……都怪乐乐和少天,看我……嗝——唔,看我下次不整死他们,咦,老韩你要走啦?”叶修艰难地坐起来,对转身正要网大门走的韩文清说道。

 

  “很晚了。”韩文清指了指墙上的钟,说。

 

  “那就住这儿吧……”叶修从沙发上站起来,朝韩文清走去,没走两步又一个酿跄,直接摔进了韩文清怀里。“我和你什么关系,你和我客气啥……晚上就住这吧。况且你这个脸,这么晚了上街,吓人嘛不是?我就当回好人,造福夜归百姓……嘿嘿……”叶修说着,抬手捏了捏韩文清的脸,被韩文清一把抓住。


  “那就打扰了。”韩文清转头对孙翔说道,接着一把抱起叶修走进了浴室。

 

    孙翔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浴室门被韩文清啪地一把关上了。

 

    然后是衣物摩擦的声音,然后是水声,然后——

 

  “嗷,老韩,你这是搓背还是杀人啊!”叶修哀嚎道。

 

  “闭嘴。”韩文清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叶修又嘟囔了几句,一会儿也没声了。

 

    十分钟后,韩文清抱着叶修走了出来了。

 

    他看上去也简单洗了下,他短而硬的头发正滴着水,水珠沾湿了他刚换的衬衫。

 

    那是叶修经常穿的那件快大的衬衫,叶修总是将他挂在浴室的门后,如今穿在韩文清身上刚好,也不外乎这件衬衫的主人是谁了。

 

    韩文清对着还站在原地的孙翔点了点头,抱着叶修走进了叶修的房间,轻轻地关上门。

 

    门外的孙翔还是没动,静悄悄地站在原地,仿佛一座沉静的石墩。

 

 

 

    总经理和董事长的区别在于,总经理管全公司的人,董事长只管总经理一个人。

 

    距韩文清事件已有好几天,孙翔这几天都特别乖巧,没有对着叶修无理取闹,也没有乱撒气,只是经常盯着叶修神游。

 

    不过就算孙翔无理取闹,叶修也没空理他了。

 

    这几天的工作太多了,叶修连吃饭喝水的间隙都没有。

 

    孙翔本来是想去帮叶修的,但一想到韩文清,不知怎的,他就不想去了。

 

    这几天一想到韩文清,孙翔就一句话也不想和叶修说,他也不想去问韩文清的身份,他很怕听到自己不想听的回答。

 

    虽然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他不想听到那个回答……

 

    扯远了。

 

    总之,叶修这几日实在是太忙了,孙翔又没有帮他,于是叶修就聘了个助理——这本来是没什么的,但叶修聘的助理是个男的,成天没大没小地和叶修勾肩搭背。而且有了这个助理,叶修就顺理成章地从孙翔的办公室搬回原本的办公室去了,和那个助理一起。

 

    烦!死!了!孙翔挠墙。他已经两天没有观察叶修了!整整两天!一开始他还以各种理由去找叶修,找到现在,都根本没有理由找了。

 

    孙翔想着,烦躁地看了看桌上的杯子,接着他站起身,拿着杯子朝叶修的办公室走去。

 

  “喂叶修,帮我泡杯咖——靠!你们俩干嘛呢!有病啊!”孙翔打开叶修办公室的门,身子都没探进半个,就怒气冲冲又地关上了门。

 

    办公室里,助理君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总经理,手不安分地动着:“他干啥反应这么大?”

 

  “哥怎么知道,点心大大,你手往哪儿摸?”叶修按住了身上乱摸的爪子。

 

    方锐眨着闪亮亮的大眼睛贼兮兮地笑了笑,把手收了回来:“不舒服你要不要早点下班?我看你有气无力的。”

 

  “才上班多久呢……算了。”叶修答道,坐好继续工作。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叶修最后还是早退了,一回到家就钻到被窝里睡觉去了。

 

    孙翔过了一会儿才回来,此刻他正因叶修没有等他就走了而生气,十分不想搭理叶修,便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等叶修来和他解释。

 

    只是他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瞅着都快九点了,孙翔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叶修还是没有出来的意思。

 

    再大的火气也被肚子饿磨平了,孙翔翻了个白眼,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叶修的房间走去。

 

  “喂,起来做饭了,饿死了……喂!叶修,出来做饭!”孙翔站在叶修的门口嚷嚷道。

 

    屋里静悄悄的,没人回话。

 

  “我喊你呢,你听不见啊……叶修?”孙翔推门进去,房间里暗摸摸一片,只有电脑屏保上跳动的windows图标散发着淡淡的光。孙翔打开灯,叶修正待在被子里缩成团,眉头紧锁着。

 

  “叶修?”孙翔走过去摇了摇他,没有反应,他伸手戳了戳叶修的脸想叫醒他,却被指尖传来的滚烫的温度愣住了。

 

    他赶紧走出客厅找药,好不容易翻出一包,早过期n年了。

 

    于是他又急匆匆地跑出去买药。

 

    等孙翔气喘吁吁地回到家,发现门口站着个人。

 

    苏沐橙看到孙翔,着急地跳了跳,招呼孙翔来开门。

 

    一开门,苏沐橙就往叶修房间跑。

 

    孙翔冲了退烧药,也走进了房间。

 

    叶修还睡着,苏沐橙摇了摇他,将他摇醒了。

 

    孙翔把药递过去,生病的叶修很听话,乖乖地坐起来喝下了药,又迷迷糊糊地躺了下去。

 

    苏沐橙一脸着急地站在床上,看向叶修。

 

    叶修眯着眼睛看了看苏沐橙,有点儿茫然地开口道:

 

  “沐秋……?”

 

    然后他摇了摇头,又道:

  
  “是沐橙啊……”


    苏沐橙的眼圈顿时就红了,抓着叶修放在被子外的手塞回被子里,道:“叶修哥你喝了药睡会,我不吵你。”

 

    说罢,就拉着一旁的孙翔出去了。

  

    俩人出了房间关上门,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似乎是觉得沉默太尴尬了,孙翔挠了挠头,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他生病了?”

 

  “方锐……就是他的助理告诉我他病了,可能是以为我和他还住在一起吧。下午我qq上了找了他,他说不舒服去睡……我叫他醒来找我的,结果一直没找,我就担心是不是出事了或者什么的……你知道的,他没有手机,所以我直接来了。”苏沐橙答道。

 

  “哦……你们俩以前同居?”孙翔又问。

 

  “不是,还有哥哥。”苏沐橙答。

 

  “沐秋……?”

 

  “是的,不过他已经去世了。”

 

  “哦哦,抱歉。”

 

    说罢,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那个,你先回去吧……我照顾叶修。”孙翔再次打破沉默。

 

    苏沐橙看上去有点不放心:“你确定?“

 

  “真的,会照顾好的。”孙翔道。

 

    在孙翔对天发了五次毒誓以后,苏沐橙终于放心把叶修交给孙翔先回家了。

 

    孙翔在沙发上坐了一会,才起身走进叶修的房间,掀开叶修的被子钻了进去,将叶修揽在怀里。

 

  “我只是怕你踢被子而已,你不要想太多……”孙翔嘟囔道。

 

    叶修往孙翔怀里钻了钻,蹭了几下,咕哝了句:

 

  “沐秋。”

 

    孙翔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点。

 

  “你应该喊‘孙翔’。”

 

    叶修没有回答,就在孙翔以为叶修已经进入梦乡,关上了台灯也准备睡时,叶修轻轻地说了句什么。

 

    很小声,但孙翔听清了。

 

    叶修说的是:

  

  “孙翔。”

 

-


    第二天起来叶修的烧已经退了,由于昨晚睡太多,他一大早就爬了起来。

 

   “都说白痴是不会生病的,你没被传染也真是映衬了这句话哈?”叶修叼着烟对生龙活虎的孙翔道。

 

    孙翔一把抢过他的烟:“生病了抽什么烟!你你你,今天不许上班!”

 

  “我病已经好了啊。”叶修摊手。

 

  “哼,上司命令,不许不听。”孙翔瞪了叶修一眼道。

 

    叶修撇撇嘴,白来的休假,不休白不休,也就不客气地钻房间开电脑玩儿去了。

 

-

 

    反正在家里也闲,叶修就干脆多做了几个菜打电话让孙翔中午回来吃了。

 

    不过没想到孙翔还带了客人回来,不然叶修肯定会多放一勺米。

 

  “这是我大学死党,周泽楷。”孙翔指着身后的人对叶修道,说完,他又转头对周泽楷道:“这是我哥,叶修……”

 

    修字还没说完,孙翔就被周泽楷散发着粉色小花的表情吓到了。

 

  “前、前辈。”周泽楷看上去有些紧张,说话都有点儿结巴。

 

  “咦?这不是小周嘛,我都不知道你是孙翔的同学啊。”叶修说道,抬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

 

  “我也……不知道,前辈是……哥哥。”周泽楷低下头,任叶修白皙的手指揉乱他精心打理的头发。

 

    孙翔在一旁没好气地鼓起了腮帮子,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两个人认识。

 

  “二翔没说你要来,不然我就把午餐做的丰盛些了。”叶修道。

 

  “我打算告诉你的时候你饭都做好了!”孙翔不满。

 

  “没……关系。前辈做的,都好。”周泽楷笑道。

 

    孙翔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一把抓住周泽楷的手臂,把周泽楷从叶修身旁拽开。

 

    无视周泽楷一脸的恋恋不舍,孙翔强行拉着他走出了家,一边还回头对叶修喊道:“不够吃!我带他出去吃!你自己吃!”

 

    叶修一脸什么情况地目送孙翔半强迫地拉着周泽楷走了,一头雾水地关上了门。

 

-

 

    孙翔臭着一张脸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的周泽楷简直就不像周泽楷,话比平时多了十几倍,一路上都在问叶修,孙翔还不得不碍于礼貌一一回答了。

 

    更气人的是,一回到家,叶修第一句话就是:

 

  “嗯?小周呢?”

 

    孙翔一把摔上门,特别大声地“哼”了声,没好气地坐到了沙发上。

 

  “你怎么不把小周带回来吃饭啊?”叶修责备道。

 

    孙翔立马就爆发了:


  “你怎么张口闭口小周小周小周的?你是不是看他长得好看喜欢他啊你?”


  “什么鬼,我只是觉得带他回来吃饭礼貌,有错?”叶修挑了挑眉,答道。

 

  “哼,得了吧,我看你就是觉得人家长得好看看上人家了!我告诉你啊!他可不是基佬!!他他他喜欢他的女的多了!轮不到你的!”孙翔嚷嚷道。

 

  “我对脸没兴趣,再说,哥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叶修说道,说完就要转身进房间。

 

    孙翔听了,立马从沙发上跳起来,挡在叶修前面。

 

  “你喜欢谁?!说!是不是那天送你回来的那个韩文清!他他他!他是不是你男朋友!”

 

  “不是,话说我喜欢谁关你什么事儿?”叶修挑眉。

 

  “我、我、怎么不关我的事了!”孙翔道。

 

  “你倒是说说怎么关你的事儿了?”叶修似乎是觉得有点儿可笑,抱着胳膊看向孙翔。

 

  “我……我想知道!”孙翔气的跳脚,红着脸道。

 

  “给你知道了,好让你再抢走是吗?”叶修有点儿不耐烦了,皱着眉道。

 

  “我、我、我……我!我这次不和你抢!你你你告诉我你喜欢谁!我!我这次把你抢回来!”孙翔支吾了一会儿,突然大声起来,对叶修吼道,吼完脸颊一片通红,紧张地看着叶修。

 

    叶修也被他给吼得一愣,木了一会儿笑道:“二逼孩子,怎么越大越傻?”

 

  “你你你你你你你快说你喜欢谁。”孙翔太紧张了,说话都结巴。


 

  “得,我喜欢我生病那天喊的人。“叶修抬了抬下巴,答道。

 

    孙翔睁大了眼睛:“我怎么和死人抢?!”

 

    叶修轻轻勾了勾嘴角,道:“我生病那天,喊了两个人的名字。”

 

    听了这话,孙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本来就已经红透了的脸更红了,你你你我我我好一会儿,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叶修笑了笑,靠近孙翔,双手环住了孙翔的脖子,将孙翔往下按了点儿,近距离看着孙翔。

 

    孙翔眼睛里的叶修笑的懒洋洋的。

 

  “怎么了弟弟,哥哥说错什么话了吓成这样,嗯?”叶修懒懒地问道。

 

  “你你你、我、唔……真、真的?”孙翔小心翼翼地盯着叶修的眼睛,问道。

 

    一切答案都淹没在了叶修贴上来的唇角里。

 

Fin

 

 

    第二天孙翔拿着巨额满大街找当初那个算命的,以感谢他老人家免费给他算的准卦。


    他说的没错,不管公司继承给孙翔还是叶修,最后都还是要给叶修的。

 

    毕竟,工资存款积蓄啥的,都要给老婆包管嘛~孙翔想着,傻乎乎地笑了。

 

 

Fin x 2

 


其实还有后续的,比方说孙翔可能还有一个未婚妻啊之类的,详细内容请参照路边的9元言情小说。

 


 

不过剧情可能要改改。

 


 

比方说把

 

 

 

“我把你从孤儿院带回来,你就这样报答我?!”

 

“呜呜呜对不起,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改成

 

 

 

“我把你从孤儿院领养回来,是让你勾引我儿子的吗?!”

 

“呵,那你现在把哥放回去啊。”

 

 

 

之类的【gun

 







评论(45)
热度(1509)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