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养猫专业户 4.

* 前文请戳:1. 2. 3. 

喻文州猛地睁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叶修,深邃地像一潭不见底的湖水。

 

叶修伸手揉了揉喻文州的头发,问道:“怎么了?做恶梦了?”

 

喻文州眨了眨眼,深呼吸了几口,裂嘴笑道:“没事。”

 

叶修摸了摸还是紧贴在喻文州脑袋上的猫耳朵,发现烫的可怕。

 

于是他又捧着喻文州的脸,将自己的额头贴在喻文州的额头上,鼻尖几乎贴在了一起。

 

“好烫啊……啧,你发烧了。”叶修动了动,也没抽开身,就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喻文州。


于是喻文州更烫了。 


气氛仿佛随着喻文州一起升温了,伴着床头柜上暖洋洋的台灯,空气中的暧昧分子正要扩散——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叶修快开门!!!!喻文州怎么了!!!我听见你大叫他的名字了!!!!嗷嗷哦啊!!!!快给本少开门!!!!!!”黄少天拍着叶修的房门大叫道。


叶修从床上下去给黄少天开门,喻文州坐在床上翻了个白眼。


一开门,黄少天的声音就先他一步传了进来,文字泡一下子填满了整个房间,刚才那点暧昧分子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而黄少天进来时,喻文州的脸色十分难看,不满地坐在床上摇着尾巴。


黄少天一边嗷嗷嗷乱嚎一边跑到床边:“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啊你还好吗你没事吧你是不是不舒服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看医生你还好吗嗷——”


喻文州一尾巴抽上黄少天的脸。


“啊,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呢,呵呵。”喻文州表示抱歉。


黄少天委屈地揉了揉脸:“嗷没事,不怎么疼不怎么疼,你还好吧嗷嗷嗷嗷听到叶修叫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你看你现在脸色苍白真的没事吗……”


“你够了,哭丧啊,能不能让人好好休息一会儿?去,把温度计拿来,顺便倒杯水。”叶修打断黄少天道。


黄少天嗷嗷了几声,看了看床上一脸“请不要吵我^_^”的喻文州,灰溜溜地出房间拿温度计去了。


叶修坐回床上捏了捏喻文州翘起来的猫耳。


“为什么有耳朵?”叶修问,“还有尾巴。”


“太不舒服的时候,会自己变成人,这时候一般耳朵和尾巴藏不住,因为全身都是紧张着的。”喻文州觉得有点儿痒,轻轻躲开了叶修的手,“而且尾巴和耳朵露出来的人形是最舒服的。很痒,不要再摸了。”


“呵,这样还挺可爱。”叶修似乎是玩上瘾了,无视喻文州的反抗,不停地用手指玩着喻文州的耳朵。喻文州一边躲开,一边笑着用尾巴勾住了叶修的腰轻轻磨蹭以示反击。


于是黄少天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喻文州用尾巴勾着叶修的腰往自己怀里送,叶修的手还暧昧地搭在喻文州耳朵上。


难得黄少天有这么安静的时候——他愣愣地站在门口看着床上动作暧昧的两人。


“你愣着干啥,把水和温度计拿来啊。”叶修将腰上不安分的尾巴抓下,对石化的黄少天说道。


黄少天哦哦两声,拿着温度计和水机械地走到了床边递给叶修,然后机械地坐在了叶修旁边。


喻文州接过叶修递过来的水喝下,抬起胳膊让叶修给他放好温度计,然后笑着看了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不满地鼓起了腮帮子。


五分钟一晃就过去了,喻文州拿出温度计,在台灯下看了看,道:“没有发烧。”


“嗯?我怎么觉得你很烫,给我看看,是不是量错了。”叶修拿过喻文州手里的温度计,又看了一次。


“或许是因为猫的体温本来就高于人类,你摸着才会烫?而作为人类的我,其实体温并没有很高,我们是比较复杂的生物,所以很多东西可能不太符合常理吧。”喻文州答道,“叶修,我想睡觉了。”


“那你睡吧,我去书房。”叶修说着,将温度计放在了床头。


“一起睡吧,暖和。”喻文州再次用尾巴勾住了叶修的腰,歪着脑袋抖了抖耳朵,睁大眼睛看着叶修。


叶修立马沦陷了,点了点头,正打算抱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猫的黄少天钻到被子里,喻文州又开口了。


“我想睡的安静点儿。”喻文州耷拉着耳朵,一副委屈样。


然后黄少天就被叶修拎出了房间。


“喵——”黄少天正打算学习喻文州用卖萌的方式让叶修心软,结果喻文州突然快步走到门前,挡在了叶修前面,居高临下地对着地板上的虎斑猫温柔地笑了笑:


“晚安少天,好梦。”


然后啪地关上了房间门。


“喵——”黄少天对着紧闭的门弓起了背,低吼了几声,然后用爪子挠了挠门。


见门没有再次被打开的迹象,他认命地耷拉着耳朵跑到书房里睡去了。


-

 

时间 9:00AM

地点:叶修家的餐桌上

事件:烦躁的黄少天。

 

没错,黄少天非常烦躁。


喻文州因为生病,而人形相对比较舒服,于是便变成了人。


叶修明显懒得弄三个人的早餐,所以黄少天被勒令暂时变成猫咪,蹲在餐桌下面暴躁地啃着猫粮。


而喻文州此刻正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坐在椅子上。


而叶修正在给喻文州喂饭。


对!喂饭!!!!(╯‵□′)╯︵┻━┻!!!!!


如果不是喻文州曾经含辛茹苦地叼着还是奶猫的黄少天浪迹天涯,黄少天简直想把喻文州@#¥%¥#¥……


他知道喻文州怎么了,就是发烧了,生病了!但是那根本无关紧要!只是难受了点儿!因为他们是猫的时候发烧了!所以身体里猫的那部分让整个人很难受!然后人的抵抗力远远好过猫!所以变成人后除了有点发烫之外那根本就不是个事儿!对!难受!猫的时候很难受!但是变成人了就完全没有感觉了!只是发烫!!发烫而已!!!然后喻文州就利用这发烫的假象骗过了叶修!!!!

一大早起来一副好饿没有胃口的样子!!!然后叶修!!!叶修这个天天嘲讽人的家伙竟然十分有耐心地哄喻文州吃饭!!!还!!!还还还自己喂!!!!因为不喂喻文州根本就不吃!!!!!


黄少天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现在一副委屈的样子对叶修说我没胃口,叶修会回他一句呵呵那就别吃。


喻文州你这只心脏的猫!太心脏了!本少没有被你带坏还这么纯洁无暇本少真是太佩服自己了!嗷嗷嗷嗷!!!!


“不吃你怎么好啊?哥可穷了,没钱带你去医院,张新杰那个心脏可奸诈了,乖,张嘴啊。”黄少天听到叶修捧着碗对喻文州说到,于是他停下嘴,抬头看向坐在餐桌旁的两人。


喻文州犹豫了一会儿,慢慢地张开嘴,叶修便将饭喂进了喻文州嘴里。


装装装装装装装!你再装!!!!黄少天竖着尾巴翻了个白眼。


喻文州用余光瞥了黄少天一眼,然后趁叶修不注意伸手扯了一下黄少天的尾巴。


黄少天吃痛地嗷了声,卷着尾巴跳到了一旁的沙发上窝成了一个圈儿,抱着尾巴不开心地抖着耳朵。


叶修喂完了生病的喻文州,发现桌子底下的黄少天不见了,转头看了看,就看到气鼓鼓的黄少天窝在沙发上生闷气。


他走过去将黄少天抱起来放在大腿上。


“怎么了蠢猫,今天这么安静?”叶修挠了挠黄少天的下巴。


黄少天不开心地扭过了脑袋,快速地摇晃着尾巴。


“可能是不开心了吧,我来哄哄。”喻文州也坐到沙发上坐下,将黄少天抱到了自己怀里。


黄少天顿时很后悔刚才躲开了叶修的抚摸。


“得,那哥洗碗去了,少天好好跟你的手残奶爸撒娇啊。”说着,叶修就起身收拾碟子去了。


黄少天在喻文州怀里不满地摇着尾巴,被手残奶爸喻文州一爪子捉住了。


“少天不开心啊,去阳台玩吧?”喻文州捏了捏黄少天的肚子。


黄少天刚想开口大喵一通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想出去,在看到喻文州的笑脸后默默地将几百个喵字吞回了肚子里。


“少天啊,在你只有巴掌大的时候,我天天叼着你在外面觅食呢。”喻文州轻轻地抚摸着黄少天的毛,“所以少天应该要听我的话,对吗?”


黄少天咽了口口水。


“所以,你想去阳台玩吗,少天?”喻文州笑眯眯地问道。


 

于是,两分钟后,黄少天一脸郁卒站在阳台上看着喻文州动作优雅地锁上了阳台门,然后转身走到厨房门口对叶修道:


“叶修,我不舒服,还想再睡会儿,陪我好吗?”


“好啊,刚好哥也没睡够。”厨房里的叶修擦了擦手上的水,走了出来。“恩?少天呢?”


“去外面玩了,走吧,去睡吧。”说罢,喻文州就拉着叶修走进了卧室。


-

 

估计是昨晚折腾到太晚,喻文州和叶修这个回笼觉一觉睡到了下午,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


叶修先醒来了,下楼买了菜回来,此刻正在厨房里鼓捣晚餐。


喻文州被叶修回来时关门的声音吵醒了,他慢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阳台边上,黄少天正十分无聊地用爪子抓着猫抓板。


看到喻文州,他兴奋地跑到门口,隔着玻璃门对喻文州喵起来。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快放我出来我已经去外面逛了好几圈回来好几次了你们两个真能睡!


喻文州笑着看黄少天趴在门上闹腾了一会儿,最后安安静静地在原地坐好后,才开门把黄少天放进来。


黄少天刚跳到沙发上,叶修就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了。


“哟?你还知道回家啊,少天大大。”叶修一边对黄少天说道。


“喵——”黄少天颇为委屈地嚎了声,被喻文州瞥了一眼后又乖乖闭嘴了。


-

 

晚餐也是十分另猫心塞的。喻文州变本加厉,顺理成章地以一觉睡太久中午根本没吃好难受为借口挂在叶修身上要叶修喂,他深灰色的耳朵十分委屈地耷拉着,尾巴也无精打采地垂着,叫叶修看了十分心疼。


当然喻文州的尾巴也不是一直耷拉着的,每当黄少天稍微想靠近叶修撒撒娇,喻文州的尾巴就会突然变得有力起来,把黄少天甩到一边儿去。


当黄少天第十七次被喻文州长长的尾巴扫飞在地上后,他心塞塞地窝到了角落,远远地用怨念的眼神看着抱着叶修还张着嘴等叶修喂饭的喻文州。


嗷嗷嗷嗷嗷嗷本少一定要崛起不能让喻文州强占了叶修叶修至少有一半是我的哼就算喻文州你对我有养育之恩但是在媳妇的问题上绝对不能忍!黄少天想到。


于是决心崛起的黄少天在睡前趁喻文州去洗漱的时候,对着叶修卖了个萌。


叶修这么喜欢动物的人,一下子就被正中红心,把黄少天抱在怀里挠肚子。


黄少天两只前爪子勾着叶修的衣袖,尾巴卷成一个圈儿搭在肉呼呼的肚皮上,眼睛睁得大大的,水汪汪地看着叶修,后爪子也缩起来了,曲在尾巴下边儿,软软地喵了一声。


这下叶修更舍不得放下黄少天了,抱着黄少天爬到床上,将他放到了被子里。


黄少天一碰到软乎乎的床垫,就打了个滚儿,然后滚到叶修臂弯,用脸颊蹭了蹭叶修的胳膊弯儿,呼噜呼噜了起来。


叶修用葱根般的指尖戳了戳黄少天粉嫩嫩的小鼻子。


“怎么了蠢猫,今天这么安静啊?”他勾着嘴角懒洋洋地问道。


黄少天没有回答,只是将呼噜声放大,眯着眼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再滚了两圈儿再次缩回叶修怀里,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这时候喻文州也洗漱完出来了,爬到床上从后面抱住了叶修,一边将尾巴搭在叶修腰上,一边亲昵地用头发蹭了蹭叶修的脸。


然后他就看到了叶修怀里的黄少天。


黄少天大概是闭着眼睛也感受到了来自上方的某个他的抚养人的视线,紧张地抖了抖尾巴尖儿,又往叶修怀里钻了钻。


叶修被萌的不要不要的,低头就在黄少天小老虎似的脑袋上亲了亲,黄少天立马舒服地大声呼噜起来。


白天被喻文州半强迫地在外面玩了一天,黄少天此刻也累了,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


在叶修的怀里睡着实在是一件幸福到极点的事儿,睡得黄少天美梦连连。


不过没多久黄少天的美梦就被打断了。


喻文州悄悄地爬了起来,将黄少天从叶修温暖地臂弯里抱了出来,并迅速地捂住了黄少天的嘴。


“我生病了,怕传染给你呢。”喻文州小声对黄少天说道,语气那叫一个关心至极,感人肺腑。


黄少天唔唔唔地表示我不怕,不过喻文州自直接当做没听到,拎着黄少天就扔出了卧室。


黄少天刚想大叫起来表示反驳,却被喻文州抢先开了口。


“嘘——不许吵,你也不希望叶修被吵醒的吧,嗯?”喻文州笑眯眯地对黄少天说到,然后轻轻地关上了门。


黄少天委屈地夹着尾巴进了书房。


有没有猫性了喵呜呜呜呜呜呜。他委屈地窝在书房沙发上的角落里想到。


突然黄少天耳朵一抖,眼神一亮,跑到客厅的沙发上,挑了个好位置,抬起尾巴,撅起了屁股……


-

 

叶修睡前喝了挺多水,一大早天才蒙蒙亮就被尿憋醒了,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然后就发现怀里的黄少天不见了。


四处看了看,卧室的门紧闭着,可是黄少天却不在。


叶修转头看了看床上睡的正香的喻文州。


记得有一次,还是黄少天和喻文州刚回来不久的时候,有次黄少天走丢了两天,叶修急得半死,喻文州却十分淡定,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


叶修记得那两天,喻文州撒的娇比往常多了十倍不止。


现在想想,既然黄少天是可以变成人的,那肯定不存在什么迷路不迷路,再结合一下那两天喻文州突然地爱撒娇和今天这莫名消失在卧室的黄少天想想……


……文州心这么脏,真不愧是哥养大的啊,少天怎么就学不到哥的优点呢?啧啧。叶修想到。


去卫生间解决了一下生理问题,叶修昨天白天睡得挺多,所以现在也不困了,干脆就起床做早餐了。


结果刚走到客厅,就感到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叶修闻了闻,走到沙发旁边,捏着鼻子弯腰看了看沙发上明显变深的某一块区域。


“黄!少!天!”叶修大叫道。


书房里的黄少天立马拨着爪子跑了出来,一股青烟后,黄发青年一身正义凛然地站到了叶修面前,就差没敬个礼了。


“你又乱撒尿?你的脑袋是长来增加身高的吗?膀胱这么弱智的器官你都管不住?哥很怀疑你是怎么生存这么久的,要是没有哥和文州,你早就因为话太多被人撸死了。”叶修捏了捏黄少天的脸。


“对的对的对的对的我怎么又乱撒尿!太不乖了!可是这不怪我呀叶修叶修叶修不怪我我睡书房的话就只能变成猫咪睡啊所以没办法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会撒尿的嘛所以叶修你不能怪我呀只是因为我没有变成人嘛!”黄少天道。


这时候喻文州也从房间里出来了,闻到味道后也皱了皱眉。


“啧,好吧。”叶修挠了挠乱七八糟的头发,“唔……文州你也好的差不多了吧?就先变成猫咪?实在不行再变成人吧,少天还在发情期,不变成人控制不住。”


有理有据,喻文州不得不服。


“好的,没关系。”喻文州说完,唰地就变成了一只灰猫,优雅地盘坐在地上。


黄少天嗷一声就扑到了叶修身上: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你不要生气嘛我自己洗沙发套子那你今晚是不是和我睡呀我睡书房的话又要用猫咪的样子诶那样会撒尿啊叶修你点头了本少就知道叶修你最好说话了那就说好了今晚我抱你睡的啊好好好好好我现在就去洗沙发套!”说罢,黄少天就哼着小曲儿愉悦地取下了沙发套,准备拿去阳台上洗。


走到一半他就顿住了。


身后传来的目光好似要把他戳穿似的。


黄少天假咳了两声,打算继续走,就听到一声幽长的,漫不经心的猫叫声。


“喵——”


呵呵,少天,你等着。


黄少天打了个寒战,加快脚步拿着沙发套去阳台了。



TBC.


文州一副“我就是卖萌装病你特么来打我呀~^ ^”的态度让少天心塞极了。





评论(22)
热度(670)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