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养猫专业户5.

* 前文请戳:1. 2. 3. 4. 

谢天谢地,黄少天的发情期终于完全过去了,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吵,但至少不会到处撒尿了。


但是黄少天很心塞。


几天前他利用一泡尿挤掉了人形喻文州位置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变成人还好,有个等级压制。现在他发情期过了,先不说本身他们也不可以变成人太久——毕竟他们不完全是人类,叶修根本懒得多照顾一个人,所以他大多数还是希望黄少天变成猫的……总之,因为种种原因,黄少天目前大多数时间还是猫态的。


而这正就是让黄少天心塞的事。


喻文州竖着耳朵,温柔地对黄少天眨着眼睛。


黄少天缩着尾巴,讨好地舔着喻文州的耳朵。


没了体态上的人压制,黄少天还真不见得斗得过喻文州。


不过幸好喻文州只是抓了抓黄少天的尾巴而已,没做什么,不过他那温柔如水的眼神总是让黄少天难以放下戒心,生怕一不小心就被身亡在喻文州爪下了。


于是此刻黄少天正小心翼翼地给喻文州舔着毛。


乍一看,场面还是很温馨的。


设计别具一格的书房,柔软的沙发,温暖的阳光和懒洋洋的猫。


哦,还有一脸呵呵哒推开书房门的叶修。


“黄少天,你给我过来。”



 

让我们把时间往前调半小时。


冰箱里的菜都没有了,于是叶修打算下去买菜。


一出门,叶修就感觉有哪里不对。


一路上都有人对着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到了人多的菜市场,这感觉更是明显了,叶修看到好几个大妈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着什么。


他挑了挑眉,看向正在称斤算钱的鱼店老板魏琛。


“老魏啊,看来最近江湖上有不少哥的传言?”叶修道。


“嘿,是啊,你最近可是买菜大妈的热点话题。”魏琛叼着烟说道,他一手拿着称,一手抓着叶修买的鱼,“唉这原价三十的,老夫看在和你交情深的份上,给你多个零,收你三百就好,诶,不然咱再凑个整,你给五百吧,不找了。”


“行啊,跟你做买卖向来优惠。”叶修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二十块钱塞给魏琛,“不用找了。”


“靠,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这些鱼都是老夫辛辛苦苦蹲着鱼蛋孵出来的,就给这么点,有没有良心了。”魏琛一边骂骂咧咧道,一边从身上穿着的脏兮兮的深蓝色围裙口袋里拿出了两张皱巴巴的一块钱递给叶修。


“难怪这鱼长得像癞蛤蟆,还是你的功劳了。快给哥说说,最近发生什么了。”叶修接过钱,放进口袋里。


“靠,你丫还问的,叶修你厉害啊,家里藏了人都不告诉老夫一声——啧,丫还藏了个蛇精病。”魏琛吸了口烟,道。


“什么玩意儿,说清楚,别逼逼。”叶修说着,也从口袋里掏出了根烟点上。


顿时方圆一米的空气都混浊了起来。


“不就是邻里邻居都说看到你家有个神经病嘛,天天蹲在阳台的栏杆上看风景,哦,一大老爷们还打滚,前几天是不是还从你家窜到张大婶家屋顶晒太阳去了……好像还是黄头发的,非主流啊?”魏琛道。


“……”叶修难得地没有直接用垃圾话反驳,他低下头用拿着香烟的手扶了扶额,然后放下,才道:“行,哥知道了,不和你扯了,走人了。”


“赶紧走赶紧走,别在这儿害老夫吸你的二手烟。”魏琛一脸嫌弃地说道。


“那劳驾你先把你手里抓着的那两只你敷的癞蛤蟆给我好吗?”



 

好了,让我们把时间再拉回到现在。


黄少天此刻很痛苦,没错,非常痛苦。


他在原地欲哭无泪地转着圈,尾巴竖的高高的,看上去难受极了。


黄少天瞪着一双泪眼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喻文州。


他的嘴上贴着一块胶布,不,不止一块,是很多块。


叶修发狠了,死命贴,把黄少天的嘴给堵上了。


不能说话,对于黄少天来说,简直比被结扎还要痛苦。


喻文州安抚地用爪子拍了拍黄少天的脑袋。


他试图用爪子帮黄少天撕胶布,结果却一不小心用爪子刺到了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吃痛地“唔”了声。


喻文州抖了抖耳朵以示抱歉,然后他唰地一下变成了高挑的黑发青年,笑着把黄少天抱了起来,修长的手指抚上了黄少天嘴上的胶布。


然后,猛地一撕。


“喵嗷——!!!!!!!!!!!!!!”


喻文州看了看连带着胶布一起被扯下来的几根长长的胡子。笑道:


“撕下来的时候可能有点痛,不好意思。”


少天猫缩成一团心疼地捂住了自己的双颊,那里空空一片,梳洗的几根儿长毛已经不见了。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疼你怎么不早说你这个心脏喵呜你还本少帅气的胡子。


喻文州呵呵了声,故意用手指戳了戳原本胡子的地方,黄少天吃痛地躲开了。


任他俩在这头你斗我斗的,却不知那头已经是暗涌将近。


厨房里的叶修正在煎鱼,刚把葱撒下去,房子一旁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叶修擦了擦手,拿起电话接通。


“喂,哪位?”叶修道。


“我,冯宪君。”那头道。


“嗯?”叶修将手机拿开看了看屏幕,又放回耳边道:“你什么时候回的国?”


“…………我已经回国三个月了!你到底要多宅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回国了?”那头的冯主席沉默了一会儿才道。


“哦,你又不来看哥,哥怎么知道。”叶修说着,用铲子将锅里的鱼翻了个身。


“我心脏不好,去看你找死吗?”冯宪君没好气地说道,“说正事,你记得我出国前你送我的那只萨摩耶吗?我出国后一直在养,这次也给带回来了。我这几天又有事要出国一趟,你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


“哦,那只狗啊,行啊,那明天你送来吧。”叶修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好,就这样,再见。”


“再见。”


-

 

 于是当第二天一早,喻文州和黄少天坐在地上抬头看着秃顶的中年那人牵着一只漂亮的萨摩耶出现在家门口时,脑袋里都不约而同地跳出了一句话:


没有一点点防备,你就这样出现。


真的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啊为什么突然来了一只狗狗啊他是来干嘛的以后他要当我们家的新成员吗也就是说我们以后如果要变成人还要防着一只狗是吗你说狗的智商能察觉出不对劲吗能吗能吗能吗!


黄少天凑在喻文州耳边小声地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问道。


喻文州有点烦躁地将耳朵压下,不听黄少天的叽叽喳喳,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叶修和狗。


不得不承认,那只萨摩耶的确是漂亮,雪白的猫,黑玛瑙似的眼睛,闪着光一脸无辜地看着叶修。


叶修分分钟就沦陷了。


“小周还是一如既往地安静啊。”叶修揉了揉蹲着他脚旁的萨摩耶的脑袋,“老冯居然管你也叫小周。哥管一学弟也叫小周,说起来,你俩个性可真像。”


周泽楷高兴地摇了摇尾巴,抬头蹭了蹭叶修的手。


冯宪君只告诉叶修叫小周就好,并没有说具体的名字。


这样也好,叶修不会起疑。


想到要和叶修共处好几天,周泽楷就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高兴地摇起了尾巴。


要说起来的话,那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周泽楷还很小。


他的确是一只很漂亮的狗,一只很漂亮的萨摩耶。


他曾经是很快乐的,他有点儿贵族血统,被一户有钱人家买下了,那户人家给他吃最好的狗粮,玩最好的玩具,把他的毛打理地油光水滑的。


而且,他还很安静。


本来那户人家是打算割掉他的声带,以防他吵人的,只是见他这么安静,便也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他很受那户人家的喜爱,特别是小主人的。


那时候他也还小,小主人也还小,他们可以窝在一起看书,看电视,吃东西。


后来小主人长大了,长大得太快了,比他高大了好多。


慢慢地,小主人不那么喜欢和他玩了。


小主人不爱读书,功课总是不写,总是逃学,总是很晚才回来。


这时候,周泽楷就会偷偷地,偷偷地变成人,贪婪地阅读桌上那些书籍。


小主人有时候,会对着父母摔东西,会对着保姆大吼。


但他从来不会对周泽楷凶。


虽然不常和他玩了,但还是会时不时揉揉他的脑袋,扔扔球逗他玩儿。


所以周泽楷觉得,小主人一定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了。


所以,他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小主人了。


他在小主人面前变成了人,紧张地看着小主人。


然后,他被扔掉了。


他曾经很漂亮,谁见了都喜欢。


可他现在,消瘦极了,纯白的毛也沾灰了,狼狈不堪。


直到有天,在周泽楷寻觅晚餐的时候,那个人出现了。


那时候已经很晚了,黑发青年看上去是在等车,困乏地揉了揉眼睛。


在看到周泽楷之后,青年眼睛一亮,弯下腰对周泽楷拍了拍手。


周泽楷站在原地没动,远远地看着他。


青年笑了笑,远远地对他道:


“别乱跑哦,我去给你买吃的。”


说罢,他就转身小跑到一旁的便利店了。


五分钟后,青年带了几根香肠回来了。他没有直接靠近周泽楷,只是远远地将香肠掰成几半,轻轻地扔到了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上前闻了闻,然后一口吃掉了它。


青年低低地笑了几声,道:


“过来吧,不会害你的。”


犹豫了一会儿,周泽楷选择了走到青年旁边。


青年将剩下的香肠都掰成了好几半,还贴心地吹凉了,才放到地上给周泽楷吃。


周泽楷饿坏了,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吃肉了,甚至,太久太久没有吃过像样的东西了。


几根香肠不一会儿就下肚了,青年用水壶里的水洗了洗手,拿纸擦干了,又揉了揉周泽楷的脑袋。


车来了,这是末班车,青年便起身,对周泽楷挥了挥手上车了。


 

第二天晚上,周泽楷又来了车站,发现青年又在等车,同样是在等末班车。


看到周泽楷,他和他打了招呼,又去买了几根香肠来。


第三天晚上,周泽楷又来了。


青年果然又在那儿等末班车,看到周泽楷,他看上去很开心,对周泽楷招了招手,从包里掏出了一包什么拆开,洒在了地上。


那是狗粮。


“吃多了人的食物,不好。”青年解释道。


周泽楷点点头,不知道青年有没有看到他点头,若是看到了,一定会觉得诧异吧。


他曾经,就是天天吃这个的。


小主人最喜欢买这个口味的给他吃。


他埋头吃着,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酸酸的。


后来,周泽楷发现,青年每天晚上都会在这里等末班车,因为他高三了,晚自习结束后,他总是坐在教室里学到其他人都走了,才起身离开。


周泽楷还知道了,青年叫叶修,成绩很好。


叶修在喂周泽楷吃东西的时候,总会时不时和周泽楷讲话。


有一次叶修说到了一件事,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周泽楷奇怪他为什么不说了,便抖了抖耳朵。


只听叶修噗地一声笑了,伸出手狠狠揉了揉周泽楷的头,然后蹲下来,凑近周泽楷,用他的额头顶了顶周泽楷的额头。


“为什么哥总觉得你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呢?学傻了吧。”叶修喃喃自语道。


“不过如果你是人的话,一定是很安静的人吧,估计也聊不起来。”


周泽楷被突然放大的叶修的脸吓了一跳,眨了眨眼。


小主人从来不会在他脏兮兮的时候靠近他。


别人也是,没人会在他脏兮兮的时候靠近他。


除了叶修。


周泽楷眨了眨大眼睛,深深地将叶修五官上的每一个细节记在了心里。


于是,周泽楷开始早早地首在车站等叶修,从黄昏开始等,等那个身影在将入深夜时出现在周泽楷的视野里。


这样一直等,一直等,每天都在等,不知道等了多少天。


有一天,叶修弯腰下揉了揉他的脑袋,对他说:


“小周啊,哥高考完了,要去隔壁省上大学了,以后很久才回来一次了。”


周泽楷听了,突然就觉得,被小主人抛弃都不算事儿了。


想到有一天不能看到眼前的人,周泽楷都觉得难过。


他伤心地耷拉下了耳朵,泪眼汪汪地盯着叶修。


叶修看上去也很不舍得,叹了口气,又用额头顶了顶周泽楷的额头,道:


“我其实挺想把你带去的,不过不科学。不过哥会托人给你喂东西吃的,小周总不能没了哥就活不下去了,是吧?”


可是,我觉得我的生活已经不能失去你了。周泽楷此刻很想变成人,变成高大的青年,将眼前的人抱在怀里,告诉他这句话,这句对他来说,很长很长的话。


可是他不敢,他很怕叶修调头就走,很怕叶修再也不回来看他了。


所以他只能目送着叶修提前了很多,第一次上了不是末班车的那辆,消失在视野里。


 

后来,叶修就很久,很久都没有出现在车站了。


周泽楷觉得,他受不了了。


他找了个地方偷偷地扯了几件衣服,费尽力气变成了人,打扮好了自己,到大街小巷打工去了。

他长得好看,许多地方愿意雇他,他就一边打工一边买书自学。


他曾经读过很多小主人的书,基础还算不错,又努力,人也聪明,最后也是以不错的成绩自考到了叶修所在的大学。


从开始打工,到考上大学,这样漫长的接近一年半的时光里,周泽楷变回那只萨摩耶去车站等着。


他有能力解决温饱,所以他的毛色又亮堂起来了。


路过的人都说,看,那边那只萨摩耶真漂亮。


甚至,在叶修某天回来,回到这个车站时,没有认出那是周泽楷。


他揉了揉周泽楷蓬松的毛,道:“哥让人给你送狗粮,结果你不见了,哥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叶修懒洋洋地用手指戳了戳周泽楷的鼻子,“原来你这么好看啊?”


周泽楷开心地摇起了尾巴。



再后来,他踏进了校园,紧张地找到了叶修,结结巴巴地、红着脸对他说:


“前、前辈你好,我、叫……周泽楷。”


说完,他就用那双眼睛紧张地盯着叶修。


不知怎的,叶修看到那双眼睛,就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揉了揉他的头发,答道:“后辈你好,我叫叶修。”


 

周泽楷无法太频繁地和叶修见面,他得上课,他得打工,他变成人的时间太长了,身体是承受不住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这是因为他不是完全的人类,所以无法以人类的形态生活太久吧。


但是时不时地遇见,周泽楷就心满意足了。


只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了。


为了凑火车票的钱回那个和叶修相遇的车站,去以一只漂亮的萨摩耶的形态赴约,周泽楷连着一星期加班打工,都是以人的形态。


于是,他受不了了,变回了那只萨摩耶,在校园的某个角落里奄奄一息。


大概是上天看他对叶修这样深情,才会让叶修在那时候经过那个角落吧。


叶修不知旷了多少课,才把周泽楷又养的神采奕奕起来。


刚巧冯宪军想要养宠物,叶修就将周泽楷给他了,因为冯宪君看上去十分喜欢周泽楷,而且,冯宪君有能力照顾好他。


于是不容周泽楷拒绝的,冯宪君就将他带到了国外。


冯主席对他很好,他很感激。


但是即使在国外生活了多年,他也还是忘不了大洋彼岸那个懒洋洋的叫做叶修的人。


或许再也见不到了吧?周泽楷耷拉着耳朵想。


却没想到,冯宪军因为工作调动回国了。


周泽楷高兴地汪了好几声,吓得冯宪君以为他生病了。


回来以后,他每天都自己叼着绳子到处散步,试图在这个城市里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却不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在冯宪君所在的小区里看到了叶修。


那一瞬间,周泽楷的心顿时就像一只被充满了气的气球,随便一戳,就要爆炸了。


欢乐的礼花撒在了周泽楷心房上,他迫不及待地随便找个角落变成了人,追上叶修。


结果却听到他说,他和别人住一起,还睡一起了。


气球像开了个大口,呼地一下,就瘪了。


想到这里,周泽楷东动了动尾巴。


为什么没看到那日的黄发青年?


回去了吗?可是最近经常听到小区里有人讨论到那个黄色青年,应该是还在的吧。周泽楷想道。


在房间里?他想着,转头看向房间的方向。


然后就和蹲在一旁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视线相交了。



TBC.



评论(33)
热度(669)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