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二次元暗恋的大大三次元是嘲讽脸啊卧槽 2.

* 大家在二次元都暗恋用不同马甲号混迹各种圈的叶修大大,却又不知道他们三次元所认识的那个嘲讽脸叶修就是他们二次元暗恋的大大马甲后的真实面目。

 

* 第一章请戳 1.

 


 

  “嗯?你也喜欢忧郁小猫猫?”孙翔跟着叶修走进了书房,对着叶修桌上的画问道。

 


 

    叶修迅速收起了那张画。

 


 

  “还好,什么叫也?你喜欢?”叶修问道。

 


 

  “哼,那可是我女神。”孙翔冲他翻了个白眼,“收什么收,把我女神的画放在桌上是荣幸,看来你的审美还过得去嘛,也喜欢我女神的画。”

 


 

    叶修抽了抽嘴角,

 


 

  “呵呵,是啊,上课吧。”他道。

 


 

    这一堂课孙翔上的可谓是憋屈,他无数次想对叶修挑衅,拿题给他,或者是问一些刁钻的问题,可叶修都一一答出来了。

 


 

    至于他迅速写出了叶修给他的题……叶修也是一句表扬的话都没给,好像他这行为是满大街随便抓个人都能做到似的。

 


 

    孙翔烦啊,可是又没法找茬发泄出来。

 


 

    于是他只能把气都闷在肚子里,一边写题一边像蒸汽火车似的直哼哼。

 


 

    好不容易下课了,孙翔烦躁地收拾好东西,一把抓起包,再见都没说就走了。

 


 

    叶修坐在书桌旁转了几圈手中的笔,然后拉开抽屉拿出了刚才收起来的那副画。

 


 

    这是一幅半成品,还没画完,刚打好草稿罢了。

 


 

    而孙翔瞥了一眼就看得出这是忧郁小猫猫的画风……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鼻梁,将画放好,拿起铅笔开始画起来。

 


 

    还没画几笔呢,一旁的电脑就响了起来。

 


 

    叶修过去取消了屏保一看,黄少天一刷就是十几条消息,正喊叶修去YY呢。

 


 

    叶修思考了一会儿,把画往旁边一放,登上YY就找黄少天去了。

 


 

  “嘿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喊你那么多句你都不回你干嘛呢?”一进频道,黄少天的声音就雷鸣似的响起来了。

 


 

    叶修用小指掏了掏耳朵,点开自由麦,答道:“我刚才在给人补习。”

 


 

  “噗噗噗!就你?你还给人补习呢?你竟然可以给人补习?笑死本少了哈哈哈哈你竟然能给别人补习你补什么啊怎么拉仇恨吗误人子弟吧你哈哈哈哈你听到了吗君莫笑说他给人补习。”黄少天在电脑这头大笑起来,边笑还边戳了戳身旁的喻文州。

 


 

  “少天,哪有这样说话的。”喻文州答道。

 


 

    黄少天开的是自由麦,所以这端的对话叶修都听到了。

 


 

  “嗯?文州也来了?”叶修道。

 


 

  “是的,刚和少天去买了新书。”喻文州答。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就我跟你说的那个作者的今天作者本人又没有来也不知道这书上的前面是不是真的是作者本人签的恩?!不对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文州这个名字的!”黄少天嚷道。

 


 

  “你自己和我聊天从来不关麦,和文州对话直呼大名的,你当我聋吗?”叶修答。

 


 

  “靠靠靠靠靠那你岂不是也早就知道了我的真名?!怎么可以被你知道本少的大名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我都不知道你的你快告诉我你的真名是什么!”黄少天道。

 


 

  “你猜啊,猜对了我就告诉你。”叶修道,拿起桌上的烟点上了。

 


 

  “卧槽卧槽我才不猜我听到打火机的声音了你是不是又抽烟你一天要抽多少次烟你自己说抽这么多烟会死人的你知道吗!”黄少天道。

 


 

  “没有啊,你听错了吧。”叶修叼着烟,回答地含含糊糊的。

 


 

  “明明就在抽!不许抽烟!不对话题偏了,你快告诉我你的真名!快说快说快说。”

 


 

  “叶修。”

 


 

  “啥啥啥你说清楚!”

 


 

  “叶修,叶子的叶,修理的修。”

 


 

  “哦哦哦哦这个名字好耳熟诶喻文州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好耳熟吗我感觉好像在哪听过。”黄少天转头对喻文州问道。

 


 

  “……叶修你是A大的吗?”喻文州问。

 


 

  “是啊,怎么?”叶修反问。

 


 

  “我们也是A大的……我刚毕业,少天大四。”喻文州答。

 


 

  “啊啊啊啊啊啊我想起来这个名字耳熟了!!你你你你你你是叶修!卧槽!就是那个成绩特好的叶修?!”黄少天在叶修回答前就大喊道。

 


 

  “啊,看来哥的名字流传千古嘛。”叶修答。

 


 

  “等等等等等等等我的思维是混乱的叶修你几岁了卧槽你竟然比我大我一直以为你比我小!”黄少天道。

 


 

  “我26了啊,去年刚把博士考了。你几岁啊?”叶修问道。

 


 

  “我22啊,喻文州是23……你竟然比我大!!!!!!!!!本少很惊讶,非常惊讶,我一直以为你比我小啊!”黄少天表示震惊。

 


 

  “你是为什么会以为我比你小?”叶修表示难以理解。

 


 

  “嗯?这个问题问的好,让我想想啊……哦对!因为上次我看到了你爆的照!虽然我都记不得你啥样了!但是!我记得你长得很小啊!你是不是PS了!!快说!”黄少天道。

 


 

  “我什么时候给你发过我自拍?哥有那么无聊么,给你看照片肯定也是随手照的。”叶修答道。

 


 

  “靠靠靠我要去把你的照片找出来检查一下有没有ps痕迹!”黄少天嚷道。

 


 

  “我也想看。”突然一道声音插进来,叶修一看频道,一枪穿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了。

 


 

  “一枪啊,哥现在也找不到照片了,你什么时候来的?”叶修问道。

 


 

  “没关系。刚来……五分钟前。”一枪穿云答。

 


 

    因为一枪穿云提到了时间,叶修习惯性地就看了眼右下角的时间日期,然后就“卧槽”了声。

 


 

  “怎么啦怎么啦怎么啦?”黄少天问道。

 


 

  “哥得下了,还有事做呢。”叶修道。

 


 

  “那你走吧,再见啦。”黄少天道。

 


 

  “拜。”叶修说完,就退了频道下线了。

 

 

 

    已经快6点了,叶修揉了揉肚子,又看了看刚才被自己扔到一旁的画。

 

 

 

    他斟酌再三,最后还是决定拿起画继续画了起来。

 

 

 

    这一画就是快两个小时,画完最后一笔,叶修伸了个懒腰,将画用扫描仪扫到了电脑上,简单处理了一下后,又打开了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夹,将画存了进去。

 

 

 

 

 

-

 

 

 

 

 

    方锐哧溜着泡面浏览着电脑屏幕上一个名为忧郁小猫猫的马甲号发的贴。

 


 

    贴才刚发出来没多久,回复就已经上千了。

 


 

    忧郁小猫猫是混迹于贴吧p站等地的知名画手,画工高超,脑洞奇大,经常在贴吧上开直播贴和教程贴。

 


 

    最近忧郁小猫猫开始画漫画了,手绘多格漫,前段时间在网上找助手来着。

 


 

    身为忧郁小猫猫的脑残粉之一的方锐大大,大爆手速抢了首杀,在经过一系列和忧郁小猫猫女神的沟通后成功拿到了助手这一位置。

 


 

    然后他的噩梦就开始了!

 


 

    先不说女神说话时候的嘲讽语气还有对于画刁钻的态度!就说女神神一样的手速!方锐每天下班回来都在帮女神处理细节!交上去了还要被吹毛求疵地退回来!根本停不下来就算了,为了女神忍了!可是,前几天女神竟然轻飘飘地来了句,点心大大啊,都是男人你怎么就跟个废物点心似的呢?

 


 

    等等女神,那个都字是怎么回事?!

 


 

    总之,在得知了女神其实是男儿身这个真相后,方锐忧伤地趴在桌上吐了一天的魂。

 


 

    即使心情是崩溃的,工作还是要继续。于是负责任的方锐大大还是每天殷勤地白天奔波于公司为政府效劳,晚上俯身于电脑前为男儿身的女神作画。

 


 

    一边想一边滚动着鼠标滑轮浏览帖子的方锐突然睁大了眼睛,将脸凑近电脑仔细看了看,然后愤怒地点开qq,戳了戳名为忧郁小猫猫的好友。

 


 

海无量   21:03:21

 

你解释一下!

 


 

    对面回复的很快,看来也正在电脑前坐着。

 


 

忧郁小猫猫 21:03:25

 

解释什么?

 


 

    方锐抓狂,深吸一口气,回到:

 


 

海无量 21:03:58

 

卧槽,我辛辛苦苦给你改的细节你就这么给我弄没了?人性呢?

 


 

忧郁小猫猫 21:04:09

 

你画的人物的眼睛放灯底下都能反光好吗点心大大。

 


 

海无量 21:04:21

 

眼睛不明亮一点怎么体现的出人物的性格特点!

 


 

忧郁小猫猫 21:04:23

 

呵呵。

 


 

    方锐对着屏幕上呵呵二字咬牙切齿,愤然了一会儿后关掉了聊天窗口。

 


 

  “靠靠靠什么鬼上司……我还是听我亲爱的男神的声音治愈一下吧。”他一边嘟囔着,一边打开一个名为“君莫笑”的文件夹,点开里面的音频开始循环播放起来。

 

 

 

-

 

 

 

    昨天听着君莫笑的广播剧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估计是因为睡觉时耳边都响着男神的声音,方锐昨天这一觉可谓是睡得舒爽,第二天一早神清气爽的。

 


 

    刚巧今天放假,心情愉悦的方锐哼着小曲踏着拖鞋走到了阳台晾衣服。

 


 

    隔壁的青年今天起的也异常早,正趴在阳台的栏杆上抽烟,漂亮修长的手指拿着电话放在耳边。

 


 

    看到方锐,他叼着烟勾着嘴角对方锐挥了挥手。

 


 

    一夜的美觉,美好的早晨,悠闲的假日,还有来自住在隔壁的帅哥的问早,方锐觉得今天真是圆满了。

 


 

  “嗯,行,知道了,剩下的到时候再说吧。”帅哥邻居吸了口烟,沉着嗓子对电话那头说道。

 


 

    方锐手中的晾衣杆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不可思议地看着叶修。

 


 

    叶修被邻居那双闪亮的大眼睛看的有些发愣,挂了电话有点儿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睛。

 


 

  “早啊?”叶修道,然后转身走出了阳台。

 


 

    方锐颤抖着手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晾衣杆。

 


 

    他不会听错的,君莫笑的广播剧和视频他不知听了多少遍了……

 


 

    这个早晨,未免太过美好了一点。

 


 

    方锐呆呆地盯着手上的晾衣杆,然后抬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会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BC.

 下一章请戳  3.


 

不久后就可以在论坛上看到一个马甲为海无量的发帖:“发现多年的意.淫对象是上司怎么破在线等。”

 


 


 


 


评论(40)
热度(1068)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