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二次元暗恋的大大三次元是嘲讽脸啊卧槽 5.

* 梗:大家在二次元都暗恋用不同马甲号混迹各种圈的叶修大大,却又不知道他们三次元所认识的那个嘲讽脸叶修就是他们二次元暗恋的大大马甲后的真实面目。

* 前文请戳 1.   2.    3.  4.



    黄少天目瞪口呆状石化在原地,叶修则淡定地拿起笔开始画画。

    沉默半晌后,黄少天深呼吸了几口,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才开口道:“卧槽君莫笑你这个小人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来了你竟然不告诉我枉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太过分了卧槽你还骗我你是离家出走能不能好了我要和你绝交你这个心脏!”

  “哦。”叶修一边画着草稿一边答道,“要绝交的话,麻烦少天大大你出去呀。”

  “凭什么是我出去要出去也是你出去这房间我也垫了一半的钱的好吗你有家不回竟然大半夜还在这里闲逛成何体统!”黄少天嚷嚷。

  “我钥匙没带。”叶修答。

  “唔,钥匙没带?这么大的人了还忘记带钥匙!你说你是不是傻!唔……对了,那和你住在一起的那个人呢……?”黄少天说着,搬了把椅子放到叶修旁边坐下。

  “他出差去了,不是住在一起,是邻居。”叶修纠正道。

  “哦哦是邻居啊哈哈哈这样啊诶你在干嘛啊~”黄少天将脑袋探到了叶修手边,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觉得他的嘴角都要咧到后脑勺去了。

  “在画画,你看不出来吗?去去去,一边去,别搁个猪脑袋在哥旁边。”叶修嫌弃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脑袋。

  “你竟然还会画画,我表示好惊讶,快给我看看……这不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线吗!”黄少天拿起叶修的画看了看。

  “这是在打草稿。”叶修将画夺了回来。

  “诶你快给我画个帅气的夜雨声烦啊让我来好好观摩观摩你的画工。”黄少天道,伸手又要抢叶修的画。

    叶修一爪子抓住了黄少天的下颚,把他的脑袋撇到一边去,呵呵一声,道:“画夜雨声烦还不容易呢?你自己也能画啊,一堆的文字泡儿就搞定了。”

  “靠靠靠!”黄少天被叶修捏了下巴,说话不方便,于是就伸出手对叶修比了个中指。

  “赶紧睡觉吧你,多少天没睡了。”叶修松开手,对黄少天道。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可被叶修这一说,困意也上来了。

    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对叶修道了声晚安,就滚到床上去了。

    叶修见他去睡了,将台灯的光线调暗了点,也开始画画了。

 

 

 

    房间里只有一盏昏黄色的台灯照在米白色的纸上,还伴着一旁黄少天均匀的呼吸声,叶修也开始困了。

    抬手揉了揉眼睛,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声响,叶修差点一指头插进自己眼珠里。

    转头一看,只见黄少天正以一种极具毕加索风格艺术效果的动作歪七扭八地躺在床上,被子被他卷成了一团。

    嘴里还絮絮叨叨地在说着什么。

    哟,这话唠睡觉都还不忘说话呢。叶修想到,放下画笔朝黄少天走了过去,站在床边弯腰想听清黄少天在说什么。

    结果黄少天突然抬起手,将床边的叶修揽到了床上,接着抱到了自己怀里。

  “君莫笑……看剑看剑看剑……”黄少天在叶修耳边嘟囔着。

    叶修挑了挑眉,抬手捏住了黄少天的鼻子,黄少天安静了一会儿后张大嘴唔唔起来,叶修才放开手。

    这样竟然都没醒。叶修看着黄少天熟睡的脸,想道。

    这时候黄少天又动了动环在叶修腰上的手,将叶修往自己怀里抱紧了些,脸蹭着叶修的头发,呼吸一下下地扇在叶修脸上。

    扇着扇着,叶修也有点困了。

    ……就眯一小会儿吧……他想到。

 

    阳光透过浅色的窗帘照了进来,照在了黄少天身上,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习惯性地蹭了蹭怀里的抱枕。

    蹭了几下,才感觉到触感不对。

    黄少天低头一看,叶修正靠在他的臂弯里,长长地睫毛轻轻地颤抖了几下,也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水汪汪地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的脸腾地变红了。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怎么睡在这里?”黄少天结结巴巴地问道。

    叶修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答道:“昨天你自己抱着我的大腿哭着要我陪你睡,你忘了?”

  “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怎么可能本少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黄少天嚷道。

    叶修呵了声,从黄少天怀里爬了出来,打着哈欠去浴室了。

    黄少天在床上躺了一会,将通红的脸埋到了枕头里。

    这是男人早晨的正常反应正常反应绝对不是因为叶修才起来的我靠我靠我靠我靠叶修没感觉到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忧伤地发出了一声“呜”的声音,坐起来深呼吸了几口,等下身的反应下去后,才站起来走到浴室里洗漱。

 

-

 

  “这么大的人还离家出走,话说你为什么出走?”叶修从浴室里走出来,头发还湿漉漉地滴着水,屋内的空调让他打了个寒颤。

    早上退了房之后,黄少天陪着叶修找了个撬锁的,把家里的锁撬开又换了个锁,折腾了好一会儿后,两人才进到屋里。

    今天太阳很大,叶修出了一身汗,一回到家就去浴室洗了个冷水澡。

  “……”卧槽我要怎么回答告诉你因为那天听到你和别人同居的事心情很不好很差很烦躁和父母吵架一不小心就吼出了我喜欢男的这句话然后吵的更厉害接着我就出走了吗!黄少天在心里腹诽道。

    见黄少天支支吾吾地不打算回答,叶修也就没多问,走向衣橱那儿拿了件方锐扔这的衬衫,拿到黄少天身上比了比,接着递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接过,逃似的钻进了浴室里。

 


 

    等黄少天洗完澡出来走到叶修旁边时,一眼就看到叶修正操作着君莫笑在副本里碾压小怪呢。

黄少天转了转眼球,嘿嘿地笑了几声,道:“叶修叶修叶修我们来做实况直播吧来吧来吧来吧。”

  “行啊,不过我只有一台电脑,怎么做。”叶修看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间,答道。

  “没事没事,就君莫笑一个就好了,来吧来吧,开直播开直播。”黄少天拽了个椅子到叶修旁边坐下。

    叶修点点头,开了个直播,没一会儿就来了好几百人。

    俩人熟练的开始讲解副本,叶修操纵着君莫笑前进,黄少天则在一旁叽叽喳喳,时不时和叶修斗斗嘴。

    待到右下角的直播人数变成了2000的时候,黄少天突然对叶修道:“诶君莫笑,你坐过去一点,我这边看电脑有点反光。”

    叶修哦了声,往旁边挪了挪。

 


 

    叶修做完直播就去厨房鼓捣吃的了,黄少天则待在电脑前,乐呵呵地看着弹幕上一溜的“我的天夜雨大大线下直接去找和野男人同居的君莫笑大大算账了吗!”

  “嘿嘿嘿嘿嘿嘿嘿~”黄少天傻笑道。

  “你羊癫疯呢?笑什么?吃饭。”叶修在门口对黄少天道。

    黄少天又傻笑了几声,将电脑关掉,走出客厅。

 

  “哇哇哇看不出来你还会做饭啊让本少尝尝好不好吃嗷竟然很好吃太出乎我的意料了!”黄少天咀嚼着一块糖醋排骨,眉飞色舞地道。

  “呵,是嘛,哥还担心你吃不下同类的尸体呢。”叶修道。

  “滚滚滚,本剑圣现在心情很好,不和你计较。”黄少天扒了几口饭,答道。

  “高兴了差不多该回家了吧你,多大人了,你家里没了你的叽里呱啦你爸妈不会觉得不习惯么?”叶修道。

  “唔对是差不多该回去了唉我还是和他们好好谈谈吧反正我是不会让步的,对,绝对不会让步。”黄少天道。

  “吃完饭就赶紧滚吧。”叶修道。

 

 

-

 

 

    送走了黄少天,叶修便拿起笔继续昨天没有画完的多格漫,画着画着,整个人都开始晕乎了起来。

    他昨天开始就感觉嗓子有点不舒服了,现在更是火辣辣地疼。

    他记得家里还有治嗓子疼的药,就是不知道方锐给放哪了,于是便拿出了抽屉里的手机给方锐打了个电话。

    方锐很快就接起来了。

  “喂?”

  “喂。”叶修开口道,这声喂字却没有发出声响,他轻咳了两声,又道:“是我。”

    声音沙哑的可怕。

  “我去,你怎么了?”方锐问道。

  “不知道,突然就这样了,我家的药你放哪了?”叶修沉着嗓子道。

  “过期了,我都给你扔了……我去,你这样不行啊,去买药啊,咱们家附近又没有药店……这个点医院也都关门了……哦,我有个同校的人是中医,开了个诊所在我们家附近,现在应该还在营业,我等下把地址发给你,你去看一下吧。”方锐道。

    叶修应了声,就将电话挂了。

    本来叶修是懒得去的,想躺在床上等嗓子自己好,可是待了一会儿,连咽口水都跟拿刀在喉咙割过似的疼,他只好起身,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找了好久,终于找出了久未使用的车钥匙。

    换了衣服走到地下车库,找了好久才找到自己的车。叶修不爱出门,要出门也是到楼下买点东西罢了,车都好久没开了,一直停在停车场里,积了一层灰。

    随便拿布擦了擦挡风玻璃,叶修坐上车,发动起引擎,朝方锐发的地址开去。

 

 

    喻文州刚下班回来,今天的事多,他现在也是累的精疲力尽了,就没开车回来。

    走进小区,刚巧一辆车从他旁边经过,他有点恍惚没注意,差点被车蹭到,吓了一跳。

    他揉了揉太阳穴,转身朝反方向的便利店走去。

    待喻文州买完水出来,走向家的方向时,刚才那辆车又从他身边经过了一次。

    看来是找不到车位。

    那车主摇下了玻璃窗,探出脑袋看了看,最后将车开到了一旁的花坛边上,准备倒进去停车。

    喻文州刚巧走到这位置,看了看过道,对车主道:“先生,你这样停不好吧,有点挡着了。”

    车主听了,皱了皱眉,答道:“我要去外面的诊所看病,没车位了,就进这小区看了看,不会很久,我留个号码在这吧,挡着人了我再过来开……咳咳。”

    车主人的声音很沙哑,说完,还咳了好几声。

    喻文州了然,道:“我的车位借你停吧,在前面停车场,号码是A17。”

 “好好好,太谢谢了,我不会停很久,一会就走,谢谢了啊……咳……”车主道。

 “不用不用,举手之劳,赶紧停好车去看病吧。”喻文州笑道。

    车内的人也对喻文州笑了笑,点了点头,就把车开走了。

    喻文州于是便继续往家的方向走去。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啊,伯母……少天回去了是吗?好的……那就好,嗯……”

 

-

 

  “把嘴张开。”眼睛一大一小的医生对叶修道。

    叶修移开了自己停留在对方大小眼上的视线,听话地张大了嘴。

  “扁桃体发炎了。”医生看了看后,道,在病历单上写下了几行龙飞凤舞的字。

  “还有点发烧了,热感冒……你还有胃病,肠胃炎……”他补充道。

    叶修咳了几声。

  “我给你开了几味药,你按照药房自己熬着煮来喝,我这就把药房拷在u盘里给你,你下次来复诊的时候还给我吧。”医生说着,拿了个u盘,复制了什么东西进去,然后站起身对叶修道:“你随我一同去抓药,我顺便给你讲讲什么时候吃什么。”

    叶修点头,跟着医生一起起身走向了药房。

 

-

 

  “这几种药混在一起煮,要煮久一点,煮的越黑越好,这是治胃病的。”医生朝抱着一堆的中草药的叶修道。

    叶修自从走出药房一路回来都在不停的点头,他的嗓子已经疼到说一个字都不行了。

  “中药会很苦,良药苦口。”医生说着,推门走进了诊室。

    叶修也跟着走了进去。

    电脑上拷贝文件的进度条竟然还在,正卡在百分之九十五的位置。

  “这什么网速……咳。”叶修低声吐槽道。

    医生挑了挑较大眼睛上的眉毛,答道:“医院网,抽。”

    叶修了然。

    两人沉默半晌,待文件拷贝好后,大小眼医生将u盘递给了叶修,叶修道谢后就走了。

    好不容易回到家,叶修将u盘插进了电脑里,准备照着药方煮药喝,却发现这药方有够大的,一个G呢,难怪那么久还没拷贝完。

    什么药方这么多……叶修想着,点开了u盘里标题为“新建文件夹”的文件夹。

    这一点开,叶修就愣住了。

    里面哪里是药方?赫然全都是君莫笑的音频!


TBC

下一章请戳6.


评论(31)
热度(920)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