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养猫专业户 7.


前文请戳  6.


    黄少天是很高兴叶修要出门给他买鱼吃的,但前提是叶修不带着一只萨摩耶出门。

    他不满地对叶修喵了几声,可惜叶修将这几声猫叫理解为了对鱼的期待,揉了揉他的头就带着周泽楷兴高采烈地出门去了。

    周泽楷头上的那撮毛开心地一抖一抖的,黄少天恨不得一抓把那撮毛抓下来。

    可是抓不到了,人走都走了,和叶修“约会”去了。

    黄少天烦躁地在地板上打了个滚,跳起来和一旁的喻文州互相抓尾巴去了。

    而楼下的周泽楷和叶修内,正缓慢地朝菜市场前进着。

    这一路可谓艰辛,周泽楷以“好可爱啊可以让我摸一下吗”为由被广大妇女同胞揉了个遍,脑袋上翘起的毛从一撮变成了三撮,愣愣地跟在叶修身后走着。

    叶修笑了笑,弯腰揉了揉周泽楷的脑袋。

    买好了鱼,叶修便拎着周泽楷往家的方向走去,走到一半,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拽着周泽楷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周泽楷疑惑地抖了抖三撮毛。

  “带你去买点东西。”叶修道。

    周泽楷摇了摇尾巴,跟上了叶修的脚步。

    到了宠物店门口,叶修将周泽楷拴在了门把上,独身走了进去。

    周泽楷便就乖乖地坐在门口等叶修。

    金黄色的蝴蝶在路边的花上停驻了一会儿,随后飞了起来,停在了安静地蹲在宠物店门口的周泽楷的小鼻子上。

    周泽楷抬起爪子扇了扇蝴蝶。

    蝴蝶轻盈地飞了起来,周泽楷的眼珠被这漂亮的小东西吸引了,跟着它转来转去。

    蝴蝶越飞越高,周泽楷便站了起来,两只前爪挥舞着,不停逗弄着空中的蝴蝶。

    一不小心没有站稳,他朝一边倒了下来,好不容易稳住身子四只爪子着地站好,一抬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凶神恶煞的大狼狗吓了一跳,差点又倒了下去。

    他稳住身子,眨眼看了看眼前的这只大狼狗。

    这一定是周泽楷见过的长得最狼的狗了。

    狼狗看了周泽楷一眼,没有做什么,只是默默地在周泽楷附近蹲了下来。

    虽然狼狗长得很凶,但并没有敌意,于是周泽楷便也安安静静地继续蹲在原位。

    这时候叶修买好东西出来了,一出门就看到两只狗一白一黑一左一右坐在门口,跟黑白无常守门似的,不禁笑了出来。

    狼狗听到叶修的声音,竖起了耳朵。

    却见叶修朝一旁的萨摩耶走去,弯下腰亲昵地揉了揉萨摩耶的脑袋。

    周泽楷顿时感受到了那边那只狼狗身上爆发出来的敌意。

    那是他们犬类在争配偶时的敌意。周泽楷虽然从来没和别的萨摩耶或者是其他的什么狗抢过女朋友,但也许是一种天性,让他知道了那只狼狗,正在朝他示威,宣誓他对站在自己身旁的这位温柔的人的所有权。

    于是他便不服输地对韩文清呜呜了起来。

    两只大型犬突然对互相低吼了起来,吓了叶修一跳,也吓坏了宠物店里住在靠店门边的狗狗们,他们争先恐后地缩成团窝进角落,不敢看生气的韩文清。

  “干嘛呀你俩。”叶修蹲下,抬手揉了揉他俩的脑袋。他指了指周泽楷,对韩文清道:“老韩你干嘛吓小朋友啊,我家小周被你吓坏了都。这是老冯的狗,这两天老冯不在,放我家养几天。”

    在听到“我家”两个字的时候,韩文清的低吼声更大了,但在听到是冯宪君的狗时,周泽楷明显感觉到,那股来自同类争夺的敌意顿时消散了不少。

  “小周,这是老韩,和我认识可久了,好像打自我搬来这里……不,搬来这里之前就认识了,有十年了呢。”叶修又指着韩文清对周泽楷介绍到。

    在叶修说到十年这两个字的时候,韩文清示威似的看了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不甘示弱地看了回去。

 “好啦,小周我们回去吧,看你俩这样是要打起来。”叶修说着,站起身牵着周泽楷就打算走,刚走出去没几步,他就又回头对韩文清道:“老韩你还是别站在门口了,客人看到你那张脸都不敢进去了。”

    韩文清冲着叶修没好气地甩了甩尾巴,走进宠物店里去了。

    一路上回家,周泽楷还是安安静静的,但不知怎的,叶修总觉得这只漂亮的萨摩耶头上顶了一朵小乌云,正淅淅沥沥地下着雨。

    回到家给喻文州和黄少天弄了鱼吃,叶修又丢了根刚才买的洁牙棒给周泽楷,可是周泽楷却没有理会。眼看着周泽楷头上的三撮毛要被那雨淋的越来越耷拉了,叶修便将周泽楷抱进了书房。

    叶修家的书房有个小电视,就在小沙发前面,平时叶修会在这看看电影什么的。

    他在抽屉里翻了好久,翻出一张《忠犬八公》的碟子,放进了DVD里,接着就抱着周泽楷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周泽楷不比黄少天和喻文州,可以放在大腿上,于是叶修便坐在地上,让周泽楷坐在他怀里,接着他再将自己的下巴抵在周泽楷毛绒绒的脑袋上。

    周泽楷明显开心了不少,似乎四周的空气里都多了几朵粉色的小花。

    这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吃完鱼,也进来了。

    刚一进来呢,叶修就明显感觉自己怀里的周泽楷的耳朵又耷拉了下去。

    于是叶修便赶喻文州和黄少天走。

    喻文州和黄少天哪里愿意走,死命地想钻进屋子里来,叶修便死命地堵着门。

  “小周被老韩吓着了,不高兴,哥要哄他,你俩自己玩泥巴去。”叶修对他俩道,接着关上门锁了起来。

    两只猫咪挠了一会门后,无果,只好认命地跑到别的地方玩去了。

    喻文州跑去阳台晒太阳了,黄少天则钻进了叶修的卧室里,在充满叶修的味道的枕头上打起了滚。

    越滚,黄少天就越委屈。

    周泽楷还没来两天呢,他就被叶修冷落成什么样了!喻文州臭心脏,方法多了去了,像他这种自诩为五号青年的猫咪,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阴谋诡计!黄少天想着,卷起尾巴不高兴地摇着尾巴尖儿。

    不行不行不行,黄少天你要振作,要努力想办法靠近叶修!黄少天竖起耳朵,将尾巴缩成一个团,开始苦思冥想起来。

    唔……撒娇卖萌……连靠近都靠不近怎么撒娇……装生气?……不行,叶修才不会理他呢……唔……

    ……叶修不让他变成人,是怕他吓到周泽楷吧……

    那么……那么……也就是说……他现在变成人再过去,就可以咯?

    想到这,黄少天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机智。

    悄悄地走出门,确定喻文州已经从阳台跳到屋顶上去后,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

    嘭地一阵白烟,高大的青年代替了小虎斑猫。

 

    叶修正和周泽楷看电影看的入迷的,就听见门外一阵阵敲门声传了进来。

    本来打算不搭理的,可敲门声都快盖过电影的声音了,叶修无奈,只好起身去开门。

    一打开门,黄少天就钻了进来,趁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关上了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着叶修开始蹭。

    叶修躲开了从小猫变成大型犬的黄少天的脸,问道:“你干嘛?”

  “一起看嘛一起看嘛叶修我在旁边好无聊哦我也要看电影。”黄少天两只手环住叶修的腰,将他抱在怀里,道。

    没有人按门铃→黄发青年是自己进来的→他有钥匙→他和叶修关系很好。

    一旁的周泽楷在脑袋里想到,接着不开心地大幅度地甩起了尾巴。

    叶修好不容易从黄少天的怀里挣脱出来,道:“你闹什么呢,赶紧变回去!”

  “不要不要不要,一起看嘛,怕什么。”黄少天说着,又将叶修抱进了怀里,一路挪到了周泽楷旁边坐下。

    周泽楷示威似的钻到了叶修的怀里,大大的眼睛瞪着黄少天。

    于是就变成了黄少天抱叶修,叶修抱着周泽楷的和谐画面。

    不过没和谐多久呢,又有人推门进来了。

    黄少天心道不好,刚才关门的时候没锁门,喻文州估计是刚才回来听到了动静,也变成人来争宠了。

    一抬头,果然,喻文州正笑眯眯地站在门口呢。

    叶修挑了挑眉,将周泽楷抱到一旁,站起身来。

  “你们俩干什么呢?”他问道。

    喻文州朝叶修这走来,黄少天也跟着叶修站了起来。

  “我也想一起看电影。”喻文州走到叶修面前,手放到叶修的腰上,笑道。

  “两人一狗很挤了很挤了我们看就好了你去外面玩!”黄少天从背后抱住了叶修,对喻文州道。

  “为什么不你去外面玩?”喻文州道。

  “因为我今天不想去外面玩我想在家里看电影!”黄少天答道。

    俩人就这么将叶修挤在怀里,争吵了起来。

    一旁的周泽楷不开心到了极点,从喉咙里低低地发出了几声呼噜。

    叶修听到了,忙从喻文州和黄少天怀里钻出来,到周泽楷旁边揉了揉他的脑袋。

  “怎么了小周?”他问道。

    周泽楷用尾巴指了指黄少天和喻文州,然后不开心地撇过脑袋躲开叶修的抚摸。

    叶修转头看向黄少天和喻文州,呵呵一声,道:“你们俩出去玩去,赶紧的,哥要陪小周。”

    还没等黄少天反驳呢,叶修就起身一手拉一个把他们俩拖出了书房。

  “哪凉快哪待着去啊,乖。”叶修说罢,将书房的门关上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门外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黄少天先嘭地一声变回了猫。

    喻文州弯腰将黄少天抱起,扯了扯黄少天的耳朵道:

  “看来得先暂时合作干掉敌人了呢。”

    黄少天甩了甩尾巴,抬头喵了几声,表示同意。

  “合作愉快啊少天。”喻文州扯了扯他的尾巴。

 “喵——”

 


TBC.



文州猫奇怪的睡姿










抱呀抱呀抱成团





买了两个窝,一人一个,但是他们就是非要窝在同一个里。
一样的姿势ヾ(。`Д´。)






评论(44)
热度(511)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