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养猫专业户 9 .

* 前文请戳  8



  “好了。”张新杰将多出来的绷带打成一个蝴蝶结,推了推眼镜道。

  “伤的严重吗?”叶修问到。

  “还好,过几天就好了,不过这几天可能不能走路了。”张新杰道。

  “好吧,那我把乐乐送回去吧。”叶修道,抱起包扎好的张佳乐朝门走去。

  “老韩一起去?”走到门口时,叶修转头对韩文清道。

  “不了,他要帮我看店。”张新杰帮韩文清拒绝了。

    叶修哦了声,抱着布偶猫走了。

    布偶猫全名是张佳乐,叶修习惯叫他乐乐。张佳乐是一家咖啡馆主人养的猫,不过这咖啡馆的主人叶修就没见过几次,只有几个上轮班的店员,好像也不怎么见到店主人。

    将张佳乐送到地方,叶修推门走进了这家叫做百花的咖啡馆,对店员道:“你们老板呢?”

  “一如既往的不在。”店员答到,他和叶修还算认识,毕竟他在这看店也有段时间了,叶修总是抱受伤的张佳乐回来。

  “又不在啊,行吧,这猫交给你了,这几天别让他出门了啊,幸运E就不要乱跑了。”叶修将怀里的猫递给了店员,就带着两猫一狗出去了。

    因为几人起的晚,又去外面逛了一会,回到家后也已经快十二点了。刚才出门散步的时候顺道去超市买了点菜填充冰箱,叶修干脆就直接开始鼓捣起午餐来。

    喻文州也来帮忙,一边时不时和叶修来个肢体接触。

    黄少天怎么可能任喻文州在这为所欲为,也变成了人要来对叶修动手动脚,打破了两个碗弄糊了一盘菜以后,被叶修残忍地踹出了厨房。

    黄少天只好和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小帅哥周泽楷攀谈起来。

    说是攀谈,不如说是黄少天在自言自语。

    吃过午饭,叶修便窝进了书房开始工作,周泽楷则在沙发上打起了盹,黄少天和喻文州从阳台跳到屋顶上到处玩耍去了。

    除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外,黄少天喻文州和周泽楷三人还是很和谐的,只是到了睡觉时间,不免要进行一番争吵。

    比方说现在,黄少天正拿爪子拍着周泽楷毛茸茸的尾巴,张牙舞爪地要周泽楷远离叶修。

    喻文州也参与了进来,和黄少天一起攻击周泽楷。

    叶修一手一只将他俩拎了起来扔到了床上,道:“一起睡行了吧,昨晚那样,按轮流来,少天今天变成人,可以不?”

    黄少天和喻文州斟酌了一会,同意了这个决定,只见黄少天嘭地一声变成了黄发青年,将叶修揽在了怀里。

    周泽楷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人,从背后环住了叶修的腰。

    喻文州钻进了叶修和黄少天中间,脑袋枕在了叶修的手臂上。

  “晚安啦……”叶修嘟囔道,闭上了眼睛。

 

 

 

    黄少天觉得,他这辈子干过的最蠢的事情,除了偷吃鱼干忘了擦嘴被叶修发现外,其次就是这件了——听信了喻文州的话。

    昨天他和喻文州在屋顶上玩耍了一会儿,回到家互相给对方舔着弄脏的毛的时候,喻文州突然告诉他,隔壁那栋楼有间房子的阳台,看上去很好玩,阳光十分充裕,可以晒太阳。

    黄少天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懒洋洋地趴在地上晒太阳,今天一早,阳光刚透着未拉紧的窗帘钻进来的时候,他就一股脑从床上爬起来,变成了猫打算去昨天喻文州说的地方晒太阳去。

    他用鼻尖顶了顶还在叶修怀里睡着的喻文州,喻文州难得的没有立马醒来,反而是赖床了。

    既然喻文州不想去,黄少天当然也不会强求了,自己钻到了阳台上,找到了喻文州说的地方跳了下去,懒洋洋地趴在地上享受日光浴。

    还没享受一会儿呢,就下雨了,这个季节的雨总是来得那么突然,瞬间就从晴天变成乌云密布,豆大的雨点打湿了地板,沾湿了黄少天的毛。

    要赶紧回去!黄少天心道。

    于是他便弓起背,打算一跃跃回自家去。

    接着他便愣住了,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堵墙。

    好……好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忧郁地将自己缩在角落,尽量不让雨滴洒到自己身上。

    叶修家的小区,每两栋楼之间是连着的,连着的部分,就是叶修家旁边那栋人户主的阳台。

    从叶修家的阳台上,可以跳到现在黄少天待着的阳台这。

    可是跳下来简单,上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下来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原来这地方和叶修家隔着那么高的距离,如果是平时,他还能大声喵几句让叶修来找他,可是现在……

  “喵————”黄少天仰天大叫道,猫叫声混在了雨声里,听不真切了。

    叶修家。

    叶修盛了碗粥放在餐桌上,对跳上餐桌的喻文州道:“少天呢?”

    喻文州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叶修也没在多问,黄少天总是自己顺着阳台跑出去玩,不知踪影,叶修都习惯了找不到黄少天,只是现在下雨了也不见黄少天回来,觉得有些奇怪罢了。

    大概是在什么地方躲雨呢吧。叶修想到。

    喻文州摇了摇尾巴尖,蹭到了叶修手边,弯腰轻轻咬了咬叶修的手指,又将脑袋贴着叶修的手开始蹭起来。

    叶修喝完了粥,便将喻文州抱到了怀里,躺到了沙发上。

    喻文州趴在叶修软趴趴的小肚子上打着呼噜,叶修一手揉着喻文州的脑袋,一手拿着本漫画书看着。

    雨渐渐小了,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起身去房间穿了件外套,将喻文州放进了帽子里,撑着伞开门走了出去。

    喻文州疑惑地喵了声。

  “猫薄荷没有了,还有猫粮,想起来了就出去买,不然又忘了,刚好雨小了,这天气,谁知道等下会不会又大起来。”叶修道。

    喻文州抖了抖耳朵,用脸颊蹭了蹭叶修的脖颈,安安静静地窝在了帽子里。

 

    黄少天百般无聊地摇着尾巴。

    雨渐渐停了,他抖了抖身上的雨水,又开始大声叫了起来。

    可惜叶修早就抱着喻文州走远了,依旧没人理他。

    周泽楷揉了揉眼睛 ,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才刚醒,走出客厅,叶修和两只猫都不在,估计是出门去了。

    一阵青烟,帅气的青年变成了漂亮的萨摩耶,脑袋上翘着一撮耸立的白毛,走到厨房开始啃起叶修给他放好的洁牙棒和罐头来。

    突然,周泽楷抖了抖耳朵。

    他好像听到了猫叫声。

 

  “喵——喵——喵!”黄少天扯着嗓子死命地叫着,却还是不见叶修的人影。

    嗷嗷嗷叶修这个家伙是不是耳朵聋了我嗓子都哑了!黄少天在心里腹诽道。

  “喵——————————!”深吸一口气,黄少天用最后的力气大声地叫了一声,然后抬头期待地看着叶修家阳台的方向,希望那个长着一张嘲讽脸的家伙会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嘲讽脸没有来,反倒是一撮白毛从阳台探了出来。

    接着,周泽楷的两只爪子攀上了阳台的护栏,低头看着黄少天。

  “喵喵!”黄少天又开始嚷嚷。

    周泽楷摇了摇尾巴,疑惑地看着黄少天。

    他还是很想告诉黄少天,他听不懂猫语。

    黄少天嗷了两声,嘭的一声变成了人,对周泽楷道:“救我救我救我蠢狗,我上不去了!”

    周泽楷了然,也跟着变成了人,呆呆地和黄少天对视了一会儿,道:

  “……怎么救?”

    黄少天默然。

    怎么救,这是个问题。

 

    叶修买完了猫粮和猫薄荷走出张新杰的宠物店,发现雨已经停了。

    将刚才放在门口的伞拿起,甩了甩水放进装猫粮和猫薄荷的塑料袋里,叶修撇过头对站在他肩膀上的喻文州道:“咱们去看看乐乐吧?”

    喻文州喵了一声,没有异议。

 

    今天下雨了,百花咖啡馆没什么人,昨天那个店员也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长得挺好看的酒红色头发的青年,微长的头发在脑后梳了一个小辫。

    叶修认出那是百花咖啡馆的主人,难得他今天在店里,叶修都没见过他几次,倒是和他的猫挺熟的。

  “要些什么?”青年对走进门的叶修问到。

  “不用,我就路过,来看看你家猫。乐乐呢?”叶修道。

  “呃……他不在。”青年挠了挠头,答道。

  “他受伤了,不能出去玩。”叶修道。

  “我把他放在家里了,嗯嗯,放在家里了。”青年想了想,答道。

     叶修了然,店主人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面,估计是在别的地方有房子,张佳乐受伤了便将张佳乐放在家里养伤。

  “昨天那只大白狗呢?嗯?黄少天怎么不在?”青年大概是想转移话题,突然问道。

  “不知道黄少天去哪了…………你怎么知道我有了只狗的?”叶修疑惑。

  “啊,这个,那个,呃,哦哦,就是店员告诉我的。”青年哈哈笑了几声,尴尬地道。

    叶修虽然觉得奇怪,毕竟他和店主人没见过几次,而店主人问起少天的语气未免过于熟络了,不过碍于礼貌问题,他也不好多说。

  “既然乐乐不在我就走了,再见。”叶修道,带着喻文州转身走出了咖啡馆。

  “再见。”青年道,目送叶修走出咖啡馆后松了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柜台挡住的下半身,小腿上正扎着雪白的绷带。

 

 

    黄少天正和周泽楷在阳台上大眼瞪小眼呢,周泽楷突然就转身走了。

  “喂喂喂喂喂蠢狗喂喂喂周泽楷你去哪了就这么抛弃我了吗友谊呢!”黄少天嚷嚷。

    周泽楷没回答,径直走到了玄关处打开了门,就见叶修走了进来。

  “忘记带钥匙了,还好你在。”叶修道。

    周泽楷扯了扯叶修的衣角,道:“黄少天……掉下去了……”

  “哈!?”叶修惊讶。

    周泽楷摇了摇头,想说明自己不是说黄少天掉到楼下去了而是掉到了阳台上,但是支吾了好久也没憋出几个字来,于是干脆扯着叶修的手将他带到了阳台上。

    还在叶修帽子里的喻文州不满地甩了甩尾巴。

    正在鄙视周泽楷就这么跑了的黄少天见周泽楷不但回来了,还带着叶修一起回来,立马改口在心里将周泽楷夸上了天,随即对着叶修嚷嚷起来:“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快救我回去!”

    叶修抽了抽嘴角,趴在围栏上低头对黄少天道:“你是白痴吗?”

  “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我是被喻……”黄少天说到一半,就看到喻文州从叶修的帽子里探出了头,对黄少天温柔地眨了眨眼睛。

    黄少天立马闭嘴了。

  “得,你先变回去吧,一大男人的在这大吼大叫多丢脸,我去找个篮子把你接上来。”叶修道,接着转身走进屋内,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小篮子,拿了条绳子绑好,又走到了阳台上。

    将篮子一点点放下,放到黄少天身旁,已经变成了猫的黄少天轻巧地跳进了篮子,叶修便就拉着绳子提着篮子往上。

    上升到一半,绳子突然断了,黄少天和篮子一起摔到了地上,疼的黄少天嗷嗷叫。

  “……你应该反省反省你的肚子到底有多大了,肥猫。”叶修道。

  “那是我们家唯一一个篮子。”叶修补充道。

  “喵嗷——”黄少天悲鸣,一阵青烟,黄发青年取代了小虎斑猫出现在原地,和平时不同的是,青年的耳朵和尾巴没有收起来。

  “呜呜呜呜疼死了啊疼死了。”黄少天抓着自己的尾巴揉搓着,疼的嗷嗷叫。

  “你变成猫看看那家人在不在,在的话我去敲门把你接回来。”叶修道。

  “我这么机智,早就看过了,这人不在家。”黄少天抱着自己的尾巴答道。

  “那不就方便了,你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从阳台走进去,再出来,关上门,下楼,回来,不就好了。”叶修道。

  “这是私闯民宅啊!哪里可以这样的!不行不行不行!”黄少天反驳。

  “不会有人想到一只猫会变成人的。”叶修道。

  “那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也不行!这主人家把阳台的门锁上了!!”黄少天道。

  “那你就乖乖变回猫等着吧,等主人家回来了我再去抱你,拜拜。”叶修说罢,不顾黄少天的魔音攻击,就带着周泽楷和喻文州回屋内去了。

 

 

 

    天已经黑了,那主人家还是没有回来,怕黄少天饿,叶修就拿了个小塑料袋子扔了点猫粮给黄少天吃。

    转头看了看时间,都快九点了,上班也该回来了,叶修便随便换了件衣服下楼,走到隔壁那栋楼楼下等着。

    期间有人出来,刚好替叶修开了楼下的门,于是叶修就上楼了。

    看阳台的位置,应该是605才对……叶修想着,走到了605门边,靠着墙开始抽起烟来。

    没一会儿,就听到有脚步声,朝着六楼走来。

    说不定是这家的主人呢?叶修想到,将烟掐灭了,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比叶修稍高一点的青年走了上来,看到叶修后愣了愣,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青年长得还不赖,可是眼睛却很奇怪,是一大一小的,让叶修想起了自己以前喂过的一只流浪猫,也是大小眼。

  “啊,是这样的,我家猫调皮,不小心跳到你家阳台上来了,回不来……所以我来抱走……不好意思啊……”叶修道。

    青年点点头,打开了门,让叶修走了进去。

  “阳台在那里。”青年指到。

    叶修点点头,迅速地跑去阳台抱起了已经一身湿漉漉的黄少天,又迅速地退了出来,对青年又道了几次歉后就走了。

    青年站在门口,看着抱着黄少天下楼的叶修,眨了眨那双奇怪的大小眼,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TBC

大眼是什么猫比较合适?




评论(33)
热度(510)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