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养猫专业户 8

前文请戳:7

    将喻文州和黄少天丢到了门外,叶修走回周泽楷旁边坐下,抬手揉了揉周泽楷毛茸茸的脑袋。

  “不高兴啊小周?”叶修道。

    周泽楷抖了抖耳朵。

    他的确很不开心。来到叶修家,没看到那日那位黄发的少年,本来松了口气,结果没想到今天黄发少年又出现了,而且周泽楷没听到敲门声,明显是有钥匙,自己进来的。

    这就算了,竟然还有一个黑发的青年。

    心里有种酸酸涩涩的感觉冒了出来,侵蚀着周泽楷的心脏,顺着血液迸发到身体的每个角落,让他怪不舒服的。

    毕竟他在国外待了好几年了,对于叶修的生活真是一无所知,这种无力的感觉让周泽楷失落极了。

    见周泽楷耷拉着耳朵的委屈样,叶修抬起手挠了挠他的下巴,将周泽楷抱进了怀里,下巴抵在了周泽楷圆溜溜的脑袋上。

  “小周这是在吃醋吗?嗯?”叶修轻笑。

    周泽楷没有回答,雪白的皮下的脸悄悄地泛起了一层红晕。

  “不吃醋啊小周,我这不是在陪你嘛。”叶修用下巴蹭了蹭周泽楷脑袋上的毛。

    周泽楷稍微开心了点,至少叶修和他的关系没有疏远不是吗,即使隔了这么长的时间。

    不过喻文州和黄少天也没让周泽楷开心多久,他俩在门外疯狂地用爪子挠门,沙沙响,黄少天还不停地喵喵叫,别提有多烦。

    叶修本来想着无视他俩,他俩见没效果就会走了,没想到这俩家伙今天这么锲而不舍,愣是挠到了叶修脑袋上冒红十字家,呵呵一笑站起来去开门,打算抓着黄少天的尾巴甩几下。

    结果刚打开门,俩家伙就飞快地跑没影了。

    干嘛呢这是?叶修想到,不过见他俩跑开了,叶修哪里抓的到以敏捷著称的猫?也只好关上门回到周泽楷旁边,继续看电影。

    刚坐下没三分钟,门外又响起了挠门声和猫叫声,比刚才更猛烈。

    叶修迅速站起身去开门,只不过两只猫比他更快,一溜烟地就没影了。

  “我说,你们两个无不无聊啊。”叶修靠在门边对着空荡荡的客厅道,喻文州和黄少天大概钻到某个角落躲起来了。

    难得的连黄少天都没有回话,叶修撇撇嘴,关上门又坐回了周泽楷旁边。

    接着,门外又开始响起了嘈杂的噪音。

    叶修翻了个白眼,起身去开门。

    黄少天和喻文州再次溜走。

    叶修再次关门坐下。

    门外再次响起嘈杂的声音……

  “你俩有完没完了?!”叶修打开门对嗖地跑走的两家伙吼道。

    黄少天从沙发底下探出了脑袋看着叶修。

    喻文州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竖起耳朵看向叶修。

    叶修叹了口气,道:“服了你俩吧,得得,进来进来。”

    刚说完,喻文州和黄少天就一溜烟地钻进了房间。

    叶修抽了抽嘴角,关上门也进来了。

    两猫一狗都想和叶修黏在一块儿,为此又闹腾了好一会,等决定好位置,电影都看完了。

    差不多也是吃饭时间了,叶修便将身上的三只生物拽了下来,到厨房做饭去。

    打开冰箱,前几天买回来的菜已经没了,反正叶修也不挑,干脆就倒了几勺米放到锅里煮粥去了。

    粥肯定是没那么快好的,叶修干脆拿了本漫画躺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黄少天跳上沙发,踏上叶修软绵绵的小肚子,将脑袋搁在了叶修的漫画书上,一双大眼睛看着叶修。

  “喵嗷——”他张嘴叫到。

    叶修曲起手指在黄少天的小脑袋瓜上敲了敲。

    黄少天不满地喵了几声,伸出爪子拍了拍叶修的鼻尖。

    于是一人一猫便开始打闹起来。

    喻文州此时正在厨房吃猫粮,就见对于他来说庞大的周泽楷走了进来,歪着脑袋在厨房里转了一圈,有点疑惑地摇了摇尾巴,又走了出去。

    周泽楷正在找刚才那两个青年呢。

    他没听到关门的声音,所以那两个青年肯定没有出去,可是他在家里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那两人的身影。

    从厨房走到客厅,黄少天正趴在叶修头上摇着尾巴,用爪子捂住叶修的眼睛。

    叶修将他抓了下来,抱在怀里,黄少天喵嗷了几声反抗,脱出了叶修的怀抱,爬到了叶修的肩膀上,用尾巴在叶修洁白的脖颈上围了一个圈,轻轻地抖着尾巴,给叶修挠痒痒。

    叶修因痒轻轻地笑了起来,抬手拿开黄少天的尾巴,道:“好了,我的粥煮好了。”

    黄少天嗷了几声,从叶修身上跳下,先叶修一步走进了厨房。

    这两只猫未免太聪明了点?周泽楷坐在厨房门口,看着叶修朝自己这里走过来,弯腰揉了揉他的脑袋。

    这么说来,有钥匙进门,进来以后也要关门,周泽楷并没有听到关门的声音。原本叶修是没有养狗的,那两人进来后看到周泽楷不但没问,反而是一副早就知道了,毫不惊讶的样子。且那两人进来也是闹着要和叶修待在一起,那时猫不在,而后来猫在的时候,那俩人又不在了。

    难道……?周泽楷抖了抖耳朵。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物种,到底是狗还是人,他自己都不清楚,也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特殊的存在。

    说不定黄少天和喻文州也和自己一样,是可以变成人的呢?

    否则的话,他们俩也太过于聪明了,不是吗?周泽楷想到。

    那也就是说……叶修知道他们俩可以变成人,却还是和他俩生活在一起……?

    那……是不是说……叶修不在意……自己也就可以变成人给叶修看呢……?

    这时候叶修端着粥走出来了,见周泽楷一脸纠结的站在厨房门口,便以为是周泽楷饿了,于是放下碗给周泽楷开了个火腿罐头。

    闻到香味,周泽楷开心地摇了摇尾巴,弯腰吃了起来。

    一边吃,一边斟酌着要不要暴露自己。

 

 

    喻文州和黄少天和周泽楷是一样的,他们俩也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还有别的猫可以像他俩这样随心所欲地变成人,所以对于周泽楷,他俩什么都没想。

    如果说黄少天啥都不会多想的话,一只萨摩耶太过聪明,喻文州总是会怀疑的吧?可是周泽楷太安静了,一天到晚都只是安安静静地跟着叶修走来走去,喻文州只当他是黏叶修,也就没多想了。

    所以,按他俩的思想,对于一只普通的狗,两只猫突然变成人也只会因为突然出现了陌生人吓一跳罢了,并不会有什么大碍。

    不过喻文州总归是会多留个心眼的,比方说下午看电影的时候,如果不是黄少天已经变成了人抱着叶修开始吃豆腐,喻文州是不会随便变成人形的。

    自从下午那事,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形成了统一战线了,在面对强大的敌人周泽楷的情况下,当然是要合作了。

    他俩此刻正卷着尾巴坐在叶修的房间门口,看着对方,一人伸出一只爪子在空中挥了几下,然后停在了半空。

    喻文州的爪子缩成了一个小球,黄少天的爪子则大大的张开,露出了尖利的指甲。

    ……输了。

    没错,他俩这是在猜拳的,赢的人今晚可以变成人。

    黄少天愉悦地走进了叶修的房间,周泽楷正趴在叶修旁边摇尾巴,就见黄少天嘭地一声变成了人。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

    叶修看上去丝毫不惊讶,只是抬眼看了看黄少天,问到:“干什么?”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我要和你一起睡!”黄少天一边嚷嚷着,一边爬上了床。

    周泽楷不满意的呼噜了几声。

    叶修一手放在周泽楷脑袋上揉了揉,一手按在黄少天脑门上不让黄少天靠近:“你到床上了,小周睡哪?”

  “他睡地板嘛,啊,不管不管不管不管叶修叶修我要和你睡一起我不管!昨天就和他一起睡说什么也应该轮流嘛!!!”黄少天开始撒泼打滚。

    叶修被他嚷嚷的烦,只好同意,在地板上铺了个摊子,让周泽楷睡了上去。喻文州则轻巧地跳上了床,打算一会儿窝在叶修臂弯里睡。

    时间也不早了,叶修正打算关灯睡觉呢,就见黄少天抱着自己,眨巴着一双大眼睛。

  “……你卖什么萌。”叶修扯了扯黄少天的脸。

  “晚安吻晚安吻晚安吻!!!!”黄少天嚷嚷。

  “你想得美。”叶修果断拒绝。

    一旁的喻文州点点头表示同意。

  “有什么不可以的,以前我还只是猫的时候你不是天天抱着本少亲来亲去吗我不管我要晚安吻!”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强行将叶修揽进怀里,噘着嘴就要往叶修脸上亲。

    喻文州摇着尾巴,正要变成人一巴掌呼走黄少天呢,就见旁边一阵青烟冒起,帅气的青年一脸不满地站在原地。

    如果说见黄少天变成人叶修还自然地和他玩闹着的时候,周泽楷在进行要不要暴露给叶修看的最终决定,那么看到黄少天抱着叶修就要亲上去时,周泽楷已经是脑子一热,想都没想就变成了人。

    叶修、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愣住了。

  “不许亲……”周泽楷皱着眉道。

  “……小……周……?”叶修愣愣地开口。

    眼前这个青年他当然熟悉,正是他大学时,成天跟在他后面跑的腼腆学弟。

    可是……这……怎么回事……?叶修的大脑已经乱的不成样了。

    周泽楷似乎也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看着叶修震惊的表情,他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冲出家门,连门都没来得及关。

    房间内的两人一猫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黄少天打破沉默道:“……那……不是那天那个……小白脸……?叶修那不是你的学弟吗……怎么……?”

  “……我怎么知道……”叶修答道,盯着地上空无一物的毯子。


    开始下雨了。

    雨下的很突然,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淋湿了。

    他只好找了个屋檐避雨。

    白色的毛沾了些许地上流淌的污水,周泽楷此时的样子有点狼狈,但他也顾不上形象了。

    他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他后悔了,不应该这么突然地变成人……说不定叶修为了接受黄少天和喻文州是人也花了好久的时间,说不定叶修养黄少天和喻文州养了那么久所以他俩是特殊的呢,说不定……说不定叶修并不喜欢他突然变成人出现在他面前呢……

    好多好多的说不定在周泽楷脑袋里盘旋着,最后凝聚成一句话。

    叶修被吓到了。

    周泽楷,叶修被你吓到了,你在做什么呢。

    屋檐上的水一滴一滴地落下来,不知不觉把周泽楷头上的白毛都弄湿了,他甩了甩头,把头上和身上的水珠都甩掉了。

    甩了静悄悄地走到周泽楷身边的叶修一身。

    周泽楷看到叶修,愣了一下,又看了看自己甩到叶修裤腿上的小水珠,耷拉着耳朵就想跑。

  “别跑啦。”叶修在他身后道,“我可找了你好久啊小周,好不容易找到了。”

    周泽楷听了,停下了脚步,转身抬头看向叶修。

    叶修撑着伞,低头看着周泽楷。

    雨滴伴着叶修的声音在周泽楷耳边奏出一曲悠扬的旋律。

  “有话好好说,跑什么啊,你可是冯主席的心肝宝贝,跑丢了我会被冯主席吊在社区委员会门口示众的。”叶修说着,撑着伞走到了周泽楷旁边。

  “回家吧小周。”


    因为周泽楷被雨淋湿了,所以回家后叶修便就给他洗了个澡,此刻叶修正蹲在浴室里拿着条大毛巾给周泽楷擦毛。

    周泽楷安静地蹲在原地任叶修的手在他身上动来动去。

  “唔,吹风机吹风机……你这个毛要吹好久才能干呢。”叶修一边将吹风机的插头插上一边道。

    周泽楷听了,摇了摇尾巴,嘭地一声变成了高大帅气的青年,除了一头乌黑的头发,没有别的地方是湿的了。

    叶修似乎是又给周泽楷吓了一跳,移开了眼睛,愣了一会儿才道:“这个技能可真是方便……”

    周泽楷唔了声,道:“对不起……不是故意吓你……”

    叶修挠了挠头:“我不是被你吓到了,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我不会觉得你可怕的……只是小周,你没穿衣服……”

    周泽楷的脸瞬间变的通红,手忙脚乱地拿了条浴巾围在了腰上,结结巴巴地又说了句对不起。本来他是可以在变成人的时候带上衣服的,但是刚才没注意,一不小心就……

  “噗……我去给你找件衣服吧。”叶修道。

    周泽楷红着脸摇了摇头,又嘭的一声,他的身上已经传好了一件白色衬衫和牛仔裤了。

  “原来文州和少天的衣服都是这么来的……”叶修嘟囔道。他和喻文州黄少天的身材差不多,本来是打算将自己的衣服给他俩穿的,但是后来发现这两个家伙变成人的时候穿的从来不是自己的衣服,原来还能凭空变啊。

    叶修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扯了扯周泽楷身上的衣服。

    周泽楷红着脸低着头。

  “前辈……对不起……”周泽楷道。

  “你道歉什么?我只是惊讶而已,换谁碰到这种事都会惊讶啊,自己的学弟和一直喂的萨摩耶是同一个生物。”叶修一边说着,一边转头走出浴室。

    周泽楷跟在他身后也走了出来。

    黄少天和喻文州也化成了人形坐在沙发上,见他俩出来,黄少天立马嚷嚷了起来:“洗个澡怎么这么久卧槽卧槽卧槽卧槽那边那只狗你为什么变成了人卧槽叶修你不会给是人的他洗澡吧!!!!”

  “是啊,呵呵,小周的身材可比你的好。”叶修道。

  “靠靠靠胡说本少明明也是有腹肌的你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好多呢!哪像你啊还有小肚腩!”黄少天掀开衬衫,对着自己的腹部瞎数到。

  “你也不看看你是猫的时候肚子有多大啊,胖子。”叶修说着,走到沙发旁边坐了下来。

    周泽楷则站在一旁发呆。

  “原来除了我和少天还有人可以动物人类切换啊。”喻文州突然开口道。

  “对啊对啊对啊我也超级惊讶的要不是知道自己也有这个技能一只狗突然在我面前变成人我真的会被吓到诶太不符合常理了。”黄少天道。

  “我也……”周泽楷开口道。

  “喂喂喂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啊大白狗。”黄少天对周泽楷道。

  “……周泽楷。”

  “哦哦哦,我叫黄少天,是那只长得很威武的虎斑猫!”黄少天开始了自我介绍。

    很明显你是那只虎斑猫。周泽楷在心里道,对黄少天点了点头。

  “我叫喻文州。”喻文州笑道。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你刚才跑什么不相信老叶的人品吗还害怕老叶把你丢了吗叶修找你找了可久了你知道吗你这样是不对的……”黄少天开始对着周泽楷进行思想教育,周泽楷此刻也正处于愧疚之中,对于黄少天的逼逼叨没有反驳,只是一个劲地默默点头。

  “闭嘴蠢猫,不怪小周,我们的反应的确有点过激。”叶修受不了黄少天的叽叽喳喳,开口让黄少天停嘴,又抬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

  “没事啦小周。”

    周泽楷点了点头。

    四人在客厅里又闹腾了一会,气氛还算和谐,叶修刚才出去找周泽楷找了也挺久,这会也困了,于是便钻进房间里打算睡觉。

    刚才还和谐的某三个人,顿时又开启修罗场模式了。

    黄少天长篇大论地给周泽楷分析着为什么周泽楷今天不应该和叶修睡,而周泽楷则直接屏蔽黄少天,死死抱着叶修不放。

    见语言攻击没有用,黄少天也抓着叶修的胳膊,试图将叶修从周泽楷怀里拉出来。

    两边势均力敌,争了半天也没有争出一个结果,都快要打起来了。

    只见喻文州走到正在争夺的俩人身旁,对着中间的叶修道:

  “周泽楷不在的时候总是少天,周泽楷来了就是周泽楷,我几乎都没有以人的形态和叶修睡过呢。”

    于是,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以喻文州的完胜告终了。

    黄少天和周泽楷都已经变回了猫和狗的形态,喻文州则侧躺在叶修旁边,手指轻轻搭在叶修的腰上轻轻摩挲着。

    黄少天卷着尾巴不满地在叶修给周泽楷铺的毯子上打滚。

    周泽楷抬起毛茸茸的尾巴在黄少天脑袋上扫了扫。

    黄少天干脆顺利成章地抱住了周泽楷的尾巴,一滚滚到了周泽楷的尾巴底下,将周泽楷的尾巴当成了被子。

    叶修伸手将床头柜上的灯关上了,房间顿时变得漆黑无比,周泽楷干脆也不调整姿势了,就这么将尾巴盖在黄少天身上,趴下来睡了。

    雨还没有停,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不过也已经吵不醒屋里呼呼大睡的四人了。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刚才好像是打雷了,声音很大,把他给吵醒了。

    想换个姿势继续睡,却感到肚子底下有什么东西。

    一看,只见黄少天正努力钻到他的肚子底下呢。

    突然又是一声响雷,黄少天抖了抖,更努力地往周泽楷怀里钻,一边还发出一声悲鸣似的猫叫声。

    ……怕打雷?

    床上的喻文州和叶修也被雷声吵醒了,叶修打了个呵欠,伸手按开了床头的灯,就看到黄少天大半个身子都已经钻到周泽楷肚子底下,只留个尾巴在外面摇晃着。

  “噗。”叶修忍不住笑出声,下床将周泽楷肚子底下的虎斑猫抱了出来。

    见是叶修,黄少天嗷了一声,就开始往叶修怀里钻。

    又打了一声雷,将脑袋埋在叶修臂弯里的黄少天哆嗦了一下。

  “你怎么这么怕打雷呢话唠?”叶修道。

    黄少天喵嗷了一声。

  “算了算了,我抱你睡吧,胆小。”叶修又道。

    黄少天听了,将脑袋从叶修臂弯里抬了起来,高兴地嗷了几声,随即又被一声雷响吓的钻进了叶修的臂弯里。

    床边的周泽楷睁大了水汪汪的眼睛看向叶修。

    叶修沉吟。

    最后,周泽楷也变成了人,从背后抱着叶修,喻文州则从正面将叶修揽在怀里,两人中间还有一只打着呼噜的虎斑猫。

    干脆换一个大床吧……这是叶修睡着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雨天是最适合赖床的天气,三人一猫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太阳都已经将原本湿漉漉的地板晒干了才起床。

    周泽楷变回了萨摩耶,迷迷糊糊地咬着磨牙棒。黄少天在被窝里滚了一会才爬起来,扑腾一下变成了人,挂在叶修身上继续打盹。

    喻文州是起的最早的,正在厨房里做午饭。

    叶修似乎觉得很新奇,拖着八爪鱼似的扒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走进厨房围观。

  “文州竟然会做饭啊。”叶修道。

  “不是什么难事。”喻文州一边翻着锅里的荷包蛋一边答道。

  “那以后都你来做吧。”叶修懒洋洋地道。

  “可以啊,不过我要报酬。”喻文州笑着答道。

  “哥养你这么久,你学学田螺姑娘报恩嘛,要什么报酬。”叶修道。

  “我要求不多,以后我做饭,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让我跟你睡,怎么样?”喻文州说着,将荷包蛋放进了盘子里。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就做个饭怎么可以有这么好的福利我不同意不同意叶修我也会做饭啊!”黄少天先叶修一步回答到。

  “我觉得这个交易不错啊。”叶修道,将盛好的荷包蛋端了出去。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那叶修以后我天天扫地你每天睡觉前给我一个晚安吻怎么样!”黄少天还是挂在叶修身上不肯下来。

  “不要。”叶修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一整个早餐的时间都充斥着黄少天的为什么,念叨地叶修头都晕,吃完饭就走到窗边吹风冷静。

    小区的绿化算是很好的,刚下完雨,植物都被洗过了似的,在阳光底下直发亮。太阳也不是很大,有阵阵微风吹到叶修脸上,还带着点雨的气息,凉爽极了。

    干脆去散步好了。

    昨天下了一场大雨,今天不是很热,甚至有点凉,叶修便在短袖外面套了件带着帽子的外套,将喻文州和黄少天塞了进去,牵着周泽楷就下楼散步去了。    

    叶修不常出门,偶尔出门也是去宠物店买东西或者去超市买菜,几乎都没怎么在偌大的小区里逛过,今天难得有闲情逸致,干脆就选了一个从来没走过的方向。

    走着走着,就看到一只黑色的大狗正面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哟,这不是老韩么。叶修心道,朝韩文清走了过去。

    韩文清大老远地就看到叶修牵着那天那只萨摩耶朝自己走来,肩膀上还搁着两个小脑袋,正一起竖着耳朵看向韩文清。

    走进一看,叶修发现韩文清不是孤身一人,他背上还有一只漂亮的布偶猫。

    黄少天从帽子里爬出来,站到了叶修的肩膀上,对着布偶猫喵喵叫了起来。

    布偶猫听了,也抬头对着黄少天喵了几句。

    没一会儿,两只猫就开始对骂起来,喵叫声响彻云霄。

    叶修已经习惯了,这两只小家伙一碰面总是要把对方弄炸毛才开心的。

  “乐乐怎么了?”叶修问到,乐乐便是这只布偶猫。

    被唤作乐乐的布偶猫抬了抬自己的腿,上面有一条伤疤,看来是被什么刮到了,正冒着血。

  “你怎么又受伤了,你能活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该说你幸运E还是幸运S。”叶修说着,俯身将布偶猫抱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怀里。

  “哥还想着难得有闲情逸致出来走走去点别的什么地方呢,看来又要去老地方了。走吧走吧,让新杰给你包扎去。”叶修说道,朝宠物店的方向走去了。


TBC.


不要问我为什么可以变出衣服,我也不知道……


布偶猫长这样



 


评论(35)
热度(537)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