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喻叶] 心动

Q.第一次心动是在什么时候呢?


  “喻队抽到这个问题了啊,那么喻队心动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呢?这可真是一个受广大女性关注的问题啊,哈哈。”潘林打趣道,一边在心里腹诽联盟怎么把这种问题放进访谈里,一边将话筒递给喻文州。


    喻文州接过,眯起眼睛笑道:“抽烟的时候,沉着嗓子笑的时候,懒洋洋的打呵欠的时候……有很多呢。”


  “啊……抽烟……啊哈哈……女性抽烟……?这个描述好像和某个人的设定有点重合啊……哈哈……”潘林尴尬地道,挠了挠头,啊啊,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这段可不可以剪掉,是不是影响不好,啊不对,这是直播啊……


  “所以第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呢?”虽然心里有点五雷轰顶,但潘林还是秉着职业操守问完了这个问题。


  “嗯……他勾着嘴角对我说,哟,手残的时候吧。”喻文州摸了摸下巴,答道。


  “看不出来……喻队有抖M潜质啊……?”潘林开玩笑道。


  “呵呵,”喻文州笑笑,继续道,“因为大家总是觉得,喻文州的手速是硬伤,是一种遗憾,是喻文州不想提起的地方,所以大家总是在我面前尽量不去谈论手速的事。”


  “可是他就那么肆无忌惮地说出来了呢,手残手残的叫,从来不避嫌,就像叫少天话唠,韩队钱包脸,王队大小眼那样,随随便便地就挂在嘴边嘲讽人呢。”


“因为,他觉得是一样的吧,和黄少天的话唠,韩文清的脸,王杰希的大小眼,张佳乐的幸运E一样,喻文州的手残是特点,因为是手残,所以才是喻文州,这不是缺点,不是短处,而是喻文州的特点。”


“喻文州手残又怎么样呢?即使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手残,可是我依旧是蓝雨的队长,依旧是战术大师,不是吗?”


“我从来不觉得手残是我的弱点或短板,因为暴露了的短板不能变成致命的转折点,那就不是弱点。”


“可大家似乎不怎么认为,总是害怕触犯我的伤心事,闭口不谈。”


“所以,当他靠在墙边,强大的斗神懒洋洋因为太阳而眯着眼睛,叼着烟对躲在阴影里的吊车尾少年低笑了几声,勾着嘴角说到:小手残,心很脏嘛,现在就这样,长大了不得了啊?”


“像一束阳光洒进少年的心田。”


“我想,那是我第一次心动。” 


 

 

兴欣战队。


这几天没有比赛,大家闲着也是闲着,刚好今晚有对喻文州的直播访谈,陈果干脆就准备好了视频放到投影仪上,除了莫凡和包荣兴这两个摸不清动向的人,剩下的一群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这种最容易出笑话的直播也是他们最爱看的,纷纷搬了小板凳坐下欣赏。


于是当放大数倍的喻文州在投影上说出那些话后,兴欣战队就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一直到直播结束,喻文州和潘林笑着对摄影机挥手道别,屏幕变成了一片黑以后,也还是没有人打破沉默。


大家都沉默地盯着叶修。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点上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狠狠吸了一口,扫视了众人一圈,缓缓地道:“看我干什么,我也是现在才知道,最惊讶的应该是我吧。”


魏琛一拍大腿:“唉!喻文州这小子胆够大!真是学了老夫的男儿情怀!虽然着实吓到老夫了。”


叶修摊了摊手。


“这是当众告白吧?叶修你以后打算怎么面对喻文州?”方锐凑上前来问到。


“我啊……我以后……”叶修答到一半,就听苏沐橙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沐橙掏出手机,愣了一会儿后,将手机递给了叶修。


“喻文州。我觉得他不太可能是找我的。”苏沐橙道。


叶修接过手机接通,放在耳边喂了一声。


“前辈看了今晚的直播吗?”电话那头的喻文州道。


“看了。”叶修吸了口烟,答道。


兴欣众人都紧盯着叶修,竖起耳朵试图听清电话那头的声音。


“嗯……所以前辈,对这场访谈有什么看法吗?”喻文州问到,如果不是叶修听错,他的声音似乎因紧张而微微颤抖着。


“看法啊……”叶修看了一眼围在自己身边一脸八卦的某几个人,缓缓地答道:“联盟以后应该杜绝这种问题出现在直播访谈上。”


“呵呵……”喻文州轻笑,“我也觉得这次之后就不会再有了,既然以后没机会看前辈在访谈上回答,我就私下问了。”


说到这,喻文州顿了顿。


“前辈心动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他缓缓地问道。


“我啊……大概是某个后辈在访谈上一本正经地说出一些很肉麻的话的时候吧。”叶修答道。

 

 

Fin。




评论(28)
热度(910)
  1. fan六条谦槿 , # 转载了此文字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