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 二次元暗恋的大大三次元是嘲讽脸啊卧槽 8.

* 前文请戳  1. 2. 3. 4. 5. 6. 7.


    其实方锐住进叶修家和不住进叶修家这两者之间实质上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因为就算方锐家没闹虫灾,他也基本上一天有一大半的时间窝在叶修家里。

    只是现在一大半的时间变成了所有时间罢了。

    除了方锐每天要带着口罩背着杀虫剂 在叶修家门口作出几个中二的动作然后转头对叶修眨一眨闪着严肃的光的大眼睛后一步一顿地走向自己房间喷敌敌畏、还有每天晚上方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着叶修的大腿想尽所有办法爬上叶修的床外,生活基本上和以前没有区别。

    一样是方锐给叶修做牛做马,还做的不亦乐乎。

    这天方锐又在给叶修的书桌打扫呢——叶修的房间说乱不乱,说不乱又挺乱。别看他东西都摞的 整整齐齐地放在桌上,其实你拿起那叠纸一看,就会发现里面还夹着钱啊、塑料袋啊、画啊、等等等等。

    所以说叶修房间整洁只不过是表面的假象罢了,方锐的工作就是将假象变成真象。

    这不,正打扫呢,方锐就从桌子底下某个小角落里找出一个u盘。

  “诶叶修,这u盘是你的吗,怎么乱扔啊。”方锐对一旁躺在床上的叶修道。

    叶修抬眼瞟了瞟,道:“那是你那个中医同学的……我都忘了要给他还回去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悠悠地从床上爬了下来。

  “我现在去还一下,感觉好像拖了很久。”叶修道,随便套了件外套,抓着车钥匙和u盘就出门去了。

 

    今天诊所外很幸运的有车位,叶修不需要绕来绕去找了,锁上车走进诊所,本来还担心着怎么面对那叫王杰希的大小眼中医,结果那医生今天竟然刚巧不在,只有一个小护士坐在他的办公室里。

    将u盘还给了小护士,叶修便也就赶紧回家去了。

    方锐在家,叶修自然是不会带钥匙的,在楼下打算按门铃的时候刚好有人出来,于是叶修就直接上了电梯,站到自家门口,曲起手指在门上敲了几下。

    方锐很快就打开了门。

    刚开门呢,叶修就明显感觉到一股尴尬的气氛扑面而来。

  “咋了?”叶修问到,走进了家里。

    沙发上还有一个人,正端正地坐在那儿,神奇有点不自然,一只手紧张地绕着发尾的小辫儿。

  “……乐乐?”叶修讶然,“你丫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你身份都暴露了,原本要求保密的地址不也就暴露了吗!反正就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张佳乐见叶修进来了,放松了些许道,但说话的声音还是有点不自然。

  “你朋友吗?”方锐在一旁道。

  “朋友兼同事,百花缭乱大大。”叶修答道。

    方锐“噢”了声。

  “老叶啊,你跟人……合租啊?”张佳乐问道。

  “没,他是我邻居,家里蛀虫了,来我这避难。”叶修答道。

    张佳乐点了点头,看上去松了口气。

  “你来找我干嘛啊?”叶修对张佳乐道。

    张佳乐支吾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方锐,答道:“出去找个地方说吧。”

    方锐本来以为叶修会懒洋洋地说什么懒得出门,无视那边那个家伙就当只有我们两个存在就好了云云这样的话,没想到叶修只是点了点头,跟张佳乐一起出门去了。

    门砰地一声被张佳乐关上了,叶修的背影被阻断在了门外。

    方锐有点儿愣愣地站在原地,眨了眨眼。

    很多情绪都存在于眼睛里……

    张佳乐看叶修的眼神,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叶修领着张佳乐走进了小区附近的一家咖啡馆,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点好单后,可能是因为没什么人,咖啡很快就上来了。

    张佳乐端起咖啡想抿一口,结果手一抖,灼热的咖啡洒了出来滴到了张佳乐的手上,他吃痛地嘶了一声。

  “你这人还真是幸运E啊。”叶修说着,拿了一张纸巾给张佳乐擦了擦手。

    张佳乐盯着叶修白皙修长的手指,走了神。

    同为一个出版社的当红作家,不论是月票榜,人气榜,订阅榜……笔名为百花缭乱的张佳乐,总是仅次于那位没有人知道真面目的作家——悟道君之后。

    他有时候也挺恼的,怎么就老是超不过那人呢?

    直到他翻开了悟道君写的书,他才心服口服地当他的第二。

    悟道君文笔确实是好,文风很多变,时而细腻时而豪放,或许这多变就是悟道君的特点吧。

    不管你是干什么的,粉丝有多少,都抵不过一个同行发自内心的赞美。

    张佳乐就对悟道君发自内心的赞美,谈不上崇拜,但是从一个作家,从一个文学的角度来说,他的确很欣赏悟道君。

    所以,张佳乐还是挺喜欢悟道君的。

    不仅是因为他欣赏悟道君的文笔,还有一点,是因为像这样一直排在自己前面,却又让自己输得心服口服的人,除了悟道君还有另一个人。

    这样的相似点,让张佳乐对悟道君倍生好感。

    忘了交谈是怎样开始的了。他和悟道君的交流并不多,那次大概是最长的一次。

    一开始只是互相祝贺书的销售量,后来就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聊到了奇怪的话题上。

    一切都像顺水推舟,不知什么时候就进入到了那个话题上。

  “发什么呆呢你?给烫傻了?”叶修打断了张佳乐的思绪,道。

  “没,走神了而已。”张佳乐答道。

    随即两人便沉默了起来。

    叶修往自己的咖啡里倒了好几个奶球,拿勺子搅匀了,打破沉默开口道:“你都大老远跑来找我了,肯定是有事啊,怕啥,直接说吧,见都见到了,也都心知肚明,你还害羞个啥?”

  “……你当然不害羞了。”张佳乐道。

  “谁说的?我很害羞,脸都红了,只是没让你看出来罢了。”叶修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却因为太烫皱了皱眉,吐了吐舌尖。

    张佳乐看着这个动作,再一次走神了。

    是的,一切都像顺水推舟,不知不觉地,毫无预兆地,就进入了那个话题。

    悟道君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没有啊。

    哈哈,竟然没有,我倒是有一个喜欢的人。

    ……是吗,是谁?

    一个故友,和你一样,也总是把我甩在后边,自己占据着第一的位置不走。不过那人可不像你……那家伙可一点都不谦虚,天天搪塞我。

    …………嗯……

    哈哈,想不到我会喜欢这样的人吗?可是他就是让我喜欢了上了,唉,不过那家伙也和你一样,不但有当第一的本事,还有让被他打败的人心服口服的能力啊……他啊……

  “你又发什么呆?”叶修再一次打断了张佳乐的回忆。

  “我在思考我那天晚上有多蠢,并且正在害羞。我现在真的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张佳乐道。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你完全可以当做这事没发生过。”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在看到墙上贴着的禁烟标志和张佳乐的眼神后,又耸耸肩收了回去。

  “但是这事已经发生过了,不说明觉得怪尴尬的。”张佳乐说着,抬手摸了摸鼻子。

  “而且,既然已经无意间让你本尊知道了……我也想来问问,你有答复吗。”张佳乐又开口道。

    叶修沉默地喝着咖啡。

    张佳乐垂下了眼帘,也拿起咖啡,吹凉了,一小口一小口地抿了起来。

    沉默良久。

  “……我……”叶修开口道。

    张佳乐屏住呼吸,抿了一小口在嘴里含着。

    他试图平息自己的心跳,告诉自己:没事的,张佳乐,没事的,你早就知道他会拒绝的,没事的。

  “我会考虑的。”叶修道。

    张佳乐一口咖啡呛在了喉咙里,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但我先说好,考虑的结果很可能不是你想要的那个。”叶修一边给张佳乐拍背,一边说到。

    张佳乐抹了抹咳出来的眼泪,又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道:“我知道了。”

    叶修见张佳乐还在咳,于是就又拍了几下他的背,勾起嘴角笑道:“说你是幸运E,真是一点也不过分。”

    尾音有一点点的上扬。

    和毕业那年,全班都在叶修分发的同学录的纸上留言了一大堆的脏话,叶修一脸嫌弃地收回了所有,最后走到张佳乐面前的那个语调一样。

  “诶乐乐,就差你的了,赶紧拿出来啊,哥要装订了。” 那时候还没染上烟瘾,表情也还没有现在慵懒的叶修道。

  “我……弄丢了。”张佳乐答道。

  “说你是幸运E,这是一点也不过分。”年少的叶修笑道,尾音略微地有一点上扬。

    勾的少年的心直痒痒。

  “你又走神了,乐乐。”叶修第三次打断了张佳乐的思绪。

    张佳乐回过神来,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折的四四方方的纸,递到叶修跟前。

  “我不会放弃的。”他严肃地对叶修说,眼神认真地叫叶修都把调侃用的回答吞回了肚里。

  “我先走了。”张佳乐说道,站起身来走出了咖啡馆,脚步有点儿急促。

    叶修展开了张佳乐递过来的纸。

    那是一张略微有点儿泛黄的同学录的内页,姓名一栏写着张佳乐。

    个人信息填的清清楚楚。

    这是毕业那年,张佳乐嘴里本该丢了的同学录的内页。

    在留言那一栏,有一行字工工整整地写道。

    我觉得我之所以幸运E,是因为我将我这一生所有的运气,都已经被我拿来和你相遇。


TBC。


是不是没有想到第一个出手的是乐乐哈哈哈哈





评论(50)
热度(1106)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