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二次元暗恋的大大三次元是嘲讽脸啊卧槽 9.

* 前文请戳 1. 2. 3. 4. 5. 6. 7. 8.




    方锐心神不宁地躺在叶修家的沙发上,不停地辗转着身子。


    叶修出去好一会了,不知道和那个扎着小辫儿的男人待在哪儿,正说着什么。


    当那个男人……叫什么来着?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的是叫张佳乐吧。对,当那个叫张佳乐的男人按响门铃,在自己打开门的一瞬间的时候,表情由忐忑变成了震惊,还带着一点儿小嫉妒和小低落的时候,方锐就知道了,这个扎着个小辫子的男人,绝对是喜欢叶修。


    方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瞬间得出那个男人喜欢叶修这个结论的,只觉得明显,特别明显,特别是叶修进来时那男人看叶修的眼神,实在是太明显了。


    或许是因为那样的眼神和神态和自己有些相似?


    方锐想着,抱着枕头又翻了个身。


    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就像是被侵犯了属于自己的领地,让人忍不住进入一种防御的状态,脑袋里除了驱逐入侵者外别无他想。


    但也就只能想想了,毕竟叶修又不是你方锐的,哪里来的资格去驱逐那位“入侵者”呢?


    方锐又翻了个身,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时钟。


    叶修怎么还不回来……在和那人说啥呢?他想到。


    烦躁地扯了扯抱枕上的流苏,长长地叹了口气,认命地默默接受了他所谓的奇怪的感觉就是吃醋这一事实。


    有个声音在方锐耳边嘀咕着——


    是的,方锐,你就是在吃醋。


    没错,不要逃避了,就是吃醋,看到有别人喜欢叶修,害怕他被抢走,又因为占有欲,所以吃醋了,嫉妒了。


    承认吧。


    是啊,承认吧,你就是个基佬。


    又长叹了一口气,方锐坐了起来,盘着退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对着机顶盒不停地按着换台键。


    电视画面快速地切换着,方锐压根没心思去看,按着按着就出了神。


    要说这个时代,宅腐一家亲,方锐身为一个宅男,自然是早早地就和耽美这个词有接触了。


    宅久了,对腐也就没什么所谓了,大多数人,即使是男性,也可以接受了。


    方锐一直觉得自己不过是宅到深处自然腐了,对二次元的一些cp也能萌一萌,掐一掐,至于自己是个基佬这事,他还真从来没想过。


    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不排斥,偶尔看到腐的东西,虽然不会点开看,但也习以为常了。后来是他迷上了忧郁小猫猫的画风。忧郁小猫猫经常画一些耽美的同人漫,方锐看了几则,的确挺有意思,于是也开始时不时会去找同人看了。


    话说那时候他还以为忧郁是个妹子,只当是个腐女,没想到本体是个男的,而且就方锐和叶修相处的这段时间来看,叶修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过性向,不过看着还真不像是基佬。


    跑偏了,总之,方锐自从开始看同人以后,刷到一些工口的东西,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他自己也惊讶的是,他竟然不排斥,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不过,他也只当自己是好奇心爆发,根本也没有多想。


    再后来,迷上了君莫笑的声音——他依旧没有多想,毕竟他已经以直男的身份活了二十多年,至 于这些不经意间透露出的对男性的一点点小偏好,自然是无法让他改观的。


    直到某一天早晨,他一大早从暖烘烘的被窝里爬起来去阳台上收衣服的时候,不经意往旁边瞥了一眼。


    那时候还未完全入冬,但清晨也已经开始积霜了。那人住在方锐家隔壁,方锐好像都没见过他,不知道是新搬来的,还是平时不怎么交流,所以素未谋面。


    他看上去也是刚起床,还穿着睡衣,披了一件外套就搓着手走到了阳台上,从洗衣机里掏出衣服开始晾。


    估计是抓着还湿漉漉的衣服,手太冷了,他便抬起手放在嘴边哈了口气。


    暖气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在空气里凝结成了一阵小雾,打在那双漂亮的手上。


    方锐呆住了。


    他那时候脑袋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幸好他前天在阳台上晒了棉被,否则现在要是没有这棉被挡着对方大部分的视野,自己这样傻愣愣地盯着人发呆,未免也太突兀了。


    那天早晨是方锐第一次对自己的性向产生怀疑。


    他将手放在自己明显加快律动的胸口处,脑子有点儿乱,待那人晒好衣服走进屋里,他才机械般地走进自己的卧室。


    或许只是多想了吧……他对自己道。


    即使再三地对自己强调着“我不是基佬”这句话,方锐还是有点儿做贼心虚地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看耽美漫,也没有听君莫笑的音频。


    不过,他还是没有忍住开始期待和自己那位邻居偶尔的几次碰面。


    他甚至不知道那人的名字,几岁,是什么个性,但就是看他一眼,都会心跳加快。


    这都是什么情况?方锐也这样问过自己,也独自窝在被窝里纠结过性取向,但最后都以一句“爱美之心不分取向”来结束了自己的苦恼。


    同时也以“这么刻意逃避搞得我好像真的是基佬又不敢承认似的”为理由,重拾了耽美小肉番和君莫笑大大的广播剧。


    他是直男,只不过觉得那邻居好看,想和他当朋友才这样的。


    方锐一直是这样告诉自己的,直到两个小时前。


    如果张佳乐不出现,他可能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意识到……不,是才会承认自己喜欢叶修。


    是的,喜欢。


    在很久以前,叶修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叫方锐的时候,他就因不经意的一瞥对叶修产生了好感。


    而再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好感已经不仅仅是好感,已经上升成了喜欢,或者更甚于此。


    他只是一直没有承认罢了。


    其实他早就意识到了,也不是没有吃过醋,但是就是,做不到完全承认自己是个同性恋,喜欢上了叶修。


    现在他做到了,他承认他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叶修,多亏了张佳乐,他才能完全接受这个现实。


    然而接受了这个现实并没有什么卵用,只能让他更加烦躁,因为他喜欢的人——也就是叶修正和一个喜欢他的人不知道窝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卿卿我我。


    遥控器的换台键都快给方锐按凹进去了,方锐才肯停下对它的虐待,以吐魂状态趴在沙发上等叶修回来。


    千等万等,叶修终于回来了,第一句话就是:“你在我沙发上挺尸呢?”


    方锐顿时从灵魂出窍状态回归,对叶修道:“你怎么出去这么久?”


  “我出去好像不到一个小时吧……”叶修看了看墙上的钟道。


    方锐摸了摸鼻子,他这一个小时过得跟十年一样漫长。


  “你去干嘛了?”方锐问道,叶修出门时是两手空空出去的,现在回来手上却抓着什么,好像是一张折的方方正正的纸。


  “我去体验人生的起伏跌宕了。”叶修说着,拿着那张纸走进了卧室,方锐也跟着走了进去。


    只见叶修将纸摊开放在桌上,弯腰从电脑桌底下脱出了一个大箱子,在里面翻箱倒柜了好一阵,拿出了一个活页本,打开后小心翼翼地将他带回来的那张纸放了进去。


    方锐凑近看了看,一眼就看到那纸的底部写的工工整整的肉麻的一句话。


  “我靠。”他没忍住骂了出来。


  “怎么?”叶修问道。


  “没事没事。你和那人出去干嘛了?”方锐连忙转移话题。


  “没干嘛,谈人生。你是不是该去你屋子里喷敌敌畏了?”叶修问道。


    方锐一拍脑袋:“你不说我差点忘了。”


  “你到底想不想赶虫子滚回去住了?”叶修对方锐呵呵道。


    还真挺不想回去的……方锐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转身走出了卧室,到自家去喷杀虫剂去了。


    叶修则漫不经心地打开了网页,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他登上了邮箱,在一堆垃圾邮件中翻找了好久,点开了一封发件人为“索克萨尔”的邮件。


    叶修看了看日期,这封邮件已经是三天前发的了。这位网名为索克萨尔的人是悟道君的一个小粉丝,经常发一些对叶修写的文章的角色的人物评析,叶修觉得写的挺好,就回过几次邮件,一来二去,两个人也算得上是半个笔友了,时常用邮箱瞎扯闲聊。叶修这几天先是去了Q市,回来后又忙着赶稿子,都没怎么看邮箱,现在才想起来登上来看看索克萨尔有没有给他发邮件。


    这不,果然有一封呢。叶修看了看日期,这封邮件已经是三天前发的了。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在做什么?这次的书完结后,打算在记者发布会上露面吗?


 


    叶修摸了摸下巴,回到:


 


发件人:悟道君


收件人:索克萨尔


内容:公司有这个打算,我答应了。这几天忙,没看邮件,现在才回复,不好意思啊。


 


    对面很快就回复过来了: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看来过不久就可以见到你的真容了^ ^  忙?忙着做什么呢?


 


    叶修轻笑了几声,回复道:


 


发件人:悟道君


收件人:索克萨尔


内容:去Q市了一趟,和出版社协商了一下。/烟


 


    发出去没一会儿,邮件就又回来了: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真巧,我前两天也去Q市了。你不是不会开车吗?怎么去的?


 


    叶修点上一根烟叼在嘴里,回到:


 


发件人:悟道君


收件人:索克萨尔


内容:我会开,只是不经常。怕出事,在同城网上找了个也要一起去的人轮流开。说来还挺巧,刚好是认识的人。


 


    喻文州正坐在电脑桌前,拿着个小勺子搅拌着刚冲好的咖啡,就听见电脑上又响起了收到邮件的提示声。


    悟道君的手速极快,每次都几乎是刚发出去就回复回来了。


    将咖啡杯放到旁边,喻文州点开了邮件,读完后愣在了电脑前。


    他和悟道君都是H市的,虽然经常用邮箱闲聊,但还没有熟悉到可以一起相约出门的地步,而且悟道君看上去也不是一个喜欢出门的人。


    但看悟道君发过来的这邮箱的内容……


    不会吧……?喻文州摸了摸鼻梁,将手放在键盘上,回到: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认识的人?


 


    几乎是刚发出去的一瞬间,悟道君的邮件就回过来了。


 


发件人:悟道君


收件人:索克萨尔


内容:朋友的朋友,还算熟悉。


 


    喻文州看了一眼邮件的内容,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回复道: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这样啊……我最近嗓子哑了,有没有什么推荐的药或医院?你要赶稿子,经常熬夜,应该挺容易嗓子疼的?^ ^ 


 


    悟道君的回复依然迅速:


 


发件人:悟道君


收件人:索克萨尔


内容:我上次扁桃体发炎去了一个中药堂,好像挺不错的,开的药效果挺好,喝了两天就好了。


 


    喻文州对着这封邮件看了好几遍,心情有点儿不知该怎么形容,坐在电脑前轻笑了几声,回复道: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地址?^ ^


 


    这回悟道君没有立马回复,因为披着悟道君马甲的真正主人正在床上翻找着自己的手机呢。


叶修不常用手机,经常把手机里从口袋里掏出来就随手一丢,要用的时候总是要翻来翻去找好久。


    差不多把整个床都掀过来了,叶修才在床缝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设计的这么薄,多容易掉缝里啊……”叶修叼着烟一边嘟囔着,一边给喻文州去了条内容为“你家小区叫什么?”的短信。


    正坐在电脑前等悟道君回复的喻文州见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笑了几声,回复道:


  “岚禹新城。”


    差不多是同一时间,悟道君就回复了一封邮件过来。


 


发件人:悟道君


收件人:索克萨尔


内容:岚禹新城附近,我先去忙了,再见,注意嗓子。/挥手


 


    喻文州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声,回了句再见后,拿着手机看着那条来自名叫叶修的人发的短信,又低笑了几声,喃喃道:


  “叶修……真是太巧了。”


 


    而另一头的叶修自然是不知道自己此刻已经在喻文州那儿掉了马甲了。


    刚才叶修正和索克萨尔说了再见打算开始写稿,就听到有人按门铃,本以为是方锐,结果开门一看,竟然是十年的老同学。


    于是此刻他正他正敷衍式的给沙发上的老同学泡着茶。


    茶叶还没完全泡开呢,叶修就将水倒出来了,递给了正坐在沙发上的黑着脸的人。


  “你怎么到H市来了?”叶修也给自己倒了杯不像茶的茶,靠在沙发上懒洋洋地问道。


  “公事。现在要去机场,刚好路过,就来了。”韩文清抿了一口叶修给他泡的茶,答道。


    将茶杯放在桌上,韩文清瞪了叶修一眼,又道:“坐没坐相。”


  “你这是和新杰相处久了,性子也随他啊?坐就要坐的舒服点儿。”叶修摆摆手道。


  “活该你肚子上长肉。”韩文清道。


  “唉,你还别说,最近我还真是瘦了,都是给新杰这个催稿狂虐出来的。”叶修说道。刚说完,就听见又有人按门铃。


  “老韩去开门。”叶修伸手戳了戳韩文清。


  “你才是主人。”韩文清拍开了叶修的手,见叶修还是一副懒得动的样子,只好妥协起身去给外边的人开门。


    接着沙发上的叶修就听到了方锐大大的一声惨叫。


    韩文清像是已经习惯了,打开门后就径直走回叶修旁边坐下,没搭理在门口被吓到的方锐。


  “进来啊你。”叶修对方锐招了招手。


    方锐这才回过神来,进屋关上了门。


  “这是我同学,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出版社老板,韩文清。”叶修歪着身子靠在韩文清身上,随意的介绍到。


  “你好,刚才不好意思啊……”方锐悻悻地挠了挠头。


  “没事,你好。”韩文清答道。


  “哥就说你是钱包脸吧,瞧你都把我家保姆吓到了。”叶修捏了捏韩文清的脸,调笑道。


    韩文清一把抓住了叶修的手,问道:“你的室友吗?”


  “不是,隔壁邻居,家被虫蛀了,来我这避难。”叶修一边回答一边将自己的手从韩文清的手里挣脱了出来,“今天早上乐乐也来了?你们俩来这出差?”


  “张佳乐来干什么?”韩文清看上去有点惊讶。


  “原来不是一起来的啊……卧槽,那他还是专门来找我的啊。”叶修看上去也有点惊讶。


  “找你做什么?”韩文清问。


  “没什么。”叶修答。


    韩文清怀疑地看了叶修一眼,但也没多问,他向来不对别人做了什么有八卦之心,自然也不感兴趣。


  “我该走了,本来就是顺路来一下罢了。”韩文清看了看手表,道。


  “那你走吧,免得赶不上飞机。不过你和新杰待一起久了,生活习惯都被同化了,估计是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叶修道。


    韩文清又瞪了叶修一眼,拿起公事包走了。


    一直缩在沙发角落的方锐目送韩文清走出房门,才起身坐到叶修身旁。


  “这人长得好凶,刚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去喷了个药就有绑匪到你家来了。”


  “他从小就长得这么凶。”叶修说道,起身去厨房拿了两盒泡面,扔给方锐一包,拆开将刚才拿来泡茶的开水倒了进去。


  “他怎么突然来找你啊?”泡面泡开还要一会儿,方锐便开始和叶修搭话。


  “他要去机场,路过吧,应该是去别的地方出差,到我们这儿要转飞机吧。”叶修答道。


  “我们小区的方位和机场是反方向。”方锐道。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叶修肚子饿了,懒得再等,直接掀起盖子就嚼起了半硬不软的泡面来。


  “所以他来找你干嘛呀?”方锐又问。


  “哥怎么知道,估计就是想来就来了呗,干嘛纠结这个?”叶修嘴里嚼着泡面,含糊不清地答道。


    方锐也掀开了自己的泡面盖子,没有回答,默默低头吃了起来。




TBC.












评论(21)
热度(936)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