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养猫专业户 10.

* 前文请戳: 9.

* 回归,日更。


    目送叶修下楼,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王杰希默默地退回了房间,关上门。

    一阵青烟后,眨着碧绿的眼睛的黑猫出现在了原地。

    他的脖颈上挂着个小铃铛,已经有点儿生锈了,却没有摘下来。

    这个铃铛挂在他的脖子上已经有些年头了,给铃铛的人或许已经忘了此事,但他却好好地收藏着。

    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还没能完全接受自己是个能变成猫,或者说,能变成人的“怪物”的这个事实,好像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可以那样转换自如了。

    他原本到底是人,还是一只猫,他也记不得了。

    他只记得,当他开始有人的意识时,他已经是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猫了。

    可能是他身体里属于人的那部分成长到了足以领悟自己的独特之处的年龄了吧?他想。

    那么,他是不是可以不用再过这样的生活,可以变成人,用另外一种方式生存呢?

    他尝试着变成人,不过没有成功几次,不是还带着尾巴耳朵,就是没穿衣服,或者一些其他的小毛病。

    可能是因为太虚弱了吧。他耷拉了几下耳朵,伸出爪子掏了掏路边的垃圾桶,试图找到一些能吃的食物残渣。

    这片社区老年人居多,他们总是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吃光所有的食物,导致他总是找不到吃的。

    不过那些老人也挺多经常给流浪猫喂食的,除了王杰希,或许是因为在老人眼里,一只黑不溜秋的猫是不吉利的象征吧,何况他还有一双诡异的一大一小的眼睛。

    当然也不乏喂他食物的好人,不过他还是更希望换一片可以自力更生的地方,好让自己茁壮起来,变成人,远离现在这样的生活。

    他吃了一顿饱饱的晚餐,卷着尾巴上路了。

    午夜,街上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谁都不会注意到有一只黑的像要融入夜色里的猫正沿着斑马线过马路。

    路过的车辆当然也不会,空旷的街道向来是这些人飙车的场所,飞快的出租车在王杰希面前急刹车,差一点就撞到了他。

    他抖着尾巴瑟缩在原地,就见出租车上走下来一个少年,年纪不大,应该是高中生,朝他走来。

    他刚才似乎听见这高中生朝司机喊了声小心,猫的耳力向来是很好的。

    高中生将他抱了起来,左转右转仔细看了一圈,确定没事后松了口气,将他抱进了怀里,重新坐上了出租车。

    高中生将他小心翼翼的塞在衣服底下,带回了宿舍。见宿舍里没有人,高中生才将他从怀里抱了出来,放在地上。王杰希很乖的没有出声,安静地坐在地上,等高中生翻箱倒柜找出了一盒牛奶,拿了个小塑料杯,倒给他喝。

    对于一直翻垃圾箱的他来说,牛奶简直是奢侈品,于是便低头猛喝了起来。

    高中生蹲在他面前,撑着下巴看他。

    待他喝完,那人又给他洗了个澡,接着将他塞进了被窝里,又将手指竖起在唇边,比了个“嘘”的动作。

    王杰希抖了抖耳朵,安静地蜷缩在被子里。

    他听见走廊上有脚步声,正在朝这儿走来。

    没一会儿,有人打开了门。

  “你怎么又这么晚才回来?过门禁了知道吗?”他听见一个男人说到。

  “不好意思啊舍管,这不是打工嘛。”高中生答道,语气里还带着笑意,一点儿也没有道歉的诚意。

    那舍管像是习惯了,哼了声,没再说什么,就走了。

    高中生松了口气,将门关好,拿起衣服进浴室洗澡去了。

    王杰希将脑袋探出了被窝。

    他不是那种爱麻烦别人的人,也不喜欢被人养着,他更喜欢独立行事,而且,他也不想有待一日自己被发现时,那高中生挨骂。

    他或许可以在学校扎根,这里有食物,实在不行他还可以来这和高中生讨点吃的……而且,他可以汲取一些东西,比方说,偷偷听课什么的。

    王杰希眨了眨自己一大一小的眼睛,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跳到了窗台上,跑走了。

 

    叶修洗完澡,见那只黑猫不见了,也没有惊讶。毕竟猫不像狗,你不能指望它老老实实地待着,它想跑就跑。既然知道那只猫没受伤,叶修也就不太担心,猫是有灵性的生物,过不下去时,它自己会懂得来要吃的。

    他喂过的流浪猫不在少数,这只大概也就是一面之缘,以后再也见不到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叶修也没有放在心上。

    谁知道没过多久,学校开始传谣言了,说是有只大小眼的黑猫经常在教室附近游荡,像是在听课。

    这谣言越穿越玄乎,都成怪谈了,说这猫是魔法师变来的,会这会那的,怎么不靠谱怎么传,最后传出来的几个版本无一不诡异至极。

    叶修记得那天他带来宿舍的猫,就是只大小眼的黑猫。黑猫本来就不多,大小眼的更是少之又少,八成是在说自己带来的那只了。

    看来还在学校里嘛?叶修想到,带了点肉骨头就开始在校园里转悠。

    他心想自己得有个什么称呼,一路边走边叫才好找,不过这学校里流浪猫也不是一只两只,喊“猫”这个字,谁知道会不会钻出来一堆已经被学生喂的圆滚滚的肥猫。

    于是叶修心下斟酌了一会儿,拿着肉骨头边走就边开始喊了:“大眼儿?”

    王杰希正窝在草丛里盘算着等下怎么去偷听课呢,就听到有人在那儿大眼大眼的叫唤。

    ……这是在喊我吧?王杰希想到,从草丛里露出了个圆溜溜的小脑袋。

    叶修眼睛可尖了,一下就看到了他,朝他走了过去。

  “嘿。”叶修对他打了声招呼,在他面前停下,将肉骨头放在了他面前。

    王杰希便开始吃了起来。

    只见他边吃呢,叶修就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

    那是一个挂着铃铛的小项圈。

    叶修伸手将项圈松垮垮地带在了王杰希的脖子上,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道:“带上这个看上去应该就不会那么吓人了吧。”

    王杰希没说话,默默地低头继续啃着肉骨头。

    后来那高中生和他也没见过几次面了,只是偶尔那人会在学校的各种地方放些吃的给流浪猫吃,如果看到王杰希,他便会和王杰希打声招呼。

    再后来,那高中生毕业了,去哪了王杰希也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那人的名字是什么。

    本以为再无相逢之日,没想到今天在这遇见了。

    王杰希抖了抖自己脖子上已经锈迹斑斑的小铃铛,垂下眼敛思考了起来。

    他本就对那人有感激之心,如今又是有缘再见,不免也动了心思要去深交,可是自己又不能直接告诉那人自己就是当年那只猫……何况人还指不定记得自己呢。

    怎么办呢……王杰希甩着尾巴沉思了起来。

 


    叶修回到家还没多久呢,刚帮黄少天洗了个澡,正在给躁动的小话唠吹头发,就听见有人按门铃。

    他刚起身去开门,黄少天就嗖地一声跑没影了,窝在角落自己给自己舔起了毛来。

    一开门,就见刚才那位大小眼先生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您好。”大小眼先生朝他点了点头,“我叫王杰希。”

  “啊,您好,我叫叶修,请问……怎么了吗?”叶修问到。

  “你家猫……好像咬坏了我家的东西。”王杰希将编好的理由说了出来。

  “喵嗷嗷嗷嗷喵!”角落里的黄少天大喊以示清白。

    养了也这么久了,黄少天的某些鬼哭狼嚎叶修也能分辨个大概意思了,于是便对王杰希道:“他说他没咬,”说罢,叶修顿了顿,想起了什么,继续道:“今天他在你家阳台的时候,你家阳台门是锁着的,他进不去。”

    王杰希一愣,似乎是没想到还有自己把门锁上了这事,准备好的说辞都说不出口了。

  “那可能是我弄错了。”王杰希道,悻悻地回去了。

    叶修自然不知道王杰希心里打的小算盘,见王杰希走了,也就关上门进了屋。

    黄少天还在给自己舔毛呢,喻文州见他工程量太大,也正在帮忙,周泽楷则蹲在一旁发呆。

    舔着舔着,黄少天站起来抖了抖毛,干脆不舔了,就打算让风自然吹干这一身湿漉漉的毛。

    叶修拿了条干毛巾又给黄少天擦了擦脑袋,问到:“去找乐乐吧?”

  “昨天去他不在,今天看看在没,毕竟他受伤了。”叶修接着道,用毛巾在黄少天的小肉肚子上擦拭着。

    黄少天呼噜了几声,没有异议。

    喻文州抖了抖耳朵表示同意,至于周泽楷呢,他只要不出声,就可以默认为是同意了。

  “那走吧。”叶修将毛巾放在一旁,站起来到。

 

 

    自从有了周泽楷,溜猫就方便多了,叶修再也不用将喻文州和黄少天抱在怀里,直接往毛绒绒的周泽楷身上一放就行了。
    相处了几天,周泽楷和黄少天也混熟了,一路上黄少天各种挠着周泽楷的耳朵,和周泽楷打闹,剩喻文州一人安安静静地坐在周泽楷背上。
    叶修见了,便将喻文州抱了起来。
    喻文州开心地蹭了蹭叶修地臂弯。
    黄少天见了,停下了对周泽楷耳朵的骚扰,喵喵喵地嚷了起来,也要叶修将他抱到怀里。
    没嚷几下呢,他就被周泽楷一把甩到了地上。
    摔了一脸灰的黄少天正想对周泽楷表示不满,就见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微弓起了背,不满的朝某个方向呼噜着。
    黄少天探着脑袋往那房间看了看,就看到韩文清一脸凶神恶煞的站在那儿,也正不满地对周泽楷呼噜着。
  “哟,老韩。”叶修打招呼。
    韩文清瞪了周泽楷一眼,走到了不同于周泽楷的叶修的另一边。
  “也去看乐乐?”叶修问到。
    韩文清甩甩尾巴以示默认。
    叶修了然,将怀里的喻文州放在了韩文清身上,俩狗俩猫加一人,就这么朝百花咖啡馆走去。
    没人注意到他们身后那抹窜的飞快的小黑影,唰得在草丛里钻来钻去,跟上了叶修。
    空气中,似乎隐约听得到铃铛的声音。
    张佳乐撑着下巴坐在咖啡馆二楼,一边坐着咖啡馆的帐,一边时不时低头看看自己腿上的绷带。
    有时候他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倒霉,非常倒霉。
    他是一只布偶猫,本该是养尊处优的,不知道为什么却在街上流浪。等他有意识的时候,他就在流浪了,所以他也说不清道不明其中的缘由。
    说不定他运气这么不好,就是因为把运气都点在了某一天突然有人的意识突然能变成了人的这件事上。
    毕竟变成人,生存能力可就强多了,不用天天拨弄着垃圾桶。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张佳乐是很庆幸自己这个能力的。不过久了他也就发现,变成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比方说,太虚弱的时候是不行的,而且如果控制不好,很可能会变出一些奇奇怪怪地东西,像是猫耳朵猫尾巴什么的。而且,变成人一次也不能变太久,过了一段时间如果不变回猫,总会生点小病。
    再者他发现,变成人也不是什么好事,更讨不到东西吃,一没工作二没安居点的。
    不过估计是他本身是只以漂亮著称的布偶猫的缘故,人型的他长得也是破有几分英俊潇洒,在某次尝试着做到给自己变出一套得体的衣服后,他得到了一份咖啡馆的工作。
    店长很耐心,人也好,什么都教给他。那段时间他是挺如鱼得水的,但奈何人型维持不了太久,撑了五六个月,他也就受不了了,发了一场高烧,最后无奈辞掉了工作。
    卷着尾巴窝在角落的他掰着手指数了数这差不多半年来自己省下的钱,盘算了一番,决定自己开个小咖啡馆。
    这咖啡馆坐落在某高档小区附近,格调挺雅致,生意不错,没多久张佳乐就又屯了笔钱,干脆在小区里一个位置更好的地方租了个两层的店面,把咖啡馆开大了,又请了几个员工,自己也轻松点。
    毕竟他自己看店,时不时又得关几天门变成猫窝着,也怪累的。
    有人帮忙看店,他就轻松多了,时不时变成猫出去玩,可这倒霉的天性似乎还没改彻底,这天他出门的时候,一不小心又给摔折腿了,这事儿以前倒是经常发生,最近少了,现在又摔了一次,把张佳乐给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路过的韩文清看到了,朝张佳乐走来,顶着那张脸,可把张佳乐吓得不轻——韩文清这回还没退役呢,还是一只所向披靡的警犬,而他向来又是只面恶心善的狗,于是便三两下将张佳乐扔到了背上,驮着他往张新杰的兽医所走。
    韩文清是警犬,受伤的次数数不胜数,自然是张新杰的老顾客。
    这刚到张新杰的宠物店呢,韩文清大老远就看到叶修正在宠物店里挑着东西。
    要说韩文清和叶修孽缘就多了,老早那就认识了,这会恰好是叶修刚捡到喻文州和黄少天那会儿,时不时就要下来采购一番,刚巧也就碰到了。
韩文清想对叶修摇摇尾巴,但又怕让身上的张佳乐掉下来,于是也只好作罢,走到叶修面前停了下来。
    叶修也看到了韩文清身上的张佳乐,蹲下来摸了摸张佳乐的脑袋,一直在叶修外套帽子里暖烘烘地睡着觉的小奶猫黄少天也将脑袋探了出来,打量着张佳乐。
  “受伤了?”叶修问。
    韩文清点了点头。
  “可是新杰刚才出去了,让我帮忙看看店。”叶修道。
  “拜托我帮忙还不许我在这抽烟……”他又嘟囔了句。
    韩文清听到了,呼呼了几声。
  “我来临时看看吧。”叶修道,小心翼翼地将张佳乐抱了起来。
  “骨折了。”叶修摸了几把张佳乐,说道,接着翻箱倒柜找出了几捆绷带和固定架,娴熟地帮张佳乐处理了起来。
    那双手有多好看,张佳乐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没一会儿,包扎就弄好了。
  “这几天不用乱动,这样弄弄就好了。”叶修道。
    韩文清是知道叶修会些医术的,准确来说,叶修几乎什么都会,所以他也不惊讶。
    张佳乐本就不清楚叶修,他自己也不是没给自己整过,知道叶修说的不错,也就没做什么反应。
  “我送你回家吧,老韩你在这儿看着店。”叶修道。
  “你家在哪?”叶修问。
    张佳乐想了想,用尾巴指了一个方向。
    从这儿看出去,隐约能看到百花咖啡馆的招牌。
  “咖啡馆?”叶修又问。
    张佳乐点了点头。
    叶修便将张佳乐抱在了怀里,朝咖啡馆走去了。
    窝在叶修帽子里的黄少天见来了只猫,哪能闲着,叽里呱啦地就开始和张佳乐攀谈起来,喵叫声充盈着张佳乐的耳朵。
    正想着要用办法屏蔽这噪音呢,就感到叶修把手指按在了他的耳朵上,沉着嗓子笑道:“他很吵吧,你无视就好。”
    黄少天不满地嗷了几声。
    等到了咖啡馆,店主人自然不在,因为他正跛着腿窝在叶修怀里呢,所以叶修只好将张佳乐交给了看店的店员,嘱咐了几句后就走了。
    后来叶修来看他了,一来二去也就熟了起来,现在认识也有两三个年头了,时间一长,张佳乐发现自己还真是……有点喜欢上叶修了。
    正想到这儿呢,他就从余光里瞥到窗外正在朝这儿走来的叶修。
    一阵青烟,布偶猫出现在了原地,一股脑地就拖着伤爪子下了楼。


TBC.



评论(13)
热度(471)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