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二次元暗恋的大大三次元是嘲讽脸啊卧槽 14.

* 前文请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继续道:

  “一枪啊……”

    周泽楷笑着点头。

  “好巧哈?”叶修点起一根烟,道。

  “嗯。”周泽楷道。

  “想不到一枪你话不多,人长得这么帅啊。”叶修叼着烟绕着周泽楷转了两圈。

  “前辈也……好看。”周泽楷的脸有点儿红,道。

  “不过,就算你是一枪,哥也得问问你啊,是不是对我妹妹有非分之想啊?”叶修调笑道。

  “没有。”周泽楷连忙摇头。

  “真的?”叶修笑。

  “真的。”周泽楷点头。

  “好了,不逗你了。”叶修吸了口烟,“干脆住我这吧?”

  “不方便吧。”周泽楷看了看沙发上熟睡的苏沐橙。

    叶修家只有一个房间,本来是有两个房间的,只是叶修将墙打通了变成了一个房间,不然方锐也不用天天抱叶修大腿要往叶修床上挤了。

  “没事,我房间挺大的。”叶修摆摆手,“我睡地板吧。”

  “没关系,我可以打的,回家。”周泽楷道。

  “怕啥啊一枪,都那么熟了,大不了一起睡,我的床还是够两个人睡的。”叶修拍拍周泽楷,领着他走进了房间。

  “好吧,唔,谢谢前辈。”周泽楷说着,跟叶修走了进去。

    叶修从衣橱里的角落里翻出了一件衬衫和一件长裤,递给周泽楷。

  “你应该穿的下这个。”叶修道。

  “好。”周泽楷接过。

  “去洗澡吧一枪。”叶修道。

  “嗯。”周泽楷点头,转身就要走向浴室,走了几步后又顿了下来,对叶修道:“前辈,我叫周泽楷。”

  “嗯。”叶修眨了眨眼,“那么,去洗澡吧,小周。另外,我叫叶修。”

  “好,叶修前辈。”周泽楷笑道,走进了浴室。

 

-

 

    方锐今天不上班,一大早就跑到了叶修家门口,轻手轻脚地打开了门,打算偷偷钻进还在熟睡的叶修的被窝里。

    一开门走进去,就看到沙发上有个裹着被子的女生,吓了方锐一跳,一看,竟然是苏沐橙。

    ……什么时候来的?方锐惊讶,走上前去帮苏沐橙盖好了快掉下沙发的被子,朝叶修房间走了过去。

    轻轻地扭动把手,打开了门,方锐往叶修床上看去。

  “……”方锐揉了揉眼睛。

  “…………”方锐捏了捏自己,发现会痛。

  “……叶修。”方锐道。

  “你床上躺的是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方锐大喊道。

    叶修听见方锐的声音,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又被一旁的周泽楷勾住再次拉回了被子里。

  “你一大早的乱嚎什么……”叶修咕哝着,干脆就这么躺在了周泽楷臂弯里。

    方锐冲上去将叶修从被子里拽了出来。

  “唔……”叶修好困,直接靠在方锐身上继续睡,任由自己被方锐拖下床。

    周泽楷也迷迷糊糊地起来了,头上一撮乌黑光亮的头发高高地翘着。

  “前辈早。”周泽楷对站在床边摇摇晃晃的叶修道。

  “小周早。”叶修晃来晃去,又晃到了床上。

    然后就再次被方锐抓了起来。

  “几点了还睡!”方锐道。

  “才几点啊……”叶修神游状。

    方锐见叶修真的困了,便将叶修带到了叶修房间的小沙发上坐下,让叶修靠在自己肩膀上睡。

    周泽楷见了,也清醒了起来,微微皱着眉看着方锐。

  “冒昧问一下,你是?”方锐没好气地对周泽楷道。

    他平时也是好脾气的人,很少态度不好的和人说话,只是现在……醋意当头,实在没办法做到好言好语。

     周泽楷也向来是好脾气的人,何况他本来就寡言少语,自然是也不怎么和人吵过架的,但他现在,好好地睡着就被人吵醒,还看到心爱的前辈被人强行揽在怀里,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你又是谁?”周泽楷蹙着眉,反问道。

  “又不是你家,你还问起来了。”方锐道。

  “也不是你家。”周泽楷答。

  “我说你俩……一大早的,火药味这么重干啥啊……”迷迷糊糊的叶修见火药味越来越浓,也清醒了点,开始劝架。

  “这是谁?”方锐转头问向叶修。

  “一枪穿云。”叶修答。

  “谁?”方锐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昨天那个小后期。”叶修道。

  “我靠。”只有粗口能表达方锐此刻的心情。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起床气啊?”叶修懒洋洋地将下巴搁到了方锐肩膀上,问到。

    方锐用手帮叶修梳了梳乱糟糟的头发。

    周泽楷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方锐和叶修旁边,抓开了在叶修脑袋上动来动去的方锐的手。

  “小周怎么也不高兴呢?”叶修又开始安抚周泽楷。

    周泽楷摇了摇头。

    苏沐橙刚才也被方锐的大叫吵醒了,但毕竟她是女孩,所以还是先去梳洗了一番,才走进了叶修房间。

  “怎么回事呀……咦,周泽楷你住下来了?谢谢你送我哦。”苏沐橙道。

  “不用谢。”周泽楷转头,道。

  “在做什么呢?”苏沐橙一蹦一跳地跑到了叶修旁边,一把拉起了叶修,挽住了叶修的胳膊。

  “没做什么啊。”叶修道。

  “那就去吃早餐吧,要你亲手做哦,难得你这么早起来!”苏沐橙笑道。

  “好好好。”叶修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和她一起走出了房间。

    方锐和周泽楷显然也不想共处一室,于是也跟着走了出去。

 

-

 

  “我说,方点心啊……”叶修转头,对躺在他身旁的方锐问道。

  “嗯?”方锐应道,将怀里的叶修抱的更紧了点。

  “你今天应该去上班的吧……”叶修道。

  “不去!我今天就赖在你身上了。”方锐果断回答。

  “你发什么神经啊……”叶修戳方锐的腰。

    自从昨天周泽楷走后,方锐就说什么也不远离叶修超过十米了,免得叶修又出现什么“在自己出差期间带了男人回来住”、“去旅游拐了个男人回来”、“自己一晚上不在第二天一来就看见有野男人睡在叶修床上”等一系列事件。

    所以昨天一整天,方锐都是黏在叶修身上的,睡觉自然也是死活不肯回自己房间睡。

    一觉醒来,方锐显然还打算这么黏叶修,现在大有辞职不上班,每天看住叶修的趋势。

  “总之,我就是不走。”方锐大义凛然道。

  “你不走我要走啊!哥今天要出门啊。”叶修道。

  “你要去干什么!”方锐立马防备了起来,紧张地问道。

  “今天要去看那啥啊,就是悟道君新闻发布会的场地……他们选好了,要我去看看。”叶修道。

  “不去不行吗。”方锐道,想到了那个一脸凶样的男人。

    我记得他是特地跑来叶修家了的吧……方锐回忆。

  “哥也不想去啊……但是张新杰非要我去啊!他就是一定要一步一步地按步骤走,说什么按规定来我必须是要去看的……”叶修无奈。

  “张新杰?那个天天催稿的吗?”方锐问道。

  “对啊。”叶修答。

  “就他一个人在那吗?”方锐又问。

  “嗯啊,看看就回来了,反正就是走个流程而已。”叶修道。

    张新杰和叶修聊过几次天,方锐都在旁边围观了。从字里行间里就能感受出这个名为张新杰的人的严谨,对叶修好像也是一副不生不熟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威胁性的。

  “那好吧。”方锐这才放开怀里的叶修,从床上爬了起来。

  “那我上班去了。”方锐对床上抱着被子打滚的叶修道。

  “嗯,去吧。”叶修蹭了蹭被子,又睡回去了。

  “你别睡过头了啊,几点去?”方锐问道。

  “嗯……十点半吧……”叶修带着鼻音的声音慵懒地从被子里传了出来。

  “行吧。”方锐把叶修扔在桌角的手机拿来起来,调了个闹钟。

  “我走了。”方锐对已经睡过去的叶修道。

  “嗯……”叶修迷迷糊糊地回答道。

 

    方锐给叶修订的闹钟是9点半的,但张新杰9点就开始电话炮轰叶修了。

  “你该起床了。”叶修无视了张新杰17个电话后,终于在张新杰锲而不舍地打第18个时接了起来,一接起来,就听到张新杰用一如既往的淡定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才九点!”叶修道。

  “差不多了。”张新杰道,“快点刷牙洗脸,该出发了。”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敷衍道,挂了电话,躺回去就想继续睡。

    结果这下他就怎么也睡不着了,干脆也就起床了,打开了电脑,登上qq,确认了一下张新杰昨天发的地址,就打算去洗漱。

    刚要起身,叶修就听到了一声收到邮件的提示音。

    于是叶修便又坐了下来,点开了邮件。

    其实会给叶修发邮件的,除了广告商就是索克萨尔了。

    一看,果不其然,是索克萨尔发来的邮件,内容很简单,就两个字:早安。

    叶修于是也便回了个早啊回去。

    索克萨尔很快回复了。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难得你起这么早。


    叶修也很快回复。


发件人:悟道君

收件人:索克萨尔

内容:今天要出门。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嗯?要去哪儿^ ^

 

发件人:悟道君

收件人:索克萨尔

内容:去看看新闻发布会的场地,毕竟这次我是要露脸的。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或许我有资格提前知道一下场地?

 

    叶修读完了这封邮件,笑了笑,将张新杰给的地址复制黏贴回了过去。

 

    索克萨尔收到地址后,很快回复了邮件。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离我家有点远呢^ ^

 

    叶修读完,看了看时间,回到: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离我家也不近。我该出发了啊,再见。

 

    索克萨尔回的很快。

 

发件人:索克萨尔

收件人:悟道君

内容:再见。似乎快下雨了,记得带伞。

 

    叶修读完,也没再回复,关了电脑,就起身洗漱去了。

    窗外乌云密布,现在才早上9点多,却看不到一丝太阳。

    叶修拿起手机塞进口袋里,在屋里找了一圈,没找到伞,干脆就不带了,大摇大摆地出了门。

 

-

 

  “真的下雨了啊……”叶修站在屋檐下,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

    张新杰先他一步走了,本来他的任务就只是接一下叶修罢了,带叶修转了两圈后就看了看表,奔赴下一个任务地点去了。

    叶修则在场内转了几圈,规划好了记者会结束后逃避记者的通道,才走出场馆。

    结果就见外边下着倾盆大雨,才一会儿,雨水就已经积起来了。

  “怎么办呢……”叶修站在路边,一辆出租车也没有。

 

    喻文州开着车在悟道君给的地址附近转悠着。

    他来,只是想确认一下,叶修是不是悟道君。

    转了一圈,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场馆门口。

  “呵……”喻文州轻笑,朝叶修开了过去。

    叶修大老远地就见一辆有点儿熟悉的车朝自己开来,待车在自己面前停好后,只见车主人摇下了车窗,喻文州的脸映入了叶修眼里。

  “好巧。”喻文州笑道。

  “是啊。”叶修也笑道。

  “没带伞吗?”喻文州问道。

  “嗯,没找到,就懒得带了。”叶修道。

  “上车吧。”喻文州笑笑。

  “哥都感叹自己的好运气啊。”叶修笑着,打开车门踏进了喻文州车内。

  “是啊,运气很好。”喻文州见叶修坐好后,锁上了车门。

  “少天来我家了,要去吗?”喻文州转头对后座的叶修问道。

  “嗯?什么时候?”叶修道。

  “刚下飞机,现在到我家了,发了短信。他知道我家备用钥匙的位置。”喻文州笑道。

  “行啊,都可以的,哥很闲的。不过你俩关系真好啊。”叶修道。

  “呵呵,是挺好的。”喻文州一点儿也不心虚地笑了笑,将车调了个头,朝自己家的方向开去了。

    然而叶修不知道的是,喻文州为了来场馆装作偶遇叶修,发给黄少天一条“自己坐的士吧,我临时有事。”的短信后就将刚下飞机的拎着一大箱行李的黄少天丢在了外面还下着暴雨的H市的机场里,泪流满面地拖着行李箱躲着暴雨打着的。

    开玩笑,要是让黄少天知道自己是要去悟道君记者会的场馆那儿……那黄少天从飞机上直接跳下来都有可能。

    他用索克萨尔和悟道君聊天的事,黄少天还不知道呢。

    当然,叶修也不知道,索克萨尔正和他坐在一辆车里。

    喻文州从后视镜看了看坐在后座,靠在椅子上小憩的叶修,轻轻勾起了嘴角。


TBC.


评论(28)
热度(831)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