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王叶]住在格兰芬多塔楼里的斯莱特林

* HPparo,一发完结。

* 像斯莱特林却是格兰芬多的老叶,和像格兰芬多却是斯莱特林的大眼的故事。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来的很晚。

    仿佛是为了弥补时间的落差,这场雪下的很大,一夜之间,就让从霍格沃茨到霍格莫德的屋顶 上,全部覆满了厚厚的一层雪。

    斯莱特林的地窖一如既往的寒冷,即使对着壁炉不停地使用着“熊熊烈火”,也没有什么显著的效果。

    王杰希刚洗漱完,哈着冷气走回了斯莱特林级长室,从一旁的挂钩上拿下了长袍,穿到了身上。

    虽然他今天第一节没有课,但他还是一大早就起来了,因为他是一个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总是有一张苛刻而又严谨的时间表。

    窗边传来几声“嘟、嘟。”的声响,王杰希转头,朝声源处望了过去。

    猫头鹰的腿上绑着一封信,正用鸟喙啄着王杰希的窗户。

    王杰希走上前去,将窗户打开。

    猫头鹰安静地挺停了窗沿上。

    待王杰希熟练地将它脚上绑着的信封解了下来后,它便就飞走了。

    扑棱的翅膀带来了一阵寒风,王杰希连忙将窗户关上了。

    拿起信封看了看,在看到信封上用漂亮的字体写着“斯莱特林级长室,叶修收。”这几个字后,叹了口气,将信封收进了口袋里,穿好鞋,走出了斯莱特林地窖,朝格兰芬多塔楼的方向走去了。

    王杰希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自从他和叶修各自当上了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级长后,猫头鹰送串邮件的事几乎天天都在发生。

    因为几乎每个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叶修一定会被分进斯莱特林。而王杰希,一定会被分进格 兰芬多。

    所以,才总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王杰希想着,走到了画在门上的胖夫人面前。

  “您早,胖夫人。”王杰希道。

  “哦,是斯莱特林的小伙子,又来找叶修吗?你要知道,你是这么多年来,我难得的为数不多的讨厌的斯莱特林之一。”胖夫人说道。

  “谢谢。”王杰希朝她微笑,“请问,公共休息室里坐着人吗?”

  “让我帮你瞧瞧,”胖夫人道,转过了身,背对着王杰希,过了一会儿,又转了回来,“里面没有人,小伙子们都在睡觉,我想。”

  “谢谢,那么,龙渣。”王杰希道,说出了格兰芬多塔楼的口令。

  “请进吧。”胖夫人道,打开了门。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空无一人,王杰希快步穿过了休息室,走到了级长室门外。

    虽然他并不是在做什么坏事,只是将寄错的东西拿来交还给叶修,但每次他还是选择在没有人的时候进来。

    格兰芬多似乎天生都有赖床的属性,早点来,公共休息室里总是没有人的。

    王杰希并不是害怕格兰芬多,只是霍格沃茨建校这么多年,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似乎早已经形成了一种默认的敌对感——虽然他们也可以好好相处,但是说到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大多数人还是觉得,他们是水火不容的。

    虽然没有恶意,但是如果有人告诉王杰希,格兰芬多里有人会每天晚上大喊着:“斯莱特林都不是好东西!”入睡的话,他一点也不会惊讶的。在他看来,一个格兰芬多做出这种事,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无脑的格兰芬多,只有勇气的格兰芬多。

    王杰希想着,对着格兰芬多级长室外那位看门的画像道出了口令:“魁地奇。”

  “噢!斯莱特林的小子!你为什么总到这里来?”那画像举着剑朝王杰希挥舞着,十分不情愿地打开了门。

    看吧,这里就有一个,无时不刻嫌弃着斯莱特林的骑士。

    不过,无时不刻嫌弃着格兰芬多的人,斯莱特林也不少就是了。王杰希想道,走进级长室,轻轻关上了门。

    格兰芬多级长正缩成一团,蜷在被子里,安稳地睡着。

    桌上乱成一团,几本魔药课的课本皱皱巴巴的折着角,横七竖八地放在桌上。沾了墨的羽毛笔横在打草稿用的羊皮纸上。一旁的墙上的日历——每天晚上只要用魔杖朝他挥一挥就会自动翻页的日历——明显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搭理过了,日期还停留在上个月。

    挂钟一旁有个脏兮兮的黑板,这个黑板王杰希也有一个,不过他搭理的干净多了,这是个会根据开学时选的课程,自动更新每天的课表的黑板。

    只见那黑板上就正写着叶修今天的课程,第一节课赫然是魔药课。

  “叶修。”王杰希将信封放在床头,推了推床上依旧熟睡的格兰芬多级长。

  “你要迟了第一节的魔药课了。”王杰希道。

  “唔……那就不去了。”被窝里的叶修连眼睛也没睁开,让自己往被子深处又缩了点。

  “作为级长,不应该逃课。”王杰希说到,将叶修从被子里脱了出来。

    没了被子,只穿了一件睡衣的叶修立马因寒冷清醒了,抖着身子爬起来套上了长袍,打了个呵欠,看向王杰希。

  “早啊,今天又送错了什么东西?”叶修问道。

  “一封信。”王杰希道,拿起了床头的信,递给叶修。

  “哦,是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的。”叶修接过,看了一眼,又将信封放回了床头柜,伸着懒腰去洗漱去了。

    王杰希则拿起自己的魔杖,对着叶修的日历挥了挥,日历刷啦啦地翻了好几页,翻到了今天的日期。接着,他又指了指黑板,黑板槽里积了许多的粉笔屑就一起飞了起来,飘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桌上的课本也被王杰希挥舞着魔杖一本本叠好了,叠好后,他走上前去,对着黑板上的课表,将今天要用的课本拿了起来,放进了叶修的包里。

    叶修这时候洗漱好回来了,裹着袍子哈着气,坐到床边穿上了鞋。

  “一起走吗?”叶修问道。

  “我第一节没有课。”王杰希答道,将装好了书的包递给了叶修。

  “魔药课的方向,和斯莱特林地窖的方向是一样的。”叶修道,将包背上。

  “那么,走吧。”王杰希道,和叶修一起走出了级长室。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依然没有人,该上课的早就去上课了,不上课的,按格兰芬多的性子,这个点肯定还在睡觉,但两人还是做贼似的急匆匆地穿过了休息室,走出了格兰芬多。

    刚出来,叶修就缩了缩脖子。

    楼梯正缓缓地动着,带来一阵阵风。楼道里没有火炉,温度要比格兰芬多休息室低的多。

  “学校应该安排一批巫师,每天站在楼梯口,一人施展一个恒温咒。”叶修说道,“可以的话,我觉得他们应该想办法发明一种大范围的恒温咒。”

  “你的围巾呢?”王杰希看着叶修空荡荡的脖子。

  “它掉线掉的太厉害,我就给扔了……我想是沐橙的猫干的好事。”叶修说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王杰希于是就将自己的围巾拿了下来,围到了叶修脖子上。

  “那你呢?”叶修看向了王杰希空荡荡的脖子。

  “住在地窖的人总是比住在塔楼的人耐寒。”王杰希说到。

  “嘿,等我到了魔药教室就还给你。”叶修笑道。

    即使要迟到了,叶修也没有急躁,慢悠悠地走向了魔药教室的方向,朝要继续下楼的王杰希挥了挥手,就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魔药教室。

  “方士谦教授,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叶修在门口说到。

    方士谦没有生气,看来是已经习惯了,抬头想叫叶修赶紧进来,结果却愣住了。

    叶修的脖子上正围着一条绿灰相间的围巾,和胸前的格兰芬多的标志放在一起,怎么看怎么别扭。

    教室里的人,无论是斯莱特林,还是格兰芬多,或是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也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全都呆愣地盯着叶修的围巾。

    叶修低头看了看。

  “哎呀……忘记还了,等下拿给他吧。”叶修嘟囔着,走进了教室,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大家还是沉默着。

  “怎么?”叶修将书放到了桌上,疑惑地看了看众人,“不继续上课吗?”

  “咳咳,嗯,大家,上课上课。”方士谦咳了两声,收回了注意力,说道。

  -

    叶修一上午都有课,因此都没法抽开身去将围巾还给王杰希,只能等上午的课结束了,他才优哉游哉地往斯莱特林地窖走去。

    站在斯莱特林门口,叶修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也没想起口令是什么。

    正苦恼呢,叶修就听见身后有人道:

  “格兰芬多级长,你来这儿做什么?”

    叶修转头,是一个斯莱特林,叶修并不认识。

    于是叶修便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围巾,道:“把这个还给你们级长。”

    那个斯莱特林愣了愣,问道:“需要我帮你拿去么?”

  “不用,我自己给他就好了。”叶修笑道。

    斯莱特林点了点头,念出了口令,将门打开了。

    叶修便就跟着走了进去。

    现在是午饭时间,斯莱特林休息室里也只有一两个人,看到叶修都是一脸疑惑。

    叶修懒洋洋地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只是还围巾给你们级长罢了,警惕的斯莱特林们。”

    说罢,他也不再搭理那些斯莱特林,朝级长室走了过去。

    接着,他便发现,他也不知道王杰希级长室的口令——王杰希一定和他说过,不管他忘了。因为他总是懒得动,所以换快递一事,向来都是王杰希爬上爬下,而他,基本上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等着王杰希来给快递,或者是拿快递。

    不常来,又没特地去记,可不就忘了么。

    叶修无奈,只好曲起手指敲了敲门。

  “哦,小伙子。”王杰希门上的画像对叶修道,“你的级长并不在,我想他是在吃饭。你长得好面生,是新来的么?我好像没见过你。”

    刚说罢,那画像就瞥见了叶修胸前的格兰芬多标志,诧异道:“原来是个格兰芬多,怪不得。不过,可真看不出你是个格兰芬多。”

    叶修笑笑,没说话,懒洋洋地靠在门上,等起了王杰希。

    王杰希很快就来了,大老远地就瞧见叶修软骨头似的靠在墙上,好似没有那墙,他就会化作一滩泥,软趴趴地倒在地上似的。

    哪有一点格兰芬多的样子?王杰希想道。

    虽然也有不少人说王杰希不像个斯莱特林——否则也不会总是有人将他的东西寄到格兰芬多去— —但王杰希觉得,自己还是有许多斯莱特林特质的。

    而叶修呢?有勇无谋,永远都充满着活力的格兰芬多?这些用词套到叶修身上,那可是一点 关联都没有。

    或许叶修是分院帽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分错的人吧!王杰希想到,走到了叶修身边。

  “你来啦?”叶修笑道。

  “嗯。”王杰希点头。

  “刚才忘了还你了。”叶修说着,将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递给王杰希。

  “嗯,要进屋坐坐么?”王杰希接过。

  “不用,我还没吃饭呢。”叶修摆手道,转身就要走。

  “会冷么?不然再给你用一会?”王杰希看了看叶修的脖子。

  “不用。”叶修笑,“余温够撑到我吃完饭了。”

  “好。”王杰希道,对画像道出了口令,走进了屋。

 -

    叶修今天没课,本来打算睡晚一点,就被一阵啄窗的声音吵醒了。

    他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了床边,打开窗,一阵寒风便吹了进来,他哆嗦了两下,接过了用布包着的包裹,连忙关上了窗。

  “围巾?我没有买围巾啊……”叶修看了看包裹上的字,“给大眼的吧……”

    被吵醒了,叶修便也就睡不着了,换好了衣服,拿着包裹就往斯莱特林走去。

    王杰希恰巧要出来,在斯莱特林大门口遇见了叶修。

  “早啊。”叶修远远地就给王杰希打招呼。

  “早。”王杰希朝叶修走了过去。

  “你的,好像是围巾。”叶修将手里的包裹递给叶修。

    王杰希却没接,开口道:“不是我的,是你的。”

  “我没买围巾呀。”叶修挠头。

  “我给你买的。”王杰希说到,拿过包裹拆开了。

    那是一条红白相见的羊毛围巾,看上去价值不菲,和格兰芬多的围巾长得很像。

    王杰希将毛巾拿出来,替叶修系上了。

  “大眼你可真是温柔的不像个斯莱特林。”叶修笑道,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围巾。

  “你也从来都不像个格兰芬多。”王杰希也笑道。

  “胡说,我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典型的格兰芬多。”叶修笑道,“你要去上课吗?”

  “是的,看样子你没有课?”王杰希说到。

  “嗯,那你去吧。我回去再睡一会……”叶修说道,打了个呵欠。

  “嗯。”王杰希点头,转身就要走。

  “等等。”叶修唤道。

    王杰希转回来,看向叶修。

  “谢谢。”叶修指了指脖子上的围巾,“很暖和。”

  “不客气。”王杰希笑道。

 -

    王杰希坐在窗边等了一上午,确定已经过了今天猫头鹰送快递的时间后,才起身坐回了书桌前,拿起羽毛笔写起了信。

    写完,他抬起魔杖对着信念了个无声咒,那封信就晃晃悠悠地飞了起来。

    王杰希打开窗,让信飞了出去,并在寒风涌入屋内前,迅速地关紧了窗户。

    没有等多久,就有一封信又晃晃悠悠地飞了回来。

    王杰希再次打开窗,让信飞了进来,又迅速地关上了窗户。

    那封信飞到了王杰希面前,自己展开了,接着从里面传出了摩金夫人的声音。

  “亲爱的斯莱特林级长,真是不好意思。您来我们店时,我没有注意,后来要寄的时候,只记得你说你是级长,我以为你一定是个格兰芬多,所以没有看长袍上的院徽,直接就寄到格兰芬多级长室了,十分抱歉。”

    王杰希听完,挥了挥魔杖,那信就自己落进了垃圾桶里。

    他揉了揉眉心,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的长袍不够穿了,昨天便就去摩金夫人的长袍店定了一套。因为自己定的是斯莱特林的袍子,所以他便没有再强调自己的学院,只说了自己是级长,心想这总不会弄错。可今天等了一上午,都不见有猫头鹰送来,于是他便就写了一封信,寄去摩金夫人的长袍店询问了一下。

    结果……竟然又寄到叶修那儿去了。

    王杰希转头看了看黑板上写着的今天的课表,下午第一节是魔药课。这节课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也就是说,叶修会和他在同一个教室里上课。

    他会把长袍拿来的吧?王杰希想到。

 

    叶修躺在床上,把玩着格兰芬多前魁地奇队长吴雪峰毕业时送给他的金色飞贼。

     金色飞贼扑棱着翅膀,在叶修张开的五指间穿梭着。

    有猫头鹰撞玻璃窗的声音。

    叶修转头,就见一只褐色的猫头鹰,身上正挂着一大包东西,摇摇晃晃地在窗外飞着。

    于是他连忙下床,走去将窗户打开,让猫头鹰飞了进来。

    那猫头鹰看上去很吃力,进来将包裹甩到叶修的书桌上后,没有立马就走,而是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

    叶修从抽屉里找出了一些小谷子,放在手心里,递到了猫头鹰嘴边。

    猫头鹰毫不客气地低下头啄了个干净,接着就抬起翅膀飞走了。

    叶修见它飞远了,便将窗户关了起来。

    他并没有买什么东西,这包裹是哪来的?大概是王杰希的吧。叶修想着,拿起包裹,看了看上面的字。

    这一看,他又有点不确定了。

    以往王杰希的包裹会寄错到他这儿,那是因为大家都以为王杰希一定是格兰芬多的,所以虽然名字写对了,但是后面跟着的地址写的却总是格兰芬多塔楼,因此才总是寄到叶修这儿。

    但这次,包裹上并没有王杰希的名字,只有“格兰芬多级长”几个大字。

  “说不定是什么人给我的……?”叶修嘟囔着,拆开了包裹。

    里面是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长袍。

    叶修将长袍拿来起来,看见了胸口斯莱特林的院徽,便就确定了是王杰希的东西了。

  “等下魔药课给他带过去吧……”叶修想道,将长袍随意地扔在了椅背上,钻进暖烘烘的被窝午睡去了。

 

    叶修昏昏沉沉地睡了一会,等醒来时,一看墙上笨重的摆钟,哎呀了一声,连忙从床上跳了起来,抓起了放在椅子上的长袍,和放在床头的围巾,匆匆忙忙地套在了身上,又伸手将桌上的魔药学课本拿上,便就连忙小跑了出去。

 

    方士谦环视了一眼教室,角落里的某个位置空荡荡的,不用猜他也知道是谁。

    叶修经常会在魔药课迟到,不过他的魔药成绩向来很好——他的所有成绩都很好——所以方士谦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好的,那我们开始……”方士谦正说到一半,就瞧见叶修匆匆忙忙地出现在了门口。

  “教授。”叶修小喘着气笑道,“看来我还不算迟到?”

    方士谦愣愣地看着叶修。

    教室里的人也纷纷看向叶修。

    只有王杰希,抬手扶了扶额。

    叶修身上穿的,赫然是斯莱特林的长袍。不得不说,斯莱特林的长袍穿在叶修身上毫无违和感,仿佛他本来就是个斯莱特林似的。如果不是那条红白相间的围巾,王杰希想,估计都不会有人发现叶修穿错了长袍。

    叶修眨了眨眼,这场景似乎不久前也出现过一次,于是便低头看了看自己。

    厚重的围巾挡住了叶修的视线,他花了有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穿错的不是围巾,而是长袍。

  “唔。”叶修挠了挠头,抓着书本走进了教室。

    在经过王杰希的时候,他停了停,对王杰希道:“等我穿一天,晚上回去洗洗,明天再给你吧。”

    声音不大,但整个教室的人基本都听到了。

    王杰希有点哭笑不得。

    能在这么多人呆若木鸡的表情下淡然地说出这句话的叶修,王杰希都不知该说他是迟钝还是别的什么好了。

    会被误会的啊……王杰希眨了眨自己一大一小的眼睛。

    看向了一旁毫无所谓地继续错穿着斯莱特林长袍的叶修,王杰希微微地勾了勾嘴角。

    或许这是这家伙身上唯一格兰芬多的地方了吧!王杰希想到。

-

    唯一能消除冬天的寒冷的活动,就是魁地奇了。这是这学期最后一场的魁地奇,在经过几轮比赛之后,今年的冠军再一次地将在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之间决出。

    王杰希和叶修各自都是学院的找球手,同时也是魁地奇的队长。

    霍奇夫人一吹响口哨,王杰希就紧紧握住了扫把,眼睛不停地开始游走起来。

    和叶修打魁地奇,稍微有一点松懈,就必输无疑。

    只见叶修却还懒洋洋地侧坐在扫把上,无聊地打着呵欠。

    王杰希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叶修瞧见王杰希看他,笑了笑,骑着扫把飞到了王杰希身旁。

  “斯莱特林已经很久没得过第一了吧?”叶修笑道。

  “这一次会是的。”王杰希道。

  “希望如此。”叶修笑道,改了改动作,横跨上了扫把。

    王杰希不再搭话,集中起注意力。

    四周都是皑皑白雪,亮的让人有点睁不开眼睛。

    忽然有一道金光在阳光底下闪了闪。

    几乎是同一瞬间,王杰希和叶修便一齐冲向了那道金光。

    叶修要更快一些,微乎其微。

    王杰希和叶修一起伸出手,在两人的手指快要碰到金色飞贼前,那金色飞贼却忽然又换了个方向飞走了。

    王杰希猛地急转弯,叶修也紧跟着。

    这次的金色飞贼移动的异常迅速,王杰希和叶修抓了好几次都没抓到。

    叶修骑着扫把在空中转了几圈,接着冲向了其中一个方向。

    王杰希虽然没发现金色飞贼,但跟着叶修果然是没有错的。

    果然,叶修的正前方,金色飞贼正淘气地摇晃着翅膀。

    叶修冲上前去,那金色飞贼却突然朝下飞了些许,接着朝王杰希这里飞来。

    能抓到!王杰希心道,俯身伸出手飞快地朝那金色飞贼飞去。

    却只见叶修忽然换了个动作,两腿勾住了飞天扫帚,整个人倒坠了下来,在那金色飞贼飞出他手可及的范围之前,抓住了它。

    霍奇夫人宣布胜利的哨声也跟着在这一瞬间响起。

  “嘿嘿。”叶修还摇摇晃晃地倒挂在飞天扫帚上,手上抓着金色飞贼,对王杰希笑着。

  “只差一点儿。”王杰希看着他道。

  “每次都是只差一点儿。”叶修笑道,一跃,将身子正了回来,骑着扫帚分到了正在欢呼的格兰芬多队里。

    王杰希骑着扫把盘旋了几圈,也飞回了自己的斯莱特林那儿去。

 -

    叶修很喜欢魁地奇,王杰希也是。虽然王杰希不是个会为一场比赛输了就抑郁的人,但要说他不在乎输赢,那就太冠冕堂皇了点。

    这是这学期的最后一场魁地奇,他还是没有赢,难免有些失落,此刻正躺在床上,睁着大小眼发着呆。

    耳边传来了窗户抖动的声音。

    王杰希转头看了看,只见一个皱巴巴的小信封正在撞着窗户。

    他下床,开窗将信封拿了进来,又将窗关上好,再次躺回了被窝里,拆开了信封。

    里面飞出来一只金色飞贼,身上还用魔法胶粘着一张小纸条。

    王杰希扯下了那张小纸条。

    上面歪七扭八地写着几行字——

    大眼:

    看在这一学期几乎都没有碰到过金色飞贼的份上,我决定把这个家伙借你玩玩,陪你度过这个没有金色飞贼的学期的最后几天,和这个一学期都没有赢过一次魁地奇比赛的寒冷的冬天。

    没有署名,但王杰希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他将小纸条又塞回了信封里,放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后,将目光落在了正扇着翅膀的金色飞贼身上。

  “总会赢的。”王杰希笑道,把玩起了金色飞贼。

 -

    期末考结束了,学生们都陆陆续续地回了家,格兰芬多的人一天比一天少,最后只剩下叶修和苏沐橙了。

    他们俩向来不回家,假期都是住在学校的。

    王杰希也没有走,他这个寒假要做一份关于魔药学的报告,以争取一个全校唯一一个的可以随意使用教授的草药和查阅禁书区里魔药学资料的名额。为了做好这份报告,他决定这个寒假待在学校里,方便查阅资料。

    不过实际上,只要叶修不来和他争这个名额的话,王杰希还是有自信这名额会落入他的口袋中的。

    虽然叶修对魔药学没什么兴趣,不过谁知道他会不会心血来潮,单纯因为觉得好玩和王杰希较劲呢?想到这个,王杰希便就更坚定了要待在学校查阅资料的决心。

    这两天雪下的越来越频繁了,斯莱特林地窖越来越冷,冷到即使王杰希给自己施了恒温咒,依然觉得不够。

    银色和灰色的墙壁似乎把壁炉里燃烧的火焰都衬的黯淡了点,王杰希实在是不想在这寒冷的冬天里待在这个冷色调的地窖里做报告,于是干脆起早贪黑地窝在了图书馆里。

    图书馆里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有暖洋洋的太阳透过窗照进来,洒在满是书的书柜上,至少看着让人觉得暖多了。

    王杰希这几天除了睡觉,几乎都是在图书管里度过的。

    踩着梯子拿了几本魔药学相关的书,王杰希带着笔纸走到了一直坐的位置上,坐下来写起了报告。

    写到一半,便听到了脚步声。

    王杰希抬头,就看见叶修正抱着几本书,朝自己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你没回去啊。”叶修拉开王杰希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写魔药学报告。”王杰希解释道。

  “哦,为了那个名额是吧?”叶修道,将手上的基本黑魔法防御术的书放在了桌上,“你真有耐心,写这种报告,我不用十分钟就会睡过去的。”

  “魔药学很有趣。”王杰希道。

  “那是你觉得。”叶修道,扯了扯脖子上的围巾。

    王杰希注意到叶修今天围的不是自己给他买的那条径直的羊毛围巾,而是一条连线都没有打好的看上去就非常扎脖子的、非常、非常不好看的一条围巾。

    叶修顺着王杰希的视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围巾。

  “沐橙织的。”叶修解释道。

    王杰希点头,心里有些小吃味,便不想开口说话。

    叶修盯着他看了几秒,轻笑了几声,低头也看起了自己的书。

    昨天两人没说什么话,叶修先走了一步,王杰希则在图书馆待到了天黑才回级长室去。

    今天一早,王杰希便又来到了图书馆,继续着他的魔药学报告。

    等他的报告又写了5英寸左右长时,叶修才抱着书走来。

  “早啊。”叶修道,在王杰希对面坐了下来。

  “不早了。”王杰希道,抬头看向叶修。

    这一看,他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是……温柔的格兰芬多。

    只见叶修的脖子鼓鼓囊囊的,竟然是带了两条围巾。

    一条是上好的白红相间的羊毛围巾,一条是不知用什么线织的乱七八糟的手打围巾。

    虽然质量差距有点大,但保暖程度都是一等一的好,暖的叶修的脸都红了起来。

  “不热吗?”王杰希笑道。

  “热。”叶修道,“所以你最好关掉你在这儿施的恒温咒。”

  “会冷。”王杰希道。

  “冷就多穿点,”叶修指了指自己的双层围巾,“冬天就是要靠衣服来取暖才是乐趣,用魔法还有什么意思?”

  “愚蠢的格兰芬多思想。”王杰希开玩笑道。

  “愚蠢的格兰芬多帮你发现了一个错误。”叶修说着,将手放在了王杰希的魔药学报告上,指了指其中一个多写的不必要的药草。

    王杰希见了,也将手放在了那地方,低声念了个咒语,那个单词便就不见了。

    念完,他的手动了动,不小心触到了叶修的手。

    叶修刚从外面进来,手还是冰凉的,王杰希一直在恒温咒下暖和的手碰到了他的指尖,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你的手好烫。”叶修道,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王杰希的左手上取暖。

  “你的手好凉。”王杰希道,伸手握住了叶修的手。

    叶修笑了笑,将五指插进了王杰希的指缝里。

  “取暖。”叶修笑道。

    王杰希也笑,就这么任自己的左手和叶修的右手十指相扣着,另一只手拿起了笔,继续写起了报告来。

    叶修也低头,用另一只手翻起了书。

 - 

    王杰希并不是个工作狂,这几天写报告的效率非常高,于是他也就给自己放了一天假,今天没有去图书馆。

    实在是不想去斯莱特林的王杰希走向了格兰芬多塔楼,却被胖夫人告知叶修外出了。于是王杰希便去了图书馆,却没有看到叶修。

    于是他干脆去了霍格莫德,打算去那里的魔药店买点药材,以便自己可以在报告里添加一些小实验。

    霍格莫德也如同霍格沃茨一样被白雪覆盖着,王杰希刚踏进霍格莫德,就看见自己前方的雪地上,有两排长长的脚印。

    王杰希一路踩在那较大的一行的脚印上,终于在一个岔路口看见了脚印的尽头。

    尽头是一家糖果店,叶修和苏沐橙正在里面。

    糖果店门口挂着个大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

  “吃下去会让人变暖的糖果!”

    叶修和苏沐橙在店内吃的明显就是这种糖,苏沐橙笑眯眯地和叶修说着什么。

    王杰希心里一阵不舒服,刚巧他要去的方向是这条岔路口的另一个方向,便就没去找叶修,径直朝魔药店走去了。

 - 

  “大眼。”叶修拿着书走向王杰希,在他对面坐下。

    正在写报告的王杰希抬头看了他一眼。

  “昨天没见到你。”叶修道,从口袋里摸出了什么东西,递给了王杰希。

    王杰希认出来,这是昨天那家糖果店外面广告上写的糖果。

  “嗯?”王杰希道。

  “吃了会变暖和。”叶修道,将装着糖果的透明小袋子放到了王杰希的报告上。“相信你的斯莱特林地窖一定不怎么暖和。”

  “那你怎么不干脆邀请我去你的格兰芬多塔楼?”王杰希笑道。

  “有道理。”叶修竟然认真地点了点头,将那袋糖果收回了自己的口袋。

  “要来温暖的格兰芬多级长室度过你的冬天吗?”叶修扯了扯脖子上叠在一起的两条围巾,笑道。

    王杰希愣了愣,点头道:“好。”

 - 

    格兰芬多塔楼其实并没有比斯莱特林地窖暖和多少,只是红色的壁纸照着火光,让王杰希好几次都错以为四周都是暖烘烘的火炉,不自觉地也就感觉暖和了起来。

    他在叶修这儿住了几天,帮叶修收拾好了房间,干脆就在叶修的桌上写起了报告,时不时再去图书馆那几本书回来就是了。

    叶修则每天都懒洋洋地趟在床上,连书都懒得拿,施了个悬浮咒让书浮在空中,每看完一页就轻轻地挥一挥魔杖,让书自己翻页。

    今天不知为何,级长洗浴室的水不热了,叶修只好跑到格兰芬多的澡堂洗澡。

    那里没有浴盆,叶修用花洒简单将自己洗干净后,裹着长袍一路小跑回了级长室。

  “好冷。”叶修一进屋,就对坐在书桌前的王杰希道。

    王杰希嘴里正喊着叶修买的那种吃了会暖的糖,停下笔将包着糖的塑料袋拿了起来,递给叶修。

  “我不吃,太甜了。”叶修道,“我不喜欢吃甜的。”

  “那怎么办。”王杰希喊着糖,问道。

  “不知道。”叶修道,缩着脖子坐到了床上。“或许你该礼尚往来一下,帮我取一下暖。”

    王杰希听罢,从椅子上坐了起来,走到了床边。

  “怎么取?”王杰希问。

  “我也不知道。”叶修耸肩。

    只见王杰希思考了一会儿,接着俯下身,抬手捏起了叶修的下巴,轻轻地将唇覆在了叶修唇上。

    叶修愣住了,一下子都忘了躲。

    王杰希将舌头伸进了叶修的口腔里。

    糖在两人纠缠的唇齿之间熔化。

  “好甜……”叶修含糊地说道。

  “好暖。”叶修又道,“不过还不够。”

    王杰希没有答话,将叶修压在了床上,继续吻着他。

    叶修也抬手环住了王杰希的脖颈,和他拥吻了起来。

    半晌,他俩才微喘着气,离开了对方的嘴唇。

  “好像暖过头了?”叶修笑道。

  “这个冬天会一直这么暖的。”王杰希道。

  “以后的每个冬天也会的。”叶修道,再次覆上了王杰希的唇。

 

Fin.

评论(22)
热度(737)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