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二次元暗恋的大大三次元是嘲讽脸啊卧槽 18.

* 前文请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叶修刚走出进场馆,就被一堆的闪光点照的睁不开眼睛,好不容易找到了位置坐下后,眼前都是一片黑,缓了好久才看清东西。

    待入座后,张新杰率先站了起来,以极为公关的口气念起了稿子。

    叶修无趣地坐在位子上发着呆,静静地等着张新杰讲完。

    他游离着眼神,一定睛就看到了坐在离席位不远处的黄少天和喻文州。

    黄少天正张着嘴巴,一脸呆滞地看着叶修。

    叶修朝黄少天笑了笑。

    黄少天什么反应也没有,倒是一旁的喻文州可淡定了,笑着朝叶修挥了挥手。

    张新杰的稿子很快就念完了,接着便进入了记者提问的时间,不过大多数问题都是张新杰帮忙回答的,部分问题问到叶修这儿,叶修也早已准备好了台词,倒背如流地就答下了。

    个别有几个略为刁钻的问题,那也不怕,韩文清瞪一眼就没事了。

    张新杰按顺序让每个记者问了一遍后,就没有再让他们继续发问了,无视了举着话筒推推嚷嚷的记者们,直接进入了下一个环节。

  “那么,我们请悟道君来对他写作多年来首次露面的发布会作一些演讲。”张新杰将话筒递给了叶修。

    叶修结果,放在嘴边,将张新杰老早之前就给他的稿子流畅地背了出来。

    背完后,他轻咳了两声,又道:“说到这里,想必很多电视机前和现场的观众都已经发觉了。是的,我和我的小说《荣耀》的官方同名游戏里那位名为君莫笑的解说,是同一个人。”

    说完这话,叶修偷偷移眼看了那边的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还保持着刚才叶修看他时的表情,嘴依然张着,表情依然是呆愣的,叫叶修都不禁担心他的下巴会脱臼之类的。

    张新杰又和记者说了些什么,那些记者便陆陆续续的退场了。工作人员走了过来,拿着几个围栏摆好了一条弯来弯去的队伍通道,开始组织起现场的粉丝到叶修前面要签名。

    黄少天买的票是非常靠前的,价格比后面的座位翻了不知道多少倍,自然也会享受到排队时排在前排的福利——这事他前些天可没少跟叶修炫耀过,可现在他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那组织排队的工作人员唤了他好几声,他还是没有答应。

    后面急着排队的人见黄少天堵在那儿,有不少也恼了,于是喻文州便连忙拉着黄少天退到了 一旁站着去了。

    叶修见黄少天呆的厉害,也不免抬眼多看了黄少天几眼。

    但涌来的粉丝却没给叶修多关心黄少天的时间,全都急不可耐地将手里的书递到了叶修面前要签名。

    叶修也只好转回注意力,爆着手速给成百上千的粉丝签起了名。

 

-

 

    待叶修的手略有些颤颤巍巍地签完最后一个名后,他松了口气,往后靠在了椅子上,给自己揉起了手。

    这一场发布会签了有快七个小时,实在是因为悟道君太难得会露面了,许多粉丝担心这家伙以后再也不出来了,不少都纷纷从外地赶了过来。

    叶修正想站起来回家,一转头,却发现黄少天和喻文州竟然还没走,就站在一旁等到了现在。

    张佳乐见叶修签完了名,立马就想跑过去,约叶修今晚和自己出去约个会什么的,却见有人比他更快,嗖的一下就冲到了叶修面前,一脸不满地看向叶修。

  “生气了啊?”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脑袋。

    黄少天长长地哼了一声,迎面一把抱住了叶修,将脑袋搁在叶修肩膀上,就开始念叨:“老叶你太坏了!太坏太坏了!坏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你你你!我这两天给你刷屏你是不是都躲在手机面前偷偷笑!”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叶修耸肩,拍了拍大型犬般紧抱着他不放的黄少天的后脑勺。

  “我可不管不管不管不管不管!”黄少天用头发蹭着叶修的脖颈,“我要补偿!”

    张佳乐瞧着飞扑过去的人和叶修靠的如此之近,脑袋里的一根弦差点没崩了,就想冲过去踢飞那抱着叶修不放的人,却见站在他俩旁的另一人替自己拉开了那家伙。

    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重复了几遍冷静,便走上前去了。

  “老叶。”张佳乐道。

  “乐乐。”叶修道。

  “这谁啊?”张佳乐用嘴朝黄少天的方向呶了呶。

  “一个,小粉丝。”叶修道。

  “小粉丝!何止是一个小粉丝!老叶你就不觉得愧疚吗对这么爱你的我隐瞒你就是悟道君这件事!”黄少天嚷嚷,又想扑到叶修身上去,被一旁的喻文州抓住了。

  “哥不知道怎么开口嘛。”叶修理所当然地道。

  “不知道怎么开口你就可以不开口了吗!哼哼哼!我不管,我要补偿!补偿我被你伤害的幼小的心灵!”黄少天作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对叶修道。

    “行行行,这次就当我不对,让你一次。不过文州你可真淡定哈?”叶修道。

    “对啊!我自己太震惊!刚才都没觉得奇怪!喻文州你为什么这么淡定!!”黄少天也转头看向喻文州。

  “嗯……”喻文州笑了笑,“因为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卧槽你认真的吗你早就知道了你却没有告诉我?多年的友谊呢喻文州?”黄少天怒。

  “我也是最近才确定的,”喻文州道,“说了怕对你打击太大。”

  “你不说对我就打击不大了吗?就不大了吗?吗吗吗吗?”黄少天一脸心塞。

  “我还打算帮你小小地报个仇呢。”喻文州对黄少天道,转头看向了叶修,一脸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

  “说吧。”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点上,叼进了嘴里。“你怎么知道的?”

  “嗯……”喻文州笑笑,“我就是索克萨尔。”

    叶修此刻叼着烟刚吸了一口,听到这话,他将烟从嘴里拿了出来,猛地咳嗽了起来。

  “我去没事吧。”一直围观的张佳乐连忙帮叶修拍起了背。

  “咳……嗯,咳。没事……”叶修顺了顺气,“你这报复来的真猛烈。” 

  “什么时候知道的?”叶修又问道。

  “上次问你,你说的治嗓子的中药堂在哪,你不是发短信问了我,我家的地址么?”喻文州笑道。

  “哟,那也就是前不久嘛。看来那天下雨你来接我,不是偶然了?”叶修也笑道。

  “去场馆附近走走,确定一下嘛。”喻文州笑。

  “什么呀什么呀什么呀什么呀?”黄少天听的一头雾水。

  “我的网名,是索克萨尔,你知道的吧。”喻文州对黄少天道。

  “知道。”黄少天点头。

  “文州用索克萨尔的马甲一直跟我用邮件沟通来着。”叶修顺平了气,又开始抽起了烟。

  “这个我也是知道的啊!但是难道不是偶尔一次吗!”黄少天惊讶。

  “还算挺频繁吧!”叶修想了想自己和索克萨尔邮件的频率,道。

  “自从我知道前辈就是悟道君开始,就非常频繁了。”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斜眼看向喻文州,各种嫌弃鄙视。

    喻文州脸皮厚起来也是十分了不得,对黄少天的目光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心真脏。”叶修也跟着一起鄙视。

    张佳乐瞧了瞧这三人,确定他们之间不会开始一场大撕逼后,戳了戳叶修道:“老叶,我们晚上去看电影吧。”

  “嗯?”叶修笑,“邀请我约会啊你这是?”

  “差不多,嘿。”张佳乐也笑道,叶修这反应,多半就是同意了。

    张佳乐还没乐几秒呢,一旁的黄少天就又嚷嚷了起来:“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怎么?”张佳乐问道。

  “他今天是我的!谁也不许带走啊,这家伙今晚归我,不,这个星期,这个月都归我,当做我的精神损失费。”黄少天道。

  “这又不是你能定的。”张佳乐皱眉,口气略微有点不满。

  “老叶你刚才可答应要补偿我了!这个月你都归我!”黄少天道。

  “一个月太久了。”叶修拒绝。

  “半个月!”黄少天道。

  “也还是很久。”一旁的喻文州笑道,“而且他不可能全天归你。”

  “陪我玩玩游戏啊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嘛!对吧老叶!”黄少天对叶修道。

  “半个月,太久。”叶修道。

  “那就一个星期!总行了吧行了吧行了吧!这个星期你得天天陪我以补偿我的精神损失!”黄少天道。

  “好吧。”叶修同意。

  “不好!”张佳乐不高兴,“老叶……”

  “我顶多就是陪他打打游戏下下副本而已你急什么。”叶修扯了扯张佳乐的小辫子。

  “真的?”张佳乐道。

  “真的啊,不然还能干啥?”叶修笑道。

  “那好吧。”张佳乐狐疑地看了看黄少天,但也没再说什么。

    毕竟他只不过是给叶修告白了而已,暂时还并不是叶修的什么人,如果管太多越了界的话,会有反效果的。

    黄少天见叶修同意了,开心地在叶修身边蹦跶着,眼睛却不动声色地在一旁看上去还是有点不高兴的张佳乐身上打量了一番。

    这喜欢老叶喜欢的也太明显了吧?老叶在这方面有时候是有点迟钝,但又不傻,怎么也该看出来这家伙喜欢他了吧……看这样子,又不像是已经成一对了,是这家伙跟老叶挑明了,现在在追求吧?

    黄少天不愧是法律系的高材生,心思也不是一般的缜密,几下就将事情猜到了个七七八八。

    不会让你追到的。黄少天想着,收回了目光,吵吵嚷嚷地继续和叶修斗嘴了起来。

 

    当晚叶修要跟韩文清还有张新杰等人一齐去吃饭,鉴于在张新杰眼里,开完发布会公司之间一起吃个庆功宴之类的东西这一类事情是被列入例行公事里的,所以叶修也脱不开身,只好跟着去了。

    鉴于张新杰死板的作息时间,他们也没有玩到很晚,吃完饭也就各回各家了。

    吃饭的地方离叶修家挺远的,待他回到家已经快十点半了,方锐见他回来,皱眉道:“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想去接你,到了你们的那个场馆都没见到人。”

  “哦,和他们去外面吃饭了。”叶修道,躺到了沙发上。

  “好几个人吗?”方锐问道。

  “恩……”叶修扯了扯扣子,张新杰给他带的衬衫是立领的,硬硬的,抵着他的脖颈特别不舒服。

  “哦哦,除了吃饭还做什么了没?”方锐问道。

  “有张新杰在……吃饭连话都不能说,还能干啥……”叶修懒洋洋地答道,他被张佳乐灌了那么一点点掺了啤酒的雪碧,现在有点儿小晕乎。

  “好吧。快去洗澡睡觉啊,跟滩泥似的躺在沙发上干嘛呢你。”方锐道,走到叶修旁边拍了拍闭着眼睛歪七扭八地横在沙发上的叶修。

  “等等……”叶修闭着眼道,大有今晚哥就睡这儿了的样子。
方锐眨了眨闪亮亮的大眼睛,弯下腰一把将叶修公主抱了起来。

  “来来,让海无量大大帮忧郁小猫猫大大洗澡澡啊。”方锐说着,抱着叶修往浴室走去。

  “我去我去,你放我下来。”叶修被方锐吓了一跳,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都到浴室门口了。”方锐说道。

  “那你还不赶紧把我放下来?”叶修道,语气有点别扭。

    方锐一惊,心想着叶修莫不是生气了,他是知道叶修最怕打直球一类的举动和语言的了,难道自己这个略有些……令人羞耻的公主抱举动让叶修大大恼羞成怒了?

    于是方锐连忙低头看向怀里的叶修。

  “看什么?”叶修翻了个白眼,“赶紧放我下来,一直抱着哥你是在炫耀你多年单身经验撸管撸出来的雄壮的手臂吗?”

  “嘿嘿。”方锐笑了两声,将叶修放了下来,放下时还不忘在叶修腰间摸了一把揩点油。

  “行了,我洗澡去了……”叶修道,打了个呵欠。

  “老叶,你刚才是不是脸红了啊?”方锐笑道。

  “再见,我去洗澡了。”叶修没有回答,走进浴室,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哈哈哈哈……”方锐在门外大笑了起来,待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后,他才停下。

     将双手交叉放在脑后,方锐往叶修房间的方向走去,边走边道:

  “抱到了,嘿嘿……”

 

-

 

    由于张佳乐那一杯掺了微乎其微的一点点啤酒的雪碧的功劳,叶修昨天睡得很早,也睡得很死,因此方锐一晚上不知道做了多少小动作,亢奋的不知道几点才睡。

    所以今天要一早起来上班的方锐,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反而是叶修这个平日里不睡到午饭时间不起来的家伙今天一早就从床上爬起来,活蹦乱跳的上电脑打boss去了,让一群自以为掌握清楚了叶修的作息时间从而可以钻叶修睡觉的空子抢boss的各大公会慌张不已。

  “我出门了啊。”方锐眨巴着因为困而泌出眼泪的眼睛,站在叶修身后对正在全神贯注打着boss的叶修道。

  “嗯嗯。”叶修叼着烟,敷衍的点着头。

  “叶修大大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离别吻吗?”方锐弯腰将脑袋凑到叶修脑袋旁边,夸张地撅起了嘴。

  “么么哒。”叶修将嘴里的烟拿下,转头对着方锐的嘟嘟嘴吐了一口烟。

  “咳咳、靠,人性呢?”方锐被烟灰呛得不轻。

  “给你吃了。”叶修道,又将烟叼回了嘴里。

  “滚滚滚。行了我走了,要迟到了……拜拜啊!”方锐道,拿着包朝玄关处走去。

  “拜拜。”叶修道,继续叼着烟全神贯注地打起了boss。

 

    这个野图boss只不过55级,叶修没多久就成功地带着自家公会的一群人击杀了它。

    刚打完boss,叶修就瞧见游戏的私信那儿,某个熟悉的小头像正疯狂地跳动着。

    叶修点开。

    黄少天发了一大串的你在哪儿呢,最后发了一句“靠靠靠接到我们家公会的人的消息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又在抢boss呢对不对我警告你啊你就给我站在那儿不要动!等我过来我跟你单挑!打完了谁赢谁拿boss!”

    这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估计是在赶来的路上。

    正想着呢,叶修就见不远处一个挥舞着光剑的剑客朝自己的方向跑了过来。

    声音大老远都听得见。

  “那边那个叶修你给我站在那里别动!Boss呢Boss呢!Boss去哪里了!”黄少天一边让夜雨声烦朝君莫笑那儿奔跑着,一边嚷道。

    叶修哪里理他,将千机伞变到枪形态,开着飞枪嗖嗖地就飞走了。

    黄少天一个剑客,跑的再快哪有叶修用飞枪技术跑得快,此刻真是气的不打一处来,嘴里骂骂叨叨的,锲而不舍地操纵着夜雨声烦追着。

    只可惜他俩的距离相差的越来越大,没一会儿黄少天就看不见叶修了。

  “靠靠靠靠靠!”黄少天坐在电脑前怒道,点开君莫笑的小窗噼里啪啦地就是一大堆谴责鄙视嫌弃。

    只见君莫笑淡定地回了个坐标过来。

  “靠既然要告诉我你在哪那你跑什么啊跑什么……”黄少天嘟囔着,操纵着夜雨声烦朝叶修发来的坐标跑去。

 

    这坐标不远,但是十分不好找,黄少天在那附近绕了好几圈才看到君莫笑。

    君莫笑此刻正举着千机伞,鬼鬼祟祟地躲在灌木丛后边,视角不停地转动着,配上君莫笑那一身花花绿绿的混搭……真是……猥琐,十分的猥琐。

  “我去你在这儿干嘛呢?我都说了我要来找你了你跑什么啊?啊?你说你跑什么啊?你跑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机智的我找到了吗?啊?”黄少天操纵着夜雨声烦溜到君莫笑旁边,道。

  “我又不是看到你才跑的。”叶修道。

  “那你跑什么?你告诉我,有什么好跑的你说?”黄少天道。

  “哥在昨天的记者发布会上已经宣布了我就是君莫笑这事了,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整个记者会都是处于石化状态的吗?”叶修道。

  “我去你还好意思说啊我石化状态那是因为谁啊我昨晚因为这事晚上都没有睡好你懂吗?懂吗懂吗?你知道你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吗?”黄少天嚷道。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叶修道。

    往前他只不过是个稍有名的up主罢了,虽然也挺经常遭人围观,但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可是现在不同了,这玩荣耀的,几个没看过荣耀啊?荣耀游戏玩家那不都几乎是荣耀的书迷吗?这要是看到悟道君大大亲自来游戏,那不得都饿虎扑狼似的涌来啊?

    瞧这今天抢boss的时候,那几家公会的人动作都比平时慢了点儿,全都是在恍惚着呢。

    想昨天也有三大公会的人上君莫笑的发布会,瞧着自己心心念念的悟道君大大就是那个天天让自己焦头烂额的君莫笑,也是一愣愣的。

  “所以这两天可能没法陪你玩游戏了。”叶修对黄少天道。

  “靠靠靠不行不行不行!说好了陪我的!你这一个星期都是我的!”黄少天道。

  “那我们也不能打boss啊,我们就只能在荒郊野岭虐小怪。”叶修道。

  “那就在荒郊野岭虐小怪!也挺好的!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走吧走吧!”黄少天十分亢奋。

  “虐小怪有什么好玩的,夜雨大大?”叶修嘲讽道,但还是操纵着君莫笑和夜雨声烦走了起来。

  “嘿,我只是要你陪我一个星期补偿我!走吧走吧走吧!从现在开始,你这个星期都是我的啦叶修!”黄少天大声道,坐在电脑前忍不住嘿嘿嘿傻笑了起来。

TBC.

虫多是我的文风。

个人特色!x

评论(29)
热度(879)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