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二次元暗恋的大大三次元是嘲讽脸啊卧槽 20.

* 前文请戳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行了啊话唠,赶紧起来了。”叶修拍了拍抱着自己蹭来蹭去的大型犬黄少天。

  “再抱一会儿啊就一会嘛!说好的属于我一星期但是这个星期根本就没有让我碰到你好意思吗只是打打游戏什么的怎么可能满足我,让我抱让我抱!”黄少天不撒手,将脑袋埋在了叶修的颈窝里轻轻蹭着。

  “好痒……”叶修的脖子被黄少天的头发蹭地难受,轻轻地避开了。

    黄少天便就又蹭了回去,正要开口说话呢,就听见包厢的门被人打开了,然后就是一声愤怒的“我靠!”

    然后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什么人一把拉开了。

  “你干嘛!”黄少天抬手,就看见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一脸不满地瞪着自己。

    孙翔方才和叶修碰到后,回家路上越想越不对。叶修那是什么人?没人约他他能出门吗?何况还是现在这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再说,叶修进来前他就在咖啡馆里,也没有看到上次那位女生,进来的清一色都是男的。

    叶修在暴露身份的情况下顶着太阳和男人私会?!孙翔得出了这个结论后,立马转身调头,走回了咖啡馆。

    到了咖啡馆,问了问服务员,得知叶修在包厢以后,孙翔便就进去了。

    一进门,就看见叶修被一个男人强行压在沙发上,那男人的嘴都要亲到叶修的脖子上了!叶修则一脸无奈又嫌弃地躲着。

    这这这……光天化日之下,非礼民男?!孙翔想到,冲上前去拉开了黄少天,救出了叶修。

    接着他便开始用看流氓的眼神瞪着黄少天。

  “我靠这位小哥你这是做什么呢?我看你长得很眼熟啊你是刚才给我点餐的那个服务员吧我钱也付了也没干嘛没摔你杯子没砸你椅子的你为什么又进来了?你进来就进来啊你看到这情况你不会自觉地退出去吗?你难道看不出我在忙吗?还有还有还有,你这个眼神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黄少天拍桌怒道。

  “你管我!”孙翔也怒道。

  “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下班了吗?”叶修淡定,拍了拍自己被黄少天蹭皱的衣服道。

  “你你你你你!有人非礼你你不懂喊吗!你还这么淡定!你们!你们俩是不是有一腿啊!有一腿……有一腿也不能在咖啡馆里乱来啊!”孙翔见叶修如此淡然,气冲冲地对叶修道。

  “非礼?非礼?非礼非礼非礼?!这位小兄弟你这胡说什么呢??瞧你这相貌也不像是智障儿童啊?你怎么可以说我非礼他呢?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非礼他了啊?我们这是正常情感交流,是我们的日常,你懂吗你懂吗?而且你是谁啊?哪来的人啊?和叶修什么关系??”黄少天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对孙翔道。

    孙翔本来一副等黄少天说完然后顶嘴顶回去的架势,但在听到日常两个字的时候却立马就炸开了,转身对叶修道:“日常?你,你跟人就这样日常的?!”

  “他说的话都是放屁,只是为了凑字数而已。”叶修翻了个白眼,说道:“介绍一下,这个是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孙翔愣了愣,看向黄少天。

  “小兄弟玩荣耀是吧?知道我是谁了吧?大名鼎鼎的剑圣夜雨声烦!你不服我是吧,你说我非礼是吧,敢不敢竞技场走起啊!今晚八点竞技场不见不散啊!我让你一只左手!再让你一只右手!我们来打一架啊!。来PKPKPKPKPKPKPKPK!看我不虐你!不虐你我就把名字反过来写!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敢不敢敢不敢敢不敢敢不敢!”黄少天嚷嚷道。

  “这位是一叶之秋。”叶修沉稳喝咖啡,对黄少天介绍道。

    黄少天顿时整个人就懵逼了。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吧!我就是一叶之秋!竞技场走就走啊!不要你让我!我也能虐你!”孙翔狂傲地说道。

  “靠靠靠!就算你是一叶之秋!本剑圣也一样虐你!”黄少天对孙翔说罢,转头看向一旁的叶修道:“我去老叶这你可就得解释清楚了啊你怎么会跟一叶之秋玩上啊卧槽按道理来说你俩应该是水火不容一见面就拔刀相向才对的啊!能待在一起和谐相处太不科学了啊!”

  “事实上,我们从来没有和谐相处过。”叶修耸了耸肩,道。

  “哼。”孙翔哼哼。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一叶之秋,我告诉你我看你不爽很久了哈,你不要太猖狂好吗!”黄少天拍着桌子对孙翔道。

  “我也看你不爽很久了你这个话唠!”孙翔也怒,拍桌瞪黄少天。

    方才孙翔进来时,门没有关上,两人吵闹的声音此刻已经是把咖啡馆的老板惊动了。

  “孙翔你不是下班回家了吗,干什么呢?”咖啡馆老板见自家员工正气哄哄地对着客人拍桌,皱眉道。

  “我……我……”孙翔见老板来了,一下子气焰也是下去了不少,支吾了起来。

  “只是朋友打闹而已,不好意思。”叶修上来圆场了。

  “这样啊,那请小声点,吵到别的客人不好。”咖啡馆老板说道,走出了包厢。

  “都怪你!”孙翔咬牙切齿,低声对黄少天道。

  “诶我靠怎么就怪我了呢你刚才嗓门不比我小好不好甚至还要比我大好吗我只是话多但是我的声贝小啊怎么看都应该是你害的啊!”黄少天也低声道。

  “行了,走吧,不早了,我也该回家去了。”叶修见他俩又要吵起来,连忙走上前来。

  “才几点呀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这个叫什么一叶之秋的,你赶紧回家去,你看你背着小书包的爸爸妈妈都该担心你走丢了啊小弟弟,赶紧走!”黄少天道。

  “靠靠靠!”孙翔怒,但是一看时间,的确也不早了,便就气冲冲地背包走了。

  “老叶我们去吃饭吧走吧!不过话说回来,你跟一叶之秋到底是怎么玩上的啊?这不科学啊!”黄少天一边问道,一边走到桌旁收拾起了东西。

  “巧合,他是我补习的学生而已。”叶修说着,帮黄少天一起整理了起来。

  “哦哦,真巧。”黄少天道,将一叠杂七杂八的资料放进了自己的包里。“不管他了!我们去吃饭吧!我请你吃饭啊,你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没有?你是地主啊你来给我科普一下,我以后要来这里上班的,提前熟悉环境!”黄少天道。

  “我看上去像是经常出门吃饭的人么。”叶修道,“我都是叫餐的。”

  “你不要天天吃快餐啊!你看看你瘦成什么样了!全身上下就肚子有点小肉!哦,还有你的脸!不过你这是浮肿啊!天天熬夜熬夜熬夜!真是的!”黄少天道。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敷衍道,“我跟方锐说了我中午之前会回去的,我骗他我出来办事,这样是要露馅的。”

  “靠管他的呢他又不是你谁!才不理他嘞!走吧走吧走吧走吧我们去吃饭吧!”黄少天抓着叶修的手道。

  “我是没问题,但是你不觉得你应该速战速决解决你的发言稿吗?而且这附近的确没什么好吃的。”叶修道。

  “我日你不说我都忘了!我的发言稿一个上午几乎就没写啊啊啊啊啊啊!靠靠靠,那好吧,我回家去了,但是你记得啊!下次你必须要让我请你吃一次饭!就我们两个!知道吗!烛光早餐午餐晚餐你任选!”黄少天道。

  “行行行。”叶修道,和黄少天一起走出了咖啡馆。

    刚一出咖啡馆,他就迫不及待地点上了一根烟叼在了嘴里,一旁的黄少天就又开始絮絮叨叨地念了起来。

    不过由于黄少天要坐的公交车来得很快,所以他没念叨太久就走了,叶修的一根烟都还没抽完呢。

    目送黄少天坐着车远去,叶修打了个呵欠,将快没有的烟屁股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转身正打算往家的方向走去,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张佳乐。

  “嗯?”叶修眨了眨眼睛,“你怎么在这。”

  “来找你啊,刚下车就看到你和那货亲密地从那咖啡馆里走了出来。”张佳乐撇嘴道。

  “答应了陪他一星期。”叶修耸肩。

  “还说只是陪陪打游戏呢!”张佳乐道。

  “醋坛子收一收啊。”叶修戳了戳张佳乐。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没资格管的。去吃饭吗?我请你吃饭。”张佳乐道。

  “跟方锐说了要回家吃饭的。”叶修道。

  “方锐?你那个邻居?你在外面吃饭关他什么事?他怎么天天往你家跑啊?他是对你有非分之想吧?老叶你要离他远一点!”张佳乐皱眉道。

  “只是他一个人吃泡面毕竟寂寞罢了。”叶修一边朝自家走着,一边说到。

  “你回家就吃泡面?我靠,和我出门吃饭去!”张佳乐走在叶修旁边,对他说道。

  “我早上骗方锐我是出门办事的啊,不回去吃我就露馅了。”叶修道。

  “怕什么,就说偶遇我的呗!”张佳乐道。

  “这方法不错。不过哥刚拒绝了黄少天,立马答应你,哥的良心有点小过意不去啊。”叶修道。

  “上次你答应了陪我约会!还因为他爽约了呢!”张佳乐说起了记者发布会那天的事。

  “有道理,那我们走吧……不过我好像得给方锐说一声,啊,我没带手机。”叶修摸了摸口袋,道。

  “那就不管他了直接走……等等!嘿嘿嘿嘿,老叶我们上去跟他说一声吧!说完了我们就走,我们两个人一起上去!”张佳乐笑的贼兮兮地道。

  “行啊乐乐,跟新杰混久了心也脏了啊。”叶修斜眼看张佳乐。

    该示威的时候还是要示威的嘛。张佳乐想着,开口对叶修笑道:“哈哈哈~走吧,我们上去。”

 

 

  “叶修你回来了啊……我日,你怎么在这里?”方锐兴高采烈地打开门迎接叶修,看到的却是张佳乐的脸。

  “我路上偶遇他,现在打算跟他去吃饭。”张佳乐侧靠在门外的墙上,笑嘻嘻地对方锐道。

  “没带手机,所以特地上来告诉你一声。”叶修站在张佳乐身旁,说道:“不要太感动。”

  “我感动个毛啊!你们去哪里吃饭?我也要去!”方锐急道。开玩笑,怎么可能让张佳乐和叶修单独一起去吃饭。

  “我请客你来干什么。”张佳乐道。

  “我自己付钱!”方锐没好气地对张佳乐道。

  “也不是不行……”叶修道。

  “不行!当然不行了!只能我们两个人啊!不许有别人!”张佳乐连忙说道,一边给叶修使着眼色,生怕叶修就这么答应了方锐,让他一起来。

    叶修也贼贼地笑了笑,道:“有什么不行的啊~”

  “我去老叶你这个心脏,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只能我们俩!”看出叶修是在故意逗自己玩儿,张佳乐稍微松了口气。

  “好了好了,就我们俩去,方锐大大你自己在家吃泡面吧你,我去按电梯。”叶修说到,朝电梯那儿走了过去。

  “有什么不能的?三个人一起吃饭怎么了?”方锐对还倚在门外一脸嘚瑟地张佳乐怒道。

  “当然不行了~”张佳乐道。

  “为什么?”方锐道。

  “因为,这是,约——会——啊——~”张佳乐说罢,也不管方锐的脸色,哼着小曲儿就朝电梯那儿走去,跟叶修一起走进刚巧到达楼层的电梯,下去了。

  “我操!”方锐站在门口,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靠靠靠!不跟着我怎么放心啊!谁知道张佳乐会不会对老叶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不行,我得跟着。”方锐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低声嘟囔了几句,匆匆转身进了房间,随便换了身衣服,戴了个不知道哪里翻出来的墨镜,鬼鬼祟祟地也坐着电梯下了楼。

    张佳乐要请叶修吃的是不远的地方的一家颇有特色的餐厅,虽说是不远,但是步行也要挺久,属于那种坐车太近,但走路又略远的尴尬距离。

    叶修这种懒鬼当然是愿意坐车了,但张佳乐还是更希望和叶修一起悠哉悠哉地散步过去的。

    在软磨硬泡了好一会儿后,叶修终于是答应陪张佳乐走路了。

    方锐手上抓着本刚才在报刊亭那儿随便买的一本杂志,小心翼翼地跟在叶修和张佳乐身后。

    张佳乐你手往那儿放呢!方锐一边跟着,一边在心里咬牙切齿地鄙视着张佳乐,丝毫不记得自己每天是怎样想尽办法占叶修便宜的。

    只见张佳乐抬手在叶修腰处摸了一把,谈笑风生地说了什么,遭到了来自叶修的一句呵呵……

    靠,不看了!方锐怒,转头不再去看他俩,眼不见为净。

    这一转头,方锐就看见自己前方不远处,也有个人正一边瞟着叶修和张佳乐,一边慢慢地走着。

    这条路上人还算多,方锐会看向那个人,只是因为那人长得好看,又高,余光扫过,实在是忍不住多看两眼。

    这一看,便就发现这人好像在做和自己一样的事。

    等等……这人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呢?方锐皱眉,盯着那人的侧脸又看了几眼。

  “卧槽!”方锐想起了这人是谁,叫了一声。

    这不是那个什么网名一枪穿云,某天早上出现在自己未来媳妇床上的野男人吗?!


TBC.


写了一篇养猫本来昨天发了的,然后今天一看,竟然被和谐了。

我写了什么!为什么和谐我!只是两只猫咪愉悦的奇幻冒险啊!除了方锐以外什么污的东西都没有啊!为什么和谐我!为什么!

难道方锐已经猥琐到了这种程度了吗【x


评论(35)
热度(753)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