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乐叶] 养仙

* 吸鬼体质乐x捉鬼师叶

张佳乐心不在焉地用勺子在杯子里搅拌着,眼睛一边止不住地朝某个方向望去。

“……那个啥,咖啡要洒出来了。”有人对张佳乐道。

张佳乐连忙将眼睛收回来。

“不好意思啊刚才发了下呆……”张佳乐道,将搅拌好的咖啡放到了桌上,娴熟地用搅出来的奶泡画一个十分好看的图案,放在托盘上递给了刚才提醒他的那位客人。

那位客人没说什么,接过托盘找了个位置就坐下了。

张佳乐洗了洗手,眼睛又忍不住朝咖啡馆的某个角落看去。

角落里坐着一个黑发的青年,正曲起手,将手肘抵在桌上,懒洋洋地撑着自己的脑袋,半眯着眼睛,看上去很困。

不过只是看上去而已,这人每天都这个表情,从早到晚都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嘿!你在听我说话吗?”有声音对张佳乐道。

张佳乐回过神,就见一位女生略有点不满地站在柜台前,看着张佳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要什么?”张佳乐抱歉道。

“奶茶,我要打包走。”女生道。

“好,稍等。”张佳乐点头,转身轻车熟路地做了杯奶茶,装进了袋子里又往里丢了根吸管后,递给了女生。

“谢谢。”女生道,将钱放在柜台上就走了。

张佳乐目送女生走出门,确认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客人进来后,他又将眼睛移向了咖啡馆的角落。

青年还保持着刚才的那个动作,撑着自己的脑袋懒洋洋地坐着,眼睛在他放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游走着。

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张佳乐的眼光,青年懒懒地抬起了眼帘,朝张佳乐这儿看了一眼。

张佳乐连忙将移开了眼睛。

用余光偷偷看了那青年一眼,他已经将眼神转回电脑屏幕上了。

张佳乐松了口气。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

已经是第七天了,整整一个星期了。

张佳乐大学毕业以后想不到做什么事,于是干脆自己开了一家咖啡馆,这一开就是好多年,咖啡馆越开越大,生意越来越好,已经从一个只能容下一两人的角落里的小店铺变成了现在这个有两层的装潢精美的咖啡馆了。

而咖啡馆虽然生意不错,但也还没有忙到张佳乐顾不过来的程度,他本身就没有别的事,一心一意地投入在咖啡馆上,一个人完全可以应付的来,于是便就没有请工人。

当然,前提是在二楼暂不营业的情况下,如果二楼也营业的话,张佳乐就有点忙不过来了。

毕竟他不会影分身,不可能一边在楼下看店一边上楼去招待客人。

于是,二楼就被改成了仓库,堆着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

是时候上二楼去整理一下了,好久没整理,不知道乱成什么样了……张佳乐想到。

胡乱地又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张佳乐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角落的青年身上。

一个星期前,这个青年出现在自己的咖啡馆里。

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客人罢了,张佳乐之所以会记得那天的情景,完全是因为那人手上的那把伞。

晴空万里,却带着一把纯黑色的长柄伞。

“你们这儿,二楼营业吗?”张佳乐记得当时青年是这么问自己的,声音很清朗,但是却带着点黏腻的小鼻音,和一点低沉的磁性,像是刚醒来时发出的声音。

“不营业。”张佳乐回答道。

“哦。”青年答道,没再说啥,对着菜单看了好一会儿,最后点了一杯红茶和一份三明治,然后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下了。

接着他便从他的包里拿出了电脑,摆在桌上看了起来。

一看就是一天,直到快十一点,张佳乐收拾完所有的东西对青年礼貌地道“先生我们要打烊了”后,他才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你们这里几点开门?”青年一边收着一边道。

“上午九点。”张佳乐道。

“你要回家了么?”青年收好电脑,对张佳乐道。

“是的。”张佳乐点头。

“这样。”青年答道,背着包走出了咖啡馆。

张佳乐歪了歪脑袋,盯着青年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回过神时那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在夜色里了,带着他漆黑的长伞。

“莫名地觉得有点诡异啊……”张佳乐嘟囔道,收拾起了青年喝完的空杯子。

“……怎么突然这么冷。”张佳乐揉了揉自己的胳膊,心里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明天来收吧。”大概是人类天生的第六感让他本能地感到了危险,张佳乐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匆匆地就关了咖啡馆走人了。

第二天那青年也来了——张佳乐刚打开咖啡馆的门,整理好东西,他就来了——依旧带着他的那把伞,看都没看菜单,点了红茶和三明治后,就又缩到了角落里坐下了。

接着又拿出了电脑看了起来,一看又是一整天,一直看到张佳乐打烊。

第三天,他又来了,踩着张佳乐开咖啡馆的时间点走进来,要了红茶和三明治后,又到角落坐下了。

依旧是一整天。

一直到今天,总共七天,男人每天都踩着开门的时间来,关门的时间走,点一样的东西,坐在角落里对着他的电脑看着什么,或者是闭着眼睛小憩。

张佳乐十分不理解青年的这一系列举动。

事实上,张佳乐是个基佬,他在很早之前就接受了这个设定,虽然还没有遇到过喜欢的男人,但张佳乐觉得自己大概是对女生没有什么兴趣了。

他不是那种会因为自己的性向略有点与众不同就惶恐逃避的人,在意识到这个问题后,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并向父母出了柜。

张佳乐的父母还是比较开放的,并没有多说什么,也就任由着张佳乐去了。

角落里那青年长得还是很不错的,非常对张佳乐的胃口,于是这几天他便有事没事就往角落里瞟。

有几次那青年也抬头看向张佳乐,眼神接触后,青年不但没有躲,反而会对张佳乐笑,接着才将眼睛移回电脑上。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艳遇?张佳乐挑眉想到。

“诶,帅哥。”坐在柜台前面的客人唤张佳乐。

张佳乐停下了回忆,看向了那位客人:“怎么了?”

“你们这空调开的是不是有点低啊,好冷……”那人道。

刚说罢,店里其他的客人也纷纷开始抱怨了起来:

“是啊,好冷啊……”

“我也觉得好冷,刚才还想找遥控器调空调的呢,结果没找到。”

“诶,那边那小哥,把空调调高点呗。”

……

只有角落里的青年一句话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电脑。

张佳乐在柜台处翻找了一会儿,找出了遥控器,对着空调按了几下。

“我这空调一直都是26°C啊,怎么会冷呢……”张佳乐挠头道。

“是吗?可是我都冷的有点儿小发抖了啊……”最先抱怨冷的客人说到。

“是啊……我也……”其他人纷纷附和。

张佳乐皱着眉看了看手上的遥控器。

正疑惑着是怎么回事呢,张佳乐竟闻到了烟味。

他抬头朝烟味飘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角落里那位青年正叼着一根明显是刚点上的烟。

“先生,不能抽烟。”张佳乐道。

“哦,不好意思……太冷了,所以抽根烟取暖。”那青年笑道,也不知道是在打趣还是认真的。

“我这就熄灭。”青年继续道,又吸了一口,接着将烟缓缓地吐出来以后,才将烟头撵灭在纸巾上。

“嗯?好像没那么冷了?”有人说道。

“真的诶,没那么冷了。”于是众人又开始纷纷说了起来。

“你看,你按按遥控器还是有用的嘛。”有人对张佳乐玩笑道。

“看来是的,或许是空调坏了吧,明天找人来看看。”张佳乐笑道,将遥控器放下了。

 

-

 

张佳乐摆弄着空调遥控器。

自从那天开始有人抱怨空调冷后,几乎每天来咖啡馆的人都会嘟囔一句“好冷”了。

张佳乐也时常觉得咖啡馆的温度低的吓人,抱着胳膊皱着眉调着空调。

今天叫了修空调的人来,那人却说空调一切完好,什么事都没有。

冷的不行的张佳乐只好关掉了空调,却没想到还是一样的冷。

这导致咖啡馆这两三天的生意直线下降,不少人都因太冷而不来了。

只有角落里的青年,还是锲而不舍地开门就来,关门才走。

记得昨晚张佳乐去提醒那青年自己要关门打烊的时候,问了他一句:

“你不冷吗?”

青年笑着看了他一眼,道:“有点。”

接着也别无他话,青年背着包就走了。

于是今天早上张佳乐来开门的时候,就看到青年披了件长袖的外套,站在门口。

“早。”青年抬起手对张佳乐挥了挥。

“早。”张佳乐道,走过去打开了门。

一开门,张佳乐就能感到屋内传来一阵寒气,呼在他只穿了件短袖的身上,让张佳乐打了个寒颤。

走进咖啡馆,今天似乎要比前些天都更冷上不少。

“啧……麻烦。”青年在张佳乐身后嘀咕了句什么。

“嗯?”张佳乐回头看向青年。

“没事。”青年笑道,“很冷?衣服给你穿?”

说罢,青年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递给了张佳乐。

“啊,不用不用。”张佳乐摆手。

“没事,给你吧。我不冷。”青年笑道,没再等张佳乐的回答,拿着包就到他一贯坐的最角落的位置坐下了。

张佳乐抓着手上还带着青年体温的外套,眨了眨眼。

……这……必须得是艳遇了吧?张佳乐有些呆愣地想到。

 

不用青年说,张佳乐也知道青年要喝什么——一杯红茶,和一份三明治。青年每天来都是点这个的,时不时饿了,在午饭和晚饭时间会再点些别的什么。

将做好的红茶和三明治放在托盘上,张佳乐穿着青年给的外套,托着托盘走到了最角落的位置那。

张佳乐做红茶和三明治不过用了十分钟的时间,青年竟然就已经侧靠在墙上睡着了。

他看上去很累。张佳乐想着,将托盘放在了桌上。

青年没有醒来,安静地睡着。

张佳乐盯着青年看了一会儿,决定还是不吵醒他,将穿在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轻轻地盖到了青年身上,接着便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好冷……”张佳乐搓了搓手掌,朝手心哈了一口气。

一阵白气从张佳乐嘴里呼出。

现在是夏天,在没有开空调的情况下,竟然能哈出白气,这种事张佳乐还真是第一次见。

“靠,早知道就买一个可以制暖的空调了……”张佳乐揉着自己的胳膊,抱怨道。

他所在的城市的冬天,还没有冷到需要开暖气的地步。

“这么冷的天也睡得着啊……”张佳乐看向角落里依然熟睡的青年。

青年桌上放着的三明治和红茶都还一口没动,现在已经快正午了,青年却还依然睡着,并且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样子。

“不会有什么事吧……”张佳乐挠了挠头,朝角落走了过去。

青年的呼吸看上去有点急促。

“喂喂,你没事吧?”张佳乐唤道。

青年没有反应。

“嘿?”张佳乐抬手推了推那青年。

他仍旧没有反应。

“你还好吧……?”张佳乐微微皱眉,又碰了碰青年。

这一碰,碰掉了方才张佳乐改在青年身上的外套,他的手指触到了青年的皮肤。

张佳乐猛地收回了手。

……好烫。

烫的可怕。

张佳乐看着自己的指尖,皱着眉盯着那青年看了一会儿,接着倒掉了红茶和三明治,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接着便抱起了叶修,塞进了自己停在咖啡馆外的小轿车里,塞完以后也不忘回咖啡馆拿起叶修的书包和那把他从不离手的黑长伞。

“不去医院应该大概是没事的吧……”张佳乐自言自语道,“算了,先带回家再说。”

 

-

 

叶修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昨天晚上出了好几起小鬼捣乱的事,他东奔西跑一晚上,根本就没睡,今天早上到了咖啡馆,只觉得困得不行,似乎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于是……这是在哪里?叶修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

“你醒啦?”张佳乐此刻正好推门进来,看到叶修起来了,便对叶修说到。

“嗯。”叶修点了点头,“你家?”

“是啊。”张佳乐也点头。这是他用近几年来的积蓄买的一套小房子,一房一厅,虽然不大,但是张佳乐一个人住是绰绰有余的。

“嗯……什么情况?”叶修问到。

“你睡着了,然后还全身发烫。咖啡馆太冷了,我就把你带回来了,然后你一觉睡到了现在。”张佳乐说着,指了指墙上的钟。

叶修转头看了钟一眼,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谢谢。”叶修对张佳乐道。

“不用……要吃点饭么?你这睡了一天,什么都没吃。”张佳乐道。

叶修这才感觉肚子空荡荡的,于是也不客气地点了点头,起床随张佳乐一同走向了客厅。

张佳乐的家也有着些许不符合当下天气的寒冷,但比起咖啡馆要好多了,于是张佳乐也便没有在意。

刚好省了空调钱嘛。张佳乐想着,领着叶修走到了餐桌旁坐下。

桌上摆着几个简单的小炒,张佳乐早已给叶修盛好了饭,摆在桌边放好了。

叶修坐下,低头吃了起来。

“很好吃。”叶修道。

“哈哈,谢谢。”张佳乐笑道。

叶修也笑,没再说话,默默扒起了饭。

张佳乐早就吃过了,此刻正坐在饭桌旁,偷瞄着叶修,胡思乱想着。

他好像把一个艳遇对象带回了自己家啊……张佳乐想到。

现在都十一点多了,或许……张佳乐忍不住瞄了眼吃完饭正拿纸擦着嘴的叶修。

“谢谢。”叶修将纸丢进了垃圾桶,对张佳乐道:“那我就不打扰,先走了。”

“啊?这就走啊……哦……好的,那你回去吧,路上小心。”张佳乐道,挠了挠头。

叶修似乎是看出了张佳乐在想什么,挑眉看了他一眼,但也没再说什么,拿起自己的包和伞,对张佳乐说了句拜拜就走了。

“唉,看来用身体谢谢你这种事只会在动漫里出现啊……”张佳乐目送叶修远去,自我吐槽道。

“啊,忘了问他名字了……”张佳乐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那青年的名字,“算了,明天问吧。”

张佳乐说罢,将碗筷收拾好,哼着小曲儿就回房间睡觉去了。

 

 

叶修站在张佳乐楼下,撑着伞,抬头盯着张佳乐家的窗户。

直到张佳乐关上灯,窗户不再散发暖黄的灯光,而是变成一块黑乎乎的玻璃时,他才低下头,撑着伞走了起来。

边走还边嘟囔着什么。

“被误会是基佬了啊……”叶修呢喃道。

叶修是一个捉鬼师。

不是路边骗人的那种,他真的是一个捉鬼师,而且还是一个很厉害的捉鬼师,每天盯着电脑刷着组织发来的消息,哪里有诡异的事,他就到哪儿去。

有一次去清小鬼的时候,叶修路过了张佳乐的咖啡馆。

纵然是叶修这等水平的人,路过那咖啡馆时,这大中午的都不免被里边传来的鬼气惹的浑身发凉。

叶修皱眉,停下了脚步,看向了那咖啡馆。

里面有一个扎着小辫子,面容颇为英俊的男人正忙碌着。

叶修本是想先去清了该清的小鬼再回来观察的,结果一抬头却就看到自己要清的小鬼正饿虎扑狼地朝自己站的方向奔来。

叶修愣了愣,一边想着这大白天的小鬼怎么这么有活力,一边正举起伞打算一枪崩了那小鬼,却见那小鬼在离叶修大约有十米处的地方猛地转了个弯,冲向一旁的咖啡馆里,正在忙碌的那人。

叶修皱眉,抬伞迅速地瞄准了小鬼。

就在叶修要开枪的前一瞬,那小鬼消无影踪了。

叶修眨了眨眼,放下了伞。

这是……被大鬼吃了?叶修看向咖啡馆的二楼。

他定了定神,带着伞走进了咖啡馆。

一进咖啡馆,叶修就感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息。

大概是那大鬼在排斥叶修这个危险人物吧。

但是以叶修的本事,那大鬼也不敢做什么,过了一会儿也就消停了。

叶修环视了一圈咖啡馆,对柜台前那扎着小辫的男人道:

“你们这儿,二楼营业吗?”

 

-

 

“你怎么搞的,以你的本事,怎么会被鬼气侵蚀?”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对吊儿郎当地坐在他的沙发上的叶修道。

“嗯,不知道,睡着了没注意,醒来就这样了。”叶修翘着二郎腿,斜靠在沙发上,仿佛这是自己家似的。

“怎么回事?”张新杰问到。

“那边,有家咖啡馆,你知道么?”叶修指了指窗户所在的方向,“店主人扎着个辫子。”

“知道。”张新杰点头,那家咖啡馆离自己家并不远。

“那家店开了多久了?”叶修问到。

“好多年了。”张新杰答道,“我搬来这里时,那家咖啡馆就在了。”

“那是有点久了……”叶修道,转了转眼珠,思考了起来。

“怎么了?”张新杰又问了一次。

“那家店主人,天生吸鬼体质。开那咖啡馆的时候,可能那咖啡馆以前没人住就有小野鬼跑进去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后来进去的,不过这个不重要——总之,就是有一只小鬼住进了那咖啡馆。那小鬼没什么本事,但是聪明,发现了那店主人吸鬼,干脆就在那咖啡馆住下了。一有比他弱的小鬼被那店主人吸来,他就给吃了,于是越吃越大……现在,我估计都能吃人了。”叶修解释道。

“能吃人。”张新杰皱眉,“恶鬼级别,难办。”

“嗯,是难办,不过还是在控制范围内的。”叶修道。

“你悠着点。”张新杰对叶修道。

“嗯……然后我今晚就住在你这了啊新杰大大,累死我了。”叶修道。

“洗完澡再睡。”张新杰瞥了叶修一眼,说到。

 

-

 

张佳乐掏出钥匙,插进了咖啡馆的门锁里,却没有立刻转开。他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本能地了他的举动,让他跟个白痴一样在店门口纠结。

“你在做什么呢?”有人对张佳乐道。

张佳乐转身,是那青年。

“早上好。”张佳乐笑道。

“早上好。”叶修笑道。

张佳乐转过身来,似乎在叶修的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他心里不详的感觉就化开了。

轻巧地转动了门锁,咔擦一声,门开了。

张佳乐推门走进咖啡馆,接着便因眼前的场景骂了出来:

“我靠?”

“怎么了?”叶修抓着伞走上前来,往咖啡馆里看了一眼。

咖啡馆一团糟,桌椅有不少都翻到在了地上,还有几个玻璃杯,已经碎成玻璃渣了,躺在咖啡馆木质的地板上,反射着阳光。

“太久没吃的,发脾气了?”叶修挑眉道。最近有他坐在这咖啡馆里,那些小鬼哪敢过来,估计咖啡馆里那恶鬼已经饿了好多天了。

“什么?”张佳乐转头看向叶修。

“没什么。”叶修摆摆手。

“这是进贼了吧……唉,郁闷。”张佳乐说着,走进咖啡馆,到了柜台旁。

“钱没少啊……东西都没少啊,怎么搞的。”张佳乐数了数柜台抽屉里的钱,不解地挠了挠头。

“没丢东西吧。”叶修也装模作样地问了起来。

“没有,可能是有野猫什么的跑进来了吧……东西没丢就行了,唉,收拾收拾。”张佳乐说到,走到柜台的角落里拿起了扫把,扫起了地上发玻璃渣。

“帮你吧。”叶修随手将包和伞扔在了一旁,弯下腰帮张佳乐将倒的横七竖八地桌椅扶了起来。

扶了没几个,叶修就感到指尖一阵刺痛。

抬手一看,是抓到玻璃渣了。

“没事吧你?”张佳乐看到了叶修冒着血的指尖,问到。

“没事,小伤。”叶修说到,将手指含进了嘴里。

铁锈味在叶修的嘴里蔓延开,他能感受到那恶鬼烦躁的波动。

毕竟叶修的血对它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可以抽烟吗?”叶修看向张佳乐,问到。

“反正现在没人,抽吧。”张佳乐摆摆手,同意了。

“谢了。”叶修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

接着他微微抬头,将烟灰缓缓吐了出来。

恶鬼发出了一声凄厉地哀嚎,接着便安静了。

只是咖啡馆变的更冷了点。

“到底为什么这么冷……”张佳乐嘶了一声,抱怨到。

“不知道。”叶修耸了耸肩,继续帮张佳乐收拾了起来。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张佳乐也收拾着,一边开始向叶修搭话。

“叶修。叶子的叶,修理的修。你呢?”叶修反问道。

“哦,张佳乐。弓长张,佳就是单人旁的佳……然后快乐的乐。说起来,你那天怎么睡了一整天啊,太累?”张佳乐道。

“嗯,熬夜干活了。”叶修叼着烟,漫不经心地答道。

“什么工作?”张佳乐随口问到。

“你猜?”叶修咬着烟,笑道。

“程序员……?”张佳乐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要熬夜又得天天盯着电脑的职业似乎只有这个了。

“不是。”叶修道,“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的工作,性质和……警察差不多吧?”

“警察?看不出来啊。”张佳乐笑道。

“嗯,警察,专救幸运E。”叶修道。

幸运E这三个字犹如一根长箭,狠狠地插在了张佳乐的膝盖上。

他突然回忆起了自己从小到大的一系列倒霉事……

“别这么苦逼,幸运E还是有救的。”叶修看着张佳乐的表情,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幸运E啊?”张佳乐一边扫着地,一边对叶修道。

“我会看面相。”叶修淡定回答。

“哈哈哈。”张佳乐只当他是开玩笑,也没再就这个话题继续了。

 

待两人收拾好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张佳乐做了份意大利面和三明治当作两人的午餐吃了。

咖啡馆还是一如既往的冷,下午来的客人也是寥寥无几,两人便就有一搭没一搭地攀谈了起来。

越聊着,张佳乐就发现叶修这人和张佳乐原以为的差远了,他本以为叶修是一个……比较高冷的人的。

“你可真嘲讽啊……”张佳乐笑道。

“不敢当。”叶修谦虚。

“咖啡馆都没什么人,我想提前关门了。”张佳乐说到,看了看钟,这都快八点了。

“行啊,反正你是老板。”叶修耸了耸肩,道。

“那你呢?”张佳乐看向叶修。

“我啊,当然是回家啊。”叶修说到,收拾起了包。

“哦……这样。”张佳乐挠了挠头,“呃,那个,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张佳乐刚说罢,就见叶修忽然拿起伞,横着撑开了,吓了张佳乐一跳。

“不好意思,这伞有些年头,自己开了。你刚才说什么?”叶修收起伞道歉道。

“哦哦,没事没事……我是说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张佳乐道。

“不用,我还有事。”叶修道,瞥了瞥空气中被千机伞盾形态打散的恶鬼的鬼气。

胆子真大啊……叶修想到。

“哦好吧。”张佳乐见叶修拒绝了,有点小失望。

“嗯,关门打烊吧。”叶修说到,懒洋洋地站了起来。

“好。”张佳乐也站了起来,和叶修一起走出了咖啡馆。

 

-

 

张佳乐打着呵欠停好了车。

昨夜他睡的十分不好,总感觉全身不舒服,今天醒来困的不行。

下车,张佳乐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咖啡馆门口的叶修。

叶修把玩着黑长伞,看上去是在等张佳乐开门。

今天是阴天,叶修带着他那把伞终于是不奇怪了。

“早上好。”张佳乐对叶修招呼道,走上前去。

“早。”叶修道。

“今天来的很早?”张佳乐说着,打开了咖啡馆的门。

“嗯,下雨天,得多加小心。”叶修说到。

“嗯?小心什么?”张佳乐没听懂。

“小心雨天路滑,幸运E会摔倒。”叶修笑道。

“去去去,一边去。”张佳乐送了叶修一个大白眼。

一走进咖啡馆,张佳乐就感到了一股压抑感。

他昨夜睡觉时,也是身处这种压抑感之中的,这种感觉让他莫名地浑身不舒服。

“怎么了?”叶修见张佳乐皱着眉,便过去碰了碰他。

“没事。”叶修一靠近,张佳乐明显感觉压抑的气氛减轻了不少。

……莫非这就是爱的力量?张佳乐胡思乱想了起来。

“没事就好。”叶修道,拿着包走到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下了。

“还是红茶和三明治?”张佳乐问道。

“是啊。”叶修应道,从包里拿出了电脑,摆到了桌上。

张佳乐娴熟地做好了叶修要的东西,给叶修送了过去。

“每天都在看什么呢?”张佳乐瞥了一眼叶修的屏幕,上面尽是一些张佳乐看不懂的字符。

“胡乱看的。”叶修说到,拿起红茶喝了一口。

“这样啊。”张佳乐道,拿着托盘走回了柜台前。

今天的天气阴郁的可怕,现在明明是上午十点左右,外面却黑的像是要入夜似的。

空中堆满了一层又一层的乌云,阳光被厚重的云层掩盖住了。

让人十分不舒服的天气。

等到十二点左右,外面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本来最近就没有什么生意的咖啡馆,今天愣是一个人都没有来。

张佳乐百无聊赖地坐在柜台前发呆。

他觉得很不舒服,似乎有什么东西沉沉地压着他胸膛上,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阴雨天,咖啡馆更冷了。

张佳乐皱眉,看向叶修。

叶修仍然像没事人一样,看着电脑屏幕。

“唉……”张佳乐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玩了起来。

 

叶修喝着红茶,眼睛在屏幕上浏览着。

接着只见一个窗口跳了出来。

叶修看了看。

是一个标题为红色的任务,内容大约说是离张佳乐的咖啡馆不远处有不少的小鬼聚集在一起了。

叶修点下了接受二字。

下雨天,总是有些不懂事的小东西喜欢出来乱晃。

叶修点上了一根烟,没有放进嘴里,只是放在了桌上的烟灰缸上,让他静静燃烧着。

“张佳乐。”叶修对张佳乐唤道。

“嗯?”坐在柜台前的张佳乐听见叶修的声音,抬头看向他。

“过来一下。”叶修对张佳乐招手道。

“怎么了?”张佳乐问道,从柜台处朝叶修这走了过来,停在了叶修面前。

叶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对着张佳乐,接着一句话也没说地,就凑近张佳乐环住了他的脖子,覆上了他的嘴唇。

张佳乐愣住了,没推开叶修。

在叶修的唇贴上来的一瞬间,张佳乐能感觉到自己的不适全都烟消云散了,但他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件事上,他的重点在叶修亲了他。

是的,叶修亲了他。

张佳乐在反应过来这一事实后,心情已经不能用激动两字形容了,正想将叶修揽进怀里加深这个吻,就见叶修放开了自己。

“我要出去一趟。”张佳乐听见叶修对自己道。

“啊?去哪里?”张佳乐问。

“附近,很快就回来,包和电脑帮我看着啊,哥走了。”叶修说到,拿着伞走出了咖啡馆。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淡定地走了出去。

留张佳乐一个人在原地发了会呆,接着便傻笑了起来。

“有生之年,真的让我艳遇到了一次啊……哈哈哈。”他自言自语道。

 

叶修一走,咖啡馆的温度就骤降了不少,但张佳乐没有留意,他此刻只感觉胸膛一阵发热,正面带红光地坐在柜台前傻笑着。

坦白说,他还是挺喜欢叶修的,如果真的有机会能这么搞上的话,张佳乐觉得他们俩还是可以走很久的,也许一走就走到步履蹒跚满头白发了呢?

之前他一直不明白叶修到底是想做什么,所以也不敢去和叶修太过于靠近。

但是现在……叶修都跟他亲了小嘴了……是不是在某种意义上说明……这是要搞的节奏……?

张佳乐想着,愉悦地哼起了小曲。

丝毫没有感受到空气中盘旋流转着的不对劲。

 

张佳乐在柜台前发了好一会儿的呆,叶修还是没有回来。

去哪儿了呢……张佳乐趴在桌上,无聊地想着。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身后窸窣着。

张佳乐转头,看到的却只是一堵空白的墙。

“好冷……”张佳乐将头转回来,抱怨道。

窸窣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次比刚才的更大声,更清晰。

张佳乐再次转头。

这一转头,他就愣住了。

身后是一大片悬浮在空中的黑影,黑影中间有两颗浑浊的东西,大概是他的眼睛,正幽幽地盯着张佳乐的背,几缕黑丝已经伸到了张佳乐身后。

“我操,什么东西。”张佳乐骂道,赶紧离开了那团黑影。

见张佳乐要走,那团黑影突然狂暴了起来,迅速地冲下了张佳乐。

张佳乐一惊,连忙躲开。

不料那黑影移动地十分迅速,好几次都是与张佳乐擦身而过。

“我靠,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张佳乐一边躲一边骂道。

那黑影发了疯似的朝张佳乐扑来,一路打翻了好几个桌子。

看来前天晚上就是这东西在咖啡馆里捣乱了。张佳乐皱着眉想到。

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咖啡馆里住着个这么恶心的怪物了……张佳乐一边想着,一边躲着那黑影。

那黑影见捉不到张佳乐,似乎是发怒了,哀嚎了一声就朝张佳乐撞来,动作比先前几次都要快。

张佳乐来不及躲,连忙用力举起了身旁的椅子挡在胸前。

那怪物狠狠撞来,椅子顿时变了形,散架了。

张佳乐也被这股力量装地直后退,倒在了叶修常坐的那个位置上。

坏了,这里是角落。张佳乐心下一惊,正想着这下要怎么办时,却发现那怪物竟然不动了。

它正喘着气,发出一声声低吼,在张佳乐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盘旋着,但就是不靠近。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让它不敢靠近了。

张佳乐在四周看了几圈,最后将目光定在了叶修走前点上的那根还在徐徐燃烧地烟上。

他拿起烟,小心翼翼地朝那怪物那儿伸了过去。

那怪物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似的,猛地后退了好几步。

张佳乐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手上的烟。

但他也没有闲心去想为什么会这样了,只是努力让自己往角落里缩,然后将叶修的烟举在胸前。

这根烟燃烧的非常慢,但是此刻剩下不多了。

那怪物烦躁地盯着张佳乐手里的烟,想走上前来却又不敢靠近,只能低吼着在原地打转。

忽然,那怪物定住了,恶狠狠地看向了张佳乐手里的烟,仿佛是豁出去了一般,猛地朝张佳乐这儿扑来。

张佳乐心道不好,举起那所剩无几的烟头对着那怪物,闭上了眼睛。

接着就听一声巨响。

张佳乐睁开眼,那黑影已经飞出去了,狼狈地躺在地上,正试图爬起来。

另一边,叶修微喘着气出现在了门口,手里正举着他随身携带的那把黑长伞,伞尖正冒着硝烟。

“不好意思啊,那边的小鬼有点难缠所以来晚了……”叶修道。

张佳乐呆滞的看着他。

“等下再跟你解释。”叶修道,拿着伞走到了张佳乐旁边。

“你……是道士?”张佳乐惊愕地对叶修道。

“差不多吧。”叶修说到,“捉鬼师。”

“你刚才为什么亲我?”张佳乐问到。

“嗯……给你渡点我的气息,不然你现在大概已经不在人世了。”叶修道。

“所以你并不是想勾搭我,是想除妖所以才天天来这的是吗?”张佳乐又问到。

“现在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吗?”叶修有点哭笑不得,“先干掉那玩意儿再说,好不?”

“好吧。”张佳乐撇撇嘴,也知道自己的问题有些不合时宜,于是便就不再说话了。

那怪物还在地上匍匐着,叶修抬起伞对着那黑影就是啪啪几枪。

张佳乐没有看到飞出,但看得出那怪物此刻非常痛苦,正在地上扭动着。

突然,它像是蓄了力一般,猛地窜了起来,朝叶修和张佳乐冲来。

叶修迅速撑开了伞,巨大的伞面挡在了叶修和张佳乐面前。

那怪物狠狠往伞上一撞,接着被弹了回去。

张佳乐看着这伞,寻思着昨天叶修开伞是真的不小心打开了还是为了挡怪物,一不小心走神了一会儿,没有注意到有一丝黑影已经飘到了他身后。

叶修正举着伞对着不远处的大片黑影扫射着,也没有注意到。

等注意到是,张佳乐已经被那一丝黑影给捉走了,捉到了那团大黑影身旁。

叶修皱眉,一转千机伞,原本枪口状的圆头变成了细尖的矛状,飞快地就朝那黑影刺去。

那黑影竟也不躲开,忍痛挨了这一击,接着将自己埋进了张佳乐的身体里。

张佳乐看着那团黑影穿过自己的皮肤进入自己的身体,觉得一阵恶寒。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里正流淌着一缕缕黑丝。

接着,张佳乐便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叶修冲过去了。

叶修皱着眉,举起的伞放了下来。

如果就这么开枪的话,张佳乐一样也会受伤。

张佳乐惶恐地看着自己离叶修越来越近,接着猛地抱住了叶修,吻了上去。

叶修紧闭着嘴。

张佳乐能感受到自己的舌头正在叶修柔软的嘴唇上打转着,试图撬开他的嘴。

叶修嘴被张佳乐的舌头弄了半天,终于是张开了。

张佳乐顿时感觉一股清凉的气息从叶修嘴里涌入了自己嘴里,接着被器官输送到血液里,充盈着那一缕缕黑丝。

张佳乐有点儿慌张,那些黑丝明显比刚才强壮了不少。

接着只见叶修拿起伞用伞柄狠狠地戳了张佳乐的腰一把,张佳乐只感觉腰处一阵钻心地疼,接着他就飞了,狠狠地落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只见叶修撑开了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点上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勾着嘴角朝张佳乐走来了。

“胆子真大啊?”叶修吸了口烟,对张佳乐道。

张佳乐十分想摆手告诉叶修自己这是被附身了,但奈何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你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给你渡点气,削弱了我增强了你,你就能打得过我了?”叶修挑眉继续道。

张佳乐这才知道叶修方才那句胆子真大不是在说自己而是在说那怪物,松了口气。

那怪物听了叶修的话,似乎有些蠢蠢欲动,操纵着张佳乐又想冲向叶修。

结果却见叶修走上前来,将张佳乐按在了沙发上。

接着,张佳乐就见叶修横跨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坐下,吸了一口烟,将他的唇覆了上来。

叶修灵巧的舌尖探进了张佳乐嘴里,烟味和着清凉的气息送了进来。

血液里的黑丝顿时像是疯了一样,逃离了张佳乐的身体,在张佳乐身后的上空凝成了一团黑影。

吸了叶修的气息,这团黑影比刚才大了不少。

见黑影凝聚成团了,叶修这才将唇挪开。

“刚才……不是我。”张佳乐解释道。

“我知道。”叶修笑道,从张佳乐腿上挪开,站了起来。

“你……刚才被我……别那妖怪吸走了气,刚才又给我……又给那妖怪送了气,没事吗?”张佳乐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事,就这个级别的,哥随便就打死了。”叶修道,将手里夹着的烟又塞进了嘴里。

那怪物飘在张佳乐身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

叶修举起伞,朝着那怪物的眉心就是一枪。

动作快到那怪物都没来得及躲。

弱点挨了一枪,怪物痛苦地哀嚎了起来,开始在咖啡馆里到处乱窜。

叶修迅速地移动着身子,对着怪物一抬手便是一枪,即使那怪物迅速地移动着,叶修每一枪却还是精准地打在了那怪物身上。

那怪物一开始还有力气到处乱窜,被叶修打了几枪后就不行了,动作明显慢了下来。

这下叶修就更加游刃有余了,一枪枪都打在那怪物的眉心。

很快,那怪物就没了动静,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了。

叶修走上前去,对着那怪物的眉心又射了一枪。

“下次要学会投胎做人啊,乖。”叶修说着,从口袋里翻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张佳乐看了两眼,发现那是一张咒符。

只见叶修娴熟地将千机伞的伞尖变成了矛状,将咒符刺在了矛尖上,对着那怪物的眉心刺了下去。

接着,那团黑影便盘旋飞起,涌入了那张咒符里。

叶修将咒符收回口袋,拿着伞摇摇晃晃地走回了张佳乐身边。

“早知道昨天就不收拾了,你看,白忙活了吧……唔。”叶修话都还没说完,就一个踉跄,跌进了张佳乐怀里。

“我靠,你没事吧。”张佳乐连忙接住叶修。

“先打了一波小鬼,又被吸气又给人渡气,再打个这么高级别的怪……看来是有点吃不消哈?”叶修瘫软在张佳乐怀里,懒洋洋地道。

“你真是……行了我先带你回家吧。”张佳乐道,将叶修的包拿了起来,接着一把抱起了抓着千机伞的叶修。

“我可以自己走。”叶修说到。

“得了吧你连站都站不稳。”张佳乐道,不管叶修要下来自己走的要求,径直抱着他走出了咖啡馆,塞进了自己车里。

“你的咖啡馆怎么办?”叶修被张佳乐放到了车的后座上,指了指敞开着大门的咖啡馆。

里面一片狼藉。

“明天再说了!”张佳乐道,过去将门锁好,接着也坐上了车,发动起了车子,朝自己家开去。

 

 

叶修在车上睡着了,下车的时候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被张佳乐扶着进了电梯,又摇摇晃晃地跟着张佳乐走进了他家。

张佳乐从衣橱里拿出了一套衣服递给叶修,叶修接过,就钻进浴室洗澡了。

他没洗很久,很快就出来了,一出来就趴倒在了张佳乐床上。

张佳乐见他出来,于是自己便就进去洗了,等张佳乐洗完澡再出来时,发现叶修的动作和刚才张佳乐进去时候一模一样,横趴在床上,动都没动。

“要睡就好好躺着。”张佳乐对一滩泥似的叶修道。

“哦……”叶修这才蠕动起来,安分地躺在了床上。

“要睡会儿吗?”张佳乐也坐到了床上。

“不……”叶修摇头,“不困,没力气而已。”

“那么……我可以要个解释吧?”张佳乐对叶修道。

“嗯……”叶修翻了个身,侧躺面对着张佳乐,支起胳膊撑起了自己的脑袋,对张佳乐道:

“是这样的,你是个天生吸鬼的体质,相信你的童年过的一定不怎么欢乐。然后,你开这家咖啡馆的时候,可能是本来就有的也有可能是后来来的,总之咖啡馆里住进了一只智商很高的小鬼。当然这个高智商只是在他们那个物种里高而已,在人类这也就七八岁小孩吧……由于你吸鬼体质,总是有小鬼会跑来你这咖啡馆里捣乱,你咖啡馆里住的那只小鬼呢,就把这些送上门的午餐吃了。越吃他就越强壮,吃的就越来越多,可以说你的咖啡馆至今完好,哦不,前天之前都还是完好的,功劳还得归功于那只鬼,因为他把来你店里的小鬼全都吃了。”

“我靠,我说我怎么觉得我近几年没那么倒霉了……原来是为了更倒霉的事情在做缓冲啊……然后呢?”张佳乐道。

“然后这鬼越来越大,都到了能吃人的地步了,我路过的时候发现了,所以我就进了你的咖啡馆……然后留下来观察,等他现原形我好灭了他……嗯,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懂的。”叶修道。

张佳乐撇了撇嘴,道:“你那样,谁都会误会你是对别人有意思的……”

“好吧,是有点。”叶修承认,“但我总不能告诉你我的真实目的,不是吗?”

“是……”张佳乐点头,如果有人告诉自己:嘿我来你的咖啡馆观察住在你家二楼的鬼来了。张佳乐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拨打精神病院的电话送走这位客人。

“所以这个误会就让他过去吧。”叶修道。

张佳乐没有回答,其实他挺不想这个误会就这么过去的,最好是再误会一点,然后一不小心就误会成真了。

“哦对了,还有,我最近可能得屯在你这了。”叶修道。

“嗯?”张佳乐的眼睛一亮。

“你为什么用这么猥琐的表情?”叶修嫌弃地看了看张佳乐。

“滚滚滚你才猥琐。”张佳乐道。

“没了那玩意儿,你肯定天天被小鬼缠身。”叶修道,“被小鬼缠身还不算什么,有了这次这玩意儿的前车之鉴,估计很多恶鬼级别的也会想利用你来吃小鬼了。”

“所以没有哥,乐乐你怎么能幸福快乐安静地生活呢?”叶修道。

“乐乐是什么玩意儿。”张佳乐因为这个称呼汗颜了一把,“那你都住我家?话说回来你家在哪儿啊?”

“没有家,到处漂泊。”叶修耸了耸肩,答道。

“也就是说你最近都得住在我家吗?”张佳乐问道。
“是啊。”叶修答道。

“哦~”张佳乐道,声音都荡漾了起来。

“你猥琐起来还真是一点都不带隐藏的啊,一看就看出来了。”叶修斜视张佳乐。

“是是是,哪比的上你,猥琐起来理所当然,和平时什么差别都没有。”张佳乐玩笑道,也躺上了床。

“我困了。”叶修打了个呵欠,道。

“我也困了。”张佳乐道。

“睡觉。”叶修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闭上了眼睛。

张佳乐转了转眼珠,没有立马睡下去。

今天发生的事有点儿颠覆他的世界观,他还需要一点点时间用以消化。

“哦对了。”闭着眼的叶修突然开口道。

“嗯?”张佳乐应声道。

“我也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你身边,我有时候也要出去工作,就像今天那样。”叶修道,转过身来,睁开眼睛看着张佳乐。

“那怎么办?”张佳乐问道。

“就得这样。”叶修说罢,凑过脑袋,嘴唇在张佳乐的唇上贴了一下,又挪开了。

“得渡气。”叶修解释道。

张佳乐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笑道:“诶诶,这个方法挺好的。”

“你放心,不会经常用到的。”叶修也笑到。

“你以前也经常对别人这样?我是说,渡气。”张佳乐问道。

“没有啊,你是第一个。”叶修道。

“为什么啊?”张佳乐有点小开心。

“因为以前没有遇见过倒霉到需要我渡气的程度的。”叶修答道。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我真的有那么倒霉吗?!”

“史无前例。”叶修笑道。

“好吧!也不完全是坏事。”张佳乐摸了摸自己嘴唇。

“不过你们就靠这种方式渡气吗?多麻烦啊,还不多,你看今天你给我渡的气都不够撑到你回来的。而且这种方法难道不会太限制对象吗?”张佳乐好奇道。

“其实是够多的,只是今天那白痴胆子大而已。不过也的确有别的方法就是了,一次可以渡很多,而且对渡气者的影响还不大。”叶修道。

“那为毛不用这种方式?”张佳乐疑惑道。

“因为这种方式是做.爱。”叶修道。

“好吧……怎么都是这种方法啊!不是会很限制渡气对象吗?”张佳乐又问到。

“哥不是给你说了嘛,很少有人会倒霉到需要渡气的。”叶修耸肩,说到。

“……靠,不说这个!”倒霉到需要渡气的张佳乐愤然。

“不说了,睡觉。”叶修道,再次闭上了眼睛。

张佳乐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也闭上了眼睛。

今天发生了太多事,他的确也累了,该睡一觉了。

张佳乐想着,慢慢进入了梦乡。

 

-

 

于是张佳乐和叶修就开始过上了没羞没躁歪歪腻腻的生活,叶修还是每天一大早跟着张佳乐一起去咖啡馆,一坐就是一天,晚上再跟着张佳乐一起回家。

有叶修在,小鬼们也不敢往咖啡馆跑,偶尔有一两只不识好歹或者不明状况的小鬼跑来,都被叶修轻轻地抬了抬千机伞一枪干掉了。

叶修的那把伞特别好玩,有时候发的子弹是带着硝烟的,有时候却又没有,又有时候那伞尖根本就不是枪口的样子了。

张佳乐把玩过那把伞,不过在某次他不小心用千机伞轰掉了咖啡馆的落地窗后,他就再也不碰那玩意儿了。

日子就这么过着。

张佳乐家只有一个房间,两人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张佳乐虽然对叶修有那么些这样那样的小意思,但也还是没有做出越界的事。

有时候他也会看着浴室里成双成对的牙刷和水杯,床上的两个枕头,衣橱里多出来的另一个人的衣服和玄关处不属于自己的鞋,感慨不已。

如果不是叶修除了渡气时的亲吻外,从来没有对张佳乐做过别的任何的亲昵的动作的话,张佳乐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会恍恍惚惚地以为自己和叶修已经在一起了,正在细水长流地过着日子,过着过着这一辈子就走完了。

但叶修似乎并没有这种感慨,只除了偶尔的渡气外,连小手都不跟张佳乐牵。

导致张佳乐最近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叶修你今天有任务吗?”

他真是巴不得叶修一天有十个八个任务,出去十趟八趟,好跟自己一天亲个十次八次的。

否则这种三天两头才能吃到一点点肉渣的生活,实在是太痛苦了。张佳乐挠墙。

虽然他有时候会被叶修的毒舌和嘲讽气的跳脚,但张佳乐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越来越喜欢叶修了。

近水楼台得不到月的日子好苦哇……张佳乐想着,哀怨地看着趴在床上看电脑的叶修。

“你能不能不要用这么渗人的眼神看着我。”咀嚼着三明治的叶修对张佳乐道。

“老叶,你明天有没有任务啊……”张佳乐问到。

“暂时没接到。”叶修道。

“怎么还没有啊!都三天没有了!”张佳乐也扑倒在了床上,躺到了叶修身旁。

“最近天气好,鬼比较喜欢在晚上和雨天出现。”叶修道。

“天气预报说过几天要下雨了。”张佳乐道。

“天气预报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晴天。”叶修道。

张佳乐撇了撇嘴。

“乐乐你为什么这么怨念?”叶修看着张佳乐。

“你说呢?”张佳乐看回去。

“你好像小怨妇。”叶修勾着嘴角对张佳乐说到。

张佳乐刚想压到叶修身上,用行动反驳小怨妇这三个字,就见叶修将脑袋凑了过来。

接着,久违的柔软贴到了张佳乐唇上。

张佳乐先是愣了几秒,接着将叶修揽进了怀里,狠狠地摩挲着叶修的嘴唇。

这次叶修没有给张佳乐渡气,他们两个是在接吻。

真正的接吻,不是渡气。

张佳乐抱着叶修,用力地吮吸着叶修的嘴唇。

叶修躲开了,唇与唇的接触到此结束。

“我要断气了……”叶修微喘着气,道。

“你怎么不懂得换气啊?”张佳乐道,之前渡气的时间都太短,张佳乐还真不知道叶修竟然不懂得怎么在接吻的时候换气。

“哥没接过吻,怎么知道啊?倒是乐乐,经验很丰富嘛。”叶修懒洋洋地对张佳乐道。

“这个是天赋。”张佳乐说罢,低头又想吻叶修。

“不亲了。”叶修将手指抵在张佳乐嘴唇上,“说正事。”

“什么正事?”张佳乐道。

“我觉得我们俩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叶修道。

“哪样下去?”张佳乐问。

“接吻渡气的时间太短了,过段时间是雨季,我不可能一整天都跟你亲来亲去的,而且还是在咖啡馆里。”叶修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试试另一种方法是吗?”张佳乐小心翼翼地问到。

“差不多吧。”叶修道,“不过,这方法有个弊端。”

“什么弊端?”张佳乐略有点激动地问到。

“用这种方法渡气的话,就会多一种羁绊之类的东西吧,因为这种方法渡的气很多,单纯给的话给气的人受不了……所以有了这种羁绊以后,两个人可以共用那部分被渡的气,而不是给了一边另一边就减少的状态……当然羁绊也可以解除,挺好解除的,就是步骤会麻烦些。所以,行里其实都把这方法当成给结婚对象的了。我也是其中之一。”叶修懒懒地说到。

“嗯……懂了。”张佳乐点头,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兴奋。

“所以以后你如果要解除,会很麻烦。”叶修道。

“不!不解除了!”张佳乐大声道,“只要你不想解除的话。”

“我比较希望我这辈子就跟同一个人过和做。”叶修挑眉道。

张佳乐现在真的十分想下楼跑圈,大声高喊欢呼。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张佳乐的呼吸因兴奋而有点急促。

“嗯?不是现在啊,我是说等雨季的时候……张佳乐你把手从我身上拿开。”叶修说着,按住了张佳乐已经伸进了他衣服里的手。

张佳乐哪里会搭理他,压在叶修身上,仗着自己不知道比叶修强壮多少倍就想霸王硬上弓。

“你妹,我说的是雨季的时候再……嗯……”叶修难得地有些窘迫,微红着脸看向张佳乐。

“那就雨季的时候再做一次呗!”张佳乐说罢,俯身吻上了叶修的嘴唇,将叶修要说的话堵了回去。

张佳乐的行动力向来也是不差的。

Fin

评论(19)
热度(642)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