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二次元暗恋的大大三次元是嘲讽脸啊卧槽 22.

* 前文请戳: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我回来了,这里的厕所好难找,还得躲着不让人看到脸……你俩这是怎么了?”叶修一推门进来,就看到方锐和张佳乐将手肘抵在桌上,一脸郁卒地捧着自己的脸。

    而旁边的周泽楷正低着头,嘴角似有若无地勾起,扬起了一个有点儿贼贼的,像是阴谋得逞了一般的坏笑。

    贼贼的这个形容词放在周泽楷身上,让叶修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眨了眨眼,再看向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又恢复往日一脸纯良的样子了。

  “吃饱了吗小周?”叶修说着,坐了下来。

    周泽楷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俩怎么了?”叶修指了指旁边一脸忧伤的两人。

    周泽楷无辜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好吧。”叶修道,用手戳了戳方锐,道:“废物点心,你食物中毒了啊?”

    方锐转过头来看他,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我受到了伤害”这句话。

  “怎么了你这是,乐乐欺负你了啊?”叶修问到。

  “我没有。”张佳乐闻声也转过头来,看向叶修。

    也是一副受挫了的样子。

  “我就去了个厕所,你们俩怎么了这是?”叶修一头雾水。

  “没什么。”方锐和张佳乐异口同声,一起摇了摇头。

  “好吧好吧,吃饱了没啊?吃饱了走不,我刚才出去好像不小心被人看到了,不过他们应该也不确定,毕竟我就出面过一次……但我们还是赶紧走了好,张佳乐你可不止出现过一次。”叶修道。

  “这就走了啊?”张佳乐明显有些舍不得,他和叶修不同城,见面的次数并不多,这已经是难得的一次了。

    而且本来是两个人的约会的,还被两个送上门来的电灯泡破坏了……想到这,张佳乐十分幽怨地瞟了周泽楷和方锐一眼。

  “行了,下次再跟你出门去呗。”叶修拍了拍张佳乐。

  “两个人。”叶修补充道。

    张佳乐的表情顿时就兴奋起来了,连声道:“好好好!老叶这可是你说的啊。”

  “你别多想啊,只是欠你一次,今天又没补成而已。”叶修耸了耸肩,指了指坐在张佳乐和叶修身旁的方锐周泽楷两人。

  “怎么没补成,今天不是让你们俩单独在一起走了一段路了吗?还不够啊?”方锐这一听就不乐意了,开口道。

  “就是。”周泽楷也道。

  “单独个毛啊,你们俩不是在后面跟着吗?”张佳乐道。

  “你那时候不是不知道吗!你不知道那不就是两个人单独吗!”方锐道。

  “俩?”叶修的关注点倒是在别的地方,他刚才去卫生间了,没听到三人的对话,并不知道周泽楷方才也跟在后头。

    被发现了,周泽楷显得有些窘迫。他可不比方锐,脸皮堪比城墙厚,此刻难免有些儿手忙脚乱。奈何他又不善言辞,一下子也找不出什么好的理由来解释,只能憋着一张红扑扑的脸,一直摇头摆手的。

    叶修见他这副模样,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道:“你为什么这么紧张?你以后看到我就直接上来打招呼呗,干嘛跟在后头?”

    周泽楷先是愣了愣,随即绽开了一抹暖阳般的微笑,重重地点了点头。

    方锐和张佳乐在一旁面面相觑。

 

    付了账后,为了防止被人发现悟道君和百花缭乱的存在,四人鬼鬼祟祟地走出了饭店,走到了一条较没有人的小路上。

    方锐和张佳乐似乎是说好了般,心有灵犀地同时放慢了脚步,极其猥琐地凑在了一起。

  “你怎么看?”张佳乐对方锐道。

  “什么我怎么看!”方锐回道。

  “靠,就是刚才那事,你怎么看!”张佳乐道。

  “反正老叶不是颜控,怕什么!”方锐道。

  “我知道老叶不是颜控啊,但是有颜还是有优势的嘛!”张佳乐道。

  “……好吧,的确。”方锐道。

  “怎么办?”张佳乐又问。

  “能怎么办?不然你借我点钱去整容?”方锐翻了个白眼,道。

  “为什么不是你借我钱去整容?”张佳乐反问。

  “你再整也就这样了,没必要浪费这个钱,嗯。”方锐道。

  “你滚滚滚!”张佳乐怒,“整容太不科学了,况且整容了也不一定有他好看。”

    说到这,两人一齐看向了前面的周泽楷。

    方锐先张佳乐一步,十分痛心疾首地将脑袋转了回来,对张佳乐道:“脸什么的,都是浮云,我们就不要追求这种东西了……”

  “嗯……”张佳乐也将头转了回来,“撇开脸这一因素,我的优势还是最大。”

  “我不想跟你再算一次我和他同床共枕了多久。”方锐道。

  “我也不想跟你再算一次我和他认识了多久。”张佳乐也道。

    方锐哼哼两声,正要挽起袖子跟张佳乐争论,就听见前面传来了叶修的笑声。

    两人抬头一看,周泽楷和叶修正在前方并肩走着,谈笑风生,聊的可高兴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停战。”方锐道。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张佳乐道。

    接着,他俩就不约而同地快步走上前,站到叶修旁边,把周泽楷挤开了。

 

    这一路来方锐和张佳乐齐心协力,愣是让本来话就不多的周泽楷没跟叶修再说上一个字,吵吵嚷嚷地走到了车站,因为长得太帅而被视为了头号敌人的周泽楷率先走了,张佳乐则还和方锐闹腾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走之前也不忘再三提醒叶修方才答应的要和他单独再出门一次之事。

    方锐听着烦,挡在叶修面前十分不耐烦地赶走了张佳乐,接着便心满意足地享受起了自己和叶修单独相处的时光。

    慢悠悠地走回了家,叶修一进门就倒在了沙发上,一副快累死了的样子。

    只不过是出门吃了个饭,顶多就走了半小时多一些的路罢,他就跟八十天内环游了地球般风尘仆仆。

  “老叶啊。”方锐坐到了沙发上,对一旁躺着的叶修道。

  “嗯?”叶修眯着眼睛,应道。

  “如果谈恋爱的话,你会很看重脸吗?”方锐问道。

  “不会啊,我不颜控。”叶修答道。

    方锐在心里对自己握了握拳,默念了一声“耶”。

    只是这“耶”字的尾音还没落下呢,方锐就听叶修继续道:

  “但是在同等条件下,肯定优先选择好看的那个就是了。这是人之常情吧。不过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你这是什么表情?”

    叶修说着,抬头看向方锐,就见方锐一脸地忧郁。

  “没什么。”方锐摇摇头。

  “怎么,你被女生以太丑为由拒绝了?”叶修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对方锐道。

  “没有。哪个人拒绝别人直接用你太丑当理由啊!”方锐道。

  “那你干嘛突然问这个?”叶修疑惑道。

  “随便问问,找个话题聊。”方锐道。

  “哦,我还以为你失恋了。”叶修道,“没事就好。而且你长得也不丑啊,怕什么。”

  “真的吗?”听了这话,方锐立即就眉开眼笑了,睁大了眼睛看向叶修。

  “只是一句安慰,莫当真。”叶修道。

  “我知道我帅。”方锐笑道,“你看着我真诚的眼睛。”

  “不看。”叶修说着,拿着杯子想给自己倒杯水,却发现水壶早已经见底了。

    于是他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着烧水壶进厨房接水去了。

    方锐坐在沙发上,看着叶修走进厨房。

  “叶修。”方锐道。

  “嗯?”叶修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

  “你是说在两个人同等条件下才看脸对吧?”方锐道。

  “对啊。”叶修道,“不熟的话,长得再好看哥也没兴趣。”

  “懂了。”方锐道。

  “怎么了?”叶修说着,举着装满水的烧水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方锐看向叶修。

    叶修很随意地踏着一双拖鞋,衬衫最顶上的扣子因不舒服而解开了几个,袖子皱巴巴地挽了起来,一只手举着热水壶,另一只手搭在嘴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毫不隐藏地展示着专属于他的那种懒散惬意又随意的样子,丝毫不在乎沙发上还坐着个方锐。

    认识了不过几个月的方锐。

  “没什么。”方锐笑了笑,在沙发上躺了下来,轻车熟路地从沙发缝里抽出了一本漫画看了起来。

  “真奇怪。”叶修挑了挑眉,走到茶几旁将热水壶放到了底座上,按下了开关,接着也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方锐看了会儿漫画,接着抬眼看向了叶修。

    叶修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十分无聊地快速按着遥控器换着台,等着水烧开。

    叶修真的完全不把方锐当外人。

    方锐笑了笑,将眼睛移回了漫画上。

    他不慌,他有的是优势。

 

    周泽楷回到家,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后,便起身拿了衣服进浴室洗澡去了。

    洗完后,他站在镜子前对着自己的脸看了一会儿。

    他并不是一个以脸为豪的人,也不是一个对长得是否好看这件事非常在意的人。

    不过,脸的确是一个优势。

    虽然他不在乎,叶修看似也无所谓,但这就是个优势。

    不管日后这个优势有多大或有多小,但至少现在周泽楷拿它来搪塞了敌人一把,也算是物尽其用。

    他转了转眼珠,想到了方锐和张佳乐那时的表情。

    看来搪塞的效果不错……周泽楷想着,又贼贼地坏笑了起来。

    不论如何,心理战第一战,周泽楷完胜!

 

    换好了衣服,周泽楷从冰箱里拿了一杯咖啡,两口全都喝完后,穿上鞋拿着包又推开了家门。

    他晚上还为某个服装品牌做模特,可不能迟到了。

    周泽楷的公司离周泽楷家很近,他出门没走几步路就到了,进了公司后,离开拍的时间还有些许,于是他便坐在休息用的沙发上发起了呆。

  “来啦?”江波涛看见周泽楷,走过来和他打了个招呼。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

    江波涛便就没再搭话,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他是周泽楷的大学同学,毕业后和周泽楷一起到了这个公司,不过他不是当模特,是来当设计师的。鉴于周泽楷寡言少语,除了向来和周泽楷关系不错的江波涛外几乎没有几个人能从周泽楷精简的几个字里读出周泽楷的意思,于是江波涛就担当起了周语翻译一责,久而久之,他现在的身份也就和周泽楷的经纪人差不多了。

    不过周泽楷向来也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人,江波涛只要偶尔帮他翻译翻译就好了,其余时候

    他还是在自己忙自己的。

    比如这会儿,他就无暇顾及在沙发上发呆的周泽楷,正皱着眉对着一份资料和身边的人讨论着什么。

    周泽楷没事做,便起身走了过来。

  “怎么了?”周泽楷看向眉头紧皱的江波涛。

  “找不到代言啊!”江波涛道,“我这次帮一个电脑品牌设计了一款鼠标和键盘……都是为了荣耀这个游戏专门设计的,用这套鼠键打荣耀会顺手很多。嗯,我是想找两个人来代言,但是没有合适的人选,本来想着干脆就让你来好了,但是……”

    江波涛说到这里,顿了顿,接着继续道:

  “但是前几天,悟道君不是开了记者会还露面了吗……所以我就想……”

  “找悟道君代言?”周泽楷接过了江波涛的话。

  “是啊,可是你也知道这是多么困难的事情。”江波涛苦笑道。

  “我已经联系了一切我认识的记者了,竟然都没有人有悟道君的联系方式!”方才也在一旁和江波涛讨论的杜明说到。

  “而且悟道君长得并不差,所以自从悟道君露面,不知道多少公司想要请悟道君代言,如果他真的愿意代言的话,不知道还抢不抢得到呢。”吕泊远道。

  “那打算……怎么办?”周泽楷问。

  “现在就是两个方案。第一,就你一个人代言就好了,因为如果不是悟道君的话,我觉得其实也没有必要两个人代言,没意思。第二,就是我们想想办法能不能联系到悟道君,看看他是否愿意接这个代言,如果愿意的话,他跟你一起拍。”江波涛道。

  “不过这个代言广告再不拍就要过了和商家签的合同的期限了,可是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悟道君的联系方式……唉,基本上是要按第一个方案啦。”江波涛继续道,说罢,他叹了口气。

  “唔……”周泽楷歪了歪头。

  “不过没事!反正我们小周那么帅,代言效果一样好的!”江波涛笑道。

  “我可以,问问。”周泽楷道。

  “嗯?问什么?”江波涛问道。

  “我可以问问悟道君。”周泽楷说的具体了点。

  “啊?”江波涛道。

  “我可以联系到悟道君,然后问问他,愿不愿意来。”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组织好了语言后,吐出了一句对他来说字数难得之多的话。


TBC.



评论(33)
热度(688)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