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养猫专业户 13.

* 前文请戳 1. 2. 3. 4. 5. 6. 7. 89. 10. 11. 12.

* 为了方便,下文的猫语都直接翻译为人话。

 

    叶修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用猫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由于猫的体型比人小了不少的缘故,此刻周围的花草树木看上去都大了好几倍。明明是平日里闭着眼睛都能描绘出来的画面,现在却完全变了一个样,让叶修不禁停下了脚步,转着毛茸茸的脑袋左顾右盼了起来。

  “看什么呢?”方锐摇着尾巴尖走了过来。

  “没什么。”叶修抖了抖耳朵。

  “那走吧。”方锐道,卷着尾巴和叶修并肩走了起来。

  “平时没来过这带?”方锐看着带着好奇的眼神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四周的叶修,问道。

  “呃,差不多吧。”叶修道。

  “那你平时住哪儿?”方锐转过头,看向叶修。

    叶修眨了眨他水蓝色的眼睛。

  “嗯……说不清楚。”叶修道。

  “看来很远?闻不到气味找不到路了么?”方锐道。

  “算是吧。”叶修点头。

    方锐甩了甩尾巴,凑近了叶修,将自己的鼻尖埋进了叶修雪白的毛里。

    叶修有些不自在地躲了躲。

  “我只闻到这一带的味道。”方锐道。

  “……其实我没地方住。”叶修决定坦白从宽。

  “没地方住?”方锐看上去有点惊讶,“那你的毛还这么干净?”

    说罢,方锐绕着叶修转了几圈,还伸出爪子拨了拨他柔光雪滑的毛。

  “哥打理的好。”叶修道,抬起了自己的爪子。

    粉色的肉垫因为走路已经沾了一层灰,脏兮兮地映入了叶修的眼帘。

    叶修突然很想赶紧变回人类。

    毕竟这么小的爪子,是不能抓烟的。

  “怎么了?”方锐看向一脸惆怅地盯着自己爪子的叶修。

    叶修那一声“哥”可把方锐吓得不轻。

    猫是会用“哥”来做自称的吗……?方锐还真不知道。

    但至少他的常识认知里,是不会有的。

  “没怎么……你怎么了?”叶修道,见方锐的表情有些儿纠结,便开口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方锐道,将方才那些奇怪的想法全都逐出了脑海。

    哪有这么巧就碰到个跟自己一样的……方锐对自己道。

  “现在去哪?”叶修打了个呵欠。对于以猫的体型的他来说,他已经走了不少路了。

  “你吃东西了吗?”方锐问道。刚才它在偷吃的时候,眼前这只才走了几步路就开始犯困的猫可一口都没吃。

  “没有。”叶修道,他还真有点饿了。

    方锐看了看叶修的腹部。

    猫叶修和人叶修一样,肚子上都有点儿小肚腩,不同的只是人时的叶修只有一点点点肚子,而猫时候的叶修,小肚腩明显多了。

    黄少天也一样,别看他平时总是卷着尾巴躺在床上,露出他肉肉的肚子呼噜呼噜地睡懒觉,变成人时可是有腹肌的,每天都光着膀子对叶修炫耀着。

  “你不会是哪户人家走丢的家猫吧?”方锐问道。

    瞧叶修白白胖胖的,哪有一点流浪猫的样子。

  “……”叶修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算了,无所谓。没吃东西的话,去我家吃点吧。”方锐道,用尾巴扫了扫叶修的脑袋,走到前面领路去了。

    叶修眨眨眼,跟上了。

    方锐嘴里所谓的家,其实就是一个小树洞罢了。

    也亏得方锐能找到这地方——树洞颇高,下雨了也不用担心,树洞上方缀着几根枝繁叶茂的树枝,把毒辣的阳光都挡在了外边。

    方锐一跃就跃进了树洞,叶修在树下站了一会,也学着方锐的动作一跃而起。

    毕竟是人生第一跳,叶修有些没有把握好力道,在树洞口踉跄了一把。多亏了猫与生俱来的良好的平衡性,他才得以站稳,没有摔下去。

    树洞不大,但对于一只猫来说绰绰有余,树洞中央有一床毯子,看来是方锐的窝。

    方锐走向树洞的某个角落翻找了起来,叶修则眨着眼睛在这面积不大的树洞里到处端详了起来。

    走到床附近的某个位置时,叶修停了下来。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放在那儿的是……樟脑丸吗?

    为什么一个猫的屋子里会有驱虫用的樟脑丸?叶修觉得有点可笑,凑近了那两片白白的小圆片,附身闻了起来,以确定那是否真的是叶修所以为的东西。

    猫的嗅觉要比人灵敏的多,这一闻,樟脑丸的味道比平日里重了好几倍,窜入叶修的鼻腔,呛的叶修一皱眉。

  “诶诶诶!”方锐从一旁飞快地跑了过来,“那个不能吃!”

    叶修点了点头,眨着被刺鼻的味道呛出眼泪的眼睛默默远离了樟脑丸。

    方锐凑过脑袋,确认两片樟脑丸完好无损,一点都没有被叶修吞进肚里后,松了口气。

  “这个不能吃。”方锐对远远坐在一旁的叶修道。

    知道不能吃你带回来干什么?叶修心道。

  “有毒。”方锐道,用爪子将樟脑丸拨进了角落。

  “干什么用的?”叶修问道。他实在想不通一只猫把两片不能吃的药片带回家的目的。

  “驱虫。说了你也不懂。”方锐道,摆摆爪子示意叶修跳过这个话题。

    可惜猫没有眉毛,不然此刻叶修真的很想对方锐做出一个挑眉的动作。

    我懂啊,怎么不懂,哥连原理都知道呢。叶修十分想叼着烟居高临下地对方锐道。

  “来吃点东西吧。”方锐说道,领着叶修走到了树洞的另一个角落里。

    角落的树洞壁上有一条小裂缝,里面有一个塑料袋子,装着一些猫粮。

  “本来是存着应急用的。”方锐说罢,用牙齿咬住袋子,轻轻地将袋子扯了出来。

    随着袋子一起调出来的,还有一包猫爪子大小的东西。

    叶修瞟了一眼。

    上边三个大字:

    干燥剂。

    叶修这会是真的震惊了。

    鉴于他家那两只猫的异于常猫之处,叶修一直是直接把他俩当人看的,所以即使他养两只猫养了也有两三个年头了,他还真不知道现在的猫的大众智商到底是什么水平。

    在自己住的地方放驱虫的樟脑丸、在存放食物的地方放上干燥剂,这是一只猫该有的举动吗?

    方锐见叶修睁大了眼睛盯着那包干燥剂,于是便伸出爪子一巴掌拍在了干燥剂上, 道:

  “这个也不能吃。”

    叶修没有回答。

  “吃点东西吧。”方锐道,用爪子挠开了塑料袋子,带着一股特有的鱼腥味的小饼干出现在了叶 修面前。

    塑料袋子里的猫粮不多,给黄少天和喻文州吃,大概不出三天就吃没了。

    可瞧袋子里形形色色不同形状的猫粮,一种一点,想必是方锐不知道攒了多少次才攒起来的。

  “怎么不吃?”方锐问道。

  “……你吃吧。”叶修道。他实在不好意思吃。

  “没事,我够吃,这个是应急的,平时不用吃。”方锐道,将装着猫粮的小塑料袋子往叶修那儿推了推。

    叶修抬头看了看方锐那双真诚的眼睛,也不知道怎么拒绝他的好意,于是便低下头随便吃了几口。

    鱼腥味在嘴里蔓延开。

    他还是更习惯人类的食物。叶修咽下了嘴里的猫粮,抬起了头。

  “吃饱了。”叶修道。

  “才吃多少啊?”方锐道,“再吃点。”

  “真不用了。”叶修摇头。

    见他是真的不想吃,方锐也就不强迫他了,将干燥剂放回小缝里后,又哼哧哼哧地将装着猫粮的塑料袋子放了进去,弄了好一会儿才弄好。

  “那么我们现在去做什么?”叶修问道,其实他挺想睡一觉的。

  “带你出去走走吧。”方锐道,没等叶修回答就从树洞跳了出去。

    叶修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也跟着跳出去了。

 

  “这里住的小孩比较多,平时不要到这儿玩,有些小孩子不懂事,会拿石头砸你。”方锐一边走,一边对身旁的叶修介绍着。

    叶修点了点头,当年他救下黄少天的时候,似乎就是在这附近。

  “你看那。”方锐停下了脚步,用尾巴指了指某个方向。

  “嗯?”叶修也停了下来,看向方锐指的方向。

    隐隐约约能透过前方树枝的缝隙间看到百花咖啡馆的招牌。

  “我们去那儿吧。”方锐道,朝咖啡馆的方向走了过去。

  “为什么?”叶修问道,跟上方锐。

  “那家店主人看到流浪猫会喂猫粮。”方锐道。

    叶修眨了眨眼,他都没见过那咖啡馆主人几次。

  “而且喂的猫粮还挺好。”方锐道,“估计你比较吃得下。”

    方锐将方才叶修吃他那粗制滥造的猫粮的举动误解为了嘴叼。

  “我是真的饱了。”叶修解释道。无论多好的猫粮,他都不想吃。

  “这样啊。”方锐眨了眨眼。

    这会已经差不多要到咖啡馆了,远远地能看见张佳乐正蹲在咖啡馆门口晒着太阳。

  “那是这家咖啡馆的猫。”方锐对叶修介绍道,“漂亮吧,贵族品种呢。”

    叶修点了点头,张佳乐所属的布偶猫确实是血统十分好的猫种。

    不过……猫之间也能分辨出哪种好么?叶修摇了摇尾巴。

    蹲坐在门口的张佳乐看到了方锐,站了起来。

    腿上绑着雪白的绷带。

  “还没好啊……”叶修嘟囔道。

  “嗯?”方锐没听清。

  “没什么。”叶修道。

    方锐哦了声,没再搭话,跟叶修一前一后朝咖啡馆那儿走了过去。

    张佳乐起身后,没往方锐这儿走来,反而是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咖啡馆。

    方锐带着叶修走到咖啡馆大门前,坐了下来。

    片刻后,店主人带着两个小碗和一袋猫粮从楼梯上缓缓走了下来。

  “就是他,店主人。”方锐对叶修道。

    叶修转头看向店主人。

    随即,他眯起眼端详起了店主人小腿上同样雪白的绷带。

  “这人什么时候受伤的?”叶修问道。

  “啊?不知道,他家猫好像也受伤了,刚才好像也看到了绷带。”方锐道,“他家猫老是受伤。”

    叶修卷起尾巴看向拖着伤腿朝他俩走来的店主人。

    店主人娴熟地放下两个小碗,在里头倒了点猫粮,接着将两个小碗分别推到了叶修和方锐面前。

    方锐立刻埋头苦吃了起来。

    叶修瞥了眼装着猫粮的小碗,没有吃。

  “你不吃吗?”店主人看向叶修。

  “不吃。”叶修软着嗓子喵了两声。

  “好吧。”店主人似乎是听得懂猫语般,拿过了叶修的小碗,将里面的猫粮倒进了方锐的碗里。

    叶修打了个呵欠。

    店主人——应该说是人形的张佳乐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自己受伤的腿,低头看着这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蓝眼白猫。

    白猫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懒洋洋地抬头看了一眼,又因为阳光太刺眼而低下了头。

    另一只灰猫还在啃着猫粮,白猫便就竖着耳朵看着他吃,没看一会儿就打了个呵欠,看上去困极了。

  “这猫可真有够像老叶的……”张佳乐嘟囔道。

    白猫抖了抖耳朵,再一次抬头看向了张佳乐。

    一声带着些许张佳乐熟悉的嘲讽意味的猫叫声传进了张佳乐耳朵里。

  “喵——”是啊,真像。

    烈日下,本体是只猫,自然也听得懂猫语的张佳乐,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


TBC


哎呀 ,连我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是有生之年系列。【gun


评论(93)
热度(638)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