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二次元暗恋的大大三次元是嘲讽脸啊 26.

* 前文请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23. 24. 25.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叶修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唔!”黄少天说到一半,嘴就被叶修捂住了。

“小点声,哥现在可是大众人物,不要太吸引眼球。”叶修对他道。

“唔唔唔唔唔唔!”黄少天因为嘴被捂住,无法出声,唔了半天,瞪了叶修几眼,叶修才松开手。

只听嘴巴重获新生的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正要发大招,余光一扫却看到了附近路过的行人正用带着疑惑的眼神打量着路边这两位似乎是在争执的青年后,眨了眨眼睛,二话不说打开车门把叶修塞进了副驾驶座,接着在叶修开门出来前大爆手速窜到了车的另一边,进了驾驶座,锁上了门。

“喂。”慢了一步的叶修正将手放在车门把上,“干嘛呢你?”

黄少天边将车子发动,边道:“你也知道自己是个公众人物啊叶修?你既然知道你出来瞎逛什么呀?你以为带个墨镜别人就认不出你了吗我告诉你根本就是明显很明显超明显好吗大老远地一看就知道是你呀!难道你想整出一副路边的小年轻都抱着罚单嗯嗯啊啊地大吼哦天呐这是悟道君大大给贴的罚单这种戏码吗!”

“准确来说,我现在是在上班。”叶修回头,在黄少天说话的期间,车早就不知道开得离叶修的风水宝地多远了——刚才那地方是叶修物色了许久才定下来的好地方,违章停车的数不胜数,谁知还没贴三分之一呢,就被黄少天强行带走了。

“上班?上班?上——班——?你上什么班??”黄少天道,将车猛地停了下来,叶修因为惯性往前一倾,差点没磕到。

黄少天见了,连忙将叶修的安全带给系上。

“是啊,上班,而且你成功地让我翘了班。”叶修耸肩。

“你上什么班啊?你不写文章了?为什么?发生了什么吗?天呐,难道是他们不给你稿费???”黄少天道。

“说来话长。”叶修打了个呵欠,一大早就下来贴罚单,还真有点困。“你这往哪开呢?”

“我家。”黄少天在路口拐了个弯,“我从喻文州家搬出来以后,你还没去过我家看过呢。离这不远,就在前面。”

“你不上班啊?”叶修瞟他。

“我那公司不用去打卡什么的,过去接个案子,剩余的在家里完成就好了。本来今天想去看看有什么案子领的,不过谁知道这么巧遇到了你!本少就毅然决然地改变了今日计划!”黄少天说着,将车开进了一个装修能称得上是精美的小区。

“你在这等等我啊,我去停车。别乱跑啊!这小区很大的!跑了找不到你的啊!你又不带手机!千万不要乱跑啊!”黄少天对叶修道。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伸出小指掏了掏耳朵,打开门下了车。

“千万不能乱跑啊!”黄少天一边将车开进地下车库,一边还不忘将头从窗户探出来对叶修嚷着。

“知道了……你好好开车!”叶修说罢,翻了个白眼。

黄少天的车和他的声音一同消失在了往地下车库去的拐弯处,叶修便站在原地打量起了这小区。

小区所处的地段交通便捷,绿化什么的都不错,估计也是个价值不菲的黄金地盘,对于黄少天这种刚毕业的学生,能买得起这样的房子,想必父母定是资助了不少的。

看不出来这家伙还算是个富二代呢?叶修百无聊赖地胡思乱想着。

“喂喂喂叶修,这里这里。”叶修正想着,就听见别处传来了黄少天的声音,抬头一看,发现他正站在某个从地下停车场上来的楼梯出口边对自己挥着手。

“我家在这个方向呢,老叶你快点过来!你在那发什么呆呢!站在那傻傻的!”黄少天道,朝叶修这里走了过来。

叶修也朝他那走了过去:“我在想,没想到你还是个富二代啊。”

“嘿嘿。”黄少天一下就会到了叶修话里的意思,“也没有啊我家也就是普通的小康往上一点的水平啦我从小到大都挺省的也就这方面要他们帮了一下虽然这一帮帮的就挺大的不过我以后肯定也是会好好孝敬他们的啦!”

“哟,新社会好青年啊。”叶修笑道。

“那是自然的!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棒很好很居家很帅很苏啊!告诉你哦,我们单位那觊觎我的女生可不少呢,不过本少这么专一的人是不会乱同意人的,老叶你要是对我有意思你可要快点说啊不然你的未来老公就要别人抢走了你说是不是!”黄少天说着,抬手揽住了叶修的胳膊,装作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叶修的反应。

“你们公司的妹子都没跟你说过话吧?”叶修道,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黄少天正要开口,就听叶修又道:“不过你这样的,娶回家也挺不错。”

“滚滚滚滚滚滚!明明就是我娶你好吗!”黄少天顿时眉开眼笑,将叶修的胳膊揽得更紧了点。

明知道只是个玩笑还高兴成这样黄少天你真是没救了完了就栽这个人手里了——黄少天在心里对自己嘟囔道。

不过栽也栽的心甘情愿啊!他想着,揽着叶修哼着小区进了自家楼的电梯。

黄少天家住在七楼,不高也不矮,从窗户望出去风景还算不错,南北通透,阳光洒在客厅的地板上,暖的刚刚好,加上黄少天的家具都是暖色系的,看上去十分舒服。

舒服地让本来就犯困的叶修开始睡眼惺忪了。

“你昨天晚上几点睡的啊你不会又熬夜了吧你明知道今天早上要早起去贴罚单你不会还熬夜吧?”黄少天见叶修一脸快要当场倒地的样子,问道。

“生物钟调不过来。”叶修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去睡会吧去睡去睡去睡。”黄少天拉着叶修进了房间,带着他到了床边。

叶修毫不客气地将鞋一踹,扑上了黄少天的床。

“我怎么觉得每次跟你出来我都是在睡觉呢?”叶修趴在床上,闭着眼睛含含糊糊地道。

“哪有啊就只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好吗而且我们也就只出来了几次啊你看看你你不觉得愧疚吗我们认识了怎么久我们出门的次数居然用我的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啊!”黄少天拍床嚷嚷。

“我所以出门的次数加起来两只手也都数的完呢,跟你出门已经是算很多了。”叶修道。

“对哦有道理,嘿老叶你果然是爱我的,不过老叶你为什么要去贴罚单啊?为什么要上班?为什么为什么?”黄少天摇了摇床上一滩烂泥似的叶修。

“唔……因为没钱了。”叶修已经处于半梦不醒的状态了,黄少天的声音像催眠曲似的,一秒也不间断地传进他的耳朵,让他脑袋里的瞌睡虫们蠢蠢欲动。

“你怎么会没钱呢?你的稿费呢?还有平时帮人主持歌会啊乱七八糟的钱呢?怎么会没有呢?就算没有你也可以找我借啊不用自己跑去找工作呀!”黄少天道。

这样的话叶修已经在方锐那儿听过一次了,不过方锐和黄少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黄少天能把接下来的所有对话一次性浓缩在一段话里自己全部说出来,都免去了叶修开口的麻烦。

“不用了。”叶修道,“我自己来就行。”

“客气什么!我们都什么关系了怕什么你有什么困难就直接说给我听啊!”黄少天道。

“你哪来的钱借我啊?”叶修睁开眼睛,瞥了瞥黄少天。

虽说刚毕业不久的黄少天已经买下了一套价值不菲的房子,而毕业打拼了几年的方锐却仍是租房子住的,但真要论积蓄,黄少天是远远不如方锐的,毕竟他只是个刚刚毕业的小年轻,房子什么的,那是父母垫的钱,他自己第一个月工资都还没领到呢,跟他借,那还不如和方锐借呢。

黄少天也被叶修这话噎的不轻,一下不知道回答什么好。

“存着钱给你爸妈买东西吧小伙子。”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脑袋。

“那你怎么办啊你总不能一直这样打工吧你今天早上那样真的太容易被认出来了万一在大街上被围观你怎么办呢!”黄少天也躺到了床上,面对着叶修。

“我下午那个工作应该是不会被认出来的。”叶修说到。

“下午还有别的工作呢?你到底找了几分兼职啊!”黄少天道。

“目前也就两份,上午因为你丢了一份。”叶修道,眨了眨因为困而渗出泪花的眼睛。

“下午那份是干嘛的?”黄少天问道。

“嗯……我也不知道,帮我找的,总不会给我找个在光天化日之下跳广场舞的工作。”叶修说着,推了推黄少天,“别吵了,让我睡会,不然下午肯定会打盹……”

“行行行你睡吧……我也睡会。”黄少天说到,往叶修那蹭了蹭。

叶修迷迷糊糊地嗯了两声,就不答话了,看来是已经处于半梦半醒之中了。

黄少天本来还想扯着叶修说些话的,不过瞧叶修困成这样,只好撇撇嘴忍了下来。


等叶修醒来已经是正午了,黄少天拿着铲子勺子围着个大围裙在他床边叮铃哐啷叽叽喳喳好一阵才把他叫醒,刚醒来就被黄少天拖去了厨房。

“噔噔噔——本少的拿手好菜!是不是色香味俱全啊你看多好看饱满的金黄的米粒!叶修你有没有垂涎三尺啊!这是我做的最好吃的一道菜了你快尝尝!”黄少天将叶修按在椅子上坐好,将那盘菜摆在了他眼前,递给了叶修一根汤勺,接着就满脸期待地站在饭桌旁。

叶修低头看了看桌上摆着的蛋炒饭,抄起勺子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凉了些,吃了下去。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黄少天眨着大眼睛问道。

“好吃。”叶修将嘴里的米粒咽下,“不错嘛少天,这么居家啊。”

“哈哈哈,那是自然的!我黄少天是谁啊!老叶你多吃点不要客气我做了很多呢!”黄少天高兴地都要上天了,走到一旁将自己碗里的蛋炒饭呼啦啦地全都倒到了叶修怀里,接着又笑眯眯地趴在桌旁,一脸幸福地盯着叶修吃。


最后叶修在黄少天一脸“好吃吗好吃吗好吃吗?好吃吧好吃吧好吃吧!”的表情下愣是塞下了三碗,站起来的时候人都撑地有些晃悠。

“还要吗?”黄少天捧着叶修的空碗看着叶修。

“……不要了,哥饱了。”叶修摆摆手,“我要去工作了啊,送我去一趟xx公园吧。”

“好啊好啊那走吧刚好我也去公司看看有没有什么案子好接,不过你为什么要去公园?公园有什么好兼职的?诶老叶不然以后我就天天给你做蛋炒饭吃吧反正你除了吃饭也没什么生活开销了这样你就不用去打工了你看怎么样!”黄少天兴高采烈地提议。

“……你还是先送我去公园吧。”叶修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道。


黄少天将车在公园门口停了下来。

叶修打开车门,下了车。

“那我先走了啊老叶!”黄少天摇下车窗对叶修道。

“嗯啊,再见。”叶修对黄少天挥了挥手。

黄少天又嘟囔了几声再见,然后将车窗摇上开走了。

叶修见黄少天走远了,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他的大墨镜带上,走向了公园门口的报刊亭,只见报刊亭旁立着个大大的牌子,上边写着:快递代收。

“您好,我要拿一份收件人为叶秋的快递。”叶修对坐在报刊亭里看着报纸的老大爷道。

“叶修是吧,等等。”老大爷将手上的报纸放下,在一旁堆成了小山的快递堆里翻了翻,拿出了最大的那个递给了叶修。

“谢谢。”叶修说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这是代收快递服务的钱——递给那老大爷,领着那一大袋东西转身走进了公园。

正午时刻,隔着墨镜叶修都能感受到刺眼的阳光,不过这不影响孩子们的活力满满,全都在烈日底下爬着公园中央那些被太阳烤的火辣辣的铁制器材,而他们的父母正窝在一旁树荫底下的长凳上看着。

晒太阳简直就像是在折叶修的寿,他站在太阳底下踌躇了一会,最后领着他的大快递袋子往一个几乎没有人的阴凉处走去了。

这地方树多,挡住了几乎所有的阳光,微风拂过好不凉爽,叶修满意地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将快递拆了开来。

里面是一堆五颜六色的塑料圆环和一些杂七杂八地小东西,还有一块木板,叶修拿起那块木板看了看,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十元三次。

“老魏准备地还真周到哈?”叶修挑眉,将木板放到了一旁,把袋子里剩余的东西拿出来摆好,又将那些五颜六色的圆环摆在了一旁,接着又在那巨大的袋子里掏来掏去,掏出了一个折叠式的小椅子,和一张小字条。

叶修将椅子展开,坐了上去,拿起那小纸条读了起来:

“叶秋:

   虽然不知道你小子打的什么破主意,暴露了身份不去接些电影广告竟然要干兼职,但老夫还是以最大的诚意无怨无悔地帮你找到了一份十分适合你的工作,希望你好好干!用你的人气去吸引顾客吧!顺便要摆去别的公园摆,别到报刊亭旁边那公园摆啊,拿到了东西就赶紧走,那是老夫的地盘!

                                                                老魏

                                                            P.s 你也有今天!”

“我都坐下摆好了才看到的,谁管你呢?”叶修挑眉,将纸条收进了口袋,顺便摸出了一根烟点上,叼在嘴里翘着二郎腿等起了客人。

这老魏全名魏琛,也是个挺有名气的作家,不过最火的时候已经是好多年前了,现在混的也还不错,只可惜远不如当年,天天都在惆怅自己当年是怎么怎么霸占排行榜的光辉过去云云。

不过这家伙为什么现在会沦落到来公园摆摊呢?那是因为这老家伙拖稿的毛病简直令人发指,编辑部怒了,要么你先交稿我们再给你工资,要么我们就不给了。

老家伙一听不服了,拍桌要求先给再交,然而编辑部表示这么多年你都是这样的,每每给了以后你都还要拖个四五个月才把稿子呈上来,不上你老东西的当!

于是这一来而去就僵着了,魏老人家宁死不屈,宁愿摆摊也不先交稿,看你出版社急还是老夫急!于是就有了现在这情况。

不过叶修估计是这老家伙最近卡文真的交不上稿呢,所以才整这么一出,给自己时间想写好梗出来。

叶修正想着,就听见一旁有脚步声,他连忙掐了烟坐好,静静等待着他的第一位客人。

结果就见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叼着根烟拎着个大袋子走了进来。

“我操,不是让你别在这摆吗?”魏琛将袋子甩到地上,咬着烟瞪着叶修道。

TBC

评论(78)
热度(485)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