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
无头ALL临。
盗墓ALL邪。
基三ALL策。

[ALL叶]二次元暗恋的大大是嘲讽脸啊卧槽 27.

* 前文请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23. 24. 25. 26.

“我摆好了才看你那纸条的。”叶修对魏琛道,“浪费哥一根烟。”

“这破地方人都不来的,你在这摆有个屁用啊!”魏琛道。

“是啊,这不是把外边那些地儿让给您老人家嘛。”叶修耸肩。

“照顾刚创业的年轻人,好地方让给你使。”魏琛道,从自己的大袋子里掏出了小凳子,放在叶修身旁展开。

“干嘛呢干嘛呢,先来后到啊。”叶修两指夹着烟对魏琛挥着。

“反正我是不会去外边晒太阳的。”魏琛道,将袋子里的小玩偶等轻车熟路地铺放好,接着便坐了下来。

“抢生意啊你。”叶修瞥他。

“这生意还是我给你介绍的呢!”魏琛也瞥他。

“在经商的道路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叶修朝魏琛吐了个烟圈,“只有永恒的利益。”

“滚你丫的。”魏琛也回吐了个烟圈,“摆个地摊还戴墨镜,骚不骚啊?”

“没办法。”叶修耸肩,“毕竟不像你这种过气了的老红人,大摇大摆上街都没人堵啊,你说是不是?”

“滚!”被戳中了痛处的魏琛愤怒地朝叶修吐着烟。

叶修也不甘示弱地吐了回去。

……

 

 

黄少天接下了一个自觉报酬不错又好解决的案子后,坐在电脑前查起了相关的案例和资料,一埋头就是两个小时,再抬头时已经是快黄昏之时了。

黄少天打了个呵欠,接着就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噜噜的抗议声。

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以示安慰——中午顾着给叶修塞蛋炒饭,自己还什么都没吃呢。

想到叶修,黄少天抬头看了看时间,离日落还有段时间,叶修估计还没走,从他的公司到方才那公园要不了多少时间,不如过去看看叶修是不是还在,如果在的话,就可以和叶修一起去吃个晚饭,吃完晚饭可以邀请叶修去自己家玩玩,到了自己家就可以拉着叶修打游戏做直播,做完了就很晚了,就可以有充分的理由让叶修住在自己家……嘿嘿嘿。

黄少天给自己的机智计划点了一百个赞以后,站起身拿起椅子上挂着的外套哼着小曲往地下车库走去,开始为自己的完美计划付诸行动了。

 

黄少天中午送了叶修开车走时在公园前不远处遇到了个红灯,闲来无事就回头看了几眼,隐约看见叶修是拎着什么东西往公园大门的方向走进去了,应该就是在公园里面没错了。

不过叶修能在公园里做什么呢?黄少天想着,停在了公园里的广场上。

此时已经快接近晚餐时间,大多数孩子都被父母带回家去了,广场上的人已是寥若晨星。

黄少天扫视了一圈,叶修明显不在这。

这公园不大,其他地方都是些小草坪和一些娱乐设施,叶修不在这能在哪呢?黄少天站在原地捏着自己的下巴思考着。

忽然,他的余光瞥见某一角落的树丛里飘出来了几缕白烟。

难不成是叶修猫在那抽烟?黄少天想着,朝烟飘出来的地方走了过去。

 

“我说老魏啊……”叶修将嘴里的烟屁股摘下放在地上铺着的白纸上——这白纸上已经放了不知道多少根烟屁股,几乎已经没地方放了。

“嗯?”魏琛应声道,他嘴里的烟是刚点上的,还长的很。

“这一个人都没有,你平时是怎么赚钱的?”叶修又点上了一根。

“平时还有一两个的,谁知道今天一个人都没有啊!怨你,你个倒霉催的。”魏琛嫌弃地看向叶修。

叶修正向反驳,却看到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视线里,隔着墨镜和烟雾的双重过滤,叶修一下还真没看清那是黄少天。

“诶老魏,打脸了吧你,这不来人了。”叶修道,连忙掐掉了手上的烟。

“哪儿呢哪儿呢。”魏琛连忙回头,也把手上的烟掐了。

两人的烟都没了,这会儿视野可算是干净了,于是两人便齐齐看向了正因为二手烟咳嗽不止的黄少天。

“啧。”两人齐声道,“浪费哥/老夫一根烟。”

“卧槽浪费什么烟啊你们俩怎么不看看地上的烟头都抽了多少烟了啊这么大块地方被你们俩整的乌烟瘴气的隔着十万八千里都能看得见这儿的烟在那飘啊飘啊的我都能看见这儿的花草树木动植微生物怒吼的灵魂了!而且你们俩怎么会待在一起啊你们俩还认识呢?哦对魏老大你也是A大毕业的而且你也写小说那你们认识也不怪了啊!”黄少天一边将空气中残余的烟挥走一边滔滔不绝道。

“你俩认识?”魏琛和叶修同时转头问对方道。

“认识啊老叶我跟你说这个人是我魏老大我大学的时候和他一个社团的就是他把我骗进了网络小说的泥潭我才迷上君莫笑的然后魏老大我和老叶是前后辈关系啊当然你和我你和他也是前后辈关系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呢——我是夜雨声烦他是君莫笑呀!”倒是黄少天先一步回答了他俩的问题。

“社团?什么社?相声?”叶修问魏琛道。

“是推理社!推理社!魏老大写的就是推理小说嘛!”黄少天再次抢答。

“呵,老夫当时也是神一样的少年。”魏琛对叶修挑眉道,“当初让A大掀起一阵狂热的推理风的人就是我!”

“呵。”叶修笑而不语。

“别扯这个啦,你们在这干嘛呢,我瞧瞧!十元三次?套圈圈啊!让我来玩玩让我来玩玩!”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弯腰拿起了脚边放的圆环朝魏琛那摊扔了起来。

手上的圆环全扔没了,也没中一个。

“是不是使诈了!怎么都扔不到!”黄少天怒。

“天地良心,诚信经营。”叶修道,朝黄少天伸出了手。

“干嘛干嘛?”黄少天盯着叶修的手。

“三十个环,三个算一次,总共十次,一次十元,总计一张红色老毛,交出来。”叶修叼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点起来的烟对黄少天道。

“卧槽你个奸商我这就是试着扔扔的哪有这样乱收钱的而且我们都什么关系了你怎么好意思收我钱呢叶修你的脸都掉地上了你还不快捡捡!”黄少天嚷嚷。

“少废话,掏钱。”叶修不听。

“慢着慢着。”魏琛看不下去了,出来打圆场。“叶修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

“听见没呀叶修连厚颜无耻的魏老大都看不过去了!”黄少天附和。

“这虽然拿的是你的环,但是是往我那儿扔的啊,怎么也得五五分吧不是?”魏琛十分严肃地对叶修道。

“他套到了吗?”叶修反问。

“没有。”魏琛答。

“那不就得了,他拿我的环扔的,我收钱理所当然,而他又没套到你的东西,你自己个儿瞧瞧,边都没沾到,你居然有脸收钱?世风日下。”叶修一脸嫌弃。

“就算他毛都没碰到但是他至少瞄准了我的东西是不!这必须是得算的,不然我们四六?”魏琛道。

“八二。”叶修道。

“二十块钱买包烟都不够!”魏琛不同意,“三七!我的底线。”

“行,成交。”叶修点了点头。

“成什么交啊我同意了吗还有什么叫做毛都没碰到边都没沾到啊那分明就是你们俩这玩意儿做了手脚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街边的那些什么夹娃娃机套圈圈都是唬人的就算退一步说没有手脚那也只是本少手感不好我平时打游戏的时候冰雨戳怪一戳一个准的好吗!”黄少天愤然,边说边拿起一旁魏琛放地上的环开始胡乱扔了起来。

叶修正站在自己那摊旁边,见黄少天丢过来的环每一个碰到自己的东西,正要开口嘲笑,却见一个圆环咻得朝自己飞了过来,完美地穿过了自己的头,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这下没话说了吧,说好的啊套到就归我啊!赶紧收了收了跟我吃饭去中午什么都没吃我都快饿死了!”黄少天兴高采烈地道,走向叶修身旁迅速地将叶修地上放的东西收进了大袋子里,接着走向叶修,抓起了他的手——顺便还掐灭了他的烟——就想走。

“喂喂喂兔崽子你几个意思啊你是想把你魏老大我丢在这喝风啊?”魏琛见了此状,连忙道。

“哎呀魏老大你自己解决你的晚餐去多大的人了还要人陪不成喏喏喏这钱给你当套你的环 用的!”黄少天松开叶修的手,转而将手伸进了口袋掏出了一张十块钱递给了魏琛,正想抓起叶修的手一走了之,就见魏琛窜到了黄少天面前:

“你好歹给老夫个三位数的啊十块钱能干嘛啊?”魏琛道。

“够你泡一晚上网吧再点碗泡面了!怎么你还嫌不够是不!那我再给你五块钱!怕你一碗泡面吃不够要吃两碗!魏老大我已经仁至义尽了!”黄少天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五块钱。

“那你至少再给个一块钱坐公车啊,这附近又没网吧。”魏琛将五块钱收进口袋道。

“行行行!”黄少天正要掏一块钱,就被叶修打断了。

只见叶修正不紧不慢地将方才套在他头上的圆环拿下,对俩人道:

“我晚上要回家吃。”

“为什么要回家吃!反正家里又没人呀你!”黄少天问道。

“跟方锐说好了。”叶修道。

“……噢,好吧。”得知美好计划不能实现的黄少天一下子就萎靡了,“那我送你回去?”

“现在这点回去堵死你,吃饭去吧你,你家不挺近。哥在外边那车站打的就行了。”叶修道。

“好吧,那你注意点啊。”黄少天道,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了叶修。

“嗯,下次陪你出去吃,行吧?”叶修大概也是看出来黄少天有些闷闷不乐,抬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行啦行啦这可是你答应我的啊赶紧坐车去吧我陪你等车希望车不要太挤你还拎着这么大袋东西呢!不然你把东西放我这吧!免得待会没地方坐啊!不然还是我送你吧!”黄少天道。

“你把他当什么黄花大闺女呢黄少天!还不过来帮我收拾收拾!叶修你赶紧走赶紧走,我跟黄少天有话说!”魏琛在一旁道。

“你还想老牛吃嫩草啊?”叶修玩笑道,“行了啊少天我自己回去就行,你跟你魏老大猥会儿琐去吧,走了啊。”

“诶好吧!慢点啊注意点啊在车上小心电车变态啊!”黄少天对叶修道,已经走远的叶修听到黄少天最后一句话,脚步顿了顿,转过身对黄少天竖了个小指,接着又挥了挥手,转身走出了公园门。

“我是认真提醒的啊……”黄少天嘟囔道,转身打算去帮魏琛收拾东西,谁知一转头就和魏琛的脸来了个近距离接触,差点没亲上,把黄少天吓得不轻。

“卧槽魏老大你干嘛呢吓死我了!”黄少天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嘿嘿嘿~”魏琛笑的极其淫荡,“小伙子,对叶修有意思啊?”

“……说什么呢!”黄少天被问的一愣,答道。

“心虚了吧,心虚了啊~就你这样,瞎子都看的出来,还跟老夫装呢?老夫是什么人?这么多年虽然没吃过猪肉,但也不知道见过多少回猪跑了,还想瞒我呢!”魏琛道。

“……靠靠靠,有那么明显吗?”黄少天见事情败露,也不再掩饰,魏琛不是大嘴巴的人。

“冲着你现在说话这么言简意赅,老夫就可以非常果断地告诉你:很明显。”魏琛道。

“……靠!”黄少天继续言简意赅。

“老夫和叶修认识也算是很久了,你也知道老夫一直对你宠爱有加,自然是不吝啬帮你出谋划策的……不过,老夫最近吃不好穿不好饥肠辘辘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法子,如果你可以解决老夫今天的晚餐……”魏琛再一次淫荡地笑了起来,“嗯哼,你懂的,你看怎么样?”

说罢,魏琛还十分亲昵地揽上了黄少天的肩膀。

黄少天盯着他看了几秒。

“成交!”

TBC.

黄少天也不想想魏琛多少岁了还没女朋友的人能打什么好助攻x

得知魏琛要帮黄少天的喻文州觉得真是天助我也,黄少天立马就不存在威胁性了,感谢魏前辈帮自己减去一个情敌x


实在是没空 连载只更这篇和养猫专业户,还有一篇肉文了。一直想说这文名字好长,要想个简称,叫什么好呢…… 二三嘲?暗大脸?恋是槽?很是纠结

评论(48)
热度(540)

© 六条谦槿 , # | Powered by LOFTER